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 , 自信,獨立可行! 保粵、非中國、立國、探源、冇辙、發皇,獅子山,獨立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眼看它中國楼塌了! 于 December 04, 2018 04:53:25:

香港古時不是中國的領土

張三一言

為了說明香港古時不是中國的領土,我寫過《香港古代是獨立的南越國》一文。文中『廣東包括香港,在古代是獨立的南越國,完全獨立於北方胡漢族的中國。西漢君主漢武帝出兵10萬發動對南越國的戰爭,並在前111年滅亡南越國;收南越人為己民,於是廣東的百越民族(今天香港人是其組成部分)被北面的胡漢族漢化;成為漢奴:南越先亡國後亡族。今天的港獨實質是回歸古南越國,建立新香港民國。』

[一] 廣東、香港自古不是中國的領土
廣東(包括香港)自古不是中國的領土,只在漢代漢人皇朝侵略並滅亡南越國之後廣東才變成了漢國殖民主(屬土);這一歷史被中國誤導成為: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一謊言竟然被共產黨說上千萬次成為事實,被一些人視為真理。
香港自古以來屬不屬於中國?
先界定主要詞詞義:
古:有信史可考的歷史。
中國:中國最早見於西元前年的西周,指以洛陽盆地為中心的中原地區,後來靠侵略吞併隣國變成一超級大國;傳承至1912年的中華民國,直至今天;但被實行陸獨分裂中國共產黨霸用。
香港:廣東省屬下保安縣南端海邊一小魚村;經割讓給英國後,經營成一世界大城市:東方之珠。(香港:參考廣東史。)
廣東、香港自古不是中國的領土;有人把它加上“以來”,變成:廣東、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領土。這是強辯勝於事實之例。
秦時期,204年至前112年間,包括香港在內的廣東地區是獨立的南越國(百越)。住在廣東本土的不是漢人,是被漢人貶稱為蠻夷的民族:南越民族(百越民族)。西元前112年漢人皇朝漢朝; 前112年南越國亡,併入漢朝。所以,所謂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這個古限於漢朝以後。這類漢族大統一狂的眼就是這麼短淺:看不到漢之前之古;事實是不願見到此古。
漢亡越前後,大量北方漢族男軍人、男流民、男移民侵入南越;這些漢族男人強姦、強娶越女,這就是今天廣東(包括香港人)父漢基因、母越基因的由來。這是“粵恥”的記載、鐵證。

[二] 香港近代曾經不是中國領土
以下抄錄香港由來之歷史:【香港建於1841年,乃百年之城。1841年香港開埠後初期,英國政府正式為此地命名為「香港」,並且慢慢由漁村發展成為城鎮。繼香港島後,九龍半島亦分別為永久英屬領土;及後為《新界拓展條約》租借新界地區為期99年,但英國從未交過租金。1953年,英國女王伊利沙伯二世更為香港進行加冕香港典禮為英國永久屬地。…1997年7月1日起,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
把香港當作商品一樣,從A國賣給B國再由B國送回給A國,在這一過程中,事前完全沒有詢問過香港人意願,事後完全沒有經過香港民意認可;共產黨竟低能地回答這個問題說:全國人大常委會委任23名香港委,起草委基本法,所以,是香港人立的法。由共產黨指定的23名代理人、馬仔竟然算入全香港人的帳,要全香港人為之埋單;這是共產黨的政治邏輯。今天共產黨大陸中國的人大和政協都是由這一邏輯指導下組建成的。
上述香港簡史說明:香港在1841年至1997年不屬於中國,是中國之外的外國領土;所以,香港並非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更不是自古以來是共產黨的領土;香港的歷史,既有古之不屬於中國的南越國,也有近今之一百五十多年的外國領土歷史:不屬於中國領土的歷史。
香港的成長是在不屬於中國的條件下成長,香港是在不屬於中國的條件下成為國際大城市,成為東方之珠。

[三] 香港在不屬於中國條件下成為國際大城市、東方之珠
儘管中國把香港出賣給外國之後又贖回來,但是香港被賣的歷史記錄是抹不掉的。
你中國可以把香港賣港賣給外國人,被賣之後,我香港人已經不是你的國民,不是你的國民搞獨立、建立國家,與你中國何干?
即使是你中國可以贖回香港這塊土地,但是,你中國沒有可能賣回香港人心。
香港人並不是那麼絕情的,在你中國贖回香港時,曾出現港人民主回歸狂潮;何惜你們太絕情了,是你中國冷冰冰回答香港人的是:不准民主。
既然作為中國屬下的香港民主絕望,香港人只好另覓途徑:香港獨立。
廣東獨立、香港獨立,有歷史根源:南越國;香港自古就不屬於中國,是獨立的非漢民族的南越民族之國。香港獨立有現實基礎:香港有強實獨特的現實經濟實力,事實已經是以一個獨立國身份在國際中交往。
香港獨立是正常合理的事。
[港獨-香港復國之六]


香港獨立可行!

張三一言

一個地方想自決,要獨立,決定於三方面條件:獨立的決心;獨立的實力;獨立的壓力。
香港獨立的決心,香港的本土派港獨派已經秀給世人看了。香港獨立能力,可以從現在香港在國際交往中以一個獨立國的功能進行的這一事實證實。現在問題只在香港獨立力量能否頂得住來自北方共產黨的壓力。人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1990年之後出生的一代青年人,尤其是大學生,追求獨立;即使不少人批評為不切實際,加上共產黨無情打殺,都打擊不了他們。只要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人足夠多,就能抗拒北方壓力,實現香港獨立。
香港年青人、學生要自由民主獨立,香港的老年人要香港統屬於大陸中國之下;誰是最後贏家?
自然規律給出的答案是:明天是獨立的香港。

[一] 中國屬下的民主香港對共產黨一黨專政傷害甚於港獨
有些香港人以為共產黨能容忍香港人的自由民主要求,不能接受香港獨立,對香港獨立零容忍。
這個認知大錯特錯。
請想想看,香港的泛民主派主張“建設民主中國”不就是明明要挑戰共產黨統治權嗎?這個挑戰對共產黨的傷害比港獨嚴重得多;主張香港獨立並不消滅北京的統治,香港獨立的結果大不了也不過是共產黨少了香港這塊小土地而已;可是民主,是要結束一黨專政,實際上就是挑戰共產黨對中國的統治權;也就是要共產黨的命。
共產黨飲得杯落的是主張建設民主中國理念(即是消滅共產黨的統治)二三十年來,不僅沒有任何進展,相反,連香港既有的文化、語言、自由和制度都被共產黨強力高壓下開始動搖了。
那麼,為甚麽人們看到的是共產黨打殺港獨比反民主更兇狠呢?
無它,因為舉反民主大旗有失民心,有失理由;反港獨則可以扮成義正詞嚴,可贏得大統一的民心;當今中國人大統一思想占絕大多數。
其次,民主對共產黨來說沒有即時殺傷力,相黨於被密封的毒葯;反與不反沒有甚麼差別;所以捨反民主。
其三,主攻港獨;而且反港獨實質也是反民主。
反港獨一舉收三效:得大陸民心、免反民主惡名、達到反民主目的。
反港獨的本質就是反民主。不論是香港本土還是港獨,都以追求民主為目的,也以民主手段達到目的。共產黨反港獨既反香港人表達本土利益和要求香港獨立所用的民主方法,更反對用民主方法爭取香港民主這個目的。港獨是香港人用香港獨立的途徑達到香港民主的目的,所以,共產黨反港獨實質就是反民主。更準確地說是反港獨和反民主是同一回事。
如果由香港人用真民主真普選選出香港執政人,這執政人難保不因香港利益而與共產黨對抗,起碼選出來的香港執政人不是共產黨代理人、傀儡。這是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不能接受的事實。對共產黨來說,反真民主、反真普選是情理由中的事。
共產黨反對香港真民主真普選,還害怕香港人在民主制度中享有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必傷一黨專政,起碼損害它一言堂的…“釋法權”;所以限制言論自由的甚麼底線紅線禁區零容忍…都出來了。
香港獨立是改變現存中港關係:香港分離中國,自建獨立國家;或者說恢復南越國。
從屬於中國,不獨立的香港,與大陸中國行甚麼制度有關係;在大陸一黨專政下,香港推動「建設民主中國」。建設民主中國等同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也等同滅亡共產黨。香港支聯會這樣做。
獨立的香港,與中國國內政治制度沒有關係;中國行一黨專政是中國人的事,香港實行自由民主憲政是香港人的事。
結論是:中國屬下的民主香港對共產黨一黨專政傷害比香港獨立嚴重。

