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高智晟新書選登 ( 13,14,15,16,17,18 )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中华聫邦大总统彭明 于 August 10, 2018 04:20:21:

回答: 【 美 国 必 须 取 缔 “ 美 国 之 音 ” 这 个 中 共 特 务 机 关 !】 由 9,11 于 August 02, 2017 00:09:43:

回答: “有事跟我手下谈” 梅不再独见苏格兰领袖 由 这就对了!!! 于 July 28, 2017 00:18:40:

回答: 美國海軍演練世界首台激光砲 展現未來無硝煙精準戰爭強大威力 由 中華評述7月23日訊 于 July 23, 2017 06:00:15:

回答: 【 上 帝 定 点 清 除‘ 斩 首 金 肥 三 ’ ! 】全世界反共大同盟庆典! 由 灭金,习大同盟 于 July 18, 2017 05:45:40:

回答: 耿和:写在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之际,《2017,中国起来!》 由 绝不屈服的信念 于 February 13, 2017 10:19:19:

回答: 【 往 事 重 提 !】民运队伍里全是我们的人,尤其是各种头头,都是我们安排指定的! 由 这就是共产党! 于 December 30, 2016 05:26:48:

回答: 彭明之死(二稿) ,结论:中共谋杀彭明。 由 中共杀佛难逃法网! 于 December 26, 2016 13:20:12:

回答: 彭明預留遺囑“意外是被陷害” 家族聲明要進中國見遺體 由 博訊網 于 December 08, 2016 04:59:50:

回答: 《纽约时报》被中国总参特务渗透的故事 由 作者:刘刚 于 December 05, 2016 04:17:11:

回答: 【 往 事 重 提 !】民运队伍里全是我们的人,尤其是各种头头,都是我们安排指定的! 由 送交者:杨光 于 November 29, 2016 05:08:50:

回答: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由 WORLD《九评共产党》 于 November 16, 2016 09:08:43:

回答: 希拉里又头痛?FBI公开克林顿赦免富豪旧档案 由 克林顿接过礼物 于 November 02, 2016 05:25:19:

回答: 史学大家冯学荣∶中国人历史观的几个笑柄,世界上一切自古以来都是我的! 由 黑鬼狗日的稀癞痢 于 October 27, 2016 06:15:28:

回答: 黑鬼墨猪入室抢劫也将安然无恙啦,民主党给它们人权了, 黑鬼暴徒满天下 由 黑鬼狗日的稀癞痢 于 October 24, 2016 04:50:11:

回答: 王澄:中國人没有人性、中華民族的落後會走向滅亡 由 中華民族走向滅亡 于 October 21, 2016 06:17:32:

回答: 【 共 产 党 倒 台,中 国 不 会 乱 !社 会 更 稳 定 !】 由 地球转的更好! 于 October 10, 2016 13:46:39:

回答: 【 张 德 江 酿 六 四 后 最 大 血 案! 】 由 打倒共匪党! 于 October 08, 2016 04:07:24:

回答: (再来看看二战结束后苏联究竟从东北运走了多少财富?) 由 灭共大同盟 于 October 04, 2016 12:19:05:

回答: 【 毛 临 终 密 授 李 德 生 惊 天 布 局,看 清 中 共 阴 谋 !】 由 中共阴谋 于 October 02, 2016 13:20:44:

回答: 彭明对夫人讲,他有生出来杀了香港杨小炎,杨小炎禽兽不如! 由 送交者:杨光 于 September 27, 2016 04:03:51: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三:与“绝顶君”交手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大纪元2016年09月20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大约是武警部队接管的第二天,中共组成四个人的谈话阵容。关于谈话,表面上看是这次酷刑的成果。实际上我从不拒绝对话,相反,我非常愿意对话,谈成与否,只是价值的一个方面,而对话本身就是一个当予肯定的价值。

这次酷刑进入室内后的一个主要话题就是要求继续与政府谈,但操作者愚蠢和蛮横,加上我针锋相对情绪化,使酷刑过程又激烈地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应当清楚,对话在我这里从来就不是问题,他们的愚蠢使之成了一个问题,那王处长用电击器对准我的下巴,披头就问下阶段与政府谈不是不谈?说“丫的要敢说不谈,今儿就弄死你。”这种蛮横在我这里绝不会受到鼓励,我咬牙不发一语,招致了一个多小时疯狂的折磨,这里面是有些情绪化的东西的,而人格尊严岂能被随意踏在脚下。最后终于同意谈也是在他们停止了暴虐,用语言技术地缓和了气氛后的事,我只说了一句:“它原本就不是个问题。”

这次组成的谈话阵容,四人中有两人系2006年8月15日被捕后,连续三个多月负责审讯我的三人中的两人(三人的负责人佟中华,因深得于泓源的赏识而得到了拔擢。他深谙昏官心理,每次于泓源一出场,他会立即从衣兜里掏出小笔记本和笔,神情肃然地“认真记录”著于的话,从无例外。);一名女性警察。而负责人则是一位五十岁左右,对自己的学识、阅历蓬勃著溢于言表自负的官员,他若坐在那里不说话,精明、狡猾和阅历就在他的眼里外溢,他身高迫近一米六,头顶上风光无限呈全然的“不毛之地”,能听出他读了些书。第一次谈话的开场白颇有趣,我这里纪念的也只是个大概,我又不反感他,他们从不介绍姓名,所以我赐其雅名为“绝顶君”。

大略是2010年5月2日中午,“绝顶君”率众登场,开场白若下:“老高,下阶段由我们几位负责跟你谈话,说个大白话儿,不愿意接手你的事。听说让我接手你的事,提前几天就开始了发愁。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现象,办了几十年的案件,还都是大案子,那是些真的犯罪分子,大多数是些杀人放火的主儿,跟他们轻一句重一句都不需要刻意计较,不需要斟字酌句,跟你不一样,甚至来这儿前三天,就开始为初见你的第一句说什么、如何说而深思冥想。是不是不自信、觉得自个儿没这个能耐?当然不是,我办过许多高层人士的案件,包括大学教授的案件,资格、能力不成问题,但还是出了提前几天就发愁的怪怪的这么一出儿。接下来咱们得打一段时期交道,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先见个面,具体要谈的咱们慢慢来。

“老高,接手你的事以后,我接触了很多人,有一个绝对的规律,就是所有体制内的接触你的处级以上干部在私下都说你是个好人,这是极少有的现象。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老高,很多人想挽救你, 你应该能懂这里面的意思,挽救你,真的,把眼光放远一些,抛开所有的东西,回去过自个儿正常人的日子去,你现在这种处境,无论背景有多复杂,你应该清楚,很多关心你的人希望你能尽快地摆脱目前的这种处境,回到你家人的身边,让你的所有亲人都安心下来。什么社会不公、社会黑暗、酷刑虐待?关你什么事?咱管不了,想管,结果如何,把自个儿管到这儿来啦,多么不划算,我希望下阶段能跟你聊明白了,和政府达成个谅解,回去过自个儿的日子去吧,现在一天有多少人在围着你转,钱都花得海了去了,省心点,自个儿作个好人就很不容易了,谁有能力管天下的不平事?我听说政府领导非常关心你,只要放弃一些东西,愿意就任何话题和你沟通,遗憾的是机会一个一个就这样被你给弄丢了,不能再糊涂了,老高,都奔五十岁的人了,五十都知天命啦,赶紧回头还来得及……”

