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先知张三一言: 共产党强盗贵族贪腐越境绑架罪行录,将小文18篇集中贴上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美国民主党那个狗样 于 January 12, 2018 08:49:42:

回答: 【 “美国之音”是中 共 特 务 大 本 营 ·····!】 由 把中共特务绳之以法 于 August 15, 2017 03:40:40:

回答: 【 往 事 重 提 !】民运队伍里全是我们的人,尤其是各种头头,都是我们安排指定的! 由 送交者:杨光 于 August 08, 2017 03:49:28:

戏说陆老公和港二奶(+17)

目录:
[一]戏说陆老公和港二奶
[二]香港民族和港独
[三]本土港独天然合法
[四]鱼蛋革命是革命走马灯
[五]新权威主义缘起性质危害
[六] Y村可以独立
[七]民主叶公,请对号入座!
[八]港独系本土价值最大保证
[九]专制骝罗谈港独
[十]阿弥陀佛,共产党放弃香港!
[十一]香港建国民主有家
[十二]越境绑架林荣基是共产党总体行为
[十三]香港本土何以驱蝗虫?
[十四]大陆人没有自己的声音
[十五]民粹是平民百姓民主
[十六]香港独立有依据
[十七]中国搞权独,香港搞港独
[十八]中国搞权独,香港搞港独


[一] 戏说陆老公和港二奶

张三一言

共产党要收买统战台湾人和香港人的时候,爱说的话是:血浓于水。宣之以亲情,渲染民族、种族感情至上。要杀你的时候就用另一种说法:敌人就在内部;因为你是我的种族,所以你是我的内部,表明杀你有道理。
在共产党的杀人史中,杀外人有限,它杀了多少被它视为敌人的美帝苏修?
杀“内人”无数:屠杀了数不尽的地富反壤右封资修国人。

为了收买香蒙骗港人台人,共产党最擅说血浓于水种族煽情词。共产党的“中港台血浓于水”,有多种比拟说法。
其一是父子说。
就是说大陆是老斗,香港台湾是仔仔。
父子说无法提出事实作证,他们不能提出先有大陆这个地方和大陆人,然后由大陆人建构香港台湾,培育香港人台湾人。
历史事实告诉我们,现在叫做汉人的中国人,是大陆秦朝时代的秦人,秦人的梵文读音为支那,所以,现在的中国汉人就是支那人的后人。支那人随后被胡人渗透,胡人被支那人同化,但是支那汉人身体被注入了胡血,所以现在中国大陆的支那人或汉人实质是胡汉人、胡汉民族。
在秦朝支那人形成之同时,南方的广东包括香港是百越族的天下。百越族被南侵汉人渗透同化,遂造就了汉化的百越人。这汉化百越人就是今天广东人香港人,所以广东人香港人是有体内虽然有汉人血,但是,他们不是同一民族,而是有自己独特族源(缘)的民族:百越民族;是和北面胡化汉人族缘有别的另一民族。

长期以来占统治地位的北面胡汉民族制造什么广东也是汉族、都是中华民族的谎言,蒙骗广东香港百越民族。在港独萌兴的今天,香港人的民族意识觉醒,寻回民族之根,回归百越民族;百越民族的认知可以转化成为香港独立建国的力量。
香港民族史证明,香港人绝不是大陆老斗的仔仔,而是两个没有亲戚关系的邻居;香港人与大陆人是两个互不相属的不同民族。

其二是兄弟说。
“黑说”能满足兄弟说。黑说就是黑社会之说:共产党是教父,香港人台湾人和大陆人是其徒子徒孙。
这类奴才黑说很盛行,只是说者脸皮还没有足够厚度,还不至于真言直说,只是隐隐约约、赖横曲折、颠倒黑白…硬是把两个不同的民族说成是同宗同种的兄弟。
政治事实是,南方百越土地被北方胡汉民族侵占,百越人被强迫溶入汉海,被强迫同化成汉族。广东百越人被强迫同化后,北方胡汉人进一步把广东人摆到它这个黑大啊哥的弟弟位置。

其三是夫妻说。
夫妻说最盛行且多姿多彩;择其要者介绍。
夫妻说中当然大陆是丈夫,香港是妻子;如果参入台湾说事,香港是二奶。
夫妻说有一个致命的地方,因为夫妻者在必定是两者不同姓、不同家族、不同血缘,就是双方互为外人;这符合前面的支那民族和百越民族的论述;但是,父子说、兄弟说全被打破。
若按照夫妻说,夫妻史是这样的。
1842年至1898年英国男子用武力强夺港女为妻。这个现代化的“英老五”抢妻后一对野鸳鸯倒也恩爱有加,竟把原是荒野渔村小岛的本家经营成为名闻世界的富裕之家。
时至本世纪初,大陆原夫暴发成为世界富户。这时,财雄势大的陆夫既是依法又是强行把港妻夺回;港妻迫于法和理也不得不违心顺从做了陆夫二奶(虚位以待台湾大婆)。

现在的实情是,二奶人是被接收回到陆夫老家了,但是心没有回来。
陆夫自作多情状说:娘子我要!
香港二奶颇感困惑说:我唔制!

严重的问题来了。香港二奶不只是唔制就算了,现在还要离婚,要独立成定。香港二奶不但如是想,还有足够能力和条件如此做。

香港二奶有自己独主居所,陆夫除非破门而入,根本奈何不了她。
香港二奶美若天仙、富甲一方、能力高强,交游广阔朋友满天下。
大陆蛮夫怎么办?

20160623 (20160627修改)

[二] 香港民族和港独

张三一言

新思潮是抗拒过期陈旧思想、与当今社会相适应的思想;新思潮一般具有先进性和合理性,又因为抱持这一思想者为数颇众(因此方可称之为思潮),所以大多会成为主流。
强大新思潮在萌芽初期是潜伏的,只是偶而有几点浮露于面。思想迟钝者听而不觉视而不见,反思潮者不愿听。思潮爆发时,迟钝者惊讶,顽固者不接受事实。新思潮成为主流后,迟钝者或觉醒或继续迟钝;顽固者或继续作无力的反抗,或埋头入沙,或伪装新思潮,所有此类都命定边缘化而消失。

香港的本土和港独普遍被人们视为是新思潮,也会循此规律发展;今天是香港本土和独立思潮爆发初期,各种反本土反港独势力正作如上所述的表演。
新兴的香港本土和港独思潮成为香港社会主流,指日可待。

香港本土和独立从制度的角度看有别于中国大陆一党专政,香港本土和港独选择自由民主三权分立的制度。从意识形态角度看,香港坚持拥抱普世价值,有别于共产党实行的具有中共特色的“党独价值”。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来看香港具有有别于中国大陆文化的海洋文化。从社会角度看,大陆中国是大陆社会,香港是海洋社会。
香港海洋社会早在明朝之前已经形成,不然的话,就不会有明朝实行包括香港在内的海禁历史。大陆无法禁绝香港海洋事业,在英治期间香港是完全海洋社会;香港历史就是海洋社会史。
香港的海洋社会在抗拒大陆压制下生存;香港海洋社会形成和生存发展与今天香港本土香港独立的形成生存发展相同。历史上大陆政权无力消除香港海洋社会,在现实中,共产党亦无能力扑灭香港的本土和港独。

有一个问题很值得提出来思考:爱国,好像是中国人的最高价值,但是在香港历史中却出现不少香港人助英占港的史实。这是作为中国人之例外,是香港人卖国行为,还是香港人不是大陆中国人的本能表现,还是英国人的人性与香港人的人性相通使然?尚未见社会学者历史学者研究著作。
再一个问题:为什么英占香港之时不出现抗英岳飞而出现阿群带路党人,被占领被统治后为什么会出现精英及士绅阶层、本土资产阶级(买办及商人),偌大个大陆好像未之见?
以上论述管见,不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角度看,香港都天然地有别于大陆中国,香港本土和香港独立就是因应这个天然而生而存而兴。

