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 普 2 0 1 8 中 共 大 崩 亡 港 獨 荟 萃 ! (十八 ) 杨佳.彭明永垂不朽!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只有川普能救台湾! 于 December 05, 2018 05:43:11:

港獨還是反港獨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

張三一言

共產黨給港獨扣大罪名: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
到底是香港人的港獨還是共產黨的權官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
這是大是大非問題,要說個明白。

[一] 低級造謠:德州獨立犯法
黨的喉舌說,剔除白人至上、種族仇恨言論的賬戶,顯示西方主流社會也對言論自由的邊界加以限制;德國禁納粹。
這可以和毛反右、鬥私批修等量齊觀?
反港獨者說:“如果美國的孔子學院邀請加州獨立或德州獨立的支持者演講,肯定會被美國輿論討伐,甚至可能觸犯美國煽動叛國的法律。(亞洲週刊)”
無知還是造謠?
會寫文章的人不應該無知到這樣的程度;應該是造謠。
黨官靠造謠反港獨,以自己專制獨裁一黨專政思維的想像當事實,所以造出的只是低級謠言。
美國德州等州的獨立運動是自由的、公開的請看網上摘錄下來的如下事實:
【脫離美國一直是德州民族運動(TNM,http://www.thetnm.org)的主要目標,該組織的領導人米勒(Danny Miller)對英國脫歐表示歡迎,他指出,英國人已不再恐懼,選擇對抗歐盟官僚,掌握自己的政經命運,德州人受到激勵,以此為榜樣,也要掌握自己的命運,現在該是TNM重整旗鼓,力爭自治建國的時候了。米勒呼籲德州州長阿柏特(Greg Abbott)支持他們的訴求,仿傚英國,2018年舉行「脫美」公投。米勒有二十六萬支持者,社交媒體的追隨者,成千上萬,而且不斷有生力軍、志工加入。他說,Brexit這個字已傳遍整個德州,人人耳熟能詳,人們已體會到TNM提出的德州建國是一個真正的解決方案。
從佛蒙特到夏威夷,都有人高舉獨立旗幟;主張脫離聯邦的州有佛蒙特、新罕布夏、德州、加州、夏威夷。
佛蒙特州於1777年脫離英國殖民地,宣佈獨立,建立「佛蒙特共和國」,直到1791年才成為美國第14個州。基於這種歷史背景,杜克大學經濟學名譽教授聶勒 (Thomas Naylor)2003年成立了「佛蒙特獨立運動」組織,吸引了一批知識份子追隨,Brexit讓他們的夢想「佛蒙特第二共和」再度復活。積極參與此運動的·威廉斯(Rob Williams)在他們所屬的網站說,他們努力的目標雖不廣為人知,但已準備好了,「我們有藍圖,有平臺,有書,有護照,有國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新罕布夏州的NHexit組織,是在Brexit投票後不久,由瑞德利(Dave Ridley)所創立,該組織成員設立一個基金會,在專屬網站(http://nhindepence.org)宣揚理念,他們認為,聯邦加諸於該州的法規太多,被利益集團包圍的華盛頓官僚,藐視1787年制訂的聯邦憲法,違反公民權利。該州前共和黨代表布朗(Paul Brown)甚至放話,聯邦政府若肆無忌憚,不尊重憲法,「獨立是新罕布夏州的選項」,解決之道是新罕布夏以和平的方式脫離聯邦,建立自由、獨立、自主的新罕布夏共和國。】
以上是事實,未見美國官方有像共產黨這樣對德州獨立打殺。
請問,在美國如此自由的社會,德州獨立運動是公開的政治組織,如果在美國的共產黨文化滲透機構孔子學院邀請加州獨立或德州獨立的支持者演講,怎麼會肯定會被美國輿論討伐,甚至可能觸犯美國煽動叛國的法律?
共產黨喉舌,造謠也得有最低限度的事實根據和邏輯水準才行啊!

[二] 道不同不相為謀
共產黨鷹犬說:「外國記者會不會請恐怖分子,為甚麼要請陳浩天講港獨?」
張三一言個人駁之:
道不同不相為謀:中國美國都不會邀請如拉登之類的恐怖分子,道理是相同的。
臭味相投相為謀:共產黨會邀請其志同道合的殺人犯,尤其是殺絕華人的屠夫波爾布特、土皇帝肥仔金;同一道理,美國香港外國記者會(注意是民間組織,不是官方組織)邀請陳浩天,不邀請屠夫波爾布特、不邀請土皇帝肥仔金,有甚麼不可?
共產黨不邀請陳浩天但邀請波爾布特,美國民間組織不邀請波爾布特但邀請陳浩天,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
美國是多元自由社會,美國一些大學白左不是與你們的紅色滲透機構孔子學院混得火熱嗎?怎麼順你們意就正確,逆你們意就謬誤?
可見,問題出在你們順我者倡逆我者亡、容不得人的專制獨裁思想作怪,不是美國民間組織做錯事。

[三] 法律只可禁止即時可見危害的言論
法律只可禁止即時可見危害的言論,即是言論自由不容政府禁止不可能導致即時的暴力的言論。你在人多聚集之地(例如戲院、日間香港女人街…)高喊:有炸彈爆炸啊,快啲走。這一造成即時可見危害的言論沒有自由。
請問,香港人講港獨有甚麼即時可見的危害?
低能的姓黨喉舌把自己想像出來的“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的言論”,視作“即時可見危害的言論”,你們說,他們是低能還是惡意?
還有,或者還是更重要的是,恐怖分子不但是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更重要的是分分鐘製造即時之災害,這是世界公論;港獨絕對不是“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的言論!只有共產黨一家指責港獨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而且完全是為了其一黨專政。
港獨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是共產黨欲加之罪選用之辭。
港獨實質就是香港事由香港人自決。若港獨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之說成立,那麼請問,共產黨自己憲法中有規定一切權力歸人民;有一切權力的人民當然可以自決;而這自決權是共產黨自己炮製的法律規定的。這是不是共產黨憲法“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
聯合國人權公約規定所有地方人民都有自決的權力,港獨是香港人行使國際法規定的權力而已;聯合國人權公約是不是“危及公共安全和憲政秩序”的言論?

[四] 禁止特定言論自由的條件
專制獨裁者有一個極端謬論:鼓吹港獨本質上損害中國、香港的憲政秩序;所以必須禁止港獨言論。
一錯,禁言前提是發生即時危險;談港獨絕對沒有這一危險。
二錯,所有法律,包括憲法,都可以妄議;妄議法律是重要的人民言論自由權利之一:對法律、憲法的任何評論,包括反對否定妄議都無罪。
三錯,是否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應由法律規定而不是權力意志決定。
正論是:言論自由不只是人們有說正確話的自由,主要是有說錯話的自由,有發謬論的自由,有妄議,尤其是妄議中央的自由;所以,就算港獨是謬誤,香港人也有講獨的自由權利。
只有行動,且造成了危害事實時,才可以視作犯罪理由依法起訴。
黨喉舌說:言論自由的首要條件就是不能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但是,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破壞的社會安寧的絕非港獨粵獨,最大破壞的社會安寧的理念與實踐是反人類文明、反時代潮流的一黨專政;事實也證明這一論正確,

[五] 結論
破壞的社會安寧的絕非港獨粵獨,最大破壞的社會安寧的理念與實踐是反人類文明、反時代潮流的的一黨專政;這一論有鐵一般的事實證明:餓死幾千萬人,傷害(被批鬥等)過億人。現在在香港肆無忌憚反對和剝奪香港人的權利和利益,面對這一明顯可見之破壞視而不見,對未成氣候的港獨則在雞蛋裡挑骨頭,用放大鏡望遠鏡找毛病。

[港獨-香港復國之三十五]


為黨說話博士如此論證講獨有罪

張三一言

【言論可以不可以入罪,這個問題一直爭論不休,黨的真理部、御用文人、五毛等奴才都在這個問題上搞混水,作狡辯;其目的是:確立言論有罪、言論犯法;目的目的是:反黨反專政言論有罪,包括講港獨有罪。】