他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一种伎俩的话,还包含了不少人情、人性因素。但从后来几个月的长谈中大略上可以得出,这是一种伎俩。因为核心目的却与此前所有的谈话目的归于一途,即与政府合作,否则头破身死,只不过这次很巧妙地揉进了人情因素。就在这一天的继续谈话中,即可看出由他出面也不会有乐观结果,我们之间的根本冲突是无法靠“伎”来抹平的。

当他颇得意地侃侃而谈一个多小时后,我问他,“你不会说你不清楚这几天针对我发生了什么吧?”他脱口而出:“老高,这就是你的不聪明,其一,君子当与人分享快乐,而不是把自己的不愉快扯出来与别人分享;其二,已发生了的事实覆水难收,再回过头来反刍它没有任何现实意义。”我说:“依着你的逻辑,你作了几十年的毫无意义的事。因为你前几十年里所办理的刑事案件,有哪一个不是事情已发生以后你才介入的?”“老高,咱谈点有用的,往前看,”他说。

“你没来之前,这里发生了针对我的极其野蛮的暴行,是政府派人干的,现在你来主持谈话,也是政府派来的,你们好像两副面孔,究竟前后两副面孔我该信谁的?至少应当面对这个问题”,我揪住了这个问题。而“绝顶君”的一番答话让人刮目相看:“嗨,老高,赶紧感恩呀,赶紧感恩,道理很简单,如果你看到你儿子面临车祸,你的举动绝对只会是猛地一把将他推开,哪怕他被推得跌伤,而不会是慢声细语地站下来给他讲道理。不发狠心采取断然措施,一把把他推离危险,难道要看着他被撞死撞残吗?你已经很危险啦,不用点紧急手段都是害你。”他越说越得意,眼睛烁烁放光。我不再说话,第一次谈话就这样结束。

“绝顶君”的谈话究竟有多少次,我没有确记,总的时间跨度约八个月,终于还是将目的归到与政府合作,至少应当完全放弃与政府的对抗而获得政府给予的帮助。

到8月份的一次谈话中,他们主动地提到一个被我关注了几年的具体利益,即我的表哥承包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标段,工程于2007年即验收合格,一千二百万元的工程款被当局扣住不给,其中有近千万元属于农民工工资,表哥贷款垫付了民工工资,致他自己几近破产。就我与表哥的个人感情而言,这个具体利益的最终实现非常重要。而只要愿意,我们可以获得更巨大的利益,但这一次他们没有谈到其它具体的利益。因为我有数年来一直绝不逾越的底线,表面上给他们的印象是一种软坚持,大致上他们已完全明白,这是一个数年来一直软坚持着的硬底线,不是利益范围内能够撼得动的。

这一波次,他们的所有目的是围绕着实现使我完全放弃,回归他们所谓的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这对我不是没有吸引力,因为那种酷刑屡屡临到,实在太残酷,而囚禁更加的残酷,他们设计的那种囚禁方式,足以在生理角度彻底摧毁一个人,人毕竟有着实在的物质性的一面。#

附:高智晟新书订购链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电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装)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13)(14)(15)(16)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WORLD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3, 2016 16:04:11:

回答: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四:魔鬼式的看管 由 起来中国(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3, 2016 15:59:28: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三:与“绝顶君”交手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人气: 2893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6-09-20 2:21 AM 标签: 法轮功, 起来中国, 酷刑, 高律师新书, 高智晟
【大纪元2016年09月20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大约是武警部队接管的第二天,中共组成四个人的谈话阵容。关于谈话,表面上看是这次酷刑的成果。实际上我从不拒绝对话,相反,我非常愿意对话,谈成与否,只是价值的一个方面,而对话本身就是一个当予肯定的价值。

这次酷刑进入室内后的一个主要话题就是要求继续与政府谈,但操作者愚蠢和蛮横,加上我针锋相对情绪化,使酷刑过程又激烈地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应当清楚,对话在我这里从来就不是问题,他们的愚蠢使之成了一个问题,那王处长用电击器对准我的下巴,披头就问下阶段与政府谈不是不谈?说“丫的要敢说不谈,今儿就弄死你。”这种蛮横在我这里绝不会受到鼓励,我咬牙不发一语,招致了一个多小时疯狂的折磨,这里面是有些情绪化的东西的,而人格尊严岂能被随意踏在脚下。最后终于同意谈也是在他们停止了暴虐,用语言技术地缓和了气氛后的事,我只说了一句:“它原本就不是个问题。”

这次组成的谈话阵容,四人中有两人系2006年8月15日被捕后,连续三个多月负责审讯我的三人中的两人(三人的负责人佟中华,因深得于泓源的赏识而得到了拔擢。他深谙昏官心理,每次于泓源一出场,他会立即从衣兜里掏出小笔记本和笔,神情肃然地“认真记录”著于的话,从无例外。);一名女性警察。而负责人则是一位五十岁左右,对自己的学识、阅历蓬勃著溢于言表自负的官员,他若坐在那里不说话,精明、狡猾和阅历就在他的眼里外溢,他身高迫近一米六,头顶上风光无限呈全然的“不毛之地”,能听出他读了些书。第一次谈话的开场白颇有趣,我这里纪念的也只是个大概,我又不反感他,他们从不介绍姓名,所以我赐其雅名为“绝顶君”。

大略是2010年5月2日中午,“绝顶君”率众登场,开场白若下:“老高,下阶段由我们几位负责跟你谈话,说个大白话儿,不愿意接手你的事。听说让我接手你的事,提前几天就开始了发愁。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现象,办了几十年的案件,还都是大案子,那是些真的犯罪分子,大多数是些杀人放火的主儿,跟他们轻一句重一句都不需要刻意计较,不需要斟字酌句,跟你不一样,甚至来这儿前三天,就开始为初见你的第一句说什么、如何说而深思冥想。是不是不自信、觉得自个儿没这个能耐?当然不是,我办过许多高层人士的案件,包括大学教授的案件,资格、能力不成问题,但还是出了提前几天就发愁的怪怪的这么一出儿。接下来咱们得打一段时期交道,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先见个面,具体要谈的咱们慢慢来。