[二] 共產黨現階段不會放棄香港
共產中國屬下的民主香港會亡共,獨立的香港民主與否都不影響共產黨對大陸的統治權力。按照這一邏輯應該得出共產黨支持香港獨立才合理;但是事實是,共產黨反對香港獨立。
為甚麼會如此?
這是香港的民主軟力量還沒有強到作實際進攻共產黨一黨專政的能力。共產黨在民主對它還未起到實際傷害的現實下,基於統治權力自我擴張的特性,它不會放棄掌握在手中的香港,尤其是一個國際大都會、東方之珠的香港。
要是到了有一天,香港民主軟力量強勢地進攻共產黨一黨專政,可以肯定地說,共產黨是香港獨立派;到時共產黨真理部御用文人又會創建大套套香港獨立有理的理論出來。

[三] 毛澤東叛徒認為香港獨立不可行?
因為要霸占香港,今天的共產黨做了它祖師爺毛澤東的叛徒。
港獨是毛澤東的繼承人,反港獨的現今陸共港共是毛澤東的叛徒。港獨與台獨相似;但是,與毛澤東的湘獨瑞獨陝獨更同形同質。所以,從這一角度看:現大陸共產黨、香港共產黨是毛澤東共產黨的叛徒,香港的港獨派是毛澤東真正繼承人。
毛澤東的叛徒為了對香港一黨專政權力,就得炮製港獨不可行的理論。
毛澤東共產黨的叛徒認為:香港是小地方,一河之隔,一線之隔而和中國相連;香港早上獨立,大陸中午出兵,香港國晚上滅亡。一句話:香港獨立不可行。
香港獨立不可行的理由和台灣獨立不可行的理由雷同;不同的只是中港相隔的那條河,那條線窄一些淺一些,中台相隔的海闊一些深一些。
請思考:比中港相隔距離更近,只隔一埲牆的西柏林為甚麼能存在,而且興旺地存在?
香港獨立這條路行得通還是行不通,雙方爭論在進行中,未有最終答案。所以,香港獨立這條路行得通還是行不通,有待將來的事實判定。
港獨派所做的事是給出一個港獨行得通的肯定答案。
[港獨-香港復國之三]

港獨-香港復國

張三一言

【重點詞界定。現在說的港獨,稍欠準確;獨立,應指一個地方從未獨立過,現在爭取獨立。若是這個地方從前是一個獨立國家,失去了獨立,現在要爭取回復從前獨立狀態,應該叫做“復國”;本文系列用復國一詞,也從俗用港獨;兩個詞都用。】

在二千多年前,中國只是北方中原地區的一個獨立國,在同一時期,包括香港在內的廣東,絕不是北方中原地區甚麼中國領土,更不是甚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是一個絕對不屬於北方中原中國政權的領土,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南越國。
南越國是在漢朝時代被北方漢人皇帝調兵10萬發動的侵略戰爭所滅亡。所以,現在說的港獨有欠準確;正確說法是廣東復國,或香港復國(以下香港復國、港獨之理基本上適用於廣東復國、廣東獨立)。

香港人復國有可能嗎?
有謂空談,有謂可行。持可行觀點者理由如下。

[一] 香港獨立的必然性
共產黨一黨專政消亡給香港可能復國的機會
撇開事實內容談邏輯:一黨專政會結束嗎?
答案不但是可能,還是必然。
香港復國之所以不能,只有一個原因:北方共產黨打殺。
當共產黨消失打殺能力時,也是香港復國可能之時。
既然一黨專制結束是必然的,那麼香港復國的可能也屬必然;只決定於到那時香港人的態度和行動。到那個時候,香港人要獨立也行獨立,香港復國成為事實,就會有一個香港共和國:最好叫做香港民國。
一黨專政消亡為必然,不等於香港復國也是必然。香港能否復國,還得看香港人有沒有作好準備,有沒有把握時機行事;若沒有做好準備,或者失機,有機會也是枉然。
今天講港獨、講復國是香港建國極為重要前期理論建設準備工作。大多數社會變革,都是輿論先行,實踐跟進;香港復國這一重大社會進展,極之需要理論先行;現在被譏誣為幼稚空談復國,是香港復國理論建立的工作之一。
香港人最好不要指望被獨立(像新加坡),被民主(例如日本);要獨立要民主只能像世界多數獨立國那樣,靠自己努力爭取。

[二] 香港獨立的或然性
全港思獨是香港復國的必要條件,是香港復國的最大可能的保證
香港是不是只有望天打卦,等待到共產政權崩潰才能建國呢?
非也。這只是多種建國可能性中的一種而已;其它的可能性還很多。
其中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共產黨像現在一樣持續剝奪壓迫香,港獨思潮像現在這樣走勢,到了一定時候,港獨、香港復國思想擴散、深入到全香港,滲入全民,若好運氣同時得到世界國家和人民關注支援,共產黨受到相當強大壓力,或者再加上黨內高層分裂(不管是出現政治家還是野心家),香港就會爆發復國高潮。若港人處理恰當,香港復國的可能性極高。
若出現香港全民求獨,共產黨判定反對香港復國得不償失,會由積極反對轉成稍極反對,甚致由打殺港獨轉變成為支持港獨。這麼說好像是天馬行空幻想;實則可能性是存在的。當香港的港獨思潮和民主思潮同時高漲之時,香港的民主思潮強勢向大陸推進,極可能或者已經削弱一黨專政能力、損害共產黨的利益;這時共產黨為黨的權力和生命,會主動推動香港復國,好讓香港脫離大陸,保全黨的權力和權利。
在共產黨對大陸維穩其統治權力和保有香港這個城市之間,兩者必選其一時,共產黨必然取大陸統治權棄香港。

[三] 今天是香港獨立力量成長期
復國有幼年期,有成長期,有成年期;成年期就是香港復國可能期
今天香港的泛民、本土、復國吵作一團,被共產黨真理部、御用文人和一些思想保守又呆滯的政治知識精英譏笑為幼稚。
這個譏笑倒是真實的。如果連幼稚期也沒有,香港復國的可能性就根本不存在,也就根本不可能;現在既然有一個幼稚期,當然就有成長期成熟期。香港民族黨成立、類民族黨繼起可視作香港獨立成長期的表現。成熟期就是香港復國成功期。
再作自然觀察,人們會發現,港獨者多數是青年人,反港獨的多是中老人;也就是說港獨是成長期,成長壯大中,有前途;反港獨是衰老期,走向墳墓。

[四] 發生熱戰,中共失敗,香港復國獨立
就目前來看,新的大戰可能性極微,故略論。
[港獨-香港復國之一]


香港民族自信

張三一言

甚麼是自信?
查網絡工具書說:自信是一個人的自我肯定、對個人的判斷、能力、權力等的自我肯定。自信心是對自己有成功地完成某項活動的能力的肯定和確認。自信表達積極、有效地自我價值、自我尊重、自我理解的意識特徵和心理狀態。自信也稱為信心。
把以上個人自信界定中的個人置換成為民族,就是民族自信。