幫黨出聲博士把錯誤等同與犯法!
有幫黨出聲的博士如是說:“最近香港有人要成立“香港民族黨”,公開提出廢除香港基本法、建立香港共和國、制定香港憲法、支持一切“港獨”勢力等違憲、違法主張。”
甚麼是主張?
主張是對某種觀念價值行動表示應以提倡,扶持,提出見解。主張可表示要有行動,但不包括行動。阿A主張不經錢主同意可以單方面決定在他的荷包裡拿錢來用,阿A的想法是錯誤的,但是不犯法;阿B以行動單方面拿別人苛包的錢來用;阿B的作為不但是錯誤,還是犯法。
這個博士可能不知道,言論自由固然是正確言論的自由,也是錯誤言論的自由,也是發謬論的自由,也是妄議的自由。只有正確言論才有自由,就是只有統治者才有言論自由,就是沒有言論自由。
這個博士分不清犯錯和犯法的區別;對錯話要用正話與之較量;對犯法行為才可以用法律對付。用法律對待錯誤,既是錯誤行為,也是犯法行為。例如,阿甲即使是兩廂情悅的婚外情(性)也是錯誤的,五個人上上茶叫了五分小食,阿甲一人食了四分,是不應該的,也可以說是錯誤的;但是,如果員警以此執法把阿甲鎖起來關入牢房;這個員警不只是犯錯誤,還犯法。
言論是不是有罪,言論是不是犯法問題一直爭論不休,黨的真理部、御用文人、五毛等奴才都在這個問題上搞混水,作狡辯;其目的是:言論有罪、言論犯法;牠們今天在香港目的的目的是:講港獨有罪。
言論有罪言論犯法確立後,就行使手中的政權暴力對反權力言論定罪判刑:給講港獨判罪、服刑。
這個腦殘博士把錯話、謬論、妄議排除在合法之外,列為犯法。所以需要給這個腦殘博士上一堂小學語文課:“提出主張”是言論,不是行動。
可見,沒有付諸行動的任何主張不犯法,幫黨出聲的博士說“違法主張”,是腦殘,說沒有邏輯的話。

博士說:“港澳辦和中聯辦已經嚴斥該組織及其主張危害國家安全,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希望特區政府依法處理。政務司表示要進行道義譴責,律政司也表示有需要時,要採取適當法律行動。社會上也有人已經報案,請警方執法。”
人們可以這樣回應博士說的腦殘話。
其一,歷史資料告訴人們:港澳辦的前祖先曾經“嚴斥”右派言論;曾經以及今天都“嚴斥”自由民主亡“我”之心不死;曾經“嚴斥”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之說…

其二,為黨說話的博士說:政務司表示要進行道義譴責。
甚麼是道義?
道義有兩個組成核心:道德和正義;道義就是道德和正義之義理。道義是用道德和正義約束、規範、規矩、維繫、調整人際關係的準則。
今天共產黨政治上行的是一黨專政制度,是一種空前敗壞惡劣的極權制度:經濟上行的是權財結合的權貴資本主義制度;掌控這一制度之權力者是共產黨權貴;人人皆知:共產黨權貴都是權貴資本家。
請為黨說話的博士說說:
權貴資本家的正義和道德是怎麼樣的?
這些傢夥是怎麼樣用道德和正義約束、規範、規矩、維繫、調整他們和人民的關係?

其三,人們會問,為甚麼反港獨的全是黨官的話?為甚麼香港本土、港獨的聲音全部來自香港人民?
說這樣的博士是腦殘博士,是過奬;事實上,這是沒有人性有道德沒有正義的另類。

本短文結束前不妨看看為黨說話博士把共產黨犯錯誤犯罪應該向人民賠禮道歉,看成是笑話。
為黨說話博士說:『提出“港獨”的人是不是還可以倒打一耙,要求把言論自由說成是“違憲”、“違法”的中央和特區政府人士賠禮道歉?』
在為黨說話博士看來,要共產黨向人民道歉是天大笑話。
為黨說話的博士堅信,黨是絕對不應該也絕對沒有必要向人民賠禮道歉?因為黨是偉光正化身,絕對不會犯錯誤的;不犯錯誤,何需賠禮道歉?
事實也是,共產黨批鬥了以億計的國人,何曾有道歉過?何曾有過絲毫悔意?
三面紅旗大躍進之下餓死幾千萬人,共產黨何曾有道歉過?何曾有過絲毫悔意?
在中華民國合法的國土上武裝叛變,割據分裂統一的國家,造成兩個中國,實行陸獨;何曾有道歉過?何曾有過絲毫悔意?

共產黨應該嘉獎這個為黨說話的博士:你係得嘅!
[港獨-香港復國之三十六]

講港獨沒有明顯和立刻的危險

張三一言

由誰決定講獨是不是“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
沒有法律定明,只有權官兩隻口噏得出就噏的官意。誣指講港獨“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明顯地是毛澤東無法無天在今日香港發揚光大的現行版。

講港獨不但沒有明顯和立刻的危險,更不是“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講港根本就沒有危險;所以,不得立法禁止港獨言論自由;也不可用行政權力禁止講獨。
所謂講獨有危險,是官謠:官炮製的謠言;事實真相是講港獨的香港人被專政的危險;講港獨之所以有危險,完全是外來強加的危險;現實地講就是共產黨打殺的危險。

共產黨官說:“言論自由不是絕對”,在這一說詞下販賣歪理。
黨的喉舌之所以敢這樣光天化日之下造假說謊,是因為他們以為讀文者都是低端人口,只有低端頭腦。然而這一事實正好反映黨官只有低端頭腦:導致黨官頭腦劣化的原因是他們有黨性無人性,說出不符事實,有反邏輯,而且沒有人性的歪理。以下擇其一二歪理示眾。

[一] 把不得發表引發“明顯和立刻的危險”的言論,閹割為:不得發表引發“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的言論。
喉舌官話說:言論自由並不是絕對。在任何的飛機航班上,乘客都不能以言論自由之名「隨便說說」要劫機,只要話說出了口,就會立刻被捕。有人在擠滿人的戲院亂喊「失火了」,導致了群眾逃生踐踏事件,亂喊失火的人被抓住,也絕對不可以用「言論自由」來做辯護的理由,因為這是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亞洲週刊 2018年10月7日 第32卷 39期)
以上所說應該歸入謬論類;其理由如下。
其一,人們都知道,“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是主觀性認定,且是權力者的主觀性認定;而且“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沒有明顯和立刻的危險,事實上是沒有危險。
說這話的奴才著意正理歪說;把美國大法官經典判例:不得發表引發“明顯和立刻的危險”的言論,閹割為等同於:不得發表引發“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的言論。
其二,一經閹割,就把沒有也不會引發“明顯和立刻的危險”講港獨,強行解釋成為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的言論,被打入“不得發表”之列,即講港獨沒有自由權利的言論。
經由A經其一和其二的閹割,就得出法律可禁止講港獨的歪理。

[二] 禁香港民族黨核心目的
香港土共禁香港民族黨核心目的有二:
一是禁止民主香港民主黨派;禁香港民族黨是殺一儆百,既禁了今現香港民族黨,也預禁明日將出現的香港民族黨。
二是剝奪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權利。
剝奪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權利這個判斷,不是我強加給他們的,是他們官口說出並且在官刊白紙黑字寫明的:“這次雷霆萬鈞之勢的法律行動(註,指禁香港民族黨)從法規上堵塞了漏洞,避免這樣的組織公然在社會上「播獨」,也對社會發出重要的訊息,香港當局對於港獨是「零容忍」,也不容任何組織以任何名義提倡這樣的政治綱領。”(亞洲週刊 2018年10月7日 第32卷 39期)
請看清楚了,官口說:堵塞(用惡法暴力)…這樣的組織公然在社會上“播獨”…不容任何組織以任何名義“提倡”這樣的政治綱領。
請問:“播獨”、“提倡”是行動還是言論?
明明是言論,香港統治者卻要堵塞、要用用惡法暴力禁止:不容任何組織以任何名義“播獨”、“提倡”。權力立法剝奪人民言論自由權力是擺在眼前鐵一般的事實。

