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敦请美国政府驱逐郭文贵书——致川普总统和佩洛西议长的公开信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美国民主党都是人渣 于 September 13, 2019 22:32:44:

袁红冰:敦请美国政府驱逐郭文贵书——致川普总统和佩洛西议长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14日 来稿)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7/201909130905161HEIC


我,一个奉自由民主的政治原则为最高政治理想的中国流亡者,谨致函于尊敬的川普总统和尊敬的佩洛西议长。

我和历史一起记得,并且永远不会忘记,八九“六 . 四”之后,一位勇敢而美丽的美国女性,在中共暴政前展示出对中国人权的真诚关切——这位女性就是佩洛西女士。

我和现实一起注意到,川普总统正引领美国和国际社会走出对中共暴政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阴影,使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遭受重大挫败——誓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川普总统,因此也让国际社会更加坚定地面对中共强权的挑战。

我知道,川普总统和佩洛西女士分属不同的党派。但是,我相信,作为杰出的政治家,你们都有一颗忠诚于美国国家利益的心;作为对世界负有重大国际义务的美国政治领袖,你们也一定拥有关怀其他族裔自由事业,乃至人类命运的情怀。

我不揣冒昧,致函你们两位政治领袖,是希望说明一个事实:“郭文贵现象”不仅已经对美国的国家声誉和国家利益造成不应当被容忍的危害,同时也给分佈于世界各国的数十位中共暴政的反抗者和异见人士,带来严重的声誉伤害和实际困扰。

郭文贵,一个卖身投靠于中共腐烂官权而攫取巨额髒钱的暴发户;一个中共秘密警察高官马建邦派的经济“白手套”;一个爲中共国安部“立过三次一等功”的告密者;一个受到受害人诉讼指控的强姦女下属的犯罪嫌疑人、受到诉讼指控的巨额洗钱罪的犯罪嫌疑人、受到国际刑警红色通告追缉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一个多次公开声称自己拥有美国护照和有美国公民身份的撒谎者;一个无耻的投机者——他既想用反共政治秀骗取美国政治庇护,又渴望与中共达成妥协,通过打击、出卖中国异见人士,爲中共再立新功,重返中共专制体制。
郭文贵所依附的马建邦派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中失败,郭文贵不得不离开中国,走上流亡之路,并于二零一七年九月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由于申请政治庇护受到美国法律的程序性保护之后,郭文贵利用自媒体所展示的邪恶行为,却使美国国家声誉和尊严遭受令人难以置信的羞辱,也使美国国家利益遭受不应当被容忍的伤害。现将郭文贵的部分相关邪恶行为略数如下:

其一,郭文贵在一个广泛流播的视频中声称,中共的“蓝金黄”,即中共的收买渗透,已经进入“川普总统的被窝”。依照中文的表述逻辑,郭文贵此话隐喻的含义只能作两种理解——或者川普总统的妻子、美国第一夫人已经被中共收买,沦为卧底白宫的“第五纵队”;或者川普总统背叛家庭,而其与之野合艶遇的“美女蛇”,恰是中共的间谍。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郭文贵就利用视频对川普总统作出上述影射性指控,显然是对美国国家元首的侮辱,同时也严重戕害了美国在中国人和全球华裔族群中的国家声誉,甚至使国际社会对美国政府产生疑虑。

对民主国家的总统当然可以批评,甚至严厉批评,但是,却绝不可对民选的国家元首无根据地羞辱诽谤,因为,羞辱诽谤民选的国家元首,就意味著对民意的践踏,对国家尊严的践踏。

然而,郭文贵,这个声名狼藉的强姦罪犯罪嫌疑人,他对川普总统“被窝”裡状况极具淫秽意味的影射,却得到美国社会熟视无睹式的“宽容”——难道美国社会真的完全不在意美国国家声誉和尊严吗?

其二,郭文贵在广泛流播的视频中公开宣称,二零一九年“天安门大屠杀”三十周年之前,美国国务卿蓬皮奥代表美国政府发表的谴责大宰杀的文稿,其撰稿人是郭文贵称之为“郭战友”的郭文贵“蚂蚁帮”最重要成员——郭文贵试图用这种宣称,证明他相当程度上主导美国的国家政策。

郭文贵,一个几乎没有受过现代正规教育、全靠中共腐败官权获得肮髒财富的暴发户,一个受到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告追缉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一个多次声称自己是美国公民的撒谎者,竟然异想天开,通过完全违背常识的公开谎言,试图让公众相信,他是美国国务卿的影舞者,他是美国国家政策的主导者。

另外,郭文贵还不止一次、不厌其烦地公开炫燿,诸多美国的重要政府官员、检察官和退休将军都是他的朋友,经常和他一起开会,讨论重大国际政治问题;郭文贵甚至曾经声称,“即将担任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的马克 . 埃斯珀”是他的密友——郭文贵试图借助这种荒诞不经的炫燿,证明他在美国国家政治中具有主导性的重要地位。

郭文贵这样一个用无数谎言令美国国家声誉蒙羞的政治流氓,竟然没有受到美国法律追究,反而因申请政治庇护长时间受到美国法律的程序性保护——这种状态难道不是极具讽刺意味吗?