[一] 香港民族自信
民族自信心是一個民族對本民族的肯定;對本民族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及其發展前途的信心。
香港人自豪地向外國人宣稱自己是香港人,也以外國人稱自己為香港人而感到自豪;香港人希望外國人以香港民族身份認知自己。這是香港民族對自己民族特質和身的自信和肯定的表現。
沒有自信的例子是中國人曾經很怕被外國人稱為支那(表面上的理由是支那一詞有歧視性),這是沒有自信的表現。記得,香港電視有個節目,裡面有一個白皮膚的外國人自嘲:我係鬼老。鬼老原本是廣東人香港人對白皮膚外國人的蔑稱,含貶意,是為歧視用詞(鬼老和支那人同時歧視性貶意詞);但是,正因為有被稱為鬼老的人信心暴棚、底氣十足地自稱鬼老;久之,到今天,在香港,鬼老已經由貶性變成褒性;在香港,人們說鬼老、鬼婆、鬼仔、鬼妹,完全沒有貶性歧視的含意。
這裡含有一個道理,你要人家不歧視你,你首先要消除被人歧視的因由;在你本身存在被人歧視因由而被人歧視的情況下,你要做的是消除這些因由,自強起來,使人不得不敬重你;而不是捨本逐末:要消除別人歧視你的事實和現象。
要注意,不論個人或民族自信的前提都是底氣十足,自己擁有堅實物質和精神力量;否則的話自信等於阿Q精神。

[二] 香港民族自信的堅實基礎
香港民族自信集中表現在香港是一個獨立國心態;以一個獨立國身份在世界交往。香港人只會把自己與強大如美國、俄國、香港前宗主國英國,還有其它大國強國等國家比較,不會把自己置於這些強大國家的一個地區比較,例如不會把香港與美國的加州比較,而是香港與整個美國比較。
香港人的獨立國心態,和香港民族身份認同同時存在;而且,這一香港民族身份認同有堅實基礎:香港人的成長過程造就值得自豪的歷史、物質、文化和文明基礎;表現在強盛的經濟、完善的法治、富裕文明的國度、高尚的公德、同情心等等方面;例如八、九十年代對外輸出大量的文化產業。香港人自信由這一堅實物質基礎支撐。反過來說,這強盛堅實物質基礎,足以造就香港民族有自信,足以讓香港人感到自豪,強化了香港人的民族身份認同。因為強化了香港人的民族身份認同,所以,區別開中國身份認同。
在香港人已擁有民族身份和民族自信的自我認知下,中國自身腐敗,中國的殖民侵略,更強化了香港人執著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意願;這一執著,在堅實物質基礎上造就堅實的精神;所以,底氣十足,自信十足。這就是為香港民族的精神力量。
香港人這一身份認同比照出香港人和中國人的明顯公德差異,這種差異突顯香港文明,香港人自然地抗拒中國人的種種低劣、不文明行徑;不願意外國人把香港人視作中國人。於是香港人強調不同於中國人,執著地不想被外界視為中國人,並向外國解釋香港人已經擁有香港民族身份。
這就是香港民族自信。
今天,香港人的香港民族身份和民族自信已經堅固地建立起來;共產黨對香港作為的焦點之一,就是磨滅香港民族性。港獨是共產黨企圖磨滅香港人民族性的反向產物。
所以,共產黨的希望會破滅作結。

必須確認的是:香港民族不是中華民族的一個組成部分,更不是中華民族的一個旁支,而是完整的獨立的民族,且有幾千年歷史,曾經建立過自己強大國家南越國的民族。
本文前面說過:香港民族身份認同有堅實基礎。
這個堅實基礎的含意是香港有自己獨立、獨特且深厚堅固的文化、悠久歷史、共同的集體記憶、共同的利益、共同的願境;就是這一堅實基礎造就香港民族。

[三] 香港民族的載體:香港話
香港話雖則源於廣東話,但是,它已經形成了不同於廣東話的香港話;獨立的香港話,不是廣東話的一個旁支;是源於廣東話又獨立於廣東話的香港話。香港話是香港文化的載體,也是香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香港民族建構的基本要素之一。
設想,如果共產黨一黨專政夠長命的話,香港可能是保存原廣東話的孤島。
[港獨-香港復國之二]

爭取港獨與港獨後如何是兩回事

張三一言

共產黨真理部和御用文人對香港自決和港獨的惡評是:你們上臺比共產黨更專制獨裁。
共產黨一黨專政是被證明瞭的壞事實,香港自決和港獨是被共產黨官們想當然的壞;共產黨一黨專政是專制獨裁之壞,香港自決和港獨如果是壞的話,是自由民主憲政之壞。但是,人們只看見裁制獨裁之災之惡之壞,沒有見到自由民主憲政之災之惡之壞。
爭取自決權利、獨立是人民不可侵犯的權利。不應該以他們上臺可能壞來否定人民的權利。如果他們上臺後的事實證明他們壞,如果你有能力證明你不壞,下次選你上臺如何?
可以這樣說,人民有爭取上臺執政的權利,這權利與他們上臺後如何使用權力是兩回事。前者是人民選舉權利問題,後者是人民監督權力問題、更換掌權人問題。爭取到自決、獨立之後再談如何用人民監督權力。

有人說:“「自決」最近成為香港政壇的潮語…這些所謂的自決公投都是言之無物的廢話,因為發起人連自己到底是想主張永續自治、獨立建國還是一國一制,也說不出來,只是空談香港人要有一個自決的機會;好比一個升選大學的學生,說自己有自己決定選讀甚麼學系的權利,父母不應幹預,然而他連自己想讀甚麼也說不出口。”
張三一言說,說別人說廢話的話才是廢話。就張三一言所知,提出公投者都有其明確無誤的目的。其目的就是民主,通過公投由香港人民主決定是要維持(或永續)現狀的一國兩制下的港人治港,還是獨立建立香港國。

說別人連自己到底是想主張永續自治、獨立建國還是一國一制,也說不出來,分明是無賴者栽贓。
其次,以上說法違反邏輯ABC常識。
一個人不評議社會,沒有人說他是啞的,要是他作評議而自己連最基本的思路也不清,基本邏輯也不通,會被人說他發噏風。即使是發噏風,也是人們說話的自由權利;不得因為別人言談的內容、質量決定人們說話的權利。只有正確言論才能說,是100%專制獨裁觀念。但是,你一旦公開發言,別人就有評論你的言論是非正誤的權利,你也有反駁權利;這才是完整的言論自由。
自決是權利,用自決權利可以達到永續自治、獨立建國的目的;先有了自決權利之後,才能用它來達到目的。一個人在還沒有決定自己要求永續自治,還是獨立建國之前、之時,先爭取自決的權利,這有甚麼不合常理?
正確的邏輯思維是:香港人先爭取到自決公投的權利。在爭取到此一權利之後自然會用這個權利去追求自己的目的。
比如,一個黑五類高中畢業生,他所要爭取的是作為黑五類的他有升大學的權利,與他是否要升大學、有沒有決定讀哪間大學,讀甚麼系沒有因果關係。如果反對、否定這個黑五類者連自己要升讀何校何系都未決定就沒有爭取黑五類升大學權利,是蠢人說蠢話。
一個學生在沒有決定讀何校何系之前不得有升學權利,這是哪一家的邏輯?一個學生沒有決定升甚麼大學是沒有升學“目的”,不是沒有升學“權利”。反港獨的人反昏了頭腦,連最基本的邏輯思辨能力也沒有了。
不厭其煩,再舉一生活事例說明之。一個成年人在沒有遇到他心儀對像期間,你只能說他/她沒有實現戀愛的機會或對象,你不能說他/她沒有戀愛結婚的權利。懂不懂?

