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李两人获德国难民庇护 反映香港司法及民主制度受质疑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共匪不除中国必亡! 于 May 23, 2019 01:32:34:

黄李两人获德国难民庇护 反映香港司法及民主制度受质疑
发言人: RFA, on 5/22/2019 5:52:00 PM 显示/隐藏图片 显示/隐藏文字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认为,德国予黄台仰庇护,显示外国质疑香港是否公平处理政治的异见声音。(杨岳桥facebook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点击看大图

黄李两人获德国难民庇护 反映香港司法及民主制度受质疑

2019-05-22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认为,德国予黄台仰庇护,显示外国质疑香港是否公平处理政治的异见声音。(杨岳桥facebook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本土民主前线前成员黄台仰及李东升,获德国批出难民庇护申请,相信是香港回归后首个被外国承认的「政治难民」个案,引起国际高度关注。有立法会议员指出,事件反映外国政府明显质疑香港的司法及民主制度,香港的国际声誉已沦为牺牲品。(覃晓言 报道)

据报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黄台仰及成员李东升,获德国政府批出难民庇护。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周三(22日)被记者追问时称,不会就任何媒体报道作出评论。

郑若骅说:我想你的问题包含有些假设,未有决定的,所以我不就任何报纸的个别看法作评论。警方会就著追捕要通缉的疑犯,做他应该做的事。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亦表示不评论个案,但他指弃保潜逃并非可移交逃犯的罪行,在有关移交逃犯的46个罪类,有包括涉及暴力的罪行,他相信执法部门会按一般做法去采取行动。

李家超说:我强调首先我不讨论个别个案,但弃保潜逃不是我们移交逃犯的罪行,移交逃犯里的罪行,有46个罪类写得很清楚,每一件案件如符合逃犯条例里的条文要求,当然又适用的话,执法部门会按著一般做法,会征询法律意见,采取适当行动。该46个罪类有包括一些涉及暴力的罪行。

香港警方发言人回覆本台查询时指,由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警方不作评论。一般来说,警方会根据案件的情况,循不同途径追查在逃疑犯的下落,并将其缉捕归案。

资深大律师、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向本台指出,香港与德国签订的引渡协议,可移交的罪行中不包括暴动罪及煽惑罪,若涉案人士有政治背景,相信德国方面更不会接受移交,港府能够申请移交黄、李二人回港受审的成数极低。

汤家骅说:与德国签订的双边协议,可移交的罪行里,并不包括暴动罪、或者煽惑罪,根据我们的移交疑犯法例及联合国指引,如果该被告声称自己有政治背景,亦可能不适宜进行移交,我相信能够成功申请移交黄台仰两位的机会都不高。我希望这个案件会令法庭将来处理同等案件时,会更加小心处理。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则向本台称,事件反映外国社会对香港能否公平处理政治异见声音,存在极大质疑,并指港府凡事以政治为先,将香港的国际声誉沦为牺牲品。

杨岳桥说:香港的国际声誉已经变成特区政府事事以政治为先的牺牲品,当有西方国家容许香港人申请政治庇护又获批,代表外国社会对香港特区是否存在公平处理政治异见声音,可能已投入了极大的质疑。这几年尤其处理具有政治争议案件的手法,都是为人诟病,到底特区政府有多重视香港的国际声誉呢?似乎林郑月娥的政府,更加在意他们在北京面前的政治信用多一点。

曾任保安局局长的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批评,德国政府不应向黄、李二人提供庇护,相信港府若向德国提出移交的申请,将会相当困难。

叶刘淑仪说:政府应与德国政府交涉,这样接受他们为难民,等于不接受我们法庭会有公平审讯。除了罪类,其中一个可以拒绝移交的理由,是基于政治理念。如德国方面接受黄与李回港后,可能遭受政治逼害,我想它可以根据这个理由拒绝移交。香港政府如果想根据双边协议,要求将黄和李移交香港,将会相当困难。

香港民族党前召集人陈浩天接受本台访问时称,德国向黄台仰及李东升批出难民庇护申请,相信是依据香港的人权、民主及法治状况而处理,明显敲响了香港出现问题的警号。

陈浩天说:好明显是香港出现了问题,当然不知道德国以甚么理由去收留黄台仰,可能是无法受公平审讯,或是其他方面,但都应该关于香港人权问题、民主状况及法治有关。在审批政治庇护时会很小心,所以相信他们有足够理据,及已考虑到政治后果。因为在批出政治庇护时,变相指香港是有问题的地方,而德国是西欧大国,所以是非常明显的警号。

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亦向本台指,事件反映香港近年由立法、执法及司法制度,都明显沦落,才会令德国对香港的制度失去信心。

梁颂恒说:立法机关无法立法亦守不到法例,执法部门是非民选政府所控制,至法官的委任,12人中有8人由行政长官委任,今日的所谓法治底下的基本原则是否仍能保持呢?但有政见人士容易被检控,判刑亦相对地特别重,即法律下并非人人平等。实际上德国与香港距离很远,距离如此远的国家去关注我们的事务,亦都突然对我们的制度失去信心,是今日在位者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梁颂恒又称,对在香港推动民主的前景不乐观,只能按著形势发展去做,他本身希望可以留守到最后,但若情况不容许的话,不排除会选择离港。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