[三] 為甚麼只准你們官家放湘獨瑞獨的火,不准香港百姓點港獨的燈?
尊敬的亞洲週刊執筆先生:你們寫了大作《港獨與港獨變形的真面目》,我改兩個字變成《湘獨與瑞獨和它們的形的真面目》可以嗎?
你們要明白,你們的祖師爺的湘獨瑞獨,不是“講獨”是“行獨”,不但出現了你們說的“危害公共安全的惡性行為”,還出現了“明顯和已經是事實的危險”;說它已經是事實,鐵證是餓死幾千萬人和批鬥整億人。
你們用現在反港獨之情之理反一下你們祖師爺的湘獨瑞獨,好不好?有這個膽量嗎?
你們這些依傍權力發噏風的勇士們,就這麼一次,不要做縮頭烏龜好不好。
我斷死你們在這個問題面前都是無膽匪類。

港獨與港獨變形的真面目 https://www.yzzk.com/cfm/special_list3.cfm?id=1538019271464
[港獨-香港復國之三十七]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張三一言

【在專政全面實貭管治下,香港必定審判的佔中九子類事件頻生;這是不正義的罪惡社會。如果是自由民主獨立的香港,就不會有審判佔中九子的荒謬事。這是正義得申的良性香港。所以,在理論上,香港人可以有以上所說的兩個選擇。
你選擇哪一個?】


[一] 審判佔中九子的專政者必被香港人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審判佔中九子是現實,港獨是願境。
被一黨專政暴力審判的佔中九子不是香港獨立派人士,起碼是他們沒有人倡選港獨,沒有人自認為港獨派。但是,因為沒有自由民主獨立的香港作保障,所以,不提倡港獨,只提倡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香港佔中九子被專政審判。
佔中案開審,九子被告全部否認控罪。佔中九子被控罪是特區政府不落實基本法規定的普選的情況下再向香港人民進攻,佔中九子被控罪是特區政府對香港人民權利的進一步打殺。
審判佔中九子是今日秦始皇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嚴重侵犯!只是披上法律用衣而已。法律中性,由紂用是惡,由堯用是善。現在土共港共用法律對付行使公民權利的佔中九子,是人類惡政之首的一黨專政冒犯香港人民的權利。
香港人民的權利和權力是國際人權法規定的;也是共產黨自己的中國憲法規定的,它寫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現在是在法政治現實是,律條文上擁有一切權力的香港人,由手握生殺政治大權的一伙集團用法律手段專政;香港人連集會示威的權利都沒有。
現實往往反正義,反正義也往往是戰術性贏家,斬時的現實是邪勝正;長遠看,專制暴政統治者是終極輸家,一黨專政頭子,包括其在香港代理人港奸,都將悉數被未來香港人寫的香港史上記載着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他們是秦始皇列寧史大林毛澤東朝鮮金波爾布特類。
人心在正義一邊,人心是人民審判權力,歷史記錄的是堅守正義的人民是戰略性贏家、是終極贏家;永久的歷史是正勝邪。他們是華盛頓孫中山類,是陳勝吳廣類。
因為九子不認罪,要還歷史一個公道,歷史也會公道地給他們正面評價;香港九子將被香港人寫的香港史上記着是香港人的功臣。歷史也會給迫害香港良心的一黨專政者、港奸一個公道:把牠們釘到歷史恥辱柱上。
丸子強調對參與傘運無怨無悔,表示:「牢獄可以監禁我們的身體,卻禁錮不了我們的靈魂。」人們在他們身上看到香港人高大形象和正義精神。這種精神同樣表現在香港民族黨等香港本土派和港獨派身上。

[二]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現實是:一黨專政暴政審判代表香港精神和香港人民意願的佔中九子。
問題是:香港人民要審判佔中九子的政治還是香港獨立的政治?
之所以有審判佔中九子枉法事件,是因為是專政政治。香港人民明顯要求真民主真普選,但被共產黨粗暴扼殺;在共產黨全面實質管治下,香港民主是一條走不通的絕路;香港民主既死,相應就有審判佔中九子類事件瀕生。香港政治現實告訴香港人:只有獨立才能消弭一黨專政在香港演出審判佔中九子惡劇。
要審判佔中九子的香港還是要獨立自主沒有迫害佔中九子惡政的香港?
有兩個答案。
官等案:要審判佔中九子惡政的香港。
民答案:要審獨立自主的香港。
每一個香港人都有認同官管案還是民答案的自由權利。

你選擇官答案還是民答案?

[港獨-香港復國之三十九]

黨文官胡錫進屁話反港獨

張三一言

事因,香港大學學生會在其刊物《學苑》中主張,在2047年之前,讓香港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建立民主政府、全民制訂香港憲法;兩年前的2016年3月19日,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評論員單仁平(《環時》主編胡錫進)作文:《“港獨是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種「獨」”》。此文臭氣薰天。文中有“雅”言:『港獨』最初被極少數人喊出來時,好似有人在大街上放了個屁…
黨文官胡錫進屁話反港獨!

[一] 胡錫進用屁話反港獨是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官話
可以說,胡錫進反港獨是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種官話。
共產黨文人樣板《環時》主編胡錫進用“雅”言說:『港獨』最初被極少數人喊出來時,好似有人在大街上放了個屁…
胡錫進香胡錫進們永遠在常理、真理人性面前做縮頭烏龜,從來不敢直面回應非黨反黨者的問題。
再次請胡錫進和胡錫進們不要做縮頭烏龜,請回答:現時中國分裂成為兩個中國,是中華民國分裂了共產黨的陸獨中國的結果,還是共產黨實行武裝叛變分裂合法統一的中華民國的結果?(回答啊,骯髒舌頭們!)
武裝叛變割據、分裂中國,獨立於合法統一的中華民國的湘獨瑞獨陝獨陸獨是不是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種「獨」?
你們祖師爺毛澤東的獨立目的是建立一黨專政的黨天下(胡錫進和胡錫進們敢否定這一事實!奴性決定了:不敢。)對中國人民來說是強姦中國。現在的港獨是要建立一個屬於香港人的自由民主憲政的香港國;對香港人來說是組建一個和諧幸福家庭(你胡錫進髒舌頭當然敢否定這一事實;因你們沒有了良心道德,喪失了是非對錯觀念。)。
由此可見:胡錫進反港獨是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種「反」。不只是反港獨如此,舉凡所有共產黨官聲中的反自由、反民主、反憲憲、反普世價值、反人性、反常理、反真理…都是如此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反」。
以上所言是鐵的事實。請胡錫進和胡錫進們憑良心(他們沒有,這裡只是假設性也問)回答,是毛獨還是港獨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種「獨」?
毛獨餓死幾千萬人批鬥整億人;獨立的民主香港會餓死人?會開批鬥大會?相比之下,誰是最裝腔作勢、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種「獨」?一目了然。
告訴胡錫進和胡錫進們,你們不知屁氣真臭味,只緣身在屁氣中。告訴胡錫進和胡錫進們,你們不知恥字何真意,只緣活在恥黨中。

[二] 胡錫進們的舌頭從來都骯髒
正義民眾都厭惡胡錫進胡錫進們說屁話的骯髒舌頭
胡錫進說:對內地社會和香港廣大有正義感的民眾來說,批它恐怕都嫌髒了舌頭。
敬告胡錫進,你們黨官的舌頭何時何地曾不骯髒?
你們鬥地主富農時的舌頭是乾淨的還是骯髒的?
你們批右派時的舌頭是乾淨的還是骯髒的?
你們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說是大豐收時的舌頭是乾淨的還是骯髒的?
你們反帝批修是乾淨的舌頭還是骯髒的?
難道有例外,難道你們今天在香港高喊反真民主真普選的舌頭是不骯髒的?
請問,內地社會和香港廣大有正義感的民眾對你們的骯髒舌頭有何感想?!