有人說:“自決權通常只針對被聯合國承認為殖民地或非自治之領地;對於非殖民地,或已經被統一的領土,基於《聯合國憲章》所謂尊重「領土主權」的原則,聯合國甚少主動幹預。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1年取代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出席聯合國會議以後,即去信聯合國要求將香港從聯合國殖民地名單上除名。
是的,這是事實;張三一言補充:
這說明甚麼?說明中國利用聯合國剝奪香港自決前途的權利;聯合國也可以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工具。”
把香港由英殖民地轉成共產黨中國殖民地,有沒有經香港人民同意?不經香港人民同意,把香港當作一筆私人存款一樣從英戶口轉入共戶口,合理合法嗎?香港人理所當然有反對這一不合理作為的權利。
既然在香港問題上聯合國起到了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工具作用,他們把香港當作棋盤上的卒子任意挪移;任意剝奪香港人的基本權利;香港人就要爭回原本應該有的自決公投的權利;這權利可以決定香港統一於大陸、維持現狀、獨立。

有人說,“香港整體社會根本沒有爭取自決的意志”;但是,同是這類人又強調說港獨力量“猖獗”。
到底誰說得對?
看事實和共產黨反應即可判定。共產黨鋪天蓋地反港獨,可見港獨潛藏無窮無盡力量;立會普選打正本土旗號的異軍突出,構成香港政治勢力三足鼎立之一足。在這樣明顯的政治現實面前,怎麼能說出“香港整體社會根本沒有爭取自決的意志”這樣的胡話?
還有甚麼港獨無路綫圖、港獨導致動亂等等胡亂套話就從略了。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

香港抗普保粵

張三一言


【歷史記錄消滅了的文字語言文化民族。其中,有自我消滅的;大多數都是被強勢者消滅的;例外的、特殊的,有在意圖消滅別人中反被別人消滅的(如滿族)。在廣東的粵語,正處於被北方胡漢普通話消滅的狀態中;因為北方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之爪已經申進香港,所以,在香港也不例外,只是沒有麼嚴重而已;例如,2016年2月,香港無線電視取消原本在高清翡翠台的粵語新聞,改為普通話新聞,並配以簡體字幕。
為此,香港人正在奮起抗普保粵。】

[一] 民族語言是民族載體
語言是民族、思想、文化和文明的載體,共同的語言是動員該語言使用群體的有效工具。新國家建立絕大多數都是用共同使用的語言作動員工具,集合起巨大力量。
香港獨立是用源於廣東話又獨立於廣東話的香港話;所以,香港話是香港民族、思想、文化和文明的載體。
常態是,一個民族必須有這個民族的獨特語言作載體,這個民族才能存在;民族與民族語言相伴存在。同樣是常態,一個大民族的另一部分人,因為這另一部分人與大民族有不同的歷史經歷,有共同生活,有共同利益,因而有共同感情,互相愛護;這另一部分人會形成不同於原民族的新民族。例證是,新加坡華人原是中國漢族的一小部分,現在是一個不同於漢族的華族。同理,香港人現在已經是不同於自己的前身原北方漢族的獨特的香港民族。加上廣東香港有南越國的歷史根源,連人種基因都與北方胡漢人不同,香港人的民族認同更有理由,更有根據,更堅實。
一個獨立的民族要建立自己獨立國家;尤其是有堅實基礎,有堅定自信的民族要建立自己獨立國家,是很自然合理的事。目前香港就是如此。

[二] 要消滅港獨就要先消滅香港話這一港獨語言載體
前西方獨裁魔王希特勒有一名言:「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今有希魔繼承人和實踐者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以普代粵,即以普滅粵。
以普滅粵並非共產黨在香港的教育代理人楊潤雄首創。原本客家話天下的深圳已經成為煲冬瓜殖民地;煲冬瓜通行廣東,廣東小孩不識講廣東話也有人在。廣東人不識講廣東話,即廣東人被消滅的預境極可能成為事實。
今天見到的是香港孤島有志士抗普保粵;他們就是如今被人叫做香港本土或港獨的政治派別。如果這一孤島粵語能保留下來,或許是粵語之幸;若不能,一億二千萬人母語的廣東話就面臨人間蒸發的命運。

楊潤雄以普滅粵的理由是:「全世界中文發展將以普通話為主。香港一個700萬人的社會用廣東話學中文,會否令我們失去優勢?」
楊潤雄用香港利益來恐嚇香港人,意圖用物質利益收買香港人的精神利益。
楊潤雄作為可否得米?
事實給出的答案是:適得其反。正因為有很多楊潤雄們無事搞事,撩事鬥非,所以才出現香港本土自決、港獨。
楊潤雄之所以要撩事鬥非,一是利之所在,投共媚共得利是人盡所知的常識;二是奴才本性顯露,在皇帝轄下的一地方小官,焉能不表孝忠!以皇帝的官話取代香港地方的香港話,是政客們的無本政治生意,是有賺無蝕的買賣。
如果有人以為楊潤雄者流們的以普滅粵只是語言之爭,那就大錯特錯了。楊潤雄是奉旨(未必是組織上奉旨,但內心、精神上難免不是奉旨)消滅香港本土文化。
消滅香港本土文化的目的是:
配合中共專政,在教育層面下手,透過洗腦教育、改寫歷史、統一語言。通過把香港話統一於北方漢話,消滅香港人本土意識,消滅代表香港意識的本土派和港獨派,培養出奴化的愛國愛黨年輕一代。
楊潤雄們的賣港行為,香港人,尤其是香港青年人自然發出強烈的抵抗聲音。這是楊潤雄楊潤雄們治下的教育局多番出現諸如國民教育、普教中、篡改歷史教科書等爭議等等,與香港人爭拗的原因。
楊潤雄期望市民、學生多以普通話作日常溝通用語!這是楊潤雄一錯。這一錯是罪行。
二錯是,楊潤雄只看到香港一個700萬人的社會用廣東話學中文,沒有看到全世界有一億二千萬人的母語是廣東話。
楊潤雄活生生的港奸形象呈現在香港人面前。

其實,如果楊潤雄們不作賣港奸犯科,提倡學好普通話,以之作為香港人與北方中國人溝通交流的語言,沒有甚麼不對;學好廣東話和學好普通話沒有甚麼矛盾。

以上講了以普滅粵,現在是進行式;提醒人們注意的是殘體字取代正體字;已經是完成式。
政治上,共產黨製造了一中兩國,在文化上共產黨用殘體字取代正體字,造成了一文兩體;共產黨不但在政治上犯罪,在文化上也同樣犯罪。
現在在語言上犯罪:消滅廣東話。
[港獨-香港復國之五]


香港民族建立香港民族獨立國

張三一言

按照國際人權公約的法定:本土人對本土事務有自決權利和權力;這權利和權利包括自治和獨立權利和權力。香港人作為香港地區,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的本土人,當然有對香港本土事務有自決權利和權力;其中,包括獨立建國的權利和權力。香港人不但是依據本土人民自決權利實行獨立建國,依法有據;還是依據香港民族身份建立獨立的香港國,依理有據。

[一] 香港人是香港民族
“香港具有統一的語言、有清楚定義的地理範圍、有共同的經濟生活,加上由拒共思潮衍生之共同心理特徵,客觀條件與主觀想像結合,已足以構成香港民族。(《香港民族論》)
有《香港民族論》在先,再有香港民族黨實踐和延續;港獨正在進行中,進行的終點是建成獨立的香港民國。
香港民族黨認為:“在香港生活並對中國殖民壓迫感到不滿,希望這種壓迫停止或消失的,就是香港民族”;“每一個受殖民迫害的民族都應該有權自決獨立”。這一界定既證明香港公民民族這一事實,又確定港獨是香港人的大多數。
事實正是如此,香港民族黨橫空出世公開活動,不是孤立事件,而是香港總體政治中重要組成部分:港獨正式登上香港政治舞臺。
民族黨之後,令到所有新起民運組織即使沒有打出港獨旗幟,也無不把香港的民主自決列為最重要的黨綱之一。這是港獨是多數香港人意願的佐證;證明香港人的大多數潛在港獨意願。