香港独立是为势所迫。势迫之一是大陆中国无力也无心保卫香港,势迫之二是英殖统治虽然有如上所述之优点,但不宜夸大拔高,英殖民劣迹有的是,例如英文学校拒绝接受华人子女、洋行不愿见到洋员工与华人通婚、政府立法禁止华人于山顶居住等等歧视性政策和作为。在势迫之下,香港人唯一能走的道路是香港独立!由之,香港有杨慕琦的香港民主独立计划、港独之父马文辉的香港独立建国运动、今天有争民主争本土争独立建国的运动。

大概是因为都是麻雀文化中人,香港人并非都是决绝的独立者,他们都对北面中国人心怀爱念。例如,一九二五年广州香港大罢工,声援上海之反帝爱国运动,香港华人识破共产党省港大罢工之阴谋,发动舆论、以特工组织等武力手段阻止罢工。在省港大罢工中,香港人自我区别于大陆人,当时的香港人立于香港本土忠于殖民地的自由价值体系,是作为香港的独立族群支持大陆人;并非效忠于北面的大陆中国。

客观事实与中国人的爱国思想相悖。不论从哪一角度或观点来看,香港都高于大陆。何以如此?若持爱国主义会深感羞耻;正是因为香港是殖民地,具有殖民地经验,殖民地经验包含殖民者为香港带来的自由与法治。这可不让爱国主义羞耻得身无藏身之地!正因为如此,香港人始终以香港人身份对待大陆中国人。也是正因为如此,在香港遭受大陆共产党长期且严重打压下萌生离开中国维护香港本土利益,进而寻求独立的思想和行动。

香港人之所以会形成香港民族,那是基于香港人有区别于原来就不是同族的北方中国人的共同利益,共同利益形成想像的政治共同体,彼此间在共同体内产生特的关系;这一关系维系着这个民族。或者说就是香港人有了有别于大陆的利益,形成了内在的特殊关系,因而形成了香港民族。香港民族利益连同香港民族本身都得不到大陆的承认,被无情地否定。香港民族命运决定它必定要用独立这个手段来自保权利和利益。这就是香港独立之真源。

民国105(2016)年6月20日

[三] 本土港独天然合法

张三一言

政治规律告诉人们:有权力的人强调统一,有权力的专制统治者特别强调统一;极权统治者极端强调统一。唱统一调的也有无权者,他们是企图在专制极权中获恩赐残羹的御用文人、奴才、五毛;还有不少因循苟且深中大中华统一毒的芸芸众生。
就本质而言,平民百姓,尤其是坚信自由民主的人,强调独立、强调个人权利。

自决和独立是人的天然权利,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立的别人不可侵入的个人空间、都有其独立的风可进雨可进,别人(包括皇帝)不可进的家。
请反对独立的人言行一致:放弃自己独立之家的权利,欢迎别人进入你的家,使用和享受你的家。可否?

独立和自决是人的天然权利,也是联合国世界法规定的人的权利。《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序言第一部分第一条都同样规定:『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就香港而言,公约的“自决”权利,当然包括自决以下所列出的权利:
自决决定维持香港现行一国两制;
自决决定香港拼入中国大陆成为大陆的一个城市;
自决决定高于基本法规定的高度自治;
自决自决抛弃基本法独立建国;

重申:香港人当然有决定香港一国两制的自治、一国两制之上的高度自治、一国两制之外的独立的权利。

可以以自由民主人权的名义向世人宣称:香港人有独立建国的权利!

香港能否独立是一回事,香港人是否有谈香港独立的权利是一回事;现在有人以香港独立不可能不现实来反对谈港独,更有人横蛮地说谈港独违法;香港人不能容忍这些对言论自由权利的侵犯。香港人不接受这种凭专制权力意志任意释法的恶行。谈港独是言论,是言论自由权利,这一基本人权绝不能被侵犯。
谈港独不犯法,行港独亦不犯法。有人解释说基本法规定香港独立违法。那好,就算是违法罢。那么香港人可以修改法律,可以公投,可以公投决定抛弃现行基本法,改用香港人自己制定的香港独立国宪法。
只要由香港人公投决定香港独立,就绝无违法、犯法之事。

自决权是人的天然权利,香港人自决香港前途是一国两制还是独立建国,是香港人的天然权利!

公投不论是决定一国两制还是独立建国都是最后、最高、最权威的法。支持港独和反对港独的香港人应该遵守、服从。

香港人没有可能实现香港独立建国吗?
专制极权者说:不可能。
既然港独不可能,你专制者何以闻独变色?何必这么张?
香港人说:你以为啦!
香港人能否独立不是问题,香港人要不要独立、敢不敢独立才是问题。
现在香港人并没有为港独尽过多少力量,香港独立怎么会由天上掉下来?
香港独立可能性与香港人付出多少努力和代价成正比。

香港独立希望在香港,在香港青年。“现在许多年青人都已具有能力移民,但他们决心拥抱本土留守到底。为什么?并非每个人都能习惯外国生活,更重要的是因为本土意识觉醒,他们视香港为家,宁愿绝地求生,亦不甘坐以待毙将家园拱手相让。守护香港自治,已无退路。关键时刻,你要在沉默中爆发,抑或在沉默中灭亡?”(辅仁媒体:《讲到本土,港独是无可避免的争论话题》。)

20160619


[四] 鱼蛋革命是革命走马灯

张三一言

请看鱼蛋革命中御用文人御用文句特色:
“食环署和警方在现场或有沟通、对话不足之处”('或有',甚堪玩味)
“警后以枪对准民众或引起误会” (又是一个甚堪玩味的'或'字)
“这(支持非法摆卖的熟食小贩的一群年轻香港人)是侵害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一句话,官违法、犯罪不但有合法性,还有正当性,是正义之举;相对于香港市民权利,当然是不合法、不正当、不正义了;所以香港民众是暴徒,民众反抗就是暴乱。

香港旺角为什么会出现鱼蛋革命?是谁制造、累积鱼蛋革命暴炸性的社会社会矛盾?
答案就是共产党及其在港的土共。
自从它们殖民香港后,对香港人民固有的自由人权和权利和权力不断侵犯、损害剥夺;鱼蛋革命是香港人对一党专政暴政和它在香港的政权代理人的回惩。

当然,鱼蛋革命者在旺角有不当之举,导致一部分人感到一方便,这一不方使被夸大为'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但是,中国的昨天、今天中国人完全地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香港人的今天和明天失去了或将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这笔过去式、现在进行式、未来式的大帐、血帐应该怎么算?这些人对大恐怖、国家恐怖视而不见,对平民稍有惊险动作就故作末日惊天状,狂发癫狗吠月声。

我这80有加的老朽并非在这里提倡暴力,我极期待香港的年青一代的抗争行为愈是和平、理性,因为和平、理性能争取到更多香港人的了解、支持;但是,我反对那些执到革命者一丁点瘕疵就无限放大、无限拔高,把香港市民维护生存权比称为原教旨主义ISIS伊斯兰国;并以之反对和否定革命者和革命。老朽对此无法容忍,无法不反对。

官方对香港人的丁点瘕疵死抓住不放,对官方自己的根本性错误就轻描淡写:“施政有不少偏失或民众认为大可改善而未改善之处”;绝不是什么少偏失或未改善,而是香港人一方要回原本是自己的、天然的人权和政治权利,香港政府一方则剥夺侵犯香港人的自由、人权和争取民主的权利。

只要香港政治现状、政治环境、政治气侯不变,可以肯定、可以预见的是继鱼蛋革命后,还会有豆浆果汁革命、普洱水仙革命、虾饺烧卖革命;还有小革命、中革命、大革命;还有和平革命、暴力革命…;这些革命会像走马灯一样陆续有来,终极是埋葬专制独裁政权。这是政治逻辑的必然,是天神地皇狗官无法改变的命定;全世界的政治走向都是这样的,香港不会例外。

反鱼蛋革命者还用哲学压人,他们说鱼蛋革命者及其革命行动不符合他们规定的度;这个度就是他们强加给、并迫使香港人遵守的边界观。
有请香港的革命者不要上当,他们划定的边界由他们去遵守,我们遵守我们的边界、我们有我们的底线。

市容面子重要还是香港底层市民生存权重要?
城管存在的根据是维护市容,但是因此剥夺了小商贩的生存权利。到底是市容重要还是商贩的生存权重要?