“老高,接手你的事以后,我接触了很多人,有一个绝对的规律,就是所有体制内的接触你的处级以上干部在私下都说你是个好人,这是极少有的现象。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老高,很多人想挽救你, 你应该能懂这里面的意思,挽救你,真的,把眼光放远一些,抛开所有的东西,回去过自个儿正常人的日子去,你现在这种处境,无论背景有多复杂,你应该清楚,很多关心你的人希望你能尽快地摆脱目前的这种处境,回到你家人的身边,让你的所有亲人都安心下来。什么社会不公、社会黑暗、酷刑虐待?关你什么事?咱管不了,想管,结果如何,把自个儿管到这儿来啦,多么不划算,我希望下阶段能跟你聊明白了,和政府达成个谅解,回去过自个儿的日子去吧,现在一天有多少人在围着你转,钱都花得海了去了,省心点,自个儿作个好人就很不容易了,谁有能力管天下的不平事?我听说政府领导非常关心你,只要放弃一些东西,愿意就任何话题和你沟通,遗憾的是机会一个一个就这样被你给弄丢了,不能再糊涂了,老高,都奔五十岁的人了,五十都知天命啦,赶紧回头还来得及……”

他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一种伎俩的话,还包含了不少人情、人性因素。但从后来几个月的长谈中大略上可以得出,这是一种伎俩。因为核心目的却与此前所有的谈话目的归于一途,即与政府合作,否则头破身死,只不过这次很巧妙地揉进了人情因素。就在这一天的继续谈话中,即可看出由他出面也不会有乐观结果,我们之间的根本冲突是无法靠“伎”来抹平的。

当他颇得意地侃侃而谈一个多小时后,我问他,“你不会说你不清楚这几天针对我发生了什么吧?”他脱口而出:“老高,这就是你的不聪明,其一,君子当与人分享快乐,而不是把自己的不愉快扯出来与别人分享;其二,已发生了的事实覆水难收,再回过头来反刍它没有任何现实意义。”我说:“依着你的逻辑,你作了几十年的毫无意义的事。因为你前几十年里所办理的刑事案件,有哪一个不是事情已发生以后你才介入的?”“老高,咱谈点有用的,往前看,”他说。

“你没来之前,这里发生了针对我的极其野蛮的暴行,是政府派人干的,现在你来主持谈话,也是政府派来的,你们好像两副面孔,究竟前后两副面孔我该信谁的?至少应当面对这个问题”,我揪住了这个问题。而“绝顶君”的一番答话让人刮目相看:“嗨,老高,赶紧感恩呀,赶紧感恩,道理很简单,如果你看到你儿子面临车祸,你的举动绝对只会是猛地一把将他推开,哪怕他被推得跌伤,而不会是慢声细语地站下来给他讲道理。不发狠心采取断然措施,一把把他推离危险,难道要看着他被撞死撞残吗?你已经很危险啦,不用点紧急手段都是害你。”他越说越得意,眼睛烁烁放光。我不再说话,第一次谈话就这样结束。

“绝顶君”的谈话究竟有多少次,我没有确记,总的时间跨度约八个月,终于还是将目的归到与政府合作,至少应当完全放弃与政府的对抗而获得政府给予的帮助。

到8月份的一次谈话中,他们主动地提到一个被我关注了几年的具体利益,即我的表哥承包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标段,工程于2007年即验收合格,一千二百万元的工程款被当局扣住不给,其中有近千万元属于农民工工资,表哥贷款垫付了民工工资,致他自己几近破产。就我与表哥的个人感情而言,这个具体利益的最终实现非常重要。而只要愿意,我们可以获得更巨大的利益,但这一次他们没有谈到其它具体的利益。因为我有数年来一直绝不逾越的底线,表面上给他们的印象是一种软坚持,大致上他们已完全明白,这是一个数年来一直软坚持着的硬底线,不是利益范围内能够撼得动的。

这一波次,他们的所有目的是围绕着实现使我完全放弃,回归他们所谓的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这对我不是没有吸引力,因为那种酷刑屡屡临到,实在太残酷,而囚禁更加的残酷,他们设计的那种囚禁方式,足以在生理角度彻底摧毁一个人,人毕竟有着实在的物质性的一面。#

附:高智晟新书订购链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电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装)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责任编辑:张宪义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Google+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Wechat

相关新闻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二:在打手面前睡着了图 2016-08-25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一:昂然而立图 2016-08-24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惨绝人寰的嚎叫图 2016-08-23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九:酷刑降临图 2016-08-20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八:假和尚被大哥揭穿图 2016-08-19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七:五台山电话之谜图 201


送交者: 起来中国(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3, 2016 15:59:28:

回答: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五:洗澡场景举世无双 由 起来中国(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3, 2016 15:56:22: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四:魔鬼式的看管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在香港展示父亲的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在香港展示父亲的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人气: 1445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6-09-20 10:08 PM 标签: 囚禁, 法轮功, 起来中国, 酷刑, 高律师新书, 高智晟
【大纪元2016年09月21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世间再没有比共产专制的黑牢更邪恶的去处,我对坐牢是有思想准备的,任凭你想像再丰富,我都终于没有想到他们会设计那样邪恶的囚禁环境,我曾为律师,我所了解的最严酷的囚禁就是“禁闭”式关押,亦即我在沙雅监狱里所经历的那种关押,即把一个人关押在一个全封闭的小囚室内,这种关押对一个有些精神空域者而言,作用是极有限的,因为究竟你还可以一个人静静地呆在那里面,虽则像沙雅监狱一直有高音喇叭的干扰,但它终于还是一种物的干扰,而物的干扰终于还是有限的。

共产党为政治犯设计的牢房,从技术上,对一个人,从生理到精神方面的搅扰迫害无所不尽其极。我常当面说他们只有技术方面的苦恼而绝无伦理方面的负担。他们并不是把你关进牢房那么简单,用北京国保“瘦猴”的说法是“想进监狱,美死你”。

他们把你关进一个完全封闭的地下室里的同时,会安排十名以上的秘密警察“陪关”。他们轮流保有两人与你一同关在里面,大致上两个小时一轮换,保证昼夜不辍有人“陪”着你。你若坐着,他们就紧挨着你的膝盖站在你面前,左右各一位,你若站起来,他们其中一位迅速会绕至你后面,前后各站一位几乎紧挨着你的身体,晚上你睡下,左右床边各站一位,吸烟、喋喋不休的说话、咳嗽、打喷嚏、打哈欠,样样都能让你不堪其苦。有的人打喷嚏,他故意喷你一脸,你若生气,那正是他的目的;你不与他计较,他得寸进尺。在那里,野蛮可以畅行无阻,是那里唯一表彰的德行。你吃饭,他们左一位右一位紧挨着你站着,说着话是最稀松寻常的事,飞著烟灰、一个喷嚏、一声咳嗽,常让人胃口大跌,终于你还得吃下去,因为那就是你的生活。

这种看管方式被武警士兵谑称为“魔鬼天才”的杰作(世间之事是述不清道不白,若非黄光裕偶然事发而使“省委领导同志”陈绍基成了被暴露的贪官,人世间谁能得知他就是这个“魔鬼天才”;一个叫安家的河南籍士兵讲述了陈绍基被用此方法看管时屡屡慨叹不已,多次说:“想不到我发明的这一套被全国推广的监管方式会用到我自己身上。”