[二] 有自己獨特文化的香港民族
香港的大眾文化,包括港式粵語電影、電視及音樂、節日特有風俗習慣;香港人有獅子山圖騰;有共同的生活區域;有共同使用皂港話;有共同的歷史;有共同的利益和感情,由之形成香港民族。
或者說,基於香港有別於大陸的歷史、人口遷移(大陸難民移入、外國人移入、香港人移外等)及結構(以廣東人、客家人、蜑家人為主相容西方南亞外國人),營造出香港民族集體意識,引領香港人認同本土文化、抗拒文化殖民;由之,香港人以自己的特有文化建立香港民族。所以,香港民族是依據“公民民族主義”定義,而非依據“族群民族主義”或“血統民族主義” 定義。
香港民族擁抱當今世界普價值,精神上與西方明文相通,與北面中國漢族相異,因而拉開了香港人與大陸人的距離,有異於大陸漢族,形成了香港民族。
中國向來都以“血統主義”來界定民族成員,由於香港大部分人都是漢族血統(澄清:這只是根據父系基因作判定的結論。若根據母系基因,香港人絕大部分都不是漢族血統,而是南越族血統,即粵人血統),因此香港人也被歸類為中華民族;這是北方中央的一廂情願,不是香港人的意願。香港人的意願是用公民民族主義標準,也可以以歷史或母親一方的基因科學為依據,判定香港民族完全不同於中國所謂的中華民族。這一意願由香港本土派和香港獨立派作了完整充分的表達。
結論是,香港民族並非以父系血緣為紐帶界定(可以由母系血緣為紐帶界定),而是以有共同的邊界、歷史、文化、共同生活和共同利益,加上‘逃離集權、追求自由’的共同心理界定”的民族。

[三] 香港民族對應北方打壓是追求香港獨立
陸共和香港土共的官聲劃一猛烈抨擊港獨。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指:“港獨”組織危害國家的主權、安全,危害香港的根本利益。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批評說,港獨是香港和中國的毒瘤,必須依法剷除。香港特區政府重申“港獨”言行違反《基本法》、危害香港穩定繁榮、損害廣大香港市民的利益,特區政府將依法處理。
香港律政司司長表示,有關部門會密切關注事件,必要時會採取行動。
反港獨的全是官聲,香港人對共產黨官聲打殺,發出反抗的民聲;其中之一的民聲就是香港民族針鋒相對作出回應。這種打殺港人的官聲不是今日才有,而是有長期歷史,正因為長期以來的打殺,香港人在反抗中形成香港獨立意志、組織和運動。
所以,共產黨官打壓香港民族,是港獨興起的根本因由。
打壓就是剝奪香港人的人權和自由;港獨之興起無非是香港人的人權、自由、民主、法治被中共滲透和剝奪、破壞後的反應而已。
香港民族黨認為:隨著香港遭受中共的壓迫越來越大,香港獨立必將發生。該黨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為中心思想,主張捍衛港人利益,以港人利益為本位;鞏固香港民族意識,確立香港公民定義;廢除《基本法》,制訂香港憲法;建立獨立自主的香港共和國。
香港獨立是香港人自決,是香港人根據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所指的,自決是在沒有外部壓迫或幹擾的情況下,人民可以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國際政治地位。港人自決,就是在排除大陸外部壓迫或幹擾的情況下,由香港人民自由決定香港要一國兩制還是獨立建國。
香港人既然是一個確定的民族,自然要追求民族權利和權力;這一權利和權力的追求的表現之一就是香港獨立建國的思潮、政黨和運動。香港人初始基於血統因由、文化因由、地理因由,曾經尋求民主回歸,即追求大陸民主化條件下回歸中國,事實是失敗了;於是退而求其次:只追求香港民主;故有真民主真普選之議之行,可惜,事實同樣是共產黨打壓也是失敗了。在這一現實教訓之下,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覺醒:必須衝破共產黨劃出的底線紅線、禁區,更要打破自己頭腦中的禁區:例如中國人身份認同、大一統思想;於是,高舉香港獨立大旗。
香港獨立,是香港民族自救求存的唯一能殺出目前重圍的血路。
應該確認的是:不論甚麼獨立運動,其終極目的應該是人權+自由。

[四] 消解港獨正途
名副其實地兌現港人治港、實現真普選的諾言、香港人的普世人權不被滲透和破壞。如果共產黨一接管香港就這樣做,而不是像現實這樣殖民香港,港獨根本就無從產生;也不會有港獨前奏雨傘運動。
這是消解香港獨立的正途;但是共產黨捨此途,另行邪道。
目前無論是台獨、港獨還是疆獨、藏獨運動的興起,大部分的責任還在於中共獨裁政權。請問,若沒有前蘇聯對各加盟國的獨裁與專制剝奪,會有獨立潮嗎?
不過,人們也應該清醒,共產黨永遠不會吸取這類歷史教訓的;所以,港獨似乎是命定之數。

[五] 香港民族理論在中國的普適性
香港民族論之確立,論證一個地於人民基於不同歷史、文化發展經歷,在共同利益、共同心態、共同追求下,可能形成公民民族。這一香港與中國是兩個不同民族的理論若推向中國,如果又得到大陸各省市人民認同並推進的話,那麼中華民族這個空洞概念就會被肢解,而中國境內的各種獨立勢力就會心慕手追;起碼,歷史上原有南越祖國,一向有獨立傳統、獨立運動不絕的廣東,會興起獨立訴求。
在大統一中國解體過程中,因利益、血統、感情因由,各地會趨向締結中華聯邦;最主要的是在消解了以央名義剝奪和打壓各地利益這一因素消失,民主理念相同而且可以做到互利不互割,所以組建中華聯邦的可能性極大。
[港獨-香港復國之七]


港獨探源

張三一言

港獨,這頂帽子好像鐵定戴在香港人頭上,脫不掉了。
其實,人們有沒有想到,現在被叫做港獨的,是未來的“中統”?
道理也很簡單。香港人之所以要獨立於中國,是基於香港人抱持普世價值(憲政價值),共產黨堅守秦皇(一黨專政價值)而導致兩相離。如果有一天(事實是必然有這麼一天),大陸中國人的意識也慢慢走向憲政,向香港靠齊;港獨的憲政價值,反可能成為把分裂中的中港台重新連結起的一股力量。這就是港獨起到把分裂之中國統一起來的作用。故曰港獨是中統:統一中國。

[一] 共產黨對香港人追求的普世價值打而不死,沒有被打死的普世價值升級為爭取港獨
共產黨和香港人矛盾衝突的根源是香港承接擁抱英殖民地引向的自由民主憲政等普世價值,香港人過着自由的生活,也就是被俗化說成的“馬照路舞照跳”;共產黨傳承堅守秦始皇皇權政治。大陸人成了共產黨的馴服工具,過的是奴民生活,例如共產黨塑造出來的雷鋒、蕉裕祿等等。兩種敵對的價值放到一處無法調和,必然衝突鬥爭。
假若香港人對普世價值追求一冒出地面就把它打死,就沒有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憲政本土利益和香港獨立的訴求、組織和運動。
但是,共產黨對香港人追求的普世價值打殺不力,或無力:對追求普世價值的香港人也打而不死;打不死的普世價值和香港人從爭自由民主憲政升級轉進為爭香港獨立。
上述事實說明另一個相關問題: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自由社會制度不同於共產黨中國的一黨專政制度;香港人與內地人過着不同的生活方式。由於制度、生活方式、價值觀不同,而且這不同持繼近兩百年,遂養成不同於大陸人的香港新人:擁抱自由民主憲政價值的自由人;形成了香港民族。在大陸是馴服專政自願或被迫為奴的漢民族。
長期的不同的制度、意識型態造成不同的民族;反過來,不同的民族追求建立本民族獨立的國家。香港民族形成,是港獨基礎和原因;這就是目前香港民族實況。

具體產生港獨的原由。共產黨對香港人追求普世價值的精神打而不死,其結果之一的表現是2014年佔領中環行動的公民抗命;共產黨對占中又是打而不死。對占中打而不死,(加上之後一連串大大小小打而不死的政治操作)催生了港獨意識,不但催生,還成長及蔓延開去。

[二] 港獨既源於價值觀也源於民族
港獨就是分離中國。這分離既源於價值觀也源於民族。
香港民族形成過程同時也是分離中國的過程;促使兩個民族分離的動力是相異的制度和相異的價值觀。因為價值觀是可以而且容易改變的。例如香港被共產黨強功壓服且被馴服,香港離異大陸中國的意識也消失了;又例如,香港抱持普世價值被大陸和地人民接受,大陸變成和香港相同的民主社會,兩地離異的意識也會消失。
香港與大陸離異,既是意識型態、價值離異,更是民族離異;民族離異意識極難改變。大陸即使民主了,香港獨立意識也不會消失;不信的話,你不妨問問香港民族黨,它追求的是中國屬下的香港民主還是獨立香港的民主。
這也是共產黨對香港獨立勢力打而不死的原因之一。
港獨被打而不死,不死而壯大,共產黨一打二打三打而竭;香港民族的獨立訴求和共產黨對港獨的打殺;誰是最後勝利者?