这个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20160215 (20160628修改)

[五] 新权威主义缘起性质危害

张三一言

什么是新权威主义?
所谓新权威主义一种思想和信念,是专制或极权被美化合理化的理念,这理念形成完整体系。
新权威主义有三个不可缺少的组成要件:
有一个等级社会制度和相应等级的人群;
有一个强势专制独裁统治者;
有一群奴才。
现今之胡汉中国正符合此三要件:
有一个名叫书记权若皇帝、独裁程度接近毛泽东的习近平;
有一个官民敌对、党高民低、党主民奴、封闭且不可流动的严苛等级社会;
有数不尽的擅写颂圣文章的奴才文人。
专制极权皇帝、等级社会、奴才三者恶性互动;这是今天胡汉社会政治现状。
奴才文人略可划分成两类。
一类是被豢养的奴才文人;它们集中在各级政协、作协、文联等等禽畜栏中被饲养着。
一类是义务御用文人;是一群争入禽畜栏的准禽畜。

新权威主义是怎么样产生的?
事实上并没有产生什么新权威主义;因为所谓新权威主义早就与胡汉社会的共产皇朝同生。今天的所谓新权威主义绝不是什么新东西,它只不过是旧专制极权的变种而已。极权极端不下去了,专制功能弱化了,于是减少严苛,增添软功,血红的皇袍褪些色,变成火红官装,这就被美称为权威主义,这还不够,还在它的前面加上一个字。
不管手段软硬、服色浓淡,目的都不变,万变不变一党专政。
可见,新权威主义性质是稍为软化的极权主义。
强盗自称为“强拿”并不能改变强盗的性质。

新权威主义自圆其说的谎言骗词。
共产党一党专政极权统治原本就是大罪行,这一罪行造成中国史无前列的大灾难大死亡;共产党眼见再犯罪作恶统治不下去了,会有亡党之虞,于是被迫减少犯罪作恶行为。这一减少犯罪作恶行为被美称为开放改革,减少犯罪作恶的原罪魁祸首邓小平竟然被誉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人世间的羞耻以此为最。

新权威主义倡导者也深知民众对专政集权之新权威主义反感,于是谎言骗术被派上用场了。
请看共产党的谎言骗词:怪诞的事是减少犯罪行恶者,竟以需要领导减少罪恶的工作为理由,要求更集权。为扩权集权,它们提出以下荒谬的需要新权威主义的理由:『80年代中期,政治改革被提到前台,但在改革之初就遇到种种问题在旧体制向现代商品经济秩序和民主政治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建立强有力的有现代化导向的权威政治来协调整合社会秩序,并引导现代化进程。』
他们一厢情愿在光天白日下行骗:新君今日集权专政是为了实现明日的民主;“他们希望中国出现一个极权领袖,这个领袖具有深邃的眼光和高超的能力,一旦形成了强人政治,便将中国的改革推向民主宪政。”
“需要建立强有力的有现代化导向的权威政治”,“新权威主义最终指向现代民主政治”,“民主政治在市场经济充分发展后才能真正建立”。
在新皇帝禁绝谈普世价值现实下,出现新君启动和推行民主的天方夜谭。

为了救人,所以要杀人;为了解毒保命就要服毒丧命。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

共产党还要求民众给它时间,要民众耐心等待它领导民主的到来。
民众没有这份长期等待民主的耐心,于是新权威主义不断地发动对所谓“对激进主义”的批评。

新权威主义者的拥趸都是寄希望派;寄希望派本质是奴性;奴性特征是对主子和权力的崇拜和驯从;胡汉国的新权威主义是因应崇拜和驯从他们的习大大习新君而萌兴。

有人说,专制者及其政权向民主转型要有三个条件:一是智慧,二是魄力,三是良心。若拿蒋经国、赫鲁雪夫、叶利钦来作比较,胡汉国的毛江胡习没有一个具备;没有一个具有民主智慧、没有一个具有民主魄力,特别是没有一个有良心,所以中国没有在现制度下自动转向民主的可能。

20160624

[六] Y村可以独立

张三一言

独立是政治行为,政治追求利益权利;凡有损害弊难的独立舍之拒之,凡有权利有益利保安全的独立求之谋之。
上海广东香港可以独立,Y村也可以独立。
Y村之所以不独立,是因为没有条件,或独立弊多利少,制不过;是Y村不愿独立,不是Y村没有权利独立。

我讲的是可以独立,有独立的权利,也谈应该不应该、能够不能够独立,讲独立之利弊,
香港独立最低限度可以防害,所以香港独立思潮勃兴,行动有力,会成事。香港不但有独立权利,还有独立能力和条件,香港能够独立,香港应该独立。
若北面民主化了,香港防害没有了对象,独立思潮与行动会消失,最低限度会势力大为削弱。

谈政治者最好有这些政治ABC常识和思考能力。

20160622


[七] 民主叶公,请对号入座!

张三一言

既有血缘民族主义,也有公民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和众多主义相同,作为意识型态推向左或右极端都坏,中间一些则佳。

民族主义有利有害,它既可以建立或保卫民族国家,也可以造成大大小小战争和种族屠杀。
日本军国主义也是民族主义的一种,抗日战争是中国的民主主义。作为手段则视其要对付的对像正邪成邪正。
香港民族主义要对付的是北面的一党专政入侵,是正面有益有建设性的民族主义,民主人士理应乐见和支持香港人民族主义观点,助其民族主义事业。
追溯历史,香港人可以从百越民族找回自己民族之根源。
有请自认为民主人士的人注意,判定一个人是不是真信民主,有众多标准,其中一条是:是否支持地方自决!
请注意,自决权利包括自决决定本地区独立的权利。
是,就是真民主;
不是,就是假民主。
说一句会刺痛假民主人士心的话:支持香港人自决,支持香港人自决独立的是真民主人士;反对的是冒充的假货。
不应该让叶公披民主外套。
20160621


[八] 港独系本土价值最大保证

香港在目前政治现实下,只有独立才是保护香港本土价值的有效手段。
香港本土与港独,形似异,质相通;本土需要独立国家保护,本土必然走向独立;港独是本土价值和利益的最大保证。
对香港人来说,港独是积极向前向上的正理、至理,港独理想是保护香港本土力量之源。
别有用心的人初则胡须头发一把抓,本土独立一齐打;当今本土已经成气候,迫得共产党不得不改变统战策略:利用本土做政治工具,凭借本身拥有的暴力,拉本土打港独;当港独被打倒或被压制时,再返转头来打杀本土。
所有褒本土贬港独,其中褒本土之言,都是谎言。本土只是他们打杀港独的刀枪炮弹而已;只是权且使用的工具。
人权、文化、身份认同、争取民主的权利…正在被严重侵犯剥夺中,香港真假普选之争是摆在人们眼前的政治活证据。
谁是剥夺侵犯的操作手?香港北面的中国共产党。
香港人的自由、权利、人权、文化、身份认同、争取民主的权利…被侵犯剥夺的效果是倒退,由是,香港由原先的自由、三权分立的政治社会将转变成为与大陆无异的一党专政社会;政治现实给出正确无误的结论是:本土难保、香港一制难保!
非法越境绑架令香港人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这个事实到底是共产党制造的,还是香港人或某些政党,为求哗众取宠,夸大并散播恐慌性言论?
答案是:令香港人陷于恐怖境地的非法越境绑架案,不是香港人制造的,是共产党制造的!不是香港人制造散播恐慌,事实是共产党在香港社会制造散播恐慌。
这个转变在今天的香港正在进行中;香港人今天不起来自救,明天就不能自救。

