章天亮:「國安法」逼來 香港是否會發生第二個“六四”?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送交者: 清邁 于 May 26, 2020 23:16:57: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7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中共試圖訂立「香港國安法」,香港的自由受到了最嚴重的挑戰,這是在香港回歸之后20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的現象,也极大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譴責。

中共港版「國安法」的性質究竟是什么?它反映出三個必須認清的方面是什么?中共強推「國安法」的三种原因有哪些?美國對中共制裁的辦法有哪些?香港是否會發生第二個“六四”?著名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博士,在他的視頻節目中談到了這些問題。

「國安法」是中共政權安全法,嚴重威脅香港自由
中共准備通過人大制定一個所謂「國安法」,把它強加給香港,作為附件三的內容出現在香港基本法里。根据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內容的慣例,涉及香港本地事務的,是不應該放在附件里邊去的,因為之所以基本法賦予香港相對獨立的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香港可以制定完全不同于內地的法律。


章天亮表示,有人說國家安全當然很重要了,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當然很重要了。好像說搞出這個「國安法」也很重要合理。但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就是:國安法再重要,難道還有憲法重要嗎?中共的憲法第一條就規定說,中共建立的所謂共和國是一個“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既然你憲法第一條已經定義國家為社會主義國家了,你怎么還能夠在基本法中讓香港執行資本主義政策呢?實際上所謂的「一國兩制」就是允許香港能夠違背中國的憲法,香港某些基本的規定中跟中共憲法有抵触,是沒有關系的。那么,跟中共的憲法抵触都沒有關系,為什么就非得要執行一個比憲法層級還低的「國安法」呢?

實質上,中共的所謂「國家安全法」,實際上就是中共的政權安全法。這個事情在國際社會應該能夠引起一個象警鐘長鳴一樣的回聲。新冠病毒的流行,讓國際社會看到了中共是一個多么邪惡無恥的政權,它可以無視人的生命,可以公然撒謊,還可以嫁禍于他人,這個政權厚顏無恥到當自己犯下這樣的大罪,別人要去追責和索賠的時候,它可以用各种各樣的理由搪塞,去規避它的罪責。我覺得香港這個事情也應該是敲醒國際社會的又一重錘。

中共「國安法」反映出三個必須認清的方面
章天亮認為,相關有三方面東西是必須要提出來,重點去討論的。他說:

第一個方面就是,中共在香港,如果它把國安法強加給香港,這說明,中共對于任何國際上的條約,任何國際上所簽署的協議或者是合同,它沒有任何的誠意,這是一個絕對不能相信的一個邪教政權,可以出爾反爾、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中英聯合聲明它可以不顧,香港基本法它可以不顧,所謂一國兩制50年不變,鄧小平說的這句話它可以不顧,任何一件事情它講的東西都可以翻過臉來就不承認,完全不算數。在這种情況下國際社會為什么還要跟中共打交道呢?無論國際社會跟中國簽訂了怎樣的協議,什么貿易協定或者什么保護知識產權,不管什么樣的協定中共根本就不會執行。中共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它有義務按照世衛組織的規定,向國際社會通報疫情,它做了嗎?根本就沒有做。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后,它違反了很多WTO的反傾銷的規則、知識產權保護的規則等等,跟川普簽訂的貿易協定根本就沒有執行。所以說這樣的一個政權,如果它不可信任,國際社會就不要再跟中共打交道,唯一能夠對它做的就是制裁,孤立甚至是武力的威懾。香港問題上國際社會應該對中共有一個更加清醒的認識,這是第一點。

第二方面是,強推「國安法」表面上好像顯示出中共的強硬,其實恰恰反應出中共的虛弱。中共為什么如此害怕香港一個彈丸之地?香港700多萬人口,相對于中國大陸14億人口來說,衹二百分之一而已﹔香港的領土面積大概衹有1000多平方公里,比中國的一個城市還要小,比北京、上海都小,中共為什么要害怕香港?結論非常簡單,就是兩個字:自由。因為香港有自由,可以發出自由的聲音,民眾可以有自由的意志表達,他們可以自由地去集會,可以自由地去游行示威⋯⋯這些東西恰恰是中共最為害怕的。


所以我們要知道,國際社會也應該知道,中共最害怕香港,就是它的自由。所以這一點應該被國際社會拿來作為對付中共最有力的武器,包括推倒中共的網絡防火牆,把自由的聲音傳到中國國內去。所以,對付中共最有力的武器就是自由。

第三點是,我們必須要知道,中共它就象一個癌細胞一樣,這种比喻是非常恰當的一個比喻。一個人得了癌癥,他之所以會死,就是因為癌細胞在体內不受限制地擴張,它不象正常的細胞分裂是有限度的,而癌細胞由于免疫系統對它不進行識別,它就拼命吸取身体所有可以吸取到的養分,拼命分裂、拼命擴張,最后把身体所有的養分全部吸到癌細胞里邊,這個人也就死掉了。中共就是抱著這樣象癌細胞一樣拼命擴張的策略,在國際社會上雖不能拼命地擴張,可它想毒化香港,把它共產邪教這种意識形態和它專制的統治方式擴張到香港去,因為香港离它最近,而且香港名義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部分,所以中共象癌細胞一樣向香港擴張。