[三] 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和港獨持的都是固化了的,和利益權利權力結合的世界觀,極難改變
前面說了,意識型態、價值觀容易改變;但是,價值觀容易改變一旦固化,一旦和利益權利權力結合就極難改變。
共產黨犯了一個大錯誤,因為知道價值觀是容易改變的,就誤以為可以洗腦,洗腦可獲成功。基於這一錯誤認識,共產黨現在透過全面的政治宣傳及滲透進教育系統,要同化港人的價值觀,達到「人心回歸」。洗腦成功,港獨意識也就會消失;到時是香港人之腦變成大陸人之腦而達到兩地思想統一於共產黨。
人們看到共產黨犯了一個食古不化的錯誤;因為它曾經有對人民,尤其是對知識份子洗腦成功的輝煌歷史(反右、鬥私批修、文化大革命),於是把它照搬到香港來。殊不知,洗腦必要條件一是統治者有能力閉國,關門整人鬥人,二是人民要仰賴統治者賜飯才能飽肚,不聽統治者的話就餓死。在開放社會、訊息自由流通的社會,在私有財產的社會,洗腦沒有效,起碼效果輕微。香港是極之開放和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自由社會,共產黨要在這裡洗腦,做白日夢!
這是共產黨的美夢,香港的惡夢,也是大陸人的惡夢。
人類政治史預示和人們普遍預期是,大陸會出現大變動,大陸大變動後人的價值觀變得與港人的價值觀相近,這時,港獨意識中的分離傾向也會減少,或消失。
以上事實說明,要改變的,應該改變的是共產黨,不是香港人。但是,共產黨是不會改變的,一改變就亡黨了。從這一點看,固化了的價值觀,和利益權利權力結會的世界觀,極難改變。從理論和邏輯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價值和香港人港獨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價值同樣是和利益權利(未來還會和權力相結合),都是極難改變的。
那麼,共產黨一黨專政和民主政權是不是可以等量齊觀呢?
這個問題也可以這樣問:一個政治集團,最終是這個集團的頭子的利益權利權力,是不是可以和廣大民眾的利益權利權力等量齊觀?
[港獨-香港復國之九]

共產黨冇法馴服香港人

張三一言

共產黨香港港人民的關係是:打殺→叛逆→獨立;終局是出現一個香港民國。現在處於打殺與叛逆對峙階段。

[一] 共產黨對付港獨:打殺
人們應記共產黨對敵鬥爭的名言:消滅在萌芽狀態中。
但是,共產黨名言未必都可行。要是打殺可以解決港獨,根本就不會有港獨;因為只要港獨一浮現、一萌芽,就被打殺掉了。
作為思想和運動的港獨不能打殺掉,但是,共產黨硬要打殺。事實是:港獨萌芽時沒有被打掉,成苗時沒有被掉,到長成樹的今天更打不掉。
按照道理說,只要共產黨停止打壓港人、不剝奪侵害港人權益,港獨就會消解。
但是共產黨不會這樣做,若這樣做,就不是共產黨了。
退一步看看,假若今天開始,共產黨這麼做了:停止打壓港人、不剝奪侵害港人權益,會不會消解港獨呢?
到了今天這一政治現實,很難說了。
其一,共產黨說不打殺不剝奪,港人會不會相信?
很難說。
其二,就算是共產黨真是這樣做了,香港人相信了,港獨會停止嗎?
很難說。要是港獨初始興起時共產黨這樣做,可能有效。想想看,今天的香港民族黨要的是香港在北方中國屬下的一個民主地區,還是要民主獨立的國家?
一個地方只是追求民主時,民主實現追求即止;當追求民主演進成為追求獨立時,即使實現了民主,獨立訴求也不會中止。現在已經形成以香港民族黨為標誌的一股要求獨立建國勢力,這股勢力以建立香港獨立國為目的,實現民主並不會導致這一運動停止;獨立這個目的會慣性地向前,直到如願為止。這就是說,現在不管共產黨對港獨暴政打殺還是民主安撫都不能消弭港獨;因為為時已晚。
答案是港獨已經不能中止;更不能終止。
是永續一國兩制的港治,還是新生中港兩國的港獨的問題,由陸共土共引發爭論,由香港人決定終局。

[二] 共產黨對香港的馴服
共產黨對港獨打殺之外兼用馴服手段。
本來,按照香港實情和政治邏輯,你陸共港共尊重港人,港人自必回應以合作。要是你大陸不打壓,任由港人自由民主普選,普選出的是一個港人自治、屬於中國並與中國友好的香港,這樣的香港不反抗大陸共產黨的中國。
然而,香港共產黨持敵對的價值觀,思想意識對抗無可避免。
人們看到的是,共產黨硬要禁止香港人真民主真普選,硬要按831定出特首,香港政府是陸共的傀儡;一經打壓之後,你陸共港共要馴服港人,港人必然會以“叛逆”對應。
有多種叛逆方法和途徑,其中一個方法和途徑就是香港獨立建國。這一路徑是:打殺→叛逆→獨立;終局是出現一個香港民國。今天香港人正是走上這一條道路。

[三] 共產黨對香港的安撫馴服為甚麼無效?
其一,統治中國的是共產黨權貴資本家。
在國內,共產黨權官都是權貴資本家,貪腐遍神州;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惡形惡相:崛起了我的國、厲害了我的國,一副暴發戶醜惡嘴臉;特別是打殺香港真民主真普選 把引進CEPA和自由行來幫助香港經濟復蘇的用心 抹煞得乾乾淨淨;共產黨對香港的安撫馴服效果歸零。
權貴資本家本性是掠奪剝削社會和民眾,權貴資本家的中央政權必定對地方嚴控;所以,共產黨的中央必定嚴控香港、掠奪剝削香港。這就是中央管治是全面實質管治的由來;這就是中央給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的由來;這就是共產黨反香港真民主真普選的由來,這就是共產黨反香港本土反港獨的由來。
共產黨權貴資本家政權他會擺出一副慈善老人面孔,以利益收買香港人心。其收買安撫馴服香港只是作為達到嚴控這一目的的手段。
但是,這些偽善面孔無消消弭惡形惡相,更無法消弭香港人對共產黨侵犯剝奪香港人利益、權利、權力的實際傷害。

其二,一國兩制實質本來就無法抹煞香港本土思想本土利益的產物。
共產黨初始迫於形勢,基於自身力量,還能有些理性,保留香港一制就是保留香港本土利益;客觀上,是敬友兼愛的善意表現。這一表現得到了港人友善反應;人們真的見到一些情濃於水的事實。
但是,共產黨一旦把香港拿到手就一反初衷,反其道而行之:只講一國不講兩制;實行共產黨對香港的全面管治、直接管治,不斷劃底線劃紅線設禁區,對香港人民主要求零容忍,誓要馴服香港;結果是香港自治權利和權力歸零;即是一黨專政香港。於是,人們看到的是,共產黨投入更多的資源去培植親共力量、滲透分化香港社會和政治社團政黨;盡全力去打壓反對力量及壓抑本土意識,特別是港獨。
共產黨給香港人的經濟實惠完全冇法抵消對香港人政治打殺的傷害,所以共產黨對香港的安撫馴服無效。
共產黨對香港的政治打殺焦點是,變香港的一國兩制成為一國黨治。
你共產黨把一國兩制變成一國黨治,香港人對應之道是把一國兩制中原本香港自治升級為香港獨立。
共產黨對香港馴服不但無效,還產生了反效果。