香港经一百多年外国统治,也是民主宗主国的统治,也是免于一党专政的统治。这一统治唤醒了香港人回归百越民族族缘,事实上形成了香港民族;一个民族要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是一件合理的事。
事实是,这一百多年,不但成就了香港民族,香港本身也成了一个具有完全独立国家一样的对外职能的准国家。
香港独立,无需大动作,只要经全民投票按上个国名就成了。问题只在北面中国打杀。
独立的香港国,将在经历恶风险浪后屹立于世界独立国家之林。

张三一言20160618


[九] 专制骝罗谈港独

张三一言

有反港独者说:“「港独」,即香港独立,不论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还是从历史、军事、法律、地理、甚至常识上看,都不靠谱,是一个政治以及N多不正确的要求,尽管要求者不断从城邦、民族、自决、本土、公投处理2047二次前途问题等寻找支撑点。短短几年,这一小众要求,成了大众话题,甚至成为今年立法会议员选举的话题。”
【张三一言评论:反港独者蓄意批判证明反港独者众多且有理;港独者只是一小撮小众无理要求。
港独若真是小众要求、不靠谱,请问说不靠谱者为什么那么肉紧去批判?你肉紧,说明港独不但靠谱,不但不是小众,还对专制独裁者构成真正威胁;能造成对专制统治者威胁、能对御用文人感到不安全、能对因循守旧安于现状的人感到不舒适,证明这是为数颇众且有理诉求。
如果有一个黐线佬要求香港人不要呼吸共产党大陆的空气,除了有些人会把他当戏看之外,不会有正常的人会肉紧到对他作评论、批判?
没有,因为他只是一个人且是黐线无理。】

有反港独者说:“「港独」要求,如果仅在讨论话题、发表文章、出版专著、结社组党、上街游行等方面,似乎仍属言论自由的范畴;然而,主张「港独」的人,不会仅停留在言论自由上,一定要付诸行动的,例如吸收新成员、接受境内外捐款、利用媒体鼓动其要求甚至以暴力冲撞现行的法律制度和社会体制。”
【张三一言评论:这些反港独的家伙,连说话的基本逻辑能力也欠奉。
反港独者一方面说“结社组党”(似乎)仍属言论自由,另一方面又说若“吸收新成员”是“冲撞现行的法律制度”,即非法犯法。难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吸收成员的政党?有一条政党吸收新成员是犯法的怪诞法律?

有反港独者说:“「台独」虽然列入民进党党纲,台独人士也不时拿出来把玩一番,但不管是陈水扁当政,还是蔡英文即将当政,皆不敢宣布台独。因为外部条件不具备,一意孤行后果非常严重。”
【张三一言评论:为什么蒙古、西柏林、以色列可以一意孤行而效果奇佳。
台湾不宣布独立是法理理由、策略理由、还是“不敢”理由?
请参阅胡平《蔡英文已经讲明,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蔡英文已经讲明,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台湾地区和大陆地区)。蔡英文总统就职演说中讲到:“新政府会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
下面是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相关条文:
第一章总则
第一条国家统一前,为确保台湾地区安全与民众福祉,规范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之往来,并处理衍生之法律事件,特制定本条例。本条例未规定者,适用其他有关法令之规定。
第二条本条例用词,定义如下:
一、台湾地区:指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及政府统治权所及之其他地区。
二、大陆地区:指台湾地区以外之中华民国领土。
三、台湾地区人民:指在台湾地区设有户籍之人民。
四、大陆地区人民:指在大陆地区设有户籍之人民】

有反港独者说:“将其作为选战话题,却十分有效,凝聚选票,帮助民进党两次取得执政权力。鼓吹「港独」的人,是很容易从中悟出门道的,「港独」是可以作为选战话题赢取选票的。”
【张三一言评论:可以赢取选票,就是可以争取到选民,这又证明港独不是小众要求,而是大众要求;而且是有理的要求,是得民心的要求。】

有反港独者说:“近年在不少国家和地方的选举,出现话题为先、为重,话题吸睛,话题造神,话题创造知名度,而知名度直接吸取选票。例如台北市长柯文哲,选举中善于制造话题,政治不正确的言谈举止,但高票当选。可是上任年半,焦头烂额,难有建树。”
【张三一言评论:民主选举上台后治理焦头烂额,难有建树,当然有,但这是少数,以极少数反面事例来否定民主,无视更多的民主政治家华盛顿们、林肯们、蒋经国们…的伟大业绩,民主的伟大成就。】

有反港独者说:“「港独」成为选举的敲门砖,选上了,扔一边;没选上,下次捡起来继续敲。香港沉沦,可见一斑。”
【张三一言评论:反港独何尝不是如此?并不见得反港独的专制独裁骝罗高尚到哪里去。看来还是专制独裁干脆俐落:我就是一党专政!哪用得着敲门砖?】

20160523

香港观察:选举时节话「港独」
香港自由撰稿人林贡钦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hong_kong_review/2016/04/160426_hkreview_hk-election_hk-independence

[十] 阿弥陀佛,共产党放弃香港!

张三一言

当共产党权官讲“不是”的时候,那是他们正在“是”着。讲不是,目的是让“是的行动”得以减少阻力压力,得以加速和继续。大体而言,共产党权官之话,尤其是政治话,正读反解十不离九正确。例如,权官说“中央要将香港「内地化」或改变为「一国一制」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那就表明他们正在证据确凿地进行香港内地化。
港独是极少数人还是非少数人还是多数人还是极多数人,如果共产党权官有事实根据、有理由、有自信的话,请来个香港人公投港独看看!共产党你敢?共产党权官没有这个胆量,只能自说自话,以强行洗脑手段遂其目的。
共产党权官批港独,是值得高兴的事。这说明,港独成气候了,有影响力了,他共产党不得不重视了。

权官大谈不忘初心,问题是谁的初心?港人与权官初心绝异。港人初心于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宪政,权官初心于一党专政。港人的主权、安全和发展都是为了每个人具体的个人的人权与基本权利;权官的是党的主权、党统治权的安全和发展,一切都是为了党的利益,党的利益由党头表现和代表。在政治上,港人的利益是真普选,权官的利益是假普选,即共产党垄断提名权,由共产党指定几只马仔由港人选的假普选。
权官大卖一国两制安心丸,是浪费心机。因为权官的一国两制与港人的一国两制是两个相反不相容的概念和想像。港人要的是能做主人的一国两制,权官给的是香港没有主权也没有治权的一国两制;是共产党给你多少你香港就有多少主权,不给就没有的一个两制。
尾巴权官某政协委员说:“有人担心中国会放弃香港,不再照顾香港经济发展”这是自作多情奉大脚。香港人担心的是中国著紧香港。阿弥陀佛,若共产党真的放弃香港,香港人有福了、执到宝了,还得神落了。
倒真的是有人极度担心共产党放弃香港,什么人?权力的奴才哈巴狗。
20160519 HK

张德江:一国两制战略抉择不会变中央要将香港内地化说法全无根据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id/1308579/


[十一] 香港建国民主有家

张三一言


有人说:“与其说民主回归已死,不如说民主回归从未出现。”

请问:共产主义政治实体在全世界从未出现,但是,人们常说:“共产主义已死”,这句话有没有错?
没有错。
这里的“已死”指的是共产主义的愿望、意识、理论已死,不是指共产主义社会实体已死。
除了考古学家考证人类古老曾实践原始共产主义外,在人类世界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天人们说的共产主义的社会实体,不存在就无生死之谓,所以,不是指共产主义实体已死。共产主义愿望、意识、理论已经存在,所以有生存死亡可能。愿景成为事实故然可以或生存或死亡,但是,未成为事实的愿景本身也可以死亡。

“民主回归已死”不是说已经成为事实的民主回归已死,而是说未成事实只是理想愿望和理论的民主回归已经死了。“民主回归已死”,实际上是指民主回归派及其理论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言论市场。本土港独当兴,是指今天香港本土与港独主导话语权。这个事实说明,民主真义离开了民主回归派,依归香港本土派、香港独立派。人们可以说香港泛民或香港回归派己死,但不能说民主已死。
民主和本土港独是怎么样的关系?
民主是目的,独立建国是让香港国成为香港民主的载体,让香港民主有家。