其三,因申请政治庇护而滞留美国期间,郭文贵对他的众多批评者提出滥诉,或者进行滥诉威胁。受到他滥诉或者滥诉威胁的人士,徧佈世界各地,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共暴政的反抗者或者异议者。

郭文贵依仗暴发户的肮髒金钱傲慢,威胁受到他滥诉的人士;他多次声称,在美国金钱可以决定性影响诉讼的进程和结果。郭文贵试图使人们相信,美国的司法是金权的奴隶,而不是正义的守护神——这难道不是对美国国家声誉的再次伤害吗?

郭文贵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给中共的“效忠信”中明确表示,他愿意通过打击中国的异议人士,爲中共再立新功,以乞求得到中共的宽恕,实现其“保命、保财”的目的和重归中共暴政体制的理想。

郭文贵也多次在视频中公开宣称,他要用诉讼毁掉这些中国异议人士的正常生活,耗尽他们的金钱,让他们在长期诉讼的纠缠中疲于奔命。事实上,滥诉已经成为郭文贵打击中国异议人士的邪恶方式。更恶劣之处在于,郭文贵甚至对美国诸多媒体实施滥诉,只因这些媒体曾客观报导郭文贵具有中共间谍的嫌疑。

美国的司法制度竟被郭文贵这个前中共秘密警察的走狗,用来压製对他的批评和客观报导,从而破坏美国言论自由原则和新闻自由原则——这项美国立国的价值基础。

显而易见,郭文贵的行为使美国司法制度的声誉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郭文贵的滥诉行为迄今未受到制止和惩罚,使人们不能不对美国司法制度坚守正义原则的能力提出严重质疑。

其四,由于申请政治庇护而受到美国法律程序性保护,郭文贵得以滞留美国。郭文贵,这个以权力大溃烂爲标志的中国权贵市场经济养育出的蛆虫人格,利用滞留美国之机,通过大量视频和推文,在网络世界,肆无忌惮地展示其丑陋至极的恶棍天性。

郭文贵使用污秽不堪、下流无耻、没有人性底线的语言,咒骂侮辱妇女、批评者或者私人仇敌;收买并组织指挥“蚂蚁帮”,对他的批评者进行网络霸凌和黑客攻击。

“郭文贵现象”正在摧毁自由世界华文网络社会的文明与正常交流,从而成为网络社会的癌变;郭文贵使用的咒骂语言的肮髒下贱程度,使“人类”这个概念都蒙受前所未有的羞辱。这一切都是在美国法律对郭文贵实施程序性保护的状态下发生的——这难道不是对美国国家声誉的深刻伤害吗?

其五,自从二零一八年八月中共最终抛弃郭文贵,这个过去的秘密警察的告密者、现在已经无利用价值的政治垃圾,郭文贵的全部生命兴奋点就聚焦于骗取美国的政治庇护。

在此之前,郭文贵通过视频公然指称,是美国移民局律师要求他谎称自己有美国公民身份,以作为对抗“中共迫害”的策略;他还声称他是“美国最重要的国家资产”,暗示他一定会得到美国的政治庇护。

被中共作为再无利用价值的政治垃圾抛弃后,郭文贵开始用空洞、虚伪的反共口号和反共政治秀,爲骗取美国政治庇护作最后挣扎。郭文贵的反共口号和反共政治秀,由于空洞、虚伪,甚至荒诞不经,并不能给中共造成任何实质伤害;郭文贵只试图借诸空洞、虚伪的政治表演,使人们忘记他过去作为中共秘密警察的告密者和线人,爲中共暴政立下的“功勋”,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使人们忘记他强姦罪和经济罪的犯罪嫌疑人身份,使人们忘记他即使在逃亡海外之后仍然表示要效忠中共暴政的政治奴性,从而成功骗取美国的政治庇护。
我注意到,川普总统致力于打击“假移民”。郭文贵属于正在进行时的“假移民”范畴;郭文贵已经成功地用谎言和虚假空洞的政治表演秀,使“郭文贵现象”当之无愧地成为试图骗取美国政治庇护的经典案例。但是,面对郭文贵违背常识的公开谎言,甚至直接诬陷“美国移民局律师”教唆他撒谎的谎言,美国移民局和其他相关执法部门竟然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仿佛患上老年痴呆症。