[四] 共產黨若有誠意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已經足以遏制港獨
在共產1997年中國接收香港殖民香港時有自知之明:香港與大陸有很強的疏離感,共產黨沒有能力管治香港和香港人,於是因應有了一國兩治港人治港的對港政策。若共產黨有足夠明智,不改初衷,把政策貫徹始終,今日的香港與大陸應能和諧相處。或者說,若共產黨有誠意,不改初衷,把政策貫徹始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已經足以遏制港獨。
可是共產黨專政本性不改,有權用盡本性不改,遂把一國兩制變成中央直轄制,港人治港變成京人治港(西環治港),高度自治變成中央全面管治,香港人法定自治權力變成中央給多少香港人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的權力…
共產黨這些作為促使香港人與大陸的疏離感升級成為分離感,再升級成為獨立感。
有一香港人習以為常的現象:年年如是,習以為常的六四燭光晚會;與充分表現了中港人民血濃於水之情。
要是不善忘還記得港人熱心援助國內受災害的同胞、熱烈地投入為國家隊在不同國際體育賽事中打氣、過百萬港人上街支持北京學生。
前期表現中港人民血濃於水,後期表現香港人要獨立於中國之外,怎麼樣理解這一矛盾?
可以這樣理解:從時間角度觀察,原先中港人民是血濃於水,由於共產黨對香港的打殺壓迫剝奪,之後就是促使香港人與大陸的疏離感升級成為分離感,再升級成為獨立感。這一政治現實造成香港人感情變異:血濃於水是中老香港人的情懷,分離獨立是香港青年人意願。
自然規律和社會發展規律是:中老年人讓位給青年人;統一讓位給香港獨立。預境是出現一個獨立的香港國。

[港獨-香港復國之十]

港獨意識發皇

張三一言

【廣東、香港自古不是中國的領土,古時是完全獨立於中國的南越國;中國南越不同國,更不同民族:南越民族。只在漢朝漢人侵略並滅亡南越國之後,廣東才變成了漢國殖民地(屬土);這一歷史被中國誤導成為: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自古以來屬不屬於中國?
先界定主要詞詞義:
古:有信史可考的歷史。
中國:中國最早見於西元前年的西周,指以洛陽盆地為中心的中原地區;其法統傳承至1912年今天的指中華民國;但被實行陸獨分裂中國的共產黨霸用。
香港:廣東省屬下保安縣南端海邊一小魚村;經割讓給英國後,由英國人經營成一世界大城市:東方之珠。
香港:參考廣東史。

[一] 廣東、香港自古不是中國的領土
廣東、香港自古不是中國的領土;有人把它加上“以來”,變成:廣東、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領土。這是強辯勝於事實之例。
秦時期,前204年至前112年間,包括香港在內的廣東地區是獨立的南越國。居住在廣東本土的是南越人,不是漢人;是被漢人貶稱為蠻夷的民族:南越民族(百越民族)。漢朝的漢人皇帝在前112年亡南越國,把侵占的南越國土併入漢朝,作為漢土,然後殖民南越;這就是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事實。[可見,所謂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這個古限於漢朝以後。這類漢族大統一狂的眼就是這麼短淺:看不到漢之前之古;事實是不願見到此古。]
漢亡越前後,大量北方漢男軍人、流民、移民侵入南越,強姦、強娶越女;與之相隨的必然是大量南越男人孤獨終生,這就是今天廣東(包括香港人)漢父越母基因的由來。這是“粵恥”的記載、鐵證。

因為香港古時不是中國領土,而是香港南越民族建立的獨立南越國。一些中華大一統狂熱者就從否定南越國歷史入手,依之否定廣東人香港人是一個民族;進而否定香港本土和港獨。所以,廣東民族、香港民族的身份確定和認同,成為港獨和反港獨爭論的焦點之一。

[二] 港獨就是確認香港民族,堅定要建立獨立香港國的香港人。
香港民族是怎麼樣的?
香港人身份認同。香港民族身份認同: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香港人認為,我的遠親是中國人,我身上流著中國漢人的血,所以,多數不會否定「中國人」身份(這是支聯會一時聲勢浩大,出現香港人全情支持中國民主的感人大場面、熱情捐助大陸災民、接納和擁抱逃港難民;香港人反對藏獨、疆獨、台獨的原因)。
但是,香港人也會認為:我的遠親人不是漢人,而是南越人,現在自稱是粵人;所以,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在與大陸共產黨一黨專政鬥爭轉進到爭取香港獨立建國時,香港本土派、港獨派人士認為,香港人有一定的管治自主及獨立國際身份,在國際事務中實際行使獨立國家的職能;但又不是獨立國家的狀態;這種特殊地位和歷史,造就香港人都有自覺的香港人身份認同,都有自覺的香港民族認同;明確否定是中國人。
香港人用的是正體字,有別於北方的殘體字;香港人講的母語是香港話,有別於北方胡漢的缹冬瓜;香港人有自己的獅子山圖騰、獅子山精神。這些思想內容和思想載體不同,有助於香港民族認同和香港獨立建國理據。
1950年後,香港人與大陸的“中港區隔”,客觀上強化了中港是兩個不同民族的認知。
香港民族的存在與世界上其他民族,例如俄羅斯民族、馬來民族、大和民族的存在的道理,不論在理論上還是心理上都相同。
因為香港民族得不到應有的名份和利益權利、權力,還受到共產黨中央的打壓;共產黨中央不但剝奪香港人的名份和利益權利權力,例如不准真民主真普選;還要消除香港民族,把香港民族強列為它胡漢民族的一個部份。
你北方如此對待香港,香港人如何受得了?
為了保存民族獨立性,為了香港民族立於世界各民族之林,所以,廣東人、香港人要民族自強,要民族建國。於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由我是中國人變成我是香港人;進而港獨人認為香港人是獨一無二的香港民族,有貨真價實的香港民族主義思潮和感情;基於此,香港人要建立自己獨立的民族國家;這就是港獨由來。
香港在英殖時,有沒有獨立訴求?
曾經出現過英殖民統治者代香港獨立被共產黨壓下去的事件,在這類事件中,一方面是香港人被擠在外,另一方面也見不到香港人自己對事件的強烈反應;這是香港人未覺醒還是無奈感,值得研究。
由英殖轉為共殖之後,統獨並存。初始是統一勢大,人們只看到支聯會的維園燭光晚會和泛民民主回歸的聲音;沒有聽到香港本土和港獨的聲音。但是,漸漸地本土港獨聲音逐年隨著北方打壓出現了,是由無到有、由弱到強,再到今天成為香港政治主角之一。香港就是如此先統後獨。

[三] 香港人的獨立自主意識
香港人有了香港民族的身份認同,本能地在香港本土和港獨方面表露出來。
是不是可以把雨傘革命視為香港本土運動的起點,港獨的前階前段事件?本土運動歷經梁遊宣誓風波、人大釋法、劉小麗等人宣誓被司法覆核,陸共土共打殺,表面上看,香港頗受重創;實際是反抗心之意之志廣泛傳佈到香港各階層,所以,港獨的含量實際有所增長。從質方面看,更是有所提升:由爭民主提升到本土,由本土提升到港獨。
由本土提升到港獨,充分體現香港人的獨立自主意識發皇。
[港獨-香港復國之十一]


香港圖騰獅子山

張三一言

甚麼是圖騰?
圖騰,是迷信崇拜對象。
圖騰,是拜物教的崇拜對象;崇拜圖騰是一種原始拜物宗教。
古人應然地迷信某些自然物、人造物,如動物、山河、石塊、木片、樹枝、弓箭等具有靈性的有超自然能力,是神或他們祖先靈魂的載體,是他們的保護神,是他們氏族的徽號或象徵;所以,把它當作神來崇拜。
列舉幾個民族圖騰供參考。
中國圖騰漢族:龍
越南圖騰:龍
老撾圖騰:亞洲象
柬埔寨圖騰:柬埔寨水牛
俄國圖騰:北極熊
英國圖騰:獅子
美國圖騰:白頭鷹
日本圖騰:貓頭鷹
朝鮮圖騰:千里馬
韓國圖騰:東北虎
蒙古圖騰:草原狼