不论民主还是本土还是港独,都必须让全香港人用一人一票决定,因为是极关重要问题,所以还必须要全民公决。
有人说:“香港回归中国成为既定事实后,到起草《基本法》时,香港人才有机会参与香港未来的规划。”
这是100%事实谎言:基本法是共产党及其香港马仔制定强加给香港人的恶法、非法之法。所有不是由香港人用真普选选举出来的代表制定的香港宪政性的大法,都是恶法,非法之法。
在政治权力和权利方面,怎么界定“香港人”?是不是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的都是香港人?要经过什么程式才成为香港人公认的代表;是不是由共产党指定的有香港永久居民与份证的马仔,例如香港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等就是香港人的代表?
正确的答案,也是民主世界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香港人的代表,就是在自由条件下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代表,就是今天香港人争取的真普选选举出来的代表;只有这种人才是香港人的代表。只有由真普选选举出来的香港人代表制定的香港宪政性基本法,才是合法之法,才是香港人的真宪法。
除了真普选选出的香港人代表外,其它一切香港代表都是专制统治者强加在香港人头上的专制代理人;香港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是这类马仔走狗。
共产党的代表具有共产党特色,具有常人匪夷所思共产党含意:共产党是人民的天然且唯一的代表,不承认共产党代表人民的人不是人民,是人民的敌人。共产党的人民代表在各级人大政协中豢养着。
事实是,97香港主权治权被共产党劫收后,到今天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从来没有由真普选举出来的香港人代表参与其事,香港人一直被英、共合谋出卖。这是香港人今天争真普选、争本土、争港独的根本原因。


香港现在争取民主,到底是把民主当目的,为了实现民主本身,体现民主价值,还是把民主当作达到其它目的的手段?
应该说,当初的香港民主回归派是把民主当作目的,当作实践的价值。香港本身不是香港人争取民主的本土,而是反民主专制独裁共产党的殖民地。所以,香港人要争取民主就必须先争取承载民主的香港人的本土:香港人立足的本土、能承载香港民主的本土。但是,香港现状,无法避免共产党的侵犯操控。于是香港人就进一步要找寻可避免共产党侵犯操控的办法,最后,香港人找到了香港独立这个唯一途径。香港独立建国,与大陆就是国与国的国际关系,没有上级主权与香港地方权力的主从关系;大陆中国就不得干涉香港事务,香港有能力隔离大陆中国,有能力排拒大陆中国的侵犯和剥夺;香港就有保护香港人自由民主的能力;香港国才可能成为香港民主的载体。
结论是香港独立建国,香港民主有家。
香港独立建国,让香港能成为民主载体,让香港人有做人的尊严。
民主本身是目的,民主又是争取承载其存在之地的手段;这里所指的承载民主之地是独立之国:香港建国民主有家。

由争民主演进成为争港独,不是因为争民主遭遇挫折、失败而转移话题,而是政治运动提升的结果。
这就是香港由民主演进成为独立的政治逻辑。

20160523

文伟恩民主回归的死因

[十二] 越境绑架林荣基是共产党总体行为

张三一言


【一】越境非法绑架林荣基案和“兰蔻事件”实质是共产党一贯禁止言论自由作为在香港演出的一个插曲。
在国内见怪不怪的禁言事,是维稳的一个基本内容;在香港出现,只因出事地点不宜酿成舆论自由世界的舆论反弹而已。

【二】江派挑衅搅局让习近平难堪?
在中文世界,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今天亦然),我看到很多关于江派习派在香港恶斗的讯息和评论。我想,也许这些讯息和评论是有根据的;但是我对此蒙查查,所以没有作此类评论,对此类评论亦不评论。但是,政治常识让我很难相信此论。
有新闻说:“纪检组组长李秋芳在港澳办领导排名中位列第四。3月中共两会期间,李秋芳回答港媒追访“港澳系统是否有腐败”时,她表示正进行调研。”我认为这是习反贪反腐属同类操作的继续,是共产党一贯作风、作为;是习近平借党纪集大权而已。

【三】江邪习正?
在“江派挑衅搅局让习近平难堪”的讯息和评论中,我只见到一面倒的江邪习正观点。对此我绝难认同。共产党派斗,我信其然;但像越境非法绑架林荣基说成是共产党内斗,而且习是反绑架的正派,我绝不相信这类说词。我肯定地认为越境非法绑架林荣基是习近平为首的共产党全党整体行动。
政治ABC告诉我,不会出现不是权力近毛始皇的习近平指使或首肯抓林荣基的政治事件。

【四】
若是一个奴才五毛御用文人平时不断鼓吹专政有理、镇压有理…有朝一日他落入如今林荣基的境地,我主张对他应狠狠地落井下石,甚至灌毒下井;绝不为过。
但是,林荣基非此类人。因而张三坚定地认为,在林荣基出事后,任何对林的负面评论都是不能接受的。这些评论者,应一律归入专制帮凶类。

【五】对寄希望派推锁的习集权后行民主的政治理论与观点,我一概视之为奴才的政治垃圾。

【六】我支持港独
我支持港独,我同意《香港独立论》中的观点:是否同意地方自决是判定一个人是不是真民主人士的标准。世界上不存在反对和否决地方自决的民主人士,而地方独立是地方自决的一个必然选项。

【七】张三一言只是一个摆地摊卖民主现货的小贩。
为了能自由入货和自由推销,张三一言不加入任何商贩组织;只做一个独立的过河小卒,所以,张三能只说张三话,不受任何人左右。

【八】张三一言的遗憾。
由于张三是独行卒,所以可以对认同的观点就畅言赞之,对不认同的就评之议之;自由得很。
令张三困扰和遗憾的是,张三肯定A的某一论时,视A为敌之B就把张三归入敌人类。

虽则困扰和遗憾,但张三还能坦然对之。
张三一言还是张三一言;张三一言永远是张三一言。


[十三] 香港本土何以驱蝗虫?

张三一言

凡人都是本土派,世界上没有人不是本土派。
所谓本土是指非它土的我土,每一个人都必定有其生存生活和认同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他的本土。世界上不存在没有生我活我之土地的人,所有人都是有本土的人;本土人爱本土有什么不对?
一个人爱自己、爱配偶、爱家庭、爱生我之祖居地、爱我居住生存之现地,这是自然的感情。爱本土就是爱自己的放大和提升。
只是,香港人的爱本土有与其它一般爱本土不同之处。香港人口中常说的本土其必然的附加含意是香港人有别于大陆的中国人,甚至“不是中国人”;香港人的本土有隔离中国或者“没有中国”的含意。这是香港人的本土与深圳上海黑龙江人“含有中国人”的本土不同的要点。陆共香港土共反对本土,主要反的就是这个要点。
从这一角度来看,共产党指香港本土是搞港独,有一定根据。现在不是有没有港独的问题,因为香港独立意识、组织和行动已经是事实存在,不到你不认。现在是港独有没有道理的问题,是港独合不合法的问题。
请人们注意:普世价值宣示,现今存在的国际契约、国际法律档规定,都支持地方自治、地方自决。自治与自决权利当然包含独立权利。
可以这么说:凡是支持方自治、地方自决、独立的,是真民主派;凡是反对的都是戴着民主帽子穿着民主衣服的冒充民主的大汉族大一统民族主义派。