安家这孩子,若有可能,我后面还要讲到他。他自己也曾遇到过一次“意想不到”。有一次他眉飞色驰地讲述了他们十一个士兵曾把一个“法轮功”学员打得死去活来,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我们把他的头皮都给打掉了。”不料过了几天听其他士兵说他被中队长史胖子给打啦,因为在那里,士兵挨打像吃便饭,亦就没有在意,下午他进来站哨时颇使我吃了一惊,他的前额上方紧靠头发的地方赫然缺失了一块皮,还在往外渗血,一问头皮怎么掉的,“被中队长史胖子给打掉的”);其中一个最著名的邪恶环节是你解手的时候哨兵会三人将你合围起来,看管者亦不堪其苦。

而这种关押的设计者,充分利用季节性的严酷气候。酷热和严寒成了给被关押者制造苦楚的生力军。北京的夏季,炎热的酷烈,房间里没有空调,若能有窗户、门打开借用点自然风或是流通空气还尚可将就,而囚禁室的密封是当局精心追求的目的,经年累月的封闭致室内严重缺氧,初进里面站哨的士兵夸张地呕吐,更灾难性地浊化了室内空气,湖北籍士兵李俊良和他的主哨卢大个,进来不足一个小时,我发现他们的上衣像水里捞出来一样紧贴在身上,脸色惨白得可怕,各自同刚进来时判若两人。不一会,他们紧急按响门铃,门打开后几乎是扑了出去,一出门二人同时开吐,主哨竟扑倒在地晕过去,此后七天没能进来站哨。

监禁室缺氧致士兵头晕目眩的事例不胜枚举。出现呕吐的事例也屡屡发生,像金也人,也是呕吐次数较多的一位士兵。我感谢他们,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会拚死憋著而终于吐在外面,呕吐在室内的还是绝对的少数,最夸张的是河南籍士兵“橄榄球”和另外一名他的同乡是突然爆吐在室内,数天之内,那滋味实在不好受。金也人曾在站哨时向主哨建议,希望能向上反映,让士兵在囚禁室戴着氧气面罩站哨而被骂了一顿。

但这种刻意谋划的,专门对付我的污秽环境对我的伤害确实效果不彰。士兵每天两次进来站立四个多小时,而我一口气在那里面呆了二十一个月,我不但没有出现呕吐现象,就连轻微的头晕不适都没有过,士兵们颇觉骇异(耿和知道,我本颇怕热,但是,在那里每年有几个月浸泡在汗水里,并没有感到多少煎熬)。其实我认为这与心理作用亦有干涉。在于我,断无改变希望,故而心里稳若磐石。另一方面,山涧间空气颇好,士兵们从舒畅的空间骤然换成囚室内的闷憋空间里,生理的不适反应即起亦是一个原因。

那段时间我的心里出现过波动,考虑过是否放弃几年,觉得耿和太苦,太过于艰难,为她们娘仨故,我完全牺牲自己甚至舍命为他们娘仨也心甘情愿。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这种波动的幅度底线从未波及至与当局合作的范围里。尽管他们时刻对之保有着出奇的热情。

8月份的一次谈话中,“绝顶君”的一番话颇为新异,对我的交流次数同效果不彰的情形,他开始显出一些躁急。我理解他的心理,他无法实质性地向上面证明他介入数月后的收获。其实双方交手的时间已五年多了,人类中间是医不活死马的。他的介入是他个人的不幸。

他那天给我谈了他的不解,他说:“慈禧太后曾对她的财政大臣说过,说芸芸众生,不外乎活在名、利两个字下。你现在的现状纯系反人类现象,既不要名也不就利,这是出乎人类群体之外,不是反人类行为是什么?”我告诉他,“认为我既不为名亦不就利的结论是机械的,带有明显的蛮横标准因素。我从未出乎名利场外,不与权贵合作正是为了我的名,我现在有四套房产,那是曾经我就利的证据。这种结论反映了心态的狭窄和蛮横,就像你们对爱国标准的强制摊派一样,不用你们的方式攫利就是反人类,不像你们一样的祸国就是汉奸卖国贼。”“好家伙,说着就又骂开人啦,现在给你什么都不要,这不是事实吗?什么都不要不是反人类现象吗?”他又说。“不从你们手里接受与不要是两个概念,给什么都不要更是一个伪命题,把人的权利、自由还我,把公民的权利还我,焉有不要之理?”我对曰。这次谈话又不欢而别。

在这年10月底的一次谈话中,他说“现在外面形式发生了些变化,但你不要乱猜以为大环境发生了变化,我给你明确了,不是大环境开始变了。政府希望你能从这里走出去。”说完他看着我,我说:“是谁把我非法囚禁在这里,又是谁不让我从这里走出你是心知肚明的,听起来好似我痴迷这地狱生活而绝不肯出去。”“现在要出去就比以前简单多啦,一时解决不了的问题咱先搁一边,你现在给政府写上几句,认个错,感谢感谢,出去过自个儿的日子去”,他又说。我拒绝了。一个政府,竟长期以黑帮的方式囚禁公民,施行使人类无地自容的野蛮暴行对待公民,完了你还必须向它认错,还得感谢它,这是一种毫不遮掩的流氓行径。对我的拒绝他颇生气,说:“老高,给你台阶你不下,关你六个月是它,十个六个月也是它,慢慢在这呆着去吧。”这次谈话像以往无数次的谈话一般无果而散。

到11月份,“绝顶君”又来与我谈了一次,这是他与我的最后一次交涉。这次来,他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说 :“不需要认错啦,只需要给于局(指于泓源)写封感谢信就行啦。”我终于没能让他轻松地离开,我告诉他:“一个正常人,向凶手致谢是反人类的,而凶手在施暴的间暇,要求被暴虐者向他致谢,也是反人类的丑行。”谈话彻底结束。

责任编辑:张宪义

推荐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三:与“绝顶君”交手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Google+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Wechat


送交者: 起来中国(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3, 2016 15:56:22:

回答: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六:“维稳阉狗” 由 WORLD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3, 2016 15:54:01: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五:洗澡场景举世无双
高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高律师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大纪元)

人气: 2744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6-09-21 11:24 PM 标签: 法轮功, 起来中国, 酷刑, 高律师新书, 高智晟
【大纪元2016年09月20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这次为期二十一个月的秘密囚禁,留下许多值得纪念的记忆,其中一些过程即便在常人生活中都归琐屑一类,但它在那样的特殊环境里,中国黑暗势力常煞有介事地放大这些琐屑事,常使人啼笑皆非。

这次地狱生活里的第一次理发过程即颇使人难忘。我的头发已很长了,天气的炎热强化了我对这长发的在乎。又如以往每次的秘密囚禁一样,就理个发问题屡屡反映,终不能实现。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身边武警士兵每周日都在削发,可它一旦与共产党的权力发生交涉,简单的事就会变得无限复杂起来。

负责我理发事的是2006年参与预审的警察郭某(全名不详),就这理发问题,多次向他当面反映,极具戏剧性的场景是,他每次都神情肃然地企图颠覆你的常识,使你相信:理发是大事,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他给你的回复中重复最多的是“老高理发的事再绷一绷,报告都打上去几份啦,估计很快就会有个准信儿。给你理发是大事,不是一两个部门就能解决的,是要跨多个部门协调的事。跨多个部门协调不是我的力量能办的事,这跨部门协调是大领导的事,所以你就再耐心绷绷吧。”我问他:“每个周日外面楼道里都有理发的声音,你一打开门进来个士兵把这头发给理了会如何?”“那不可能,谁会干这种砸自个儿饭碗的事儿呢。”他说。