美国移民局和其他执法部门的上述不作为,使公众不能不提出一个质疑:难道美国已经沦为试图骗取政治庇护的撒谎者和刑事犯罪嫌疑人的避风港和天堂吗?我极其痛心地看到,这种质疑正在伤害美国的国家声誉。

“郭文贵现象”对美国国家声誉、尊严和国家利益的危害,并不限于上述五个方面。在时间和精力允许的条件下,我将考虑把郭文贵的道德罪恶和违法行为彙编成证据文件,呈交给尊敬的总统和议长。

“郭文贵现象”正在演绎信息时代网络世界的一道丑陋至极的“风景线”。美国的政治法律制度被认为是当代国际社会政治哲学和法律哲学的经典表述。但是,很遗憾,托起“郭文贵现象”这道“风景线”的,却是美国爲郭文贵提供的程序性法律保护——这种遗憾爲什么会持续如此过分长久的时间?郭文贵这个严重危害美国国家声誉、尊严和国家利益的重大刑事犯罪嫌疑人,为什麽迄今还没有依法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

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或许很複杂,不过,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少数美国议员、政府官员和学者所持有的一种短视的观念。这种观念认为,在美国和中共强权的竞争可能由“贸易战”发展爲全面对抗的情况下,郭文贵的反共政治秀有利于美国击败中共强权。

有迹象表明,韩连潮一类所谓中国“民运人士”,也运用其长期在美国生活形成的人际关係网,帮助郭文贵传播上述观念,从而使这种短视观念观在美国政界和智囊界的影响,得到进一步强化。人们有理由怀疑,韩连潮等人——有人通过网络视频公开指证他们收受郭文贵的金钱,他们并没有否定这种指控——是,至少客观上是郭文贵骗取美国政治庇护的行为的支持者。

上述观念所表述的,实质上是一种违背美国国家利益的思维。我之所以得出这种结论,基于下述三个理由。

其一,二十一世纪之后,长期对中共强权实行绥靖主义的恶果日益强烈地显现出来,以致于奥巴马执政的美国一度在中共强权前变成“政治软体动物”。因此,当川普总统发出“让美国再度伟大”的召唤,自由世界的人们都为之感到振奋。不过,要想“让美国再度伟大”,必须依靠伟大而正义的力量;试图通过保护郭文贵这种腐烂的恶棍人格取得对抗中共的优势,不仅不能使美国伟大,而只能使美国蒙羞——美国怎么可能依靠用下流至极的诅咒侮辱妇女的强姦嫌疑犯,实现“再度伟大”的理想?

其二,动机决定效果。郭文贵爲骗取美国政治庇护而卖力上演反共政治秀;他的动机决定他的政治秀必定空洞、虚伪,甚至荒诞不经——郭文贵曾声称,二零二零年天安门的毛泽东画像要换掉,即他暗示他的画像要取代毛泽东的画像,他本人及其“蚂蚁帮”要取代中共成为中国统治者;郭文贵曾声称,他并不同意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他要在中国实现“正道主义”,但是,郭文贵这个只受过小学教育的半文盲所表述的“正道主义”,其政治逻辑的荒唐怪诞,或许只能说服无脑的蚂蚁作为信徒;郭文贵曾声称,二零二零年的六月四日就是他在中国的建国日,但是,他的这个毫无论证的预言,似乎比乞丐的发财梦离现实更遥远;郭文贵还曾声称,只要他打开爆料的潘多拉之盒,几千万中国人就会上街抗议,中共因此将立刻灰飞烟灭,可是,时至今日,声称坚决反共的郭文贵就是宁死也不打开他的潘多拉之盒——诸如此类侮辱人类正常理性的“郭文贵疯言疯语”不胜枚举。

显而易见,郭文贵的反共政治秀纯粹是一场骗取政治庇护的狗血剧,伟大美国的政客和学者如果试图利用郭文贵演出的这场狗血剧,达到某些政治目的,最终只能使自己也变成这场狗血剧中的丑角演员。

自申请庇护而获得美国法律的程序性保护近两年以来,特别是自二零一八年八月以来,在网络世界和现实生活中,郭文贵这个中共腐败的权贵市场经济文化孕育出的蛆虫人格,极其嚣张且肆无忌惮地展露出他的反人性的邪恶,同时也使美国的国家声誉、尊严和国家利益遭受不应当容忍的伤害。

有鉴于此,我借这封公开信,敦请尊敬的川普总统和佩洛西议长发挥你们的影响力,依法行使你们承担的国家职责,尽快将郭文贵驱逐出美国,结束郭文贵利用美国法律程序性保护危害美国的不正常状况。

此致

敬礼

袁红冰

电子邮件地址:clcm.yuanhb@gmail.com

澳洲悉尼的联繫电话:+61 407 506 525

在台湾期间的联繫人: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总经理李文钦(电话: +886 972 072 697;电子邮件:booksway@gmail.com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