香港的本土为什么反对大陆的蝗虫?
有人说,本土派常常贬称大陆来客为蝗虫,指他们为抢掠香港资源而来,但请再细心一想,他们是用真金白银来香港购物,和抢掠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这件事正好对比东江水,共产党说这是对港恩惠,但本土派却指这是一买一卖,没有谁欠了谁。
那么,我接着进一步追问:为什么港人以蝗虫之名反对大陆人的入港购物?
蝗虫,是香港人对蜂拥进港旅游和购物的贬称。但是,港九人假日也会蜂拥到长洲,为什么长洲人不指称港九人为蝗虫,反而大表欢迎?
首先,香港的港九离岛人之间不会视对方为外人,都是本土人;不会产生木土人侵犯本土人利益之事。
但是大陆人蜂拥入港,造成的客观效果则是非本土入侵本土。大陆人进港抢购、不文明行为在在都侵犯香港人的感情和利益,因而激化香港人和大陆人的矛盾。于是就出现了香港本土反对大陆蝗虫的事。
也可以这样说,香港人驱蝗是自然的情绪发泄。香港人受到大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欺凌,但无力对强党大国还击,加上有少数大陆人在香港不礼貌不道德言行(例如傍若无人大声喧哗、打尖不排队、随处大小便…) ,遂引起香港人把怒气、恨气、怨气往这些少数大陆人身上发泄,进而笼统化、泛化成为对所有大陆人发泄;贬称大陆来客为蝗虫、骂蝗虫、扫蝗虫就出现了。
港九人没有欺凌长洲人,没有到长洲傍若无人大声喧哗,没有在长洲打尖不排队、随处大小便…所以长洲人不会认为港九人是蝗虫,而是欢迎港九人到长洲。

[十四] 大陆人没有自己的声音

张三一言

大陆人没有自己的声音,这是中国大陆政治现实。从某一角度来,说中国民主运动就是争取大陆人民能自由地发出自己声音的运动。

明镜有一评论《习近平急于完成统一大业?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133912

题解,所谓统一,指的是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统一;所谓习近平完成统一,就是由习近平的一党专政极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自由民主宪政的中华民国;也就是用专制独裁制度取代自由民主人权宪政制度。
统而言之就是野蛮统一文明、落后统一先进、反动统一前进、暴力统一和平、反人性统一人性、反(非)正义统一正义…
所以习近平统一大业是罪恶之业,万万不能支援,绝对需要反对。

有说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但是这只在政治利益层面有效,在政治逻辑上没有效。在政治逻辑上,专制,尤其是像共产党这样的极权与自由民主普世价值根本就是相悖事物。两者之中只能有你无我、有我无你;最低限度也会我增你减、你增我减,绝不可能有什么所谓共存、双赢的怪诞事。
就政治现实来说,共产党在大陆有一个作为它的党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有一个属于人民所有的自由民主宪政中华民国。不论由哪一个党上台执政,中华民国都是亡清时承传下来的合乎法统、具有合法性的正统中国。共产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源自苏俄私生子割据分裂的瑞金苏维埃非法割据的匪政权、非法政权。这两个国不可能有统一的共识,只能有暂时性的分立的共识;所谓两岸共识就是承认两岸分裂分治,不是承认两岸统一的共识。

胡平说,两岸渐行渐远是必然的,只要不统一,新一代人没有共同的情感。我想,没有感情是人人皆见的事实,要指出的是产生感情的原因是利益,不同利益产生不同的感情。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利益由习近平表现出来,中华民国国民的利益由国民自己表达出来,当然很多时候由他们选出来的代表表达出来。没有共同利益、没有共同感情的两岸,怎么能有共识。
要注意的是,我们通常不加思索地说的两岸,是本质不对等的两岸。在大陆一岸指的是共产党,在台湾一岸指的是现居于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民;因为大陆的中国人根本就没有表达的权利,从来没有出现、存在过大陆人民自己的声音,事实是在大陆只有被共产党代表了的假人民之声,在台湾才有真的正台湾人民自己声音。所以从来没有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互动的事。
天下间凡是人,都有独立性,独立性是与生具有人的天然本性;人人皆然,是普世道理,也是普适权利。每一个人都有自主意识,没有就不能成其为自主的人,是奴隶。奴隶是外力逼迫成的,不是由内在人性使然的;所以个人独立自主是人的本性,是不能改变的天然性。凡是人都有独立天然性,这天然性要通过语言才能表达出来;在政治上,由人民自己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的意志就是人民独立性的表现。

现在没有,也正是力争的就是大陆人民自己表达自由,

[十五] 民粹是平民百姓民主

张三一言

长期以来在中文界反民粹话语,大多数都是知识精英,尤其是亲专制依傍权势的上层或贵族精英反真民主的垃圾毒论。

试举一事例以微观着。有精英说:英脱欧公投结果大出他的意料,因为他高估了英国大众的理智。
精英这句话的意思是:他高智慧判断(不会错,可作判断是非的标准):脱欧错误,留欧正确;他用高理智意料,英国人的理智会以极高比数票公投否决脱欧。但是,英公投结果是多数主张脱欧,这个事实不符他的判定标准,所以他认为错:支持脱欧的英国平民百姓全错。

精英口中吐出来民粹主义是贬性词;是诬蔑和否定不符合精英意愿、不接受精英领导的平民百姓的民主;包括民众的民主思想、民主行动、民主成果。
公式是:
符合我判定的=智慧+理智+真理+正确;
违反我判定的=愚蠢+胡涂+谬理+错误。

高层、贵族智识精英之所以会以我为中心,唯我独正,是专制思想使然;用专制独裁思想思维,就容不得别人的异见。按照前面列出的两个等式,民众所有的民主思想行动,符合他的判断的就是民主,不符合的就是民粹。
所以,在这个角度看,民粹可作如下定义:
民粹就是不符合精英意愿和不接受精英指导的平民大众的民主。
民众的民主到底是民主还是民粹?
精英的判定是:接受棈英指导的是民主;不接受的或反对的是民粹。前者是功后者是罪。

在这里补充谈谈民粹定义。
民粹主义就是以平民百姓(今天大陆流行说法叫屁民)权利和利益作取舍标准的观念,是平民百姓选取和拥护的政治经济理念,也就是从平民百姓主张和观点。
请问,在现代,除了平民百姓的民主之外,还存在没有平民百姓的民主?
归根究底,反民粹实质就是反民主,反平民百姓的民主,反真正的民主。

精英贬诬平民百姓民主为民粹的理由:
一是,人民易于被煽动,容易从众。这并非事实判断,而是主观臆测。我们从毛共的运动史中可以看到,在所有政治运动中,精英比平民百姓更容易被煽动和从党。不信,请看精英中的精英郭沫渃!
不过这个易于被煽动,容易从众民粹病或民粹罪名是很容易消徐的,药方是:驯从精英领导;民粹一接受精英领导就立刻变成民主。
二是,缺少知识,没有思考能力。错,平民百姓不比知识精英缺少知识、常识;只是缺少理论,尤其是抽象理论。在实际活生产做人处事等等方面,民百姓与精英比较,平民百姓知识、常识比精英多。不信拿一个学院里顶尖精英和拿偏远荒村农民或猎手(年龄健康相若),放到原始森林中去,让他们独自求生,看看谁死先?
其实,抽象知识、理论是知识精之专业、之长,拿己之长与平民百姓之短之无来比较,胜之不武!
三是,反智,容易受到感情影响。从共产党的政治运动史中可以看到,精英远比平民不姓反智和容易受到感情影响。共产主义运动精英毛泽东把权力交给老婆、卡斯特罗兄把权力交给卡斯特罗弟、金家王朝父子代代传…是不是反智,容易受到感情影响之显例?


反港独既胡闹又荒谬

张三一言

有个名叫关哲的人,写了一篇《“港独”并非异想天开的胡闹——剖析“港独”背后深层的政治目标》烂文。
烂文说:包括港府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出谴责港独。

我们看看他的各界人士是些什么东西?这些东西表明什么性质?
烂文举出反港独者有如下各类。
特首梁振英(首官)
港大校董、立法会议员钟树根(高官)
包括港府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官及傍官)
港教联会会长黄均瑜(共产党包办的赤色教工会头目)
实质就是党反港独、官反港独、权反港独。

主张支持港独的是什么人呢?
烂文举出如下。
占中香港人(约80万);
学苑、香港民族党、黄之锋等(几乎包含全学界学生)。
主张支持港独全是香港民众。
很明显,港独和反港独的实质是:
党民较量;
官民较量;
权力与权利较量;
阴暗与光明较量;
反正义和正义较量。

烂文反港独歪理
歪理一。“亘古以来,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亘古之事绝不可变。
请问,中国亘古以来都是皇帝用儒学统治,为什么今天要改变亘古以来的事?为什么要用中国亘古以来都不是的共产党用马列主义统治?
根据什么理由你共产党可以改中国的亘古,香港人就不可以改你统治香港的现今?