[三] 為甚麼胡錫進集中力量打港獨?
胡錫進說:“『港獨』…是中國各種『獨』中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獨。”
胡錫進這一表態說明一個事實:港獨是實存在,港獨得民心,港獨有力量,並且已經損害共產黨一黨專政對香港的專政力量。港獨作為硬實力是弱方,是防守方;港獨作為軟實力是強方,是進攻方。損害共產黨一黨專政力量的是香港這一方面的軟力量。
正因為港獨這一實況,惹來黨官胡錫進胡錫進們的極度仇恨和厭惡。如果港獨是零力量,對港人是零影響,黨官的骯髒腦袋不會有那麼深仇大恨,黨官的骯髒舌頭不會集中力量狂罵。
共產黨一黨專政與伊教原教旨主義是目前世界兩大公害;中國人面臨的是共產黨一黨專政毒害。所以,內地社會和香港廣大有正義感的民眾都和胡錫進不同,都不反獨立的獨,都極力反專政的獨:反毒。

[四] 一黨專政令胡錫進盡說屁話,喪盡人格
一黨專政就是暴力管民治國,不用理不用法治國。因為一黨專政權大於法,所以法無威信;因為一黨專政根本就沒有理,所以只能用暴力加謊言管民治國;謊言不足力就加用罵言。謊言加罵言就是黨官胡錫進們說的屁話,所以胡錫進所言非胡錫進專用,而是共產黨的黨產。
講道理有兩個條件:有理;理能服人。共產黨也講道理,只是,他們只有歪理沒有正理。歪理就是胡錫進們說的屁話。靠暴力推行的歪理屁話不能服人:共產黨歪理無人信。
位屬黨奴才和工具的胡錫進們在邪黨下當黨官,不得不說屁話。這一來所有胡錫進們都自動或被動地喪失人格。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


人民有妄議憲法的權利

張三一言

【不准人民妄議;是不是“妄議”?既是由人民發表言論內容是不是正確判定,又是由人民的身分地位和發言管道、方法決定的;總的規矩是由黨判定,尤其是由黨頭判定。現實是,凡是按照黨規定的途徑、管道和程序還加上共產黨規定的言論底綫說話,有充分的言論自由,不是妄議;相反,人民獨立思想自說自話,都屬妄議,若是針對中央權力說的就是妄議中央!在極權專制下人民沒有妄議中央的言論自由。但是,正理是,人民理所當然有評論、批評、妄議的權利;包括妄議中央、憲法的權利。】

[一] 香港人要妄議和否定外力強加到香港人頭上的非法之法:基本法(香港憲法)
香港人可以妄議,應該妄議,必須妄議香港基本法;還必須根本否定非經香港民意代表製定,製定後也沒有得到香港人追認,完全背著香港人意願,由外來力量強加給香港人的香港基本法。只有否定香港基本法,爭取到真民主真普選、爭取到本土自決權利、港獨權利,香港人才有妄議的保障;在基本法下爭取香港權利,尤其是爭取香港人的權力,是被人綑綁著手腳下的爭取,是被人推落陷阱下的爭取;是無效的爭取。

[二] 被當作香港憲法的香港基本法,從何而來?
香港基本法由共產黨越俎代庖代香港人製定,在1990年4月4日共產黨的的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然後強加給香港人。從此,就強禁香港人“違反基本法”,其中還延伸解釋成為香港人民沒有妄議中央的權利。
一個國家憲法或地區的憲法性根本法,應是由本國本地法定程式選出的民意代表以製定,起碼也要憲法出現後經本國本地民意代表追認;要具有足夠權威和公信力,還需要由全民投票公決。
根據這一認知,香港基本法既非香港民意代表製定,製定後又沒有得到香港人的法定認同程序,所以,香港基本法是非法之法。香港人應該理直氣壯反對和否定外來力量強加的香港基本法。
香港民族黨是被共產黨根據香港基本法第一條和第十二條取締的,你承認基本法,共產黨打殺香港人就合法;你否定之,根據憲法和國際人權法,共產黨對香港民族黨的鎮壓就是犯法。
釋法權操在共產黨手裡,香港基本法對香港人的傷害會加多幾錢重。氹香港人落格時的解釋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扼住香港人喉嚨時就解釋成為:
港人治港就是中央對香港管治是直接的全面管治;
高度自治就是共產黨給你香港多少權力你和香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

[三] 基本法不具憲法性質
在陸共土共反民主反香港人權利和權力時,口口聲聲說香港人違反基本法;但是,最有能力反基本法,事實上也反基本法的只有一個:共產黨。指陳浩天違反《基本法》,不應該是法盲所致,應該是昧著做人道德道心、做學者學識良知的奴才作為。
御用文人說《基本法》的性質是香港的憲法;違反《基本法》,就是違憲。可是,基本法符合憲法條件嗎?
憲法是保障公民權利,限制統治者運用其權力。基基本有這些規限文字嗎?
基本法的核心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只強調權力功能,絕口不提憲法限制權力的功能。
完全不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也就是不存在香港的一切權力屬於香港人。更不見國際人權公約明文規定的地方人民自決的權利;也就是不存在香港人民自決的權利。
以上兩點足證香港基本法反憲法、反憲政。

[四] 人民有妄議憲法的權利
人民有反對基本法、評議妄議基本法的言論自由權利。
人民有評議妄議反對憲法的言論自由權利。
因為公理是:“不得立法限制言論自由”。
因為公理是:言論自由不只是保護正確的言論自由權利,更重要的是要保護不正確的言論自由權利、妄議的自由權利。
因為公理是:言論自由不只是發表擁護讚頌的言論自由權利,更重要的是可以發表反對批判的言論自由權利。
根據這些公理,人民有反對憲法妄議憲法的言論自由權利;香港人有反對基本法妄議基本法的自由權利;陳浩天有組建香港民族黨的權利。
香港政府取締民族黨是反憲政反憲法,香港人民有充足理由反對,而且必須反對。
人民有沒有正議評妄議憲法的權利,是專制制度和民主制度標誌性區別之一。既然一黨專政的極權共產黨在香港的代理港澳辦和中聯辦嚴斥陳浩天的香港民族黨,這證明該黨是香港人的黨,是香港民主政黨,該黨代表香港人的權利;這樣的黨會危害共產黨在香港實行一黨專政;但是,對香港的繁榮穩定、對香港人民權利有益有建設性。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一]

共產黨打壓港獨會停止嗎?

張三一言

戴耀廷作文:《港獨意識會在香港消失嗎?》
人們也可以這樣問:共產黨打壓港獨會停止嗎?
答案是有共產黨在,就有打壓港獨在;打壓港獨是旗號,打殺香港民主是目的。

[一] 共產黨沒有打死港獨的能力
一般地說,對產黨打殺港獨,與港獨力量成正比;也就是與香港民主力量成正比:打壓越大港獨就越焮、民主就越強。當然,也有不盡然的時候。當獨立思潮成勢,當獨立從手段變成為目的時,你即使不打壓民主,獨立照樣會持續下去,而且是在順境中成長。它的道理有些像植樹;種子播下了,成了苗,你培育它,它固然會茁壯成長,你不理它,甚至摧殘它,它也未必會枯萎;一旦遇著春風細雨,更會快速成長。國際大氣候是港獨、本土自決和香港自由民主春風,普世價值是細雨。
以上說的是不盡然的一面,反面是,若打殺力量足夠強大,是可以把港獨打死的;這正如彈簧被強壓至彈性疲後失去彈性一樣。問題是,今天的共產黨已經沒有打死港獨的能力。
港獨思想在香港學生、青年一代中蔓延擴散,是這場春風細雨的結果;當然共產黨的著意栽培功不可沒。
面對浩浩蕩蕩民主潮流在香港開花結果,共產黨的官們如何應對?
發出譴責,
要學生負責任地行使言論自由
大學當局應懲處學生
更要刑事起訴公開場合談論港獨的人

[二] 共產黨打殺港獨沒有自信和底氣
共產黨的對香港人自由民主人權憲政要求、本土自決要求,港獨要求的打殺是不會停止的;黨官們口出狂言說他們有能力對付今天的談港獨,即理論港獨;他們的反獨理論有消解港獨的能力。但是,這種狂言沒有底氣、沒有自信,只是依仗政權的語言暴力。
若果共產黨真的對自己的理論有自信,那麼我建議舉行一次全港公開大辯論:香港人要港獨還是要反港獨;辯論後相應舉行香港全民公決。公決定出的贏輸固然十分重要;更重要的是民意得到合法性表達,民意合法性和公決這個民主核心程式得到人心和法律的確認;所以,不論是港獨贏或輸,民主都是贏方。只可惜,共產黨沒有這一信心,沒有這一底氣、沒有沒有這一勇氣。