真若非亲身经历,你实在无法理解黑暗政治体制下权力与人的关系的这般变态与扭曲,权力成了主宰,活人成了死权力的不容置疑的奴隶,且心安理得。

终于,跨部门协调成功。一日,囚室被打开,郭警察进来,仍一脸肃然说:“老高,好事,理发的事批准了。你知道今儿是什么日子吗?”我不解其意笑而未答。“老高,今儿星期天,按规定是我的休息日,我跑了一百公里赶来给你理发,只要上面同意,我这里是一天都不会给你拖的。”他又说。头发终于被削。

另一个颇值得纪念的是日常洗漱中的悖逆记录。在武警部队接管前,洗漱是不可能的,因为房间里没有水,需有人提进来水才能洗漱,这不是秘密警察的力量所能成就了的事。交到武警部队手里后,每天一早一晚由士兵给提进来一些水完成洗漱。初交接肇始,公安方面不给提供牙膏,士官值班人员进来说过几次,说他们(指警方)不给牙膏怎么弄,我总是乐呵呵地回复他们,人类没有牙膏的历史远远超过有牙膏的历史。

对于早晚的洗漱用水,绝大多数情形下,士兵们没有为难我,在这方面给我添苦楚的始终是极个别的个人因素,但有一点,即是饭前便后没有条件洗手,多次希望他们白天能给半盆水进来,以便需要时洗个手,终于没有同意。我给东北籍的一个士官反应希望能够给予理解,得到的回复是:“领导说啦,你不是来这里旅游度假的。”而对于要求给室内放个垃圾筐的事,终于在关押结束时都未被批准。

而关于由我自己每周刷洗一次便桶的请求,始终不予同意。实在令人难以启齿,可究竟人类无人能够避免排泄这一节,那便桶长期不洗刷,那种异味实在难闻的可以,可我们究竟又是具有灵智的生命,我们改变不了排泄本身,却可以改变这排泄产生的影响。你们不洗,我来洗,维持这种不让人洗便桶的环境是极野蛮的,是不可理喻的。这一节,直至关押结束终于不被上面批准。四川资阳籍士兵“大哥”说的颇有道理,他说这便桶是应该洗的,“复杂在是你提出要洗,凡你提出来性质就变了,上面就一定不会同意”。

武警接管前的洗澡则更是一种痴念,武警接管后,经北京有关当局批准,准许每二十一天即三周洗一次澡,只有在洗澡的时候才允许你洗衣服。实在令人难堪,尤以在夏天里,到了第十天以后,人身上的那种酸糗程度实在使人无奈,人整天湿浸在汗水中。

那洗澡的阵势足令常人目瞪口呆,不亲身经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仿佛我的一举手一投足,须臾间可使这个政权灰飞烟灭。

他们在二楼厕所旁装了个平时供士兵洗澡的热水器。我洗澡必须上到二楼去洗。每三周的一次洗澡仍不是到时间即可启动的程序,必须得到总监控室的警方值班人员批准。一经得到批准,洗一次澡可是个大动静,首先是用高频对讲器通知“目标洗澡,所有人员就位。”然后囚室会被打开,必有一名领导进来,一个立正姿势,神情肃然地面向你宣告:“根据上级批准,本部今天奉命执行安排你洗澡的命令,请你依法配合(一个非法过程要你依法配合)。”然后转身下达“按预案执行”的命令,这时会由两名士兵走过来一左一右搀扶着我出门,一出门,迅速又有四名士兵就位,两人在我前面倒退著走,两人跟在后面,四个人均伸手呈保护状。这时,我们组成了一个七人共体的移动阵势,而从我出门至洗澡点,楼道楼梯两旁,每隔两三米站立一名士兵,军官则肃立在楼上一名、楼下一名指挥着。我洗的过程中,一般有不低于六个人的士兵围着,其中两名士兵脱的只穿短裤、拖鞋站在我跟前呈欲扑状,整个洗澡过程中,一群士兵目不转睛地盯着你。洗澡结束,又是一声“目标洗澡完毕,所有人员就位。”一阵紧张的动静,又与出来时一样的阵势被送回囚室。一次一位姓顾的士官跟在我背后低声说:“也许你注定不平凡,这种洗澡场景世界独一无二。”他只看到了“独一无二”的一个局面。

我耳朵经这次酷刑后一直听不大清楚,我原本以为过上半个月乃至一个月后会自然复原,但结果不如我所愿,时间带给我的是听力渐趋坏下去的现实。一度时期,只有四个月里,一只耳朵干脆就什么也听不见。这颇使我不安,我一再请求有关方面本着人道之念给予治疗,但每次反映上去就全无声息,由于他们属两个不同的系统,所以武警部队担心我完全失去听力于他们不便,据士兵讲是屡屡向北京市公安当局交涉给检查治疗。在武警方面的多次催促下,北京市公安局不得已派了两人来到关押点与武警交涉,据当日值班士兵讲,说其中就有一人是医生,说:“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进来给你看耳朵,而是来给武警方面作解释工作的。他们好像很有经验,说一年之内听力会自己恢复的,然后就走了。”

另一次是,因长期不允许活动而硬坐着,加之卫生状况极差终于导致前列腺疾病,小便越来越困难,并伴有严重的疼痛。我从不轻易问诊食药,除非不得已,在那种环境中则尤不愿吃他们给的药,但有一段时间是实在难受的可以,我要求给予治疗,但一直被公安当局冷酷地拒绝。但这次前列腺疾患却获得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就是武警部队担心就这样坐下去终于有一天会导致尿不出来的后果,他们开始允许我在囚室内自主择定活动时间,活动范围也由原来的原地活动改变为在两个哨兵站定的近2.5米左右的线段内活动。

平常之人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但这对一个在那种环境中,以那种方式囚禁之人,那积极意义是很大的,当然不大可能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匹比,但这足使我高兴了好一阵子。我有一种绝不怀疑的信念,即只要允许我不受时间限制地活动身体,在一年之内,我完全可以依著信念及对应的活动疗治好前列腺,时间加努力褒奖了我的信念,不足一年,所有疾患完好,耳朵也完全恢复了原有能力,终于无忧矣。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七:“爱国迷幻”
台湾“立法院跨党派国际人权促进会记者会”上,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出席与会。(陈柏州/大纪元)
台湾“立法院跨党派国际人权促进会记者会”上,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出席与会。(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2056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6-09-25 12:24 AM 标签: 法轮功, 起来中国, 高律师新书, 高智晟
【大纪元2016年09月24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中国的青年已堕落至一种迷幻状态。有一段时间,他们中的许多人既亢奋又焦急,亢奋的理由是邻人日本发生了大地震,他们为邻人的苦难而亢奋得夜不能寐,而另一个使他们亢奋的是说在极短时间内,已有八百多万“爱国人士”上网发帖庆贺邻人的灾难;而令他们焦虑的则是说“网上爆挤”而耽宕了他们上网表达“爱国”的激情。

我终于得了有幸与当代中国的爱国骁将们面对面的光荣,但收获的也终于是些令人哀伤不已的痛。这种爱国的悲哀不特止予爱的方式或状态,更悲哀的是这种方式或状态被唯一真理化。它意味着这种败坏人类声誉的爱国激情仍将一路地激荡下去,既不允许置疑,更不允许有别的不同形式。

有一次“草苗”上了哨后兴奋地给我讲述了日本地震后,全国人民是如何地爱国热情大帜,爱国大阵是如何地蔚为大观,以及他个人对日本地震灾难是如何大喜不止,说完后看我一言不发,竟歪著头问我对日本地震地有什么看法?怎么看待全国人民的爱国激情?