在過去的几十年,我覺得國際社會對待中共,就象是一個人的免疫系統對待癌細胞一樣,對它不進行識別,認為它是一個正常的細胞,所以供給它的養分。供給它什么樣的養分呢?比如說跟它做生意,供給它資金,給它提供技術,甚至在很多外交領域上給它以禮遇等等。通過國際社會過去几十年各种各樣的養分,把這個癌細胞養得越來越大。現在到了一個國際社會應該清醒的時候了,國際社會上這個免疫系統,今天應該幵始工作了,應該認出中共它是一個癌細胞,應該把這個癌細胞除掉了。

世界上存在的正義、自由和公正力量就是共產党生存的威脅
香港問題本質上根本就不是香港存在問題,它完全是中國共產党的本身的問題,所以國際社會在這個問題上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衹要中國不是一個民主社會,無論你怎樣讓中共暫時退縮或者達到暫時的妥協,最終中共一定會象癌細胞一樣,把它邪教的意識形態和它所謂人民民主專政的暴力黑社會的管制方式推廣到香港。香港衹是它第一步而已,如果它真的足夠強大,它一定會把其邪教意識形態推廣到全世界。所以國際社會的每一個國家政府,都應該給中共的頭上做一個標志,一個邪教的標志、癌細胞的標志,我們必須要遏制它,最后把它消滅掉。

自由和暴政永遠都是不能并存的。馬丁路德金曾經講過一句話:任何一個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對所有公正的威脅。因為當某一個地方出現不公正的時候,正義的力量如果不能集結,這個不公正的力量會被唆使、縱容,會更加放大去侵蝕其它別的公正。馬丁路德金這句話,今天我們也可以把它反過來說:任何一個世界上存在的公正都是對那些不公正的威脅。因為它知道,如果這個世界都那么公正,它這個不公正也就該被消滅掉了﹔如果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應該是公正的,它這個不公正也就無法存活了。所以自由社會千萬不要認為,共產党衹滿足于在中國大陸關起門來鎮壓自己的人民,因為它知道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衹要存在正義、衹要存在自由、衹要存在公平,這些力量就是共產党生存的威脅。所以,世界不能夠再對共產党抱有任何幻想。


美國對中共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強硬表態
這個事情發生之后,我們看到國際社會做出一定的反應,特別是美國的反應相當強硬。美國國務院發出了一個非常強硬的聲明,蓬佩奧指出:香港現在遇到困境,中共想把「國安法」推給香港,實際上是給香港的「一國兩制」敲響了喪鐘﹔中共應該重新考慮收回這一災難性的提案。這是在國務院聲明中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如此重的詞匯,以往都是說呼吁中共如何如何,這次他使用了“喪鐘”和“災難性”這樣嚴重的詞匯來表述中共這個惡動作。

還有美國參議院多數党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說,如果中共在香港做這樣的事情,那么它將讓美國更有興趣去重新考慮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系﹔美中之間不僅僅是一個《香港人權与民主法案》執行的問題,美國就有可能會因此重新考慮美中關系。這也是一個非常強硬的表態,這話說白了就是, 如果你敢對香港怎么樣,我們就跟你斷交,是屬于這种感覺了。

還有一個非常重的聲明來自于美國德克薩斯州資深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他是當時跟川普一起2016年競選共和党總統提名,是一個在共和党中很有分量的人物,對香港的自由非常關心。他曾在去年親自到香港,去表示他對那些「反送中」青年人的支持,對爭取自由的人的支持。他發表推文聲明中有句話說得非常重,他說:“香港就是新的柏林”。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這是一個什么概念?香港就是柏林。因為柏林是冷戰的最前沿,當時的柏林牆是冷戰的標志,西柏林被東德給圍起來,完全包圍了,成為專制汪洋大海中的一個孤島,當時的自由社會是支持西柏林的。所謂冷戰前沿,也就是自由和暴力對決的前沿。克魯茲把香港稱之為“新柏林”,所以香港就是自由和暴政之間對決的前沿陣地,美國和盟國應該站在香港一邊。

美國對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几种制裁辦法
美國政府現在應該采取怎么樣的行動呢?章天亮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對所有壓制香港自由的事件負有責任的個人提出非常精准的制裁。

聯合國海牙國際刑事法庭通過了一個法案,就是《羅馬規約》。《羅馬規約》的第27條里規定:任何人犯下了酷刑、反人類罪行,犯下這种人道罪行,任何人不受國家元首豁免權的豁免,不受任何刑事豁免。就是說,如果中共在香港問題上采取暴力鎮壓,不管是誰下的命令,上至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下到具体執行命令的一個一個警察,都將不再受到任何主權的保護,都將被以反人類罪行送到海牙國際法庭上去。有了這一點,國際社會就可以對所有在這個事情上有責任的人,包括中共總書記、中共政治局常委在內的人,對他們進行精准的制裁。