[一] 香港人的圖騰
大多數香港人會認定:獅子山。
獅子山(英語:Lion Rock)是位於九龍和新界之間的一個地標性著名的山峰,為九龍群山之一。獅子山因為形狀以及外貌像似一隻獅子而得名。
圖騰是迷信,古今中外的圖騰都是被視作神而被崇拜;香港人的獅子山圖騰不是基於迷信,沒有香港人迷信崇拜獅子山;而是基於理性,以之象徵香港的民族性,以之作為香港精神的表徵物。
香港人叫它做獅子山精神:奮發圖強的精神。獅子山精神表達了上一代青年的壯志豪情。

[二] 今天香港正需要獅子山精神
獅子山精神是不是已經只淪為一種懷舊的符號?
非也。
獅子山精神是香港人不認命精神,是刻苦耐勞拼搏向上的精神,是香港共同體同舟共濟的精神。
今天,事實上,面臨北方的打殺,共產黨一黨專政魔爪籠罩獅子山。香港人認命嗎?不認命,因為香港人有獅子山精神。獅子山精神必然會在新形勢下展現出來。
獅子山精神激勵香港人自強不息,堅強鬥志,勇於對命運拼搏,開創新路;人們看到的新路是香港本土自決之路、香港獨立之路。這是新時代、新形勢下展現出來的新獅子山精神。

[三] 獅子山宣示香港人心聲
香港人的訴求是甚麼?香港青年的心聲是甚麼?
除了集會遊行網上發聲之外,極之顯眼的是獅子山巨幅直幡:《我要真普選》標語。
一群香港蜘蛛仔攀上獅子山,掛上巨型“我要真普選”直幡;相關照片在網上瘋傳,震撼全港,發起人更拍片解釋,指是要展現真正的獅子山精神。
這是新形勢下重新演繹的“獅子山精神”!
天生獅山必有用;為香港人所用,用以抗拒侵犯香港利益人權利權力的外來勢力。

[四] 預想獅子山明日的宣示
獅子山掛出《我要真普選》直幡,是今日香港人心聲的宣示。明天,獅子山會宣示甚麼?
人不是神,不能給出準確實然答案,但是可以給出心願,給出應然(願然)的答案:明天,香港人會看到:獅子山掛出《香港要獨立》直幡;後天會看到獅子山掛出《熱烈祝賀香港獨立》直幡;當然也可能掛出《民主中國萬歲》直幡;《兩岸統一的中華民國萬歲》直幡。

[港獨-香港復國之十二]

香港民族追求香港獨立

張三一言

居住在香港這一地方的香港人是香港民族。
香港人應由血統,應由歷史,應由民族意願,應由政治現實,應由利益和權利,事實已經形成一個與世界上其它民族,例如英格蘭民於、太和民族、朝鮮民族、越南的京民族、馬來民族…沒有區別的民族。香港民族要建立獨立的香港國;這一事實是人們說的港獨。

[一] 事實存在香港民族
有香港民族,港獨的勇者是香港民族黨
香港人有沒有香港民族意識和香港民族身份認同?
香港人被納入同一國家內。從前,香港人都認同廣東人身份,區別北方人,稱他們為“撈鬆”;認同廣東人,追根起來就是南越人。1842年,《南京條約》之後200年走上與廣東不同的發展道路;這約二百間,形成了香港人獨特身分認同:香港民族身份認同;這身份認同更明顯地具有區隔北方中國的含意。今天的香港本土和港獨是香港民族身份認同的堅定人士;他們不認同中國人身份。在維護香港自由保衛香港爭取民主而與北方專制獨裁鬥爭的政治現實中產生獨立意識,遂有香港獨立思想,跟著有香港獨主運動;其代表者是香港民族黨。
香港人的獨立意識是完整的:有香港民族身份認同,有獨特的香港粵語,有不同於北方大陸的正體字,有共同的利益和心理狀態。特別突出的是有獨特的香港文化,有獨特的歷史,有獨特的歷史發展,有獨特的社會,有獨特的經濟及法律制度,過著不同的生活方式,擁抱著不同的價值。以上所說的獨特,是指獨特於北方中國;這一獨特把香港與中國區隔開來;這個區隔突顯出香港人是與大陸胡漢民族不同的香港民族;這一獨特促使與大陸區隔的香港民族產生獨立意識,這就是港獨。

[二] 香港人由認同是中國人到否定是中國人
在香港本土和港獨產生之前,很多香港人同時具有中國人身份認同、廣東人身份認同、香港人身份認同;多重認同並不矛盾。
香港人雖有強烈的港人意識,但不會抗拒中國人的意識。彼時的廣東人香港人沒有漢民族和南越民族的認知,只是籠統地自視為中國人或漢人;
共產黨共於極權制度中央高度集權和直接管治的本性,必然要消解香港人的香港身份認同。為達到提升國家的身分認同目的,共產黨用國家權力壓制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於是,本來沒有矛盾的香港人的身分認同與中國人身份,被共產黨製造出矛盾。或者這樣說:共產黨在大陸分裂建立偽國以後,特別是到了香港雨傘革命之後,共產黨全力打壓港人的民主訴求後,香港人身份認同與中國人身份認同才出現嚴重的矛盾。
在共產黨禁絕香港人真民主真普選,港人意識受到極大壓制,更嚴種的是在香港人感受到香港民族有被同化甚至被消滅的危機,因應建設民主香港,因應避免香港民族被滅亡,香港人以獨立建國隔離中國,為民族救亡、自保,以獨立保障香港民主建設和發展;於是產生香港獨立意識。
從反面看,如果共產黨真心在一國兩制下按基本法實行真普選,港獨意識沒有出現的機會。正是因為共產黨不准香港真民主,所以,為港獨意識的出現提供土壤和理由。於是,香港人由認同是中國人到否定是中國人;港獨遂成氣候。

[三] 香港民族之勇者:香港民族黨
共產黨真理部新華社新聞報道:“港澳辦堅決支持:維護國安法治應有之舉”;這新聞是由親共喉舌發出。實情是,共產黨的確和當然支持其下屬政權禁絕倡導港獨的香港民族黨。但是淡化了,也失實了:把共產黨指使其下屬權力作為說成支持。
共產黨禁了香港民族黨之後,民族黨網頁亦停止運作,而租出單位給民族黨做會址的業主,則為免麻煩要解除租約。
因為香港民族黨是香港民族之勇者,所以,香港民族黨首當其衝被共產黨禁止,是這個黨的光榮,也是香港民族的光榮。
人們估計,共產黨禁制香港民族黨,隨後極可能禁止香港本土政治組織,繼續禁止其它港獨政黨;香港眾志將首當其衝;香港維權、香港民運也會遭殃。
人們可以想像,其後果是將香港民間反對力量悉數打入地下;到時會出現暗在地下的香港人和明在臺上的土共鬥爭。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表示,面對政府打擊,港獨組織料未來發展趨向地下化。今天的香港民族陣綫就給人們看到,除了已畀人擺咗上枱面嘅梁頌恆,其他作員都不露面,這已經是半地下黨狀態了。
這一新鬥爭形式會如何發展,讓未來事實給答案。

[四] 共產黨無法消解香港民族
即使獨立意識產生了,若壯大不了,在強大中央權力打殺下,會無聲無息地被熄滅。現在香港的實況是:共產黨不能撲滅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思想、組織和運動。
共產黨的打壓反而刺激起強烈的反抗意識,這反抗意識經廣泛擴散,又受到香港人接受,還積極或消極地抗拒中國國家意識,遂產生香港獨立意識;於是有港獨政黨,有香港獨立建國運動。
共產黨殖民香港之後,竭盡全力(收買兼高壓打殺)消解香港人的民族意識:把香港更緊密地與大陸融合,推行中港一體化,力圖大幅縮減大陸和香港二者的差距;把大陸的制度、生活方式及價值灌給香港,減弱港人意識。但是失敗了。經過反廿三條、反高鐡、反國教、佔中、雨傘、本土運動及旺角事件,香港人的身分認同的勢頭不減反增,特別是以大學生為代表的在年青一代,只認同香港人身份,不承認是中國人。
[港獨-香港復國之十三]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