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动物学家、大病毒学家、大细菌学家张林:人间地狱——在中共国看守所过堂,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中国是个大牲口圈! 于 December 05, 2018 03:23:43:

张林:人间地狱——在中共国看守所过堂
【阿波罗新闻网 2018-12-05 讯】作者:张林默认
尽管中共国的空房子很多,但是牢房总是异常拥挤,经常人均拥有面积不足一平方米。仅仅为了争夺睡觉可以翻身的地方,就足以让囚徒们长年累月充满了相互仇恨,经常进行残酷的斗殴。

中共各地看守所一般都有过堂的规矩,以前是很残酷的,足以把人打成残废,甚至把人活活打死。

当一个人被推进光线暗淡的牢房,面对一群面目狰狞、目光凶狠的家伙,都会胆颤心惊。尽管我曾经有十几次被塞进陌生牢房的经历,但是每一次我还是感到充满恐惧。

因为我永远不知道一分钟以后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有一群人冲过来打我?

尽管中共国的空房子很多,但是牢房总是异常拥挤,经常人均拥有面积不足一平方米。仅仅为了争夺睡觉可以翻身的地方,就足以让囚徒们长年累月充满了相互仇恨,经常进行残酷的斗殴。

所以残忍的过堂,就是中共人为造成的空间紧缺,而产生的副产品。

在进入蚌埠看守所之前,我虽然也曾经多次在南方因为偷渡台湾香港而被关押过,但是由于牢房不太拥挤,所以囚徒们矛盾不大,也很少有过堂。

为了让新来的囚徒服从命令,甘于拥挤地睡在地上,刷厕所,干苦工,把所有好处都给老囚徒,看守所的过堂往往会越来越残忍。

而且早期的看守所,晚上只有两个看守值班,他们往往喝的醉醺醺的,即便有什么事情,也不愿打开牢门处理。所以过堂,一般都是晚上进行。

新囚徒会得到指示,蹲在厕所旁边几个小时。到了晚上,号头开始询问,常常会有两个打手站在新囚徒旁边,随时拳打脚踢。

如果新囚徒反抗,那就所有老囚徒一拥而上,牢房叫大伙擒拿,那往往会把人打成重伤。当然,新囚徒一般不敢反抗。

据说过堂的规矩,与解放军军营十分相似,因为老兵要敲诈勒索新兵,必须先把新兵打服。新兵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遭到老兵的残酷殴打。

在我被押进号房之前,看守所把18号的三个牢头狱霸都调走了,安排了两个犯错干部对我进行包夹。但是时间久了,一些有江湖混世经验的囚徒陆陆续续进来,他们渐渐恢复了传统,对新来的囚徒进行过堂。

那时几乎每个新囚徒都会遭到殴打,所随时带来的财物遭到洗劫,另外每个月家里送来的生活费,也会被勒索一部分。

老囚们常常谈到,我们隔壁的17号,一个姓薛的混世的,直截了当就把牢房当成他的王国,每天囚徒们要向他下跪请安,一切都得听他摆布,他成了17号的毛主席。

如果他对谁不高兴,一整天都不允许这个人使用厕所。

一个礼拜天,一直奔走在公检法,为薛主席获释送礼的哥哥,拿着释放单来到看守所。但是看守所要求他第二天再来领人。

当天晚上,一个已经在派出所被折磨审讯了几天的家伙,摇摇晃晃被塞进了17号。按照惯例,大家开始过堂,把他当成沙袋拳打脚踢。

当夜他就被无声无息地打死了。那个时代,看守所每年都有人被打死。

薛主席当然是该案主犯,和另外两个主凶都被判处死刑,号房里的所有其他二十个人也都被因此被判刑或加刑。其中最轻微的是四年,因为他也用手指头弹了受害人两下子。一下子两年徒刑。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