我本不想说什么,因为我在爱国者面前已碰过几次壁的,无奈在他一直追问下,我说对日本地震灾难我也很痛苦,我们应当对这场地震中逝去的生命予哀悼,对灾难中的日本人民应当予同情和力所能及的帮助。我看到他的脸已变得渐渐地阴沉起来,但我还是性情既起而滔滔不绝。我说这种爱国心是最直接的祸国害己之举,它置全民族予极不名誉的境地,它反映了当代中国爱国者大阵中普遍的人性、道德和人伦常识已臻至毁灭性败坏的境地,以反人性为荣,以反道义为荣,以无耻为荣,以无知为荣……

“不许你讲我国的坏话,不许你讲我国的坏话。”“草苗”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我的话骤停,我盯着他的眼睛。“不许你讲我国的坏话,就不许,就不许。”他边说边还很别致地像小囡囡据理不饶人似地摇了几下头。我禁不住微微一笑,“你笑什么?我们领导说你们这种人不爱国,一点都不假,以后就不许你说我国人民的坏话。”他的头又左右摇了几下。我终于不能再说些什么,他那一脸阶级仇民族恨是实在的。中国的“爱国者”终于已不是可以理性沟通的对象。实际上这话题是他自己引起来的,而且其时距日本地震发生已有近一年的时间。

关于日本地震,我碰著唯一一位不同意幸灾乐祸的士兵是北京籍士官郑军(音),他是唯一能就此问题与我理性探讨的士兵,他说他注意到中国“五‧一二”大地震时有两个令他意想不到的现象,一是没有一个日本人在网上幸灾乐祸;另一个是,日本救援队每挖出一具遇难者遗体,全体队员都会肃立默哀,他说为此很感动。我说那本应当是人类共有的高贵,对生命敬畏的高贵及对他人灾难感同身受的高贵,我认为对日本地震灾难的欢欣是我们民族声誉的大损失,是一种令人目瞪口呆的毁坠,他同意了我的结论。我问他为什么你会有不同于他人的认识,原来他的未婚妻在日本留学。他是从他未婚妻那里了解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日本社会和日本人民。

但在如何爱国的问题上,他则又骤间没入了那天下共一面孔的爱国大阵中。他说他当然算是很爱国阵营中的。我要他具体举出使自己难忘的爱国之举,他说他每听到“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五星红旗,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的歌曲都泪流满面,这当然算是很爱国啦。我告诉他,你这种爱国行为绝不比你给路边叫花子几角钱更具有意义。我和他们中的不少人探讨过这个问题,足使人痛心的是,他们清一色不认同爱路边的小草,爱看野地的动物、植物生命,爱身边的每一个人,给每一个具体的需要帮助的人予援手与爱国的联系。一谈爱国则崇高的大话、空洞的宣言而终于没有一点实际用处。

我常在想,部队每天几近没完没了进行着教育、学习的内容都几乎不与正常人类发生关系,郭通曾说过,说他们学习教育的东西,都是一个人一生都用不上的东西。能不能在这种学习安排中腾挪出一些时间,学习一些人类群体生活中必须用到的东西。诸如,士兵们普遍的不大懂得一个人应有的基本礼貌,待人接物,一般人际交往中应当注意的常识都几乎是普遍性地缺失,尤以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互助、互爱几近全无,他们给你送饭时,大拇指赫然浸泡在饭菜里,对着饭咳嗽、打喷嚏,对着人咳嗽、打喷嚏,在人睡觉时不停地讲话。部队当局应该给他们一个基本的告知,这种现象几年里颇使人头痛。睡觉倒是可以依着意志排除声扰,可那对着饭菜或者人打喷嚏、咳嗽的事开始一段时间确实给我添了些苦楚。后来也只能是每遇这般情形,就立即告诉自己,这就是你在这个阶段的、必须的生活条件,如果你去计较即是极不明智的自寻烦扰。

他们对“我军形象”的计较到了令人不解的境地,有些维护手法是违反人类基本常识,甚至是直接反人类声誉的,有些僵化的坚持根本就是反人道的。他们忘了一个基本的常识,或者是一个基本的联系关系,即一个人的内质对外在的形象的涵养。将所有的冲动和精力全用在形式的捯饬上,从根本上不再认可人的形象与内质涵养的联系。为了在我这个“敌对势力”面前展示人民武警的良好形象,他们要求哨兵在我面前除了记录文字工作外,必须做到笔直腰板纹丝不动,连眼睛都不能眨一下,稍有不测立即拉出去暴打一顿,这种以极其野蛮的手段来维持“文明形象”的做法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由于一些新来的士兵迷信了这种站姿与“我党”、“我军”良好形象的神圣关系,几个月下来身体健康被摧毁者实在不在少数,有的新兵几个小时不眨眼,泪水一直往下流。竟屡屡出现新兵阴茎静脉曲张的病变,其中肖少阳等士兵终于不得不手术治疗。几年下来,腿部静脉曲张者十有六七,而腰肌劳损者十之八九。六中队有个身高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小伙子很帅气,新兵一下连在我的点上站了一个多月后调到了其它点上,六个月后又调回来做监控,而这作监控是须有资历的,大致上是一群士兵中军龄最长者为之。有一次哨兵拉肚子,他进来临时顶替,一见是他,我便问他一向可好,他眼泪一下流得像瀑布,说他的腰已经废了,现在已不能站哨了,然后是我们双方的无语。像“耗子”、田羊羊等腰肌损坏不能站哨的士兵亦不在少数。他们说全军最惨的是“天下第一哨”的士兵(指天安门广场的哨兵)。可能有些夸张,说几年站下来都不能生育了,说给西方国家使领馆站哨的士兵,冬天再寒冷也不允许穿棉衣,以向他们证明中国国家的良好形象。


责任编辑:张宪义


送交者: WORLD大纪元 于 September 25, 2016 23:33:33: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十八:江泽民的连坐惩罚

【大纪元2016年09月26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时至今日,中共党媒上公然口口声声嚣叫着“端党的饭碗”“吃党的饭”这种无视人间廉耻的论调。今天,在世界范围内,全额由纳税人养活的政党大略上只剩下中共及朝鲜劳动党(共产党)等少数几个无赖政党,也是全人类仅剩下的几个在纳税人面前无法无天的流氓政党。像美国这样的制度文明国家,任何一个政党,安敢花去纳税人的一分钱试试。

部队每天没完没了地学习、教育内容,几乎不与人类文明发生任何联系。我曾经问过几个大学生士兵,问他们对国家的法治前景有怎样的期待,回答几乎都是“无所谓,反正只要我不违法,就一辈子也跟法律不发生关系”。在这样的态度里,你不仅看不见丝毫的公民责任,你更看不见一个个体人当有的良知。只要我不违法,公正不公正与我何干?