附件:袁红冰简介

袁红冰简介

袁红冰,一九五二年生于中国内蒙古呼和浩特,中国流亡作家、自由主义法学家、哲学家、政治活动者、「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发起人、《自由圣火》网站总编辑。现居澳大利亚。

一九七九年-一九八六年袁红冰就读于中国北京大学法律系,获法学硕士学位。一九八六年-一九九四年留校任教,曾任北京大学法律系诉讼法教研室负责人,教授课程包括《刑事诉讼法学》、《证据法学》、《法哲学原理》、《中国司法制度》等;于一九八七和一九八八年获得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著有《刑事诉讼法学》和《中国司法制度》,并且是中国教育部组织编写的高等院校教材《证据学》的撰稿人之一。他在高校中宣导自创的英雄人格哲学,被学生誉为「北京大学精神导师」。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期间,袁红冰因建立「北京大学教师后援团」及支持六四中的学生而被停课审查。一九九○年,袁红冰哲理散文诗《荒原风》出版,并旋即被禁。一九九二年,袁红冰主编、出版轰动一时的《历史的潮流》;同年,发起、召开,并主持有百名中国最著名持不同政见知识份子参加的「奥林匹克饭店会议」,抨击极左思潮。

一九九四年三月,因发起和组建《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中国当局以「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罪秘密逮捕袁红冰。同时袁红冰秘密创作的揭露中共对蒙古人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的书稿《自由在落日中》也被没收。

同年底,经过半年的非法监禁,袁红冰被中国当局流放偏远山区省份贵州,并被永远禁止再回北京。美国国务院公布的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的人权报告之中国部分中,均提出袁红冰的案例。

在流放贵州期间,袁红冰在贵州师范大学从事教学工作,后因专业成就被聘为教授,担任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创院院长,法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贵州省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贵州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贵州省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贵阳市仲裁委员会委员。同时,凭藉顽强的意志,袁红冰秘密创作出一系列揭露中共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的文学著作,包括重新写出的《自由在落日中》,以及《文殇》、《金色的圣山》、《回归荒凉》。这四部小说,不仅反映了历史的真实,更通过诗意的语言,记录下人们对自由人性的永恆追求,体现出对专制的反抗与蔑视。

二○○四年七月,袁红冰携这秘密创作出的四部书稿流亡海外,在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

二○○五年八月,袁红冰创办《自由圣火》网站,任总编辑。因中共对网站发起DDoS攻击,《自由圣火》于二〇一一年被迫停止运作。

二○○六年四月起,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倡导通过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创作,自由的表达,重建中国文化精神。

二○一○年 ~ 二○一五年,担任台湾开南大学法律学系讲座教授。

袁红冰著作:

文学著作:

1.《自由在落日中》 (2004年出版,新编版2018年出版)

2.《金色的圣山》(2005 年出版,新编版2009年出版)

3.《回归荒凉》(2005年出版,新编版2007年出版)

4.《文化与命运──袁红冰流亡文选》(2009年出版,新编版2014年出版);

5.《哲人之恋》(2010年出版)

6.《通向苍穹之巅──翻越喜马拉雅》(2011年出版,新编版2016年出版;藏文版2012年出版)

7.《燃烧的安魂曲》(2013年出版)

传记著作:

8.《文殇》 (2004年出版)

9.《六四之殇》(2015年出版)

哲学著作:

10.《永恆的魅惑》(1989年出版)

11.《荒原风》(1990年出版)

12.《英雄人格哲学三部曲》(2006年出版)

13.《意境性存在──属于心灵的真实》(2014年出版)

14.《酒书九章──饮者心灵盛典》(2017年出版)

法哲学著作:

15.《法的精神漫谈》(2003年出版)

政治哲学著作:

16.《人类大劫难》(2012年出版,新编版2017年出版)

政治学著作:

17.《民主与共和》(1992年完成写作)

时政著作:

18.《台湾大劫难》(2009年出版,新编版2014年出版;日文版2010年出版;英文版2010年出版);

19.《台湾大国策》(2010年出版);

20.《台湾大国魂》(2011年出版);

21.《被囚禁的台湾》(2012年出版,新编版2014年出版)

22.《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与安乐业合著,2013年出版)

23.《台湾生死书》(2014年出版)

24.《决战二○一六「创建台湾共和国」──自由台湾的唯一生路》(2015年出版)

25.《美国肢解中国?》(2015年出版)

26.《中华民国祭》(2016年出版)

27.《转基因魔咒下的世界》(2016年出版)

28.《让自由台湾成为壮丽的国家──袁红冰自主代撰文集》(2017年出版)

29.《刀锋上的台湾》(2018年出版)

30.《大纵横——创造并毁灭“战神”郭文贵》(2019年出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70201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