其實,他們用的根本就不是甚麼理論功力,而是暴政的法律暴力,運用法律暴力、利用姓黨媒體的語言暴力及其他例如事業職業方面收買或威脅,等等;向所有抱持港獨意識的人施壓、洗腦,要他們接受思想改造放棄港獨思想,接受專政思想。23條立法是集暴政權力打殺之大成。在23條惡法下,港獨言論完全逐出公共空間的,讓以後再沒人敢公然講港獨;這一步若得逞,接著所有言論自由都被零容忍,都被置於零空間。
不過,這並不等於撲滅了港獨,只是把港獨從地面趕入地下而已;若是如此,港獨在暗,黨官在光;黨官不明港獨情況,找不到要打殺的對象,港獨則港獨對港共了然,可用遊擊手段不斷打擊消耗共產黨力量。可見,23條立法固然壞是主要面,但是也相伴地出現可資利用的另一面;香港人是會善加利用的。
總之,共產黨對香港人打壓剝奪是不會停止的,若會停止,共產黨就不是共產黨而是民主社會黨了。你共產黨打壓不會停止,香港人的反抗,香港人的自決要求,香港人的復國意願也不會停止,雙方都不停止,打持久戰,誰是終極贏家?
你說。
共產黨不但打殺港人自由民主自決獨立訴求不會停止,還擴大戰場,現在開闢的新戰場是中小學課堂。其中一條毒計是制定《國歌法》,要白紙一張的學生由小開始就唱國歌以洗腦方法使之腦中裝載愛黨國意識。
從這裡,香港人可以看到,共產黨準備同香港人打持久戰;這方面香港人應有心理準備。
香港人堅信,與共產黨的持久戰過程是艱钜曲折的,前景是光明的。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二]

中華大一統和港獨

張三言

今天香港政治焦點是中華大一統和香港獨立之爭。

[一] 泛民的中華大一統香港港的分離獨立
泛民詞典裡的民主是甚麼?
泛民的民主含意,是指中國大陸民主,大陸民主後再賜香港民主。
泛民“民主回歸”,按字面理解應該是民主的香港回歸民主的中國。事實與泛民派意願相反:爭取真民主真普選的香港“回歸”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極權中國;他們把這一事實說成是“民主回歸”。
這樣的政權轉移,分明是回歸一黨專政極權,是專制回歸;叫做“民主回歸”,荒天下之大唐。
泛民的民主回歸本質和事實都是推廣大中華統一;民主在這些泛民心中民主分量有限,“中國民族主義”分量很重;所以,他們倡導民主,鼓吹民主回歸就是回歸大一統的中華。
這些事實表明:泛民就是中華大統一派,港獨則是開明車馬謀求香港分離中國和建立建香港國;因此,泛民與港獨處於對立地位。事實上今日香港政治焦點是中華大一統和香港獨立之爭;或者說是香港永續統屬於中國(一國兩制)和香港獨立建國之爭。

[二] 泛民主派損港
民主黨是泛民的主體;大體上民主黨可以代表香港民主派、泛民。
就是這個泛民派的總代表:民主黨,它的政策總綱是開明車馬損害港宣言。
請看:
【關於民主黨 政策總綱
民主黨的基本信念:
1. 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支持香港回歸中國。
2. 回歸後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民主治港,符合香港人意願,有利於穩定與繁榮,對中國的發展起促進作用。
3. 我們關心中國,作為中國人民的一分子,香港人有權利及責任去參與及評議國家事務。】
“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用另一種話說就是“香港不准獨立建國”。事實是民主黨代表泛民促進香港回歸一黨專政。
還好,沒有提出回歸的民主條件,提“回歸後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民主治港”作補償。但是,又給港人民主治港外加負擔:“對中國的發展起促進作用”;民主黨的意思是香港是大一統中華的一分子,所以,關心中國,對大華負有責任,香港人有權利及責任去參與及評議國家事務;有不可推卸的推動中國民主的責任。
這個強加給港人的責任,對港人有害無益。
之所以說民主黨(泛民)損港,是他們把中國淩駕於香港之上,把中國利益置於香港之上,強加香港人對大陸責任。
人們不妨再從支聯會看香港統獨之爭。
支聯會紀念六四的宗旨就是:香港對大陸中國有責任。
香港人對大陸中國甚麼責任?
香港人促使大陸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追究屠城責任。
為甚麼香港人對大陸民主有責任?
因為香港是大陸的一部分,或者說大陸是香港之父母,香港這個子女對大陸父母有做子女的責任。
至於建制派當然更加明顯主張大一統:
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要本土,不要分離;
大家都是中國人,不用分那麼細;

由以上事實可證明,香港在統獨問題上,泛民建制派結為大中華統一派,香港人的本土港獨派為香港獨立派。香港政治平臺由這兩個主角表演。

[三] 中華大一統與香港獨立水火不容
人們看近年香港政治思想史會發現:在香港由大中華統一派絕對統治之下,出現本土、港獨;後者不斷在前者壓制下成長壯大;成了香港平地崛起方興壯大並擔當與大中華統一與共產黨官方鬥爭中的民方主角,走上了香港政枱搏鬥大台。
中華大一統把香港視作中國屬下的一個地方;港獨視香港與大陸中國是個個平起平坐的獨立國家;現在正在爭取這一獨立國家地位。這一鬥爭已是騎虎難下;雖是強弱分明,但贏輸未定。雙方都在爭取民心,港獨方面是民心爭民心,大一統方面主要是官心爭民心;孰優孰劣早已分明。

[四] 港獨人士要合理處理中港關係
港獨否認中共是從屬關係,確定港陸是國與國關係;是兩個朋友的關係,合得來就做朋友,搞合作,合不來就分開如同路上陌生人。
客觀地說,香港與大陸應該是一個小家庭和一個大家族的關係;兩者間有血緣關係、利益糾纏、感情瓜葛,所以香港與大陸存在著特殊關係。
大統一派選擇其中的血緣關係、利益糾纏、感情瓜葛來說事,其中比較溫和的強調大小兩個家庭建立良好關係;香港獨立派是強硬派,根本否認香港是國大家庭屬下的一個小家庭;只承認香港是二百年前分離出來的,與中國大家庭沒有關係的、經歷與其他所有成員不同獨特家庭。港獨派強調香港是被大陸中國出賣了的家庭,是在外國獨立生存的獨立家庭。這個家庭不但是事實獨立的家庭,還是一個富裕家庭,是一個走遍天下有朋友的家庭。

港獨需要友善且正確地處理這些關係。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三]

共產黨全面管治與香港人港獨對應

張三一言

【全面管治香港就是一黨專政香港】

爭吵中的反港獨和港獨,是共產黨一黨專政香港和香港人反對共產黨一黨專政的鬥爭;也是現代秦皇權價值與普世價值之爭。這一鬥爭必將以一黨專政消亡,香港建國成功作結。

雙方鬥爭的具體表現是共產黨用曲解基本法來實行對香港的全面管治;香港人以本土自決和香港建國復國作回應。

[一] 全面管治香港就是一黨專政香港

共產黨打橫解釋基本法: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其含意全等於共產黨對香港擁有一黨專政權。所謂中央,指的是共產黨中央,政府中央只是共產黨中央的方便使用工具而已。

共產黨全面管治下的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暗的光、方的圓邏輯;這種邏輯獨存於共產黨,為世間所無。

在共產黨實行全面管治權之下的香港,即是在一黨專政之下的香港,一國兩制中的香港一制蕩然無存,港人自治的權力和權利歸零。

在像中國這樣大國的極權社會,統治者可以做到對某一特定地區實行全面管治,無可能做到對所有地方如是管治,只可能通過地方權力實行間接統治;所以,中央有全面管治權沒有普方操作性。但是,地方自決、地方獨立則有普遍性,所有地方都可行。現實之不可行,不是存在不可行之理,而是存在不可行之專制獨裁權力的干預、禁制。

香港真民主真普選之不可行,或者說港獨之不可行,源於共產黨一黨專政極權的干預、禁制。

香港的“中央全面管治權”的具體操作是中聯辦從過去的後台操控走到前台直接操作。

因為中聯辦代表共產黨中央(共產黨獨霸中國代表權)對香港實行專政;香港人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權,要實現這些要求的前提是抗拒並消除中聯辦的惡行。這一理論邏輯和事實,必定把香港人推向反對中國位置上;這就是港獨由來。

[二] 共產黨全面管治就是剝奪香港自治權

香港基本法是外來勢力共產黨強加給香港人的非法之法。但是,基本法裡面還是寫有香港人自治的謊言,現在更進一步,把謊言變成惡行:把基本法“解釋”出共產黨有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由聯辦走到前臺直接操作全面管治權,共產黨全面管治就是剝奪香港自治權。

有共產黨的惡行就沒有香港人的自治權。

香港人的自治權不但是基本法謊言如是說;更有國際法的正言,共產黨簽認並屢次向國際宣稱要實行的國際人權法規定:人民有自決權利。

香港本土、港獨要的是實行國際人權法案賦予的權利,共產黨禁止香港人行使這一權利,是故:共產黨非法、共產黨犯法!