歪理二。“港独”主张在当下完全不切实际、是“痴心妄想”的胡闹,是根本无法实现的乌托邦。
只有共产党在中国搞过共产主义天堂人民公社的乌托邦。人类国家史上一国分二或几国,或者两国几国全作一国,是常态,港人搞港独是实实在在可行也是应行之伟大事业。
如果烂文作者真的确信港独是胡闹,你又何必这么紧张?对胡闹紧张的是胡涂;正一黐线佬。

歪理三。锦田共军镇压港独,几个小时之内就能屈服港独。
御用文人奴才五毛迷信暴力可以改变人的思想意志。
你共产党有胆敢在香港重演六四屠城?
即使共产党敢逆天行恶,血洗香江,也不能消减港独,只会把香港人尽推向港独,强化港独。结果是酝酿更大反抗,甚至暴发革命。

歪理四。中国内地只要停止供应生活用水和农副产品就能让香港独立运动屈服。
提这理论者不但是鹦鹉学舌,执别人的口水尾;而别人的口水尾又是盲论。他们盲目,看不见围城西柏林,看不见在阿拉伯人汪洋大海中包围又生活得富裕强大的以色列。这口水尾还是蠢论,连今日“有钱能使鬼送水”的道理也不知道。

烂文诬诋港独的目的。
“港独”的目标其实根本不是简单地追求独立,而是别有所图。而是某些政治势力针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的一部分;瓦解既有的国家政权才是最为根本的目标。
烂文预设了一个思维陷阱:国家政权神圣不可侵犯,瓦解既有国家政权是滔天大罪,是犯法,是绝对错误。
我们填平它的陷阱:政权是可以推翻且必须给予推翻;凡是禁止用选票改变执政人的,就用革命推翻它。
现在这个既有的共产党国家政权,禁绝人民用选票改变它一党专政地位,人民就有用革命手段改变它的权利,也是义务。
瓦解专制政权与自由民主是两面一体。你要实现民主就必须推翻一党专政,只有推翻一党专政才能实现民主。
这和共产党推翻中华民国合法民主政权,才能建立一党专政同一逻辑。

香港人既争民主又争港独,争民主必然目标指向专制独裁的北京的中央政府;因为是它压迫剥夺侵犯香港人的自由、人权、争取民主的权利。香港人争取港独是作为抗拒你共产党侵凌剥夺迫害的手段。

你北京中央是何方神圣?你共产党昨天可以目标指向中华民国中央,我民众今天为什么不可以指向你北京中央?
必须指出,中华民国是民选合法政府,推翻中华民国是非法,你共产党是打江山坐江山的山大王,是强盗土匪政府,是非法政府,推翻你是天经地义合情合理合法的革命行动;是全中国人的权利,也是义务。
推翻你共产党非法政府有两条路。一是革你非法政府的命,二是自由普选。若自由普选之路可行,你共产党或还可以保命;保命的必要条件是你接受民主社会制度。
不过,从你们誓死反对香港真普选可以断定,你们死了心,绝不从良。
等待你们的下场只有一个:你们同类兄弟兼仇敌的苏共集团灭亡之路。

若果港独志非港独,而是志在瓦解现有的共产党国家政权;真是如此,很好办。有请烂文作者及其同道与港独携手共进,努力争取香港与大陆分离,香港人绝不过问大陆事,共产党也不要干预香港事务,可以吗?
你们不愿也不敢,因为正是你们“别有所图”。

烂文说:至于最后建立起来的新政权是不是实行西方式的政治制度其实并不重要。
是吗?
要是港独派对实行西方式的政治制度其实并不重要,那他们搞的真普选也是不重要了?
为什么你们和香港人民、香港独立派在真假普选中争得那么你死我活?

烂文说:“颜色革命”只关心“破”,不关心“立”;只关心“颠覆”,不关心“构建”。世界上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大多数国家的现实发展证明了这个判断。埃及、突尼斯、伊拉克等国家不仅未能建立起有效的民主政权,反而催生了持续的国内政治纷争,经济倒退和社会的撕裂。
维基作这样的事实澄清:『参与者们拥护自由民主与普世价值,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控制着他们国家的现政权。他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目前颜色革命已经在乔治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几个国家取得成功,推翻了原来的独裁政权,建立了民选政府。』
百度:『目前颜色革命已经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几个国家取得成功,推翻了原来的独裁政权,建立了民选政府。』

请烂文作者看清楚。是革民主革命成功而乱还是民主革命失败而乱?是在民主政府管治下动乱还是在专制统治下动乱?

烂文结论啰啰唆唆,一句话就指独港志不在港独而在剑指他的中央、要对他的中央政权的“颜色革命”。
是不是可以由港独党独双方定个君子协定:港独不犯党独河水,党独不犯港独井水。
可以吗?

无耻匪类奴才御用文人五毛,只敢躱在共产党暴力下站稳立场掟臭蛋,不敢在真理正义阳光下说亮话。

推荐《香港独立论》 [香港魂着]


香港独立有依据

张三一言

有自称时事评论员的许剑昭写了一篇《回应黄之锋:香港没有自决的依据》的反香港自决香港独立的文章。
香港独立有法律依据
许文说:『香港的土地是英国通过三项条约(1842、1860、1898),直接从当时代表中国的满清政府割让、租借得来的。这些条约实际上已经确认香港土地原本属于中国,边界范围亦无异议;当物归原主时,自然不需要公投,因为物主是拥有中国主权的全体中国人民及他们的共和国。』
此说似乎有无可辩驳的大道理;但是,它是谬理。
其一,《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三项条约是英国与满清签的,按理英国应该把香港交回给合法继承满清的中国政府。众所周知无可质疑这个合法政府是中华民国,不是割据分裂国土的非法瑞金伪政府的后继者。把香港交给中共是英国屈膝强权不守约行为。
《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三项条约现在保存在中华民国外交部。请问你共产党手中有什么法律条文可以作为劫收香港的依据?
其二,许剑昭说:回应黄之锋,香港没有自决的依据。
回答许剑昭,香港有自决和独立的依据!
香港人民要独立的根本性依据不是什么国际两国双边条约,而是根据人权高于主国的民主原则;根据高于国定法的联合国人权法律。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序言第一部分第一条:『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香港人就是根据这一条要求自决、要求独立;统一和独立都是自决的选项。
谁说香港没有自决的依据?这不是香港独立的依据是什么?
说香港没有独立依据不是人说鬼话就是白痴痴言。

英国把香港交给共产党之后,即香港在法律上成为大陆中国的一个地区,之后,香港住民按照联合国规定,按照民主人权原则自决独立,有什么不可?
请问你共产党私定强加给香港人的基本法大还是联合国人权法大?
香港人遵守联合国之法,你共产党说是违法!
香港人履行人权和政治权利,你共产党说是违法!