另一方面的沉重则是这些现代平面人对人类法治精神价值的可怕疏离及对基本法律常识的理念性的缺乏。而事实上,作为一个现代人,你与法律发生著须臾不可剥离的联系。你一脱离母体,便在私权领域与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等亲属产生了法律上的身份关系,这种身份关系以诸多的权利义务关系为内容,同时,一个生命呱呱坠地之时,即是他或她的公民及纳税人身份的取得之时。一个人呆在家里,除了与诸多的身份有关的权利义务发生交涉外,还与民事领域的诸如财产权、相邻权等诸多法律保持着关系,有些诸如居住权、休息权等甚至与宪法发生著联系,人一出门即与道路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发生干系;上一辆公交车即与经营者发生合同关系等等。

这是我与一个江苏籍大学生士兵交流时谈到的关于法治话题中的一段话,他听得十分惊讶,他说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再到部队的学习教育,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知识,他说:“凡是对人有用的知识他们都不会给你讲。”这也是我在武警部队被囚禁二十四个月(这是累计时间;其中含在榆林武警部队的三个月)的切身经验,那里最需要的是一系列的启蒙教育;人性的、人类社会的及现代人基本常识教育等,最起码应当培育人类群体中必须当有的东西,诸如道德、羞耻、同情心、克制、诚实及规则意识等,进而学习爱人、责任及相关文明知识成果。

据士兵讲,所有学习教育内容都是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教育,许多士兵认为那种教育纯粹是瞎扯淡。像刘巍、郭通等都谈到过:爱与不爱,爱什么,怎么爱,都应该由个人自己去选择,这种强制分配只会适得其反。

而教育者本身的愚蠢常让你目瞪口呆,他们中的许多人,给我讲了许多有关当官的贪腐、反常识、反人类的事例,其中有不少士兵讲过他们北京总队总队长的贪腐事实。说他们全是说一套做一套,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说在北京总队范围内,不管哪个支队、哪个师或哪个部门有建设或装修工程,百分之百会由总队长的儿媳妇来负责,但绝大多数情形下她出面后就躲到背后。说百分之百的师长夫人会总代理安利产品在全师的销售,包括每一个具体点,一经设立,那些管官的官夫人都会亲自来交涉。从此点上官兵所有的消费都只能安利一个面孔,一支牙膏95元、一块香皂50元,所有价格都高得令人咂舌,每个人都必须买。我被关押的那个点上,绝不出两个月左右,那些领导夫人就会放下身段躬身前来,每一个士兵都不能例外,连监禁室里的哨兵都会有人进来换出去过关,每个士兵私下都骂骂咧咧,但终于都无可奈何。而点上士兵出于保密需要是不允许穿军装的(有些士兵几年下来都穿不了几天军装,几乎所有的任务都要保密)。但士兵所需的所有便装都必须由大队长或中队长夫人统一购买,士兵只能接受。

士兵的评优、转士官、入党的所有机会都是花钱的结果,转一个士官最多如江明周(音),因为他先天性颚裂说话不清楚,不符合征兵条件更不符合转士官的条件,所以花钱数额每个环节上都是别人的三倍左右,他亲口讲,光转士官一项他父亲送部队领导的就有八万多。像四川贵阳的“大哥”(名不详,年龄小,个头小,全中队都唤其大哥)是耳聋,当兵也花了别人的几倍的钱。十七支队支队长(团长)老家在河南,据他的同乡士兵讲,无论入伍还是转士官或是考军校,所有收好处的事都由他老家的姐姐负责打理,每年从河南、河北、安徽、湖南等地来送钱的人纷至沓来。士兵说,不论官兵,每个机会都几乎是明码标价,尤以士官提干为甚,最基本价是五十万元,干部每晋升一级,唯掏钱买一途。

按士兵的说法,部队的腐败已烂透到根,因为那里封闭且直接,一个支队没有任何人敢查支队长、政委,一个师亦然。每个人都是花了大价钱获得的官位,所以保官位、收钱及“维稳”成了一把手的所有工作。

据一些士官讲,武警部队的彻底的腐烂源于原中共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被杀死事件,说这个事件中江泽民集团是完全用黑帮的逻辑而用法律的名义处理的该事件,这些士官分析得很有道理。他们说首先是对事件的处理,江泽民集团几近疯狂的报复手段,采用中国黑暗政治中最惯用的“连坐”追惩及凶残打压手段。

在李沛瑶被杀事件的处理方面,江泽民集团开创了人类史上空前绝后的纪录。张金荣杀死李后,张金荣的班长一路上溯到师长(据说师长是被撤职)全部被处罚,师长以下全部判刑,不仅张金荣已复原回家的前班长又被抓回判刑,连张金荣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派出所领导、征兵干部全部被累及。最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准备将整个北京总队官兵全体逐出北京与西藏总队对调,因有人提出这种做法极易逼出急乱及认为只有被惩罚者才配驻守西藏的认识才罢手。

据他们讲,当局处理这一事件的做法,使所有军官都感到,军官被判刑、处罚已于确定的自身的错误行为无关,而是与不确定的他人的行为相关联,使自己的前途、命运呈完全不确定性。说此事件发生前军方赴地方接兵还有所瞻顾,此事件以后就干脆只要给钱,半聋半哑的人被征成兵的事已屡见不鲜,一切都只顾眼前利益,自己眼前利益以外的事一概不去顾及。

而军官对这个案件处理的另一个不满理由则是此前我从未听说过的,即是说张杀死李并非肇因于张的行窃,而是李强奸了张金荣的妹妹,这与国保警察所说的倒是一致的。有关当局为了保全“领导同志”的面子,而完全罔顾事实及士兵张金荣的起码的尊严,这种公然颠倒黑白且殃及一大群无辜人的冷酷行径,全然没有顾忌武警官兵的基本尊严。而缘这起事件而引发的,对武警官兵的整饬仍在继续——每年的2月2日,武警部队全体官兵必须全天进行安全警示教育,从无例外,官兵们实在不堪其烦。而另一个使官兵们不堪其烦的是高级领导反常识的愚蠢在部队日常管理方面的、令人目瞪口呆的折腾。#

附:高智晟新书订购链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电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装)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责任编辑:张宪义

所有跟贴:

【 看 ‘ 郭 文 贵’ 曝 料 有 感···!】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由全世界反共大同盟 于 June 26, 2017 04:05:52:

郭文贵,不愧是中共国安部‘马健’的心腹。也证明马健是慧眼识猪的!但是郭文贵现在爆料内容绝不是马健给他的。马健没有这么多料!马健也就是利用郭文贵当狗。马健不会把掌握的机密中的万分之一告诉郭文贵。
郭文贵现在报的料来自于江泽民/曾庆红的反习、王集团。主要目的是通过郭文贵的爆料,让习近平亲自动手,把王岐山斩了!瓦解掉‘习王联盟’。但是习近平再傻B也不可能这样做。只要是废了王岐山武功,郭文贵下一个目标就是习近平本人!
习近平之所以有今天进退两难的状况,都是他自己找死。早在两年多前,曾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制的身份控告江泽民,习近平就应该顺应民意、顺应天意、把江泽民、曾庆红一举拿下。也就没有郭文贵今日的报料了!
习近平如果顺应民意和天意,拿下了江泽民、曾庆红,还法轮功和六·四一个公道,就完成了其父和胡耀邦的遗愿。但是习近平逆天而行,既不带领中国走向自由民主法制的道路,更不想抛弃邪恶、流氓的共产党!使得中国没有得以新生,反而更黑暗、这才使江泽民、曾庆红等反习势力得到了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反击你习近平、王岐山。而这一击对你习近平是致命的!完全达到了江泽民、曾庆红集团鱼死网破的目地!
今年四月六日、七日,习近平千方百计,终于到美国会见了川普,习近平又拿出中国骗子的小聪明,还忽悠川普,表面上似乎达到了习近平连撒币、带和稀泥的目的!可是这种贼性不改的中国政客们特有的忽悠骗术,对川普来说,最多也只能骗3个月,到今天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川普已经看穿了习近平的忽悠骗术!用不了几天,美国就会亲自动手,斩首金肥三!
习近平自作聪明,在鸭绿江畔屯了三十万炮灰兵,待美国把金胖三化为青烟后,挥兵朝鲜,占领平壤,企图让美国与朝鲜螳螂捕蝉,习近平黄雀在后,吃个现成的!把朝鲜变成中国的一个省!可现在的战争,美国真的不需要出兵占领北韩,只要把库存多年的需要销毁的导弹和核武全部搞到朝鲜去销毁即可。中共就算再派七千万共匪党员,也都是些气泡了!况且那些共匪党员也没一个有狗胆给习近平当炮灰的傻冒!若是习近平撒泼,拿出北京胡同老炮的傻B样,向美国发射核炮弹,如果侥幸有一枚能在美国领土附近开个花,那西安以东的10亿中国人就不要存在了。这下还真让张绍忠不幸言中了!不仅中共不存在了,中国也不存在了!
还有一个结果,习近平和川普合作,把金肥三解决了,把朝共、中共都取缔了,与美国真诚合作,在美国真诚配合下,让没有共产党的中国尽快的走上民主、自由、法制的健康道路上。这条路我们也并不反对,可我担心习近平会反对!习近平大侄子,你选上项?还是选择下项?
江泽民反党卖国集团,通过郭文贵逼你走自杀的绝路,川普给你三个月让你走人道,你是走川普指出的光明大道?还是走郭文贵逼你走的自杀身亡的绝路?法轮功修炼者苦口婆心的奉劝你,给你充分的民意支持你走皆大欢喜的康庄大道。可你放纵江泽民,曾庆红继续作恶!现在你是要自杀呢,还是死在江泽民、曾庆红的阴谋之中?该你习近平选择了。川普给你走人道的时间只剩下半个月,蠢猪你好自为之吧!

杨光 于 2017年6月22日/丹麦哥本哈根

补充:川普必须除掉金肥三这个垃圾!金肥三无视人的生命,前日又私自弄死了无罪的美国人。川普不是奥巴马、希拉里、民主党!川普一定会给人民一个说法!为被杀的美国人讨个公道!为世界开出一条正义之路!


送交者: 9,11 于 August 02, 2017 00:09:43:

【 美 国 必 须 取 缔 “ 美 国 之 音 ” 这 个 中 共 特 务 机 关 !】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9,11 于 August 01, 2017 15:07:12:

【 美 国 必 须 取 缔 “ 美 国 之 音 ” 这 个 中 共 特 务 机 关 !】
美国中央情报局FBI,美国总统川普先生:
“美国之音VOA”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在美国的特务机构。自九十年代开始中共政府逐步派遣特务渗透‘美国之音’,至今在美国之音VOA安插了几十名中共特务,花大价钱收买美国之音的工作人员。这些在“美国之音”工作的特务们除了掌控美国之音的节目内容、节目播出、舆论导向,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和川普总统对立!和川普总统唱反调!目的是用美国之音编辑播出的节目败坏川普总统的名誉,扰乱川普总统的各项工作!为中国流氓政府洗脱罪名,赞美中国独裁政权。
我们建议请取缔、关闭、美国之音VOA。至少关闭‘VOA’中文频道!停止美国之音的经费供给。美国的国家经费、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能被美国之音VOA这样的中共流氓特务机构糟蹋和浪费。
如果(美国之音)这个中共政府特务机构不取缔、不关闭,它将继续颠倒是非、扭曲真理、制造混乱、为中国流氓政府站台、干扰美国政府和美国总统的正常工作。直到把川普总统逼下台,或者成为中国流氓独裁政府的傀儡!
所以,美国政府财政请立刻停止对美国之音VOA的经费支持!取缔美国之音这个中共特务机构!
作者 正义的人
2017年7月23日
[The United States must ban the "Voice of America" ​​the secret servic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FBI FBI,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Mr. Chuan Pu:
"VOA" is the secret agenc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he United States. Since the 1990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gradually dispatched agents to infiltrate the Voice of America. So far, VOA has placed dozens of Chinese spies in the VOA to spend a lot of money on the VOA staff. In addition to the activities of the Voice of America, the spies of the VOA are in control of the content of the VOA program, the broadcast of the program, the guidance of public opinion, and the important task is to oppose President Chuan Pu! And President Chuan Pu sing a different tune! The purpose is to use the Voice of America to broadcast the program to destroy the reputation of President Chuan Pu, disrupting President Trump's work! For the Chinese rogue government to kill charges, praise the dictatorship of China.
We recommend banning, closing, VOA VOA. Stop at least 'VOA' Chinese channel! Stop the supply of the Voice of America. The US state funds, the taxpayer's hard-earned money, can not be the Voice of America VOA such a rogue spy agency spoil and waste.
I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ecret agents do not banned, do not shut down, it will continue to reverse right and wrong, distort the truth, create chaos for the Chinese rogue government platform, interfere with the US government and the US president's normal work. Until the President Chuan Pu forced to step down, or become a rogue dictatorial government in China puppet!
So, the US government finance please immediately stop the VOA support for the VOA! Beyond the Voice of America, the CCP spies!
The author of justice
July 23, 2017

所有跟贴:
[The United States【 取 缔 “ 美 国 之 音 ” 这 个 中 共 特 务 机 关 !】 - 865 (1805 bytes) 05:24:16 8/01/17 (0)

加跟贴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