[三] 一黨專政重要特點之一是不講理

不講理之一是自打嘴巴

一黨專政,專政者有一言九鼎權力;可是,這個鼎不是人們看見的硬實銅鐵之鼎,而是搓揉麵團製的鼎。今天和明天說的相反的話,明天和後天又說著相反的話;但是所說之話都是九鼎之言,都是偉光正。人們諷刺之曰:共產黨的政策初一十五不一樣。

這樣的一言九鼎不自打嘴巴都幾難。

下面舉一些共產黨九鼎之言、九鼎之實:

倡導湘獨瑞獨陸獨-反對港獨台獨

基本法規定港人自治-共產黨全面管治

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低端人口是垃圾

反對有產者剝削壓迫無產者-共產黨權官都是權貴資本家

不講理之二是掛羊頭賣狗肉

一黨專政除了自打嘴巴不知羞恥的一言九鼎之外,還掛羊頭賣狗肉。

為人民服務

代表工人階級

外國反華勢力(外國反共勢力)

香港本土有理,港獨有理。有理得人心,有理走天下;有理則可行,行則成路。港獨之路將由香港人自己行出來;香港人有這個信心,有這個決心。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四]

港獨與反獨齊鳴 民言與官說齊飛

張三一言

[一] 港獨和反港獨是普世價值同共產黨傳承的秦始皇價值搏鬥
香港青年人較多支持港獨,大學成為學生為一方的港獨與校官為一方的反港獨鬥爭重要陣地。
大學生(社會縮影)說:港獨不應成言論禁區;也就是說香港人有談港獨的言論自由權利。
香港向來是有言論自由之城市,官方不准談港獨,分明是官方禁止人民言論自由權利,這是違法作為;也是反香港傳統行。
人們看到反港獨一方,純是共產黨官方: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港獨完全沒空間;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校內沒必要討論;
特首林鄭月娥:近年本港出現歪風、感到非常痛心,亦遺憾這些歪風進入了大學校園;需要譴責。
共產黨黨官挾著權力排山倒海般撲向學生(社會)。
經黨官方權力排山倒海般打殺,原本,港獨只在少數大學生、香港青年人心中的一個選項,變成了全港人民的一個選項,也許還會進一步成為香港人民的唯一選項。

人們看到人民同與人民為敵的黨官搏擊;人民持的是世價值,黨官持的是共產黨傳承的秦始皇價值。前景如何?讓未來事實作判斷。
不過,人們也可以預測:今天的黨官必定是明天的21世紀秦檜;歷史恥辱榜上有他們的位置。

[二] 港獨不是一小撮,而是一大片;反港獨和港獨就是官民搏鬥。
共產黨頭子寬衣帝思想進港,給香港人劃條紅線:共產黨對港獨零容忍;不准談港獨。黨官附和說,港獨只是一小撮人。
真是一小撮嗎?
既然是一小撮,為甚麼他們要對一小撮極度緊張和大張討伐。這一現象顯示:要麽,是黨官極度心虛,完全沒有自信和底氣,對一小撮都怕得要死。要麼,他們講大話,港獨不是一小撮,而是一大片;他們怕得有理由,所以要大張討伐。事實是初始是一小撮,現時是一大片;出現“港獨與反獨齊鳴 民言與官說齊飛”景觀。張三一言寫過一篇《民主與獨立是一個事實兩個名字》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8/08/17/41156/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348182,文中說的是爭取獨立就是爭取民主,用獨立手段保護民主。從人性、政治邏輯看,爭取民主必定是一大片,必然是人民中的多數,爭取民主本質就是官民決鬥。事實也是香港黨官一方與香港人民一方搏鬥:一小撮黨官對一大片香港人的搏鬥。

[三] 港獨是空談還是力行?
很明顯,今天的港獨還在談的階段,尚未進入行的階段。
但是,今天談港獨是實談,不是過口癮、不是空談。所謂實談,是指明天可能實現之談 (參閱《香港復國條件》)。今天的實談就是為明天實踐提供理論準備。
也可以說,今天不得不談港獨。
和理非非失敗了;
泛民的中國民主下之香港民主幻想失敗了;
公民抗命形式的雨傘運動失敗了;

再沒有其它路可行了,人們無奈地選擇了港獨這一條路。所以,港獨之理是不得不談之理,港獨之路是不得不行之路。
港獨既是今天實談理論,也是明天力行道路。

[四] 香港人無奈地談港獨,共產黨矛盾地談港獨。
香港人談了極多非港獨之道、行過民主回歸之路,都失敗了;在無理可說,無路可行之下,香港人無奈地說港獨,也被迫地走上港獨之路。
黨官一方面想定性港獨是偽命題,置之不理;可這麼一來類香港民族黨叢生;給港獨一個發展順境。共產黨對敵鬥爭傳統思想不可能採取這一策。
定性港獨為為真議題,則客觀上承認香港存在反共力量,這和共產黨說人民擁護它專政的謊言矛盾。承認香港存在反共力量,在邏輯上必然要打殺;可惜,共產黨也心知肚明:打殺不死;不但不死,反而會因打殺而助長其勢力。面對現實,共產黨雖則想採取此策,可惜不可取。
共產黨在對待港獨問題上遂陷入兩難境地。這就是共產黨一時說港獨是不存在的偽問題,一時又說對港獨零容忍;自打嘴巴的原因。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五]

從官史到民史

張三一言

歷史記載的事實從來都是片面的;直到今天還沒有見到全面的歷史。

[一] 歷史是片面的皇史官史
歷史就是寫歷史人所見的歷史,不是所有人所見的整體綜合歷史;古今古外的歷史都由皇帝的御用文官所寫,是皇史官史。這樣的歷史沒有可能不是根據皇帝所見、皇帝所好的官方記錄;這叫做皇史或官史。這種記錄不可能不片面倒向皇帝、官方一邊,所以,是片面的皇史官史。
雖然也有民間史家寫史,可是其理其據都源於皇史官史,所以,人類古代、近代沒有全面的歷史,也不可能有全面的歷史;也就沒有足以與皇史官史抗衡的民史。
極其量,若有不同來源記載的歷史作綜合觀,這些歷史就多了一些面,也就是比較全面、少些片面而已;但是,始終不是全面的歷史。只有到了知識下移到民間,尤其是訊息自由的今天,才有人民寫史的條件,才有民史出現的可能。只是可惜,到今天還沒有見到一部名副其實的民史。相信今後民史與官史同在,最終是官史讓位給民史。
這個問題也可以這樣說:民史的必要條件(不是充足條件)是有知識分子寫史。

