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的特務人生,共就是魔鬼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送交者: 共匪不除中國必亡! 于 May 29, 2020 01:00:57:

周恩來的特務人生(圖)
2020-05-29 11:00
手机版 正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 中 小
標 簽 :
特務
情報
周恩來
共產國際
共產党


當面是人背后是鬼的周恩來(網絡圖片)

已故的中共前總理周恩來,對其的評价褒貶不一。周恩來早年出道時是共產國際的祕密特工,回國后為中共建立了龐大的情報体系,是中共特務祖師。周恩來個人的特務手段,達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共產國際的祕密特工

1924年,周恩來從法國途經莫斯科回國到廣州,就任剛成立的黃埔軍校政治部代理主任(不久便是正主任)兼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軍銜為中將。周時年僅二十六歲,可謂少年得志、意气風發。

周恩來還從未上過戰場,憑何德何能,能獲此重任?

廣為流傳,關鍵在于周恩來歸國途中,怀里揣著一封推荐信。寫信人是共產第三國際執委書記、斯大林密友、保加利亞共產党領袖季米特洛夫,收信人是當時蘇聯共產党派到中國協助孫中山訓練軍隊、建立黃埔軍校的前蘇聯共產党人鮑羅廷。

季米特洛夫當時任共產國際情報局主席。鮑羅廷見此信后,對周恩來器重有加,委以黃埔軍校要職。


關于周恩來与季米特洛夫的關系,《幵發雜志》此前刊文披露,有人認真研究過周恩來的早期履歷后,認為周恩來出道時是共產國際的祕密特工,曾在德國接受過季米特洛夫的訓練,然后由共產國際派回中國。

1922年,周恩來加入共產党后長期滯留德國,長達兩年。在這期間,1923年秋,季米特洛夫也流亡到德國,負責對各國共產党人的軍事及特務培訓,以在各國策動赤色革命。周恩來因此成為季米特洛夫的門徒、親信,后來擔任共產國際情報網在中國負責人。此后,周恩來一生都干著那种特務見不得人的勾當。

制造滅門血案

中共在其党文化中,塑造了情報工作者的“光輝”形象,這實際是變异的觀念。按中華傳統道德觀念,“特務”總是躲在黑暗的地方干著出賣他人、殺人、害人等各种見不得人的勾當,其人格下賤,沒有道德原則,靈魂齷齪,冷酷而沒有人性。

1931年,周恩來親自策划并參与了顧順章家的滅門血案,其冷酷而沒有人性的特務人格表現得淋灕盡致。

當時,中共的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叛變,還沒有來得及出賣中共党中央机關。周恩來聞訊便立即當夜帶了特科的殺手們去上海顧家殘殺他的全家十余人。

顧順章的小姨子張家寶是鄉下來探親的農婦,根本与顧的叛變無關,但也被殺手們活活勒死。

當夜在顧家打麻將的客人中有一個周恩來的黃埔學生斯勵,他是國民党二十六軍第二師的師長斯烈之弟。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變時,周恩來被第二師扣押,有生命危險,是斯勵念師生之誼幫助他逃出了虎口。那天周恩來策划指揮并親自与康生砍殺顧一家人,為了不走漏血案的風聲,斯勵也被周殺死活埋。顧順章在上海的所有親屬達數十人之多都被殘殺。

還有更駭人聽聞的。一九三四年冬中共紅軍“長征”出發前,為了不暴露西竄行蹤,擔任中共紅軍總政委的周恩來悍然下令殺害了上萬名傷病號以及“政治不可靠”份子,這就是震惊中外的“萬人坑事件”。

中共特務的祖師

中國共產党1921年創立,后來竟成了气候,打敗了國民党后在大陸建立了政權。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歷史,其中之一就是“間”,也就是干特務、搞情報工作。而周恩來是中共特務的祖師,1924年回國后,他為中共建立情報体系,康生、陳賡、李克農等都是其手下的特務干將。

在周恩來的領導下,中共滲透有術。《九評共產党》披露,錢壯飛、李克農和胡北風當時被稱為地下工作的“前三杰”,他們都受陳賡的領導。

錢壯飛任國民党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祕書和親信隨從,中華民國政府軍第一、第二次對江西的圍剿決策和情報,錢壯飛用國民党中央組織部信函,經李克農親自送至周恩來手中。

1930年4月,表面上由錢壯飛率領,實際上由陳賡領導,用國民党中央調查科的証件和經費,在東北建立了一整套明屬國民党、暗屬共產党的雙重特務組織。

李克農亦曾打入中華民國海陸空軍總司令部擔任譯電員,中共保密局負責人顧順章被捕叛變的急電就是被李翻譯后由錢壯飛送給周恩來的,免除了被一網打盡的下場。親共的楊登羸擔任國民党中央調查科上海特派員,中共認為不可靠的党員,便讓他去逮捕和處決。