制裁的另一個很重要的作法就是可以凍結他們的財產。中共高官如果在美國有資產,美國政府是一定可以調查出來的,就可以把這些財產凍結。福克斯新聞(Foxnews)采訪了美國喬治亞州眾議員考林斯(Collins),他就提出一個議案方案,就是凍結中共高官在美國的財產。如果這個議案通過象法案一樣的話,中共高官的資產就可以在美國被凍結,因此一旦中共在香港實施「國安法」,香港人都可以到美國來起訴那些責任人,把他們的資產凍結起來,必須得讓這些犯下罪行的人,挑戰自由、推行暴政的這些人,必須要讓他們每一個具体的個人,包括他們的家庭為此承擔后果。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章天亮說,中共害怕香港,認為香港會對中共政權形成威脅,就是因為香港人有自由。因此美國政府除了訴諸國際法庭、凍結中共高官資產之外,再一個就是要推倒中共防火牆,這都是美國“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一個代价最小的辦法。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三种可能的原因
中共為什么急于在這個時候推出「香港國安法」?章天亮認為這有三种可能的原因,而第三种可能是最壞卻罪有可能的原因。

第一個原因就是「國安法」一旦通過實施,中共可以在香港不受任何限制,警察就可以直接闖入住家去搜查,不需要法庭搜查令。它一旦怀疑你要“顛覆國家政權”,比如民主人士象黎智英、李卓人、李柱銘這樣的人,他們就可以直接就到你家里進行搜查,沒收你的財產⋯⋯這是「國安法」非常有威脅的一點。香港所有民主人士,可能會產生一個寒蟬效應,可能很多人就不敢吱聲了。今年9月,香港要進行立法會選舉,中共可以以執行法律為名,把所有挑戰建制派的民主人士、泛民主派人士全部抓起來,讓建制派在沒有任何競爭對手的情況下自動當選,能夠保証中共在香港立法會中的多數席位。章天亮認為這是它要通過「國安法」的一個原因。

第二种可能的原因,就是中共想在香港制造寒蟬效應,讓社會上的人不敢發聲,特別是現在由于疫情的關系,可能很多人也不敢聚集,不敢在外邊搞大規模的活動等等。在這种情況下,中共就覺得有机可乘,想制造一种寒蟬效應,讓香港從此沒有人敢于公幵挑戰共產党。這個也可能是對社會更大範圍的一种控制。

第三個原因,章天亮認為就是中共撕破臉皮,不管怎么樣,就是要把香港變成跟中國大陸一樣的城市,把香港變成象深圳、上海一樣的城市。章天亮說,如果中共真的把香港變成象上海一樣的城市,香港會跟上海一塊淪陷、一塊衰落。這什么?因為美國一定會對中共進行經濟制裁,到那個時候,不要說上海,香港也是不能置身事外的,它也是在受制裁之列的,它的金融中心的地位是會失去的。所以說,第三點還有一种更可怕的情況,就是中共可以以執行「國安法」為名,派出武警到香港去所謂的執法,進行鎮壓,甚至可能直接派軍隊過去。

香港是否會發生第二個“六四”?
章天亮說,由第三個原因就引發了一個人們最大的擔憂:香港是否會發生第二個“六四”?因為1989年中共在北京用坦克和机槍鎮壓了學生追求民主的運動,如果中共在香港實施「國安法」,香港人的抗爭几乎是一定的。但是在眼下這种特殊的情形下,所有想要組織游行的人,一方面他們本身面臨著人身安全,面臨著被逮捕的危險,另外一方面他們也真的很難去組織大規模的抗議。當零星抗議發生的時候,中共就可能會幵槍,就可能會鎮壓。而香港人他們的信念、勇气和血性,要遠遠高于中國大陸的那些大學生,或者是1989年時對中共還會有幻想的那些北京市民,在過去半年多的「反送中」示威中,我們已經見証了香港人不怕死的勇气。今天這個時候,相信還會有很多的年輕人站出來,抗爭的聲音會變得越來越響。如果中共使用暴力進行鎮壓,它的烈度、死亡人數就可能比“六四”還要厲害。這是最最令人擔心的一點。


所以關于香港,香港人一方面必須要迅速和大力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另外一方面一定要記住中共所有的罪行,在新冠病毒的問題上中共都能夠拼命甩鍋、嫁禍于人,在香港這個問題上,香港人更應該把中共那些見不得人的黑箱作業、下三濫手段揭示出來,爭取國際社會的強有力支持。當然,我們還是抱著這樣的一种想法:希望人算不如天算,畢竟中共的壽命快到頭了!

希望了解更多細節,請觀看如下視頻。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台《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所有跟貼:



加跟貼

筆名: 密碼(可選項): 注冊筆名請按這里

標題:

內容(可選項):

URL(可選項):
URL標題(可選項):
圖像(可選項):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