[二] 知識分子還沒有寫出一部民史
甚麼是知識分子?
要甚麼樣的知識分子才能寫出民史?
就中國而言,古代,在官位的讀書人叫官;游離的讀書人叫士,今天的叫法是知識分子。
古代知識分子就是巫和覡。巫和覡這些人慢慢轉移分化,成為第一階段的知識份子。
古代為生民立命的知識分子,當官的正面形象是勞臣、苦官、諫官。其形象在對皇對權關係中表現出來。
知識分子從事的職業是吏師導:當文官的叫吏;從事教育工作的叫師。今天的知識份子大體可分為哲學家、社會領袖、革命者。社會領袖、革命者是變革社會的導師(領袖);這些知識分子形象在對民眾的關係上表現出來。
並非所有知識人都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有特定定義。陳述問題的知識人可以是學者、專家,在學府只問小課題,不問大問題,少有人批判、針砭當代權力和社會,不提出比現今更合理的未來社會。這些人叫做專業教師、專業研究者,不是知識分子;只可說是識字分子或知識人。能夠從知識中析出和提升智慧,質疑問題批判問題,尤其是批判權力批判社會,給出創新答案的知識人才是知識分子;或者說,能成為時代進步吹號角,引領民眾向前的知識人士、專業人士才能算作是知識分子。
人的基本群是安於現狀者,知識分子批判權力批判社會是要改變現狀,就不得不永遠說人家不愛聽的話,基於此,知識分子好像命中注定是永遠不受權力歡迎的人,也不受安於現狀群體的歡迎;古今中外都如此。知識分子言論雖則不受安於現狀民眾歡迎,但在理性上、邏輯上則是最符合民眾利益;所以,知識分子理應受民眾歡迎。民眾未覺醒時,知識分子是不受歡迎人物,民眾覺醒後,知識分子是受歡迎人物。
知識分子充當不討好角色,要害在於知識分子自置位於民眾領導者,客觀上邏輯上是位於統治者同列;所以,民眾不歡迎。在知識下移訊息自由且低成本的條件下,要是放下架子,置自己位於民眾商議者,參謀,可能會發揮更大作用;會受民眾歡迎。
由這樣的知識分才有可能寫民史或比較接近的民史。只惜,事實是還沒有一部史。

20181201


民主國家需要用對等原則對待中共國
【世人沒有關注的三個不平等事實】

張三一言

[一] 第一個世人沒有關注的不平等事實:人為不平等
今天的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尤其是像中共國朝鮮這樣的極權國家處於不平等關係:極權的中共國可以在自由民主國家自由;自由民主國家不能在極權的中共國自由。自由民主國家的自由成了世界各政治極權碩鼠可自由鑽進鑽出的漏洞。相反,極權國家不自由是一道鎖國銅牆鐵壁,自由民主國家被擋在門外。這是明顯擺在世人面前的不平等事實。
因為中共國崛起了,厲害了,所以中共軍方:「我們不再是弱者,如果美方不慎重行事,不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我們能帶給台灣痛苦。」
人們不要忽視這一警告的含意:給自己的國民痛苦是報復敵人的手段;真令人迷茫:這是不是人說的話。
中共國另一不人道作為是拿無辜的家人作人質:派人到美國直接對有關人員施壓,甚至向他們在國內的親人施壓。
在非人道反人類性質的作為方面,自由民主國家全無反擊能力。這是極之無奈的不平等。
這是人為造成的不平等事實。
為了消解這類不平等,自由民主國家需要建立這樣的平等關係:極權國家在自由民主國家得到多少自由,自由民主國家必須相應地在極權國家得到同等的自由;極權國家限制自由民主國家甚麼自由,自由民主國家就回應以同等的對極權國家限制自由。
例如,中共國可以在美國辦傳媒,中共國可以利用美國的開放民主加以滲透、大舉操弄美國政府、大學、智庫、媒體、企業和僑界,企圖阻斷美國對中國的批評、以及對台灣的支持。人們明顯地看到美國等自由民主國家沒有滲透操弄中共國政府、大學、智庫、媒體、企業和外僑的能力和權利。
這就是不平等關係。必須改變這種不平等,自由國家就有必須改變目前做法:政府必須向極權國家提出等價自由交換的原則:你極權國家可以到自由民主國家辦媒體,自由民主國家也必須得到在中共國辦相等分量媒體的權利。中共國限制自由民主國家在其國辦媒體,自由國家也必須相應地禁止中共國在自由民主國家辦媒體。這樣才是平等。
若自由民主國家真的這樣做,極權共產黨中國提不出反對的理由。

[二] 第二個世人沒有關注的不平等事實:客觀存在的不平等
世人公認中共國美國兩者相比,相對而言美國是富國,中共國是窮國。但是,人們都普遍忽視了:中共政府是極富政府,美國政府是很窮政府。
中共國政府可以任由黨,尤其是黨頭為一黨私利、為一人私利,用國家公帑在國內和在國際上收買朋友、孤立打擊敵人。中國人有專用詞表示這政治事實:大撒幣。自由民主國家的黨沒有這樣的權力。
窮不敵富是常理,美國窮政府處處被中共國富政府打壓。中共國有組織、更深度地嵌入美國生活的多元化結構中,投入極大資金達到極廣、極深、極大且長期的影響滲透美國的政治圈、教育機構與美籍華人社團;證明了這一事實。相對而言美國政府不能這麼樣做,起碼是沒有這麼樣做。
這是事實不平等。這些不平等或多或少是由客觀原因造成。
以上是自由民主國家與極權國家不平等的第二事實。

[三] 第三個世人沒有關注的不平等事實:公平正義的不平等
中共國人原本在封閉鎖國中被強迫洗腦、被強迫愛中共國,連帶必須愛統治中國的共產黨。國人一旦從閉國洗腦中走向開放,自由訊息就起反洗腦作用,促使人覺醒,並且復正常人狀態;覺醒了的中國人就反對一黨專政。覺醒了的中國人既不愛這個黨的私國,更不愛這一國的政府和權力。
自由民主國家人民沒有被封閉、沒有被洗腦,人們有自由,人們一直在覺醒中;有自由就有祖國,也愛這一祖國,而且一直自覺地愛國。
一個一旦覺醒就不愛國,一個一直在覺醒常態中愛國;這也是不平等。只是,這是極好的不平等,是體現公平正義的不平等;是人們喜愛和擁抱的不平等。
全世界都應該維護這一不平等,直到沒有極權國家、都是自由民主國家的境地為止。
20181202


獨立是出路 香港青年已經覺醒

張三一言

[一] 是誰把中港關係變成敵我矛盾?
反港獨之官聲說:本土派以敵我矛盾看待中港關係,是為幻象。
為甚麼香港人以敵我矛盾看待中港關係?
是基於現實不是出於幻想。
現實是共產黨一貫視黨為主子,視人民為奴,尤其是視所謂低端人口的平民大眾為奴民、刁民、賤民。現在共產黨權官無不是新的權貴資本家;權貴資本家沒有可能不把平民百姓視作奴隸、敵人。權貴資本家政權視人民為敵是理所當然的事。權貴資本家政權對港獨,即對香人民必然是敵我關係。
香港人民當然是人民,所以當然是共產黨的敵人;香港本土、港獨理所當然被共產黨劃入奴民類、敵人類。
奴主與奴民的中港關係能不是敵我關係?
明擺出來的事實是共產黨把中港關係敵我變成敵我矛盾。

[二] 暴力不等於真理,權力不能決定規律
作為香港主子的共產黨給被它視為奴民的人民劃出一道道不可逾越紅線禁區;越過者視為敵人,格殺勿論。於是共產黨與人民成為敵,香港人民,尤其是無視共產黨紅線,追求真民主真普選的香港本土和的獨立派香港人,更是共產黨的頭號敵人。
反港獨者說:“事實上,中央已經劃下紅線,多次強調須禁絕港獨,選舉主任亦已不止一次取消獨派、自決派議員的參選資格,而這次港府採用《社團條例》取締港獨組織,就是表明會用盡方法打擊港獨。”
這段話的理由是:權力就是真理;權力否定的就是壞的。權力決定事物發展規律,權力禁止本身體現真理和規律。
事實必定證明,共產黨官們錯。如果不錯,如果權力有決定事物發展規律能力的話,那麼,秦如皇對反秦勢力劃下絕對紅線、禁絕反秦力量、取消一切反秦政治勢力必然有效,秦朝就應該萬歲到今天;但是,結果是秦亡。
今天之秦朝可以例外?
答案是:今秦朝命運不會例外於古秦朝。
權力無能力決定事物發展規律;香港的共產黨沒有力量改變政治規律:港秦打永遠打不贏港人。共產黨打殺香港本土勢力、香港獨立力量,共產黨命運註定和秦始皇權相同:亡。
權力,尤其是暴政的權力不能決定真理,只會遠離真理,