在國共內戰期間,中共情報戰線直達蔣介石身邊,國防部作戰次長、掌握國民党調動軍隊大權的劉斐中將竟是中共地下党。在被調動的軍隊自己還不知道時,延安就已經得到情報,并据此而擬好作戰計划。

胡宗南的机要祕書和親信隨從熊向暉,將胡宗南大軍進攻延安的計划通報周恩來,以致胡宗南打進延安時,得到的衹是一座空城。周恩來曾經得意的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已經看到了。”

1936年12月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發動了扣留蔣介石的兵變。越來越多的資料揭示出,西安事變前夕楊虎城、張學良身邊已聚集了許多共產党的特務。地下党員劉鼎,經宋慶齡介紹到張學良身邊。而楊虎城的身邊,夫人謝葆真直接就是共產党,在楊的軍政治部工作。后來官至外交部副部長的共產党人王炳南,當時是楊公館的座上客。正是他們這些楊、張周圍的許多中共党員直接策划了這次兵變。

為保全自己出賣自己的干女兒与親弟弟

中共1949年在大陸建政后,周恩來任總理,時間長達三十多年。在公眾面前,周恩來外表溫文儒雅,待人接物彬彬有禮,但揭幵假面具,其為保全自己、出賣別人的特務本性暴露無遺。



1955年4月,周恩來赴印度尼西亞萬隆出席亞非會議前,收到情報知悉印航克什米爾公主號專机被放置了定時炸彈。周恩來臨時改變行程前往印尼,卻還下令代表團工作人員按原計划登机,以迷惑國民党特務机關,确保他自己的安全。周讓別人給自己當掩体,致使部屬与外國記者等十一人因飛机在飛行途中爆炸喪生。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后,周恩來受到了沖擊。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不斷地出賣別人,連自己的干女兒与親弟弟都不放過,泯滅人性。

阮銘發表在94年的文章《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里寫道:“我記得在周恩來逝世舉國悲痛過后一年,在查証‘四人幫’的罪行中,發現那些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干女兒孫維世。”周恩來的親兄弟周恩壽的逮捕令也是周恩來簽的字。

孫維世的父親孫炳文是周恩來的至友,共產党的早期革命家,1927年被國民党殺害,當時孫維世才六歲。文革時,身材婀娜、儀態萬方的孫維世到死也沒有想到對她含情脈脈的“干爹”把她送進了死亡的深淵。周恩壽怎么能想到自己那貴為總理的親兄弟親手簽了逮捕令。

成元功從延安時期就給周恩來擔任衛士和衛士長。文革時期的1966年,周為了保全自己,屈從江青的要求,讓中央警衛局逮捕成元功。警衛局局長汪東興都覺得江青無理,堅決不肯逮捕成元功,說可以調動成的工作。周恩來的妻子鄧穎超代表周告訴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汪東興仍未同意。后來汪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了。他們為了保自己,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

特務人生的結局

共產党本身是一個殘暴的邪教組織,与毛澤東一樣,周恩來為攫取權力,几十年中与中共相互利用,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机,罪惡滔天。

但是,周恩來生前欺世盜名,竟博得“人民的好總理”的虛名,更有甚者,有人對其心醉神迷,甚至頂禮膜拜。

1976年,周恩來因病死亡,北京長安大街出現了哭送“好總理”的壯觀場面。當年4月5日清明節,又爆發了以悼念周恩來為名的“四・五運動”。那天,天安門廣場人山人海,有人眼含熱淚高呼:“誰反對周總理就打倒誰!”“誓死保衛周總理!”這是中國人的不幸、悲哀!

這一方面歸功于中共對人民的洗腦宣傳,而另一方面說明周恩來偽裝、欺騙的特務伎倆達到了何等登峰造极的程度。周恩來身居中共政權高位,几十年不倒,被稱為“不倒翁”,這也与周不講道德原則、隨心所欲的使用各种特務手段不無關系。

善惡有報是天理。臨死之前,罪孽深重的周恩來惶恐不安,給妻子鄧穎超留下“不留骨灰,不建墓碑,遠离中南海”的遺囑。

畢竟紙包不住火,如今,周恩來的假面具已被揭幵,暴露出其當面是人背后是鬼的真面目。


QRCode標簽 關鍵字特務 情報 周恩來 共產國際 共產党



所有跟貼:



加跟貼

筆名: 密碼(可選項): 注冊筆名請按這里

標題:

內容(可選項):

URL(可選項):
URL標題(可選項):
圖像(可選項):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