香港民主是目的
许文说:『民主(公平选举、少数服从多数)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它与主权没有必然关系。』
此说谬误。民主就是人民统治,是主权属于人民;人民统治当然是实质、是目的;它与主权有必然关系。不是人民主权就是皇帝书记小组长主权,不是人民的民主统治就是皇帝书记小组长统治。
民主自然也是一个方法;它是维护和营运民主制度的方法;民主是目的与方法统一体,更准确地说是民主这个词包括目的和方法两个方面的含意。
请问,如果民主只是一个方法,你们共产党为什么要作你死我活地反对?你们为什么视香港人争取新普选(这个民主方法)是敌对活动?
你们是想把民主说成是不重要的方法而麻痹人民放弃民主,但是你们内心确认民主是极可怕的目的和方法,所以誓死反对。
用民主只是方法的说法贬低民主只会是枉费心机。

许文说:『民主选举是让公民参与政治事务的方法之一,中共的「轮替交班式」制度是另一种方法,并带有中国传统特色。』
此说绝对荒谬。民主选举体现的是人民作主,人民统治;中共的「轮替交班式」制度是现皇帝(书记、主席、小组长)作主,由皇帝钦定储君,这是皇帝专制独裁统治。「轮替交班式」绝对没有民众(不是公民,极权之下何来公民,请大家不要上他们用词陷阱之当)参与政治事务的事实。「轮替交班式」跟普世民主制度有天壤之别,前者体现主权在党,后者体现主权在民。
说「轮替交班式」制度带有中国传统特色,倒是事实:就是中国皇权传统特色。

许文说:『任何一个普通公民(包括香港公民)都有机会入党,进而成为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恍如历代读书人一样,透过参加科举考试,从秀才、举人、进士,晋为县官、刺史、尚书,一步一步,一级一级,最终实现千家万户贴在大门上的人生目标——文丞武尉。』
这个说法符合事实的一面。比如一帮强盗,任何一个普通村民、流氓、山贼、土匪都可以入帮,只要你承认和尊行强盗原则和逻辑,你就可以凭本事高强一步一步,一级一级,最终实现成为帮主。中共非法政权过去曾是如此。
事实的另一面是,今天已经不是任何人可以凭能成主,只有官二代特别是红后代才有此权利。今天的中国是红人的天下。
今天的广大平民大众被称为屁民,屁民绝对没有上升成为共产党权官的机会;今天中国社会上下流通渠道已经截断。

是香港独立,不是香港人的不同思想独立
许文说:『一批追求西式民主的人便有权自决,就好像说︰因为政府实行征兵制,一批支持募兵制的人便有权自决,分裂成国。这种论调有说服力吗?』
许文说得神经错乱不知所谓。
人们常识的自决或独立是:在一个固定地地上的固定住民的自决或独立;许文把它改成为不同思想的人在同一地区各自独立;是不是语无伦次不知所谓?自称时事评论员的许剑昭,说出这种语无伦次不知所谓的话是不是贻笑大方?

香港人需要是独立的决定性理由
许文说:『「独特」的意义含混不清。每个城市都有其独特历史发展,如何判断她独特的程度达到足以脱离主体的标准?满族人管治北京凡240年,有「独特」的社会结构与历史,他们有权在北京建立满洲国吗?』
一个正常的人,一旦自愿当上御用文人,就会失去了正常人的正常思考能力。像满族人管治北京凡240年所形成的「独特」,是独立的条件之一,不是决定性条件。独立的决定性条件是所在地住民有没有独立要求,必要条件有二:一是这个地区的住民有没有独立的条件,二是这个地区的住民有没有独立的能力(二三是非决定性条件)。
北京人在这三方面都没有建立独立满洲国的表示,从来没有出现过北独思想,更没有出现过北独运动。
但是,香港情况正好相反;一是住在香港的香港人有独立要求,二是香港的住民有独立的条件,三是香港的住民有独立的能力。
香港出现了强烈的港独思潮,出现了强势的香港本土思想和运动;也出现了开明车马追求香港独立的香港民族党、香港独立党;香港独立运动几十年前“古”已有之,于今为烈而已。
无北独有港独是理所当然之事。
正如一个王老五不娶妻,并不能以之推断出张老三不准娶老婆的道理一样,不能以北京无独立建满洲国要求就推断香港不准建立独立的香港共和国。

许文说:『在过去的150年,港人的语言、节日、伦理各种生活方式,一直保持中国色彩,两地人民交往不断;单凭殖民统治便说我们「与中国人相异」,是以偏概全的错误。』
理屈词穷了?啱啱说「独特」的意义含混不清,不能以独特作为独立理由;口水还未干,又拿“保持中国色彩”,也即是中国特色、即是中国「独特」作为反港独理由。
时事评论员先生是不是还得补补逻辑ABC?

中国搞权独,香港搞港独

张三一言

权独是一党独占政权,是常说的一党专政。因为权独本性决定必然会损害它控制下的香港权力权利和利益,特别会打杀香港人现有的自由权利、打杀香港人追求民主(现时目标是真普选);作为地方的香港没有能力抗拒世界第二强国的中国;但是,若成为独立国家,就能够消除作为香港这个地方的中国中央损害。可以说是香港人找到一个防中害的办法:香港独立。于是,出现了中国搞权独,香港搞港独的政治互动。
香港独立要外争国权!
戴耀廷说:『很多人都搞不清「香港自决运动」与「香港独立运动」的分别。自决有两部份,一是「外部自决」,一是「内部自决」。「外部自决」是拥有自决权的人类群体有权决定自己的政治地位。在很多情况下,这人类群体都是透过公投的方式让所有成员一起共同决定大家的政治前途。一个人类群体能享有的政治地位,可以起码有以下几个选项:独立的主权国、与另一主权国完全合并、成为一个主权国下拥有「内部自决权」的自治地区。在香港的处境下,还可以包括继续成为「一国两制」、《基本法》及《白皮书》下拥有不完整的「内部自决权」的所谓「高度自治」。「内部自决」是指这人类群体能透过民主的制度去决定他们的经济、文化及社会发展。这才是真正的自治。』 (戴耀廷:香港自决运动启动了!)
理论如何说明,固然重要,这是知识分子应做之事(责任);就全体香港人来说是要不要独立的问题。香港人已经明确无误地表明:香港要独立建国!也就是戴耀廷说的争外部自决权;是外争国权。
香港独立建国是不是香港人的意愿,口说无凭,请全港人民公决!
共产党一方面断定港独是少数,一方面又拒绝让全港人民公决表态,这是强盗理论、山大王行为。
不过,共产党从来从来不用普世道理,用的都是强盗理论,做的都是山大王事业。
香港独立建国是争外部自决权;有了外部自决权,自然就有内部自决权。
香港人争取的外部内部自决权是不可剥夺的天然权利。这权利既有原始正义、自由平等作为理据,更可从联合国国际人权和权利法律档案中找到法理条文根据。
有了外部自决权,才能用它来抗拒外来力量对内部的干预;争到外部自决权,内部自决权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中国搞独权,香港搞独立
『自03年的7.1大游行以来,北京便一直收紧香港的自治空间。从「一国先于两制」、「中央授予特区多少权,特区就有多少权」、「香港没有剩余权力」的说法,到之后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等,均显示收紧、压制是北京的长期对港方针。至于全国人大「8.31决定」,更是一次非常直白的宣示:「民主、自治?算了吧!」』 (泛民本土转型的集结号(《香港革新论》共同作者周日东)) ]
你共产党收紧香港自治空间之绳,套紧香港人;香港人脱套走入香港独立建国空间,你共产党奈何?
共产党独权套港无理,香港人脱套独立有理。

北京有一套,香港不入套
『既然寄望北京近乎缘木求鱼,要在民主和自治的路上走下去,惟有反过来以香港为本位,立足本土,各种尝试摆脱固有宪制框架的政治想像──反正北京总可以在自身的政治立场出发,随时随地「搬龙门」和「僭建」,指港人所争取的违反《基本法》和「人大决议」。故此,继续以北京为中心、在它的框架之下打转,根本意义不大,倒不如提出尝试摆脱固有宪制框架的自决论述。由此路进,泛民的本土化,实乃时势所致,自然而然。』(泛民本土转型的集结号(《香港革新论》共同作者周日东)

共产党一贯搞有党特色的极权统治,如果香港跟背走,就入了它的圈套,就被它牵着鼻子走。北京一贯不守信用,随时变套(搬龙门、僭建),所以,香港人必须用香港独的一套对付北京的一套。
北京的一套是侵犯剥夺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权和争取民主的条件,香港人就用香港独立这一套破解之。
这就是港独有理。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