[三] 經濟前進不落後不等於政治不反動落後、制度不反動落後、思想不反動落後為
黨說話者說:“內地的文化、制度的確有很大改善空間,但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經濟發展成果,已是舉世公認的事實。單以港人最熟悉的深圳而言,其本地生產總值已呈超越香港之勢,創新科技的發展程度更是遠遠領先香港。在法治、扶貧等方面,近年來內地也作出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當中的「精準扶貧」政策更獲世界銀行肯定,並為不少第三世界國家仿效。”
正告為黨說話者們:經濟發展不等於政治正確,不等於先進;事實是共產中國經濟發展政治反動。
經濟不能取代政治、物質不能取代精神、硬力量不能取代軟力量、忍受性不能取代認受性、非法不能取代合法…

[四] 港獨是基於現實,不是基於幻想
共產黨挑起港獨之爭論後,為黨說話者又扮和事老,要香港人“走出困局”、不要“令社會陷入毫無必要的爭端”。
怎麼樣走出困局”、不要“令社會陷入毫無必要的爭端”呢?
他們開出的葯方是“以實際成果來讓他們看到中港融合的好處”。即用經濟收買香港人的精神。
共產黨製造港獨,打殺港獨,利誘香港人離開港獨,收買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其核心目的是消弭香港民主,消弭香港自治權利和權力;把一黨專政魔爪伸入香港,即他們說的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
人們見到共產黨消弭香港自治權利和權力的方法,黨官極力渲染香港本土和港獨訴求是建基於幻想,對青年人洗腦:港獨不現實,港獨之路行不通。
外國類似香港的地方行獨立之路行得通;行得通的證明是近年來出現數以百計的原非獨立之地方建立了獨立國家。香港不會例外;只是香港外來反獨力量強大且暴烈而已。
香港青年人已經覺醒:香港本土派、港獨派都是基於政治現實的產物,本土派、港獨派都香港維權派。港獨作為手段維護香港人權、權益和權力,爭取真民主;香港獨立建國是香港民主的保證,香港人作主人的保證,要香港真民主就要香港獨立;香港獨立了就有真民主,追求香港獨立等同追求香港民主;所以,港獨又是目的。
香港本土派,香港獨立派,香港青年人必將行通港獨之路。

[五] 共產黨挑起反港獨與港獨之爭
今天,香港出現強烈的反港獨與港獨之爭;這爭論是誰挑起的?
無可辯駁的事實是:共產黨官方打殺香港人既有自由和爭取民主在先,用反港獨之名打殺香港人利益權利權力在先,陸共港共打殺香港本土在先;這打殺之後果是出現(復甦)港獨。共產黨打殺港獨,必然同時挑起港獨爭論。
雖則是共產黨反對香港本土打殺港獨在先,香港人被迫應戰;但是這一現論爭戰對香港人來說是有益的。
已見的明顯益處是港獨由極少數大學生心思變成全香港人都知道的議題;也就是把香港獨立意識推向全港人民,香港獨立意志在全香港漫延、擴散、生效;大大地增強了港獨勢力。反港獨港獨之爭成了香港政治鬥爭主題。
這一切都是真現實,沒有幻想的水分。

[六] 港獨必定成事的道理
這一道理的邏輯證明:獨裁的強權必定不能萬歲。
人類權力史亦證明:皇權必定讓位給民權。
以上兩個證明決定,香港民主必定取代香港專制獨裁;港獨爭取的是民主,香港實現民主之時,極可能就是香港獨立之日。
港獨必定成事的道理有兩個:
其一,最主要的道理是香港人有獨立建國要求;這獨立建國的力量是年青人,他們必然取代主張大一統中老年的人。當年青人取代年老人之時,就是香港獨立之日。
其二,香港獨立力量是上升、發展漫延的力量;大一統是衰敗滅亡中的力量。兩種力量搏鬥的結果必然是港獨取代現在大一統者的政權。

[七] 共產黨把香港當作家中妹仔
共產黨一方面把人民劃入奴民類、敵人類;這是因為人民中有反抗者。但是,另一方面,現實是“人民”為共產黨所有,是共產黨家財;所以,也有人說是共產黨家的妹仔。
有為黨說話者說:“既然中央政府視香港為中國一部分,那作出損害香港利益之事,豈不是損害自身利益?”
這是低能的狡辯。
惡財主家裡養的妹仔,是他家財產的一部分,人們常見財主虐待、姦淫妹仔,未見有“財主損害妹仔是損害自身利益”之說。
共產黨從出生之日起就就把人民黨作黨的私產,也一貫損害人民;共產黨自始至今都把人民黨作黨的妹仔,任意姦淫糟蹋。
上面引述的中共損港即自損的邏輯,就是惡主強姦妹仔是惡主損害自身利益的政治版本!
你說,這種為黨說話是不是太低能了?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七]

湘獨傳人反港獨

張三一言

【毛澤東曾經想走的湘獨瑞獨陸獨之路,香港人現在要走港獨之路;為甚麼毛澤東想的就是偉大思想,香港人行的就是邪道?】

叫囂對港零容忍的共產黨代理人香港特首林婦鄭月娥,是甚麼人?在思想上、政治上、法統上判定是毛澤東的後人、傳人;從地方自決地方獨立這個角度看,林婦鄭月娥是倡行湘獨、瑞獨、陸獨毛澤東的叛徒。

林婦鄭月娥(們)做的是湘獨傳人反港獨的事業;瑞獨傳人反港獨;陸獨傳人反港獨。
林婦鄭月娥們的邏輯是:只准我獨,不准你獨;我陸獨是偉光正,你港獨是犯天條。
我以前說過很多次,現在還在強高地高聲說,只要反港獨還在,我就要繼續談港獨。在香港獨立問題上,張三一言主張建立“香港民國”。
最好辦法是從中國分裂出來,實行香港獨立,並推動全國各省實踐人民自決權利;在中國現有國土上建立幾十個各自獨立的民國,再由幾十個獨立民國組建統一的中華合眾國。這個中華合眾國它包括台灣;比現在陸獨的中共國還要全還要大。
由我或別人說出類似言論,林婦鄭月娥(們)、御用文人、五毛等等奴才一貫反駁!即使他們明知我上述之說是抄錄毛澤東文章;是沿著毛澤東指引的湘獨路線實現港獨,只要不是由毛口所出,他們就全力反對和否定。但是由毛口說出如下的話,林婦鄭月娥(們)避之則吉:
【二九年假共和大戰亂的經驗,迫人不得不醒覺,知道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期內完全無望。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著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
讀完之後,告訴你們:我說的是你們祖師爺的翻版話;版權為毛澤東所有。
你們敢批判由別人口中說出的毛澤東思想,不敢觸動毛澤東原話的一根毫毛;這是你們一貫對人對事對理都是用兩套標準的表現;也是你們沒有道理、沒有底氣、沒有自信的表現。
過去你們打殺地主富農,批鬥資本家充共(不是充公)是偉光正,今天他們做資本主義社會中最壞的權貴資本家也是偉光正。
過去他們行湘獨、瑞獨陸獨是偉光正;今天他們打殺港獨也是偉光正。
你們批判美帝亡我(共)之心不死有道理;你們把搜括到的民脂民膏和老婆二奶子女保送到美國去又是有道理。
所以,林婦鄭月娥(們)、御用文人、五毛等等奴才們既行湘獨瑞獨陸獨又反港獨是正道

和共產黨這類傢夥講道理是白費心機。他們不會聽道理的話,只會聽力量的話。所以,香港復國者,香港本土自決派,港獨派,要做的是香港的人心工作,當全港人萬眾一心並付之以行動時,香港的要真民主真普選就到來了。

走毛澤東湘獨瑞獨陸獨路線;香港人應該有信心:港獨是香港唯一出路。
[港獨-香港復國之四十八]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