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打死12人 京城“打闷棍”恶魔被判死刑《江南时报》 (2001年07月26日第三版)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京华时报》供稿 于 April 22, 2018 18:39:47:

一年打死12人 京城“打闷棍”恶魔被判死刑

  昨天上午9时,在京城连续作案、曾一度引起市民恐慌的“打闷棍”抢劫犯焦文军、马俊戴着手铐、脚镣被4名法警押进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西中法庭。由于案情重大、受害人多达百人,审判长仅宣读判决书就用了40多分钟。9时52分,审判长宣布判处两被告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光天化日行劫

1999年七八月份,从内蒙古来京找工作的无业青年马俊偶然之间结识了一位“大哥”,自觉和大哥非常投缘,两个人一拍即合,从此开始进行疯狂的抢劫作案。而这位大哥就是刚刚从辽宁省某监狱逃脱到京的焦文军。

翻开焦文军的档案,就会发现这是一段充满罪恶和暴力的犯罪记录。现年29岁的焦文军出生于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1989年9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1998年6月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1999年6月20日在劳动时逃脱。

焦文军和马俊两个人从1999年8月8日到2000年8月28日期间,先后在北京市东城、西城、崇文、宣武、朝阳等七个区的人行过街天桥、地下通道疯狂作案。他们一旦发现单身作案目标,就会从后面尾随,趁对方不注意时,便用铁棍、铁锤击打头部,或是用刀刺扎身体,进行抢劫。由于在此期间,两个人共打死12人,打伤几十人,一时间恐怖的幽灵笼罩京城,百姓人心惶惶。而那些劫后余生的事主在陈述遇抢经过时,无不心有余悸道:“光天化日之下,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呀!”

作案手段残忍

1999年8月8日下午2时许,焦文军和马俊在马甸桥北附近伺机作案,这时在某单位工作的吕某(男)出现在了人行便道上。两人在拿着刀子对吕某进行威胁后,马俊用刀扎了吕某大腿一刀,二人抢劫了爱立信768型手机1部、男式石英手表一块,后销赃得款800元。吕某成了焦文军和马俊打闷棍系列抢劫案的第一个受害者,此后,这两人一发不可收拾……

2000年4月19日12时许,在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北门人行地下通道,马俊用铁棍猛击33岁的男子徐某的后脑部,将徐打倒,两人抢得诺基亚3210型手机1部,销赃后得款900元。徐某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2000年8月27日、28日,49岁的刘小江和29岁的王卫又先后在海淀区、丰台区被焦、马二人用铁棍击打后脑部致死,而王卫已经是第12个因打闷棍致死的受害者。

目击庭审现场

在昨天法庭宣判时,有4名被害人的家属站在了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席上,其中刘小江18岁的儿子和77岁的母亲罗某都来到了法庭,而在罗某怀中,就是被焦文军和马俊用铁棍打击后脑致死的刘小江的遗像。

在审判长宣读判决书长达40多分钟的时间里,偌大的西中法庭寂静无声,只是在审判长宣读的间隙中间,偶尔能够听见怀抱遗像的罗某啜泣的声音。在整个过程中,焦文军一直昂着头,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这个罪大恶极的杀人恶魔想必早已知道难逃法网。而马俊则是低着脑袋,只是在法庭宣布二人死刑后,才抬起了头,这时,他的喉咙不太明显地抽动起来,嘴唇也不自觉的连续抿动。

当判决宣读完毕,无声啜泣了40多分钟的罗某再也站不住了,她哭倒在了坐椅当中,和她同来的亲人无不落泪。面对记者的镜头,一家人相拥而泣……

记者随后采访了马俊,他说本来开始到北京是想找个工作,后来碰上了焦文军,就想抢点钱回家。当谈到那些惨死在他手中的受害者时,马俊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想将他们打晕,没想到会死人。”可是当被问到他家中的情况时,这个一直表现得满不在乎的杀人凶犯竟然十分动容:“我真是挺对不起我妈的,我爸死得早,全是我妈把我和妹妹拉扯大,今后没人给她养老送终了。”说到此处,马俊已是泪流满面。然而当被问到是否想到那些被他打死的人的父母也都无人送终时,马俊哭着表示“后悔也晚了”。

抓获经过回顾

面对一系列手段如此残忍的“打闷棍”案,北京市政府及市公安局的决策层下达了限期破案的命令。2000年8月24、26、28日,市局刑侦处三次召集全市各分县局主抓刑侦的副局长紧急开会,通报情况,详细布置此案的侦破工作。随即,全市各区县公安机关迅速行动,落实防范、布置抓捕方案,京城布下了一张巨大的恢恢法网。

2000年8月28日上午,某国家机关一名干部(即王卫)在玉蜓桥南侧100米处的小过道被人打昏至死,抢走手机和200多元现金。这已经是自2000年4月至2000年8月在北京市的海淀、丰台、朝阳、西城等地被人“打闷棍”实施抢劫遇害的第12人。

8月29日上午,在旧鼓楼大街北口的一个地下通道里,几名民警和保安正在此蹲守。这里除上下班高峰之外,平时过往的行人很稀少。担任蹲守任务的有西城分局两名佩枪刑警和新街口派出所的两名民警还有两名社区保安员,六人全部着便装。按分工,李兵和另一名刑警在通道内游动,民警王志勇、周涛各带一名保安员控制南北两个上下口。

上午11时许,当李兵与王志勇汇到一处,突然发现两名男子从东南方向朝地下通道走来。王志勇和李兵佯作聊天,背对二人窥视着他们的举动。二人中个子稍矮的男子手里拎着的一个大纸袋,引起了王志勇和李兵的警觉。在各单位布置此案的细节时,着重强调了嫌疑人可能是两名东北男子,作案时,拎着一个纸袋,纸袋内放有作案用的铁棍,这个细节所有上勤民警都烂熟于心。

两名男子走下通道,李兵、王志勇迅速尾随下去,李兵拔出手枪,拨开保险栓。就在嫌疑人走到通道的中间位置时,王志勇和李兵大声喝道:“不许动,警察!”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叫两名男子不知所措,呆立在原地。“面向墙把腿分开,手抱头!”王志勇和李兵边喊边冲上去,将两人推向墙壁,矮个子把纸袋放在地上,王志勇在其身后从上到下摸了一遍,“把身份证拿出来!”

这时,矮个子顺从地从裤子的兜内掏出钱包,王志勇打开钱包,只见身份证的住址一项前两字是辽宁,他顿时条件反射般地高喊:“周涛,快来,这家伙是东北人!”周涛闻声和另一名侦察员带领着保安员冲了过来。就在这时,高个子欲挣脱,李兵抡起手枪把狠狠地砸了他的脑袋两下,高个摔倒在地,李兵用手枪顶住了他的太阳穴。矮个子趁机转回身把瘦弱的王志勇一个背挎摔在地上,王志勇不顾伤痛奋力将其扑倒,与冲上来的周涛等人按住矮个子。矮个子身体强壮,几个人将他按倒三次,他跃起三次,民警和保安员眼睛拚红了,死死将其按倒。周涛的大腿被这亡命徒咬了两口,疼痛钻心,但他全然不顾,抽出手铐将这家伙牢牢铐住,两名男子终于被制服。在纸袋内,王志勇发现了一根直径3厘米,长50厘米,重约10公斤,用报纸包着,外层用透明胶条缠绕的罗纹钢盘棍。他们还从高个子身上搜出一把10厘米长的折叠刀。至此,焦文军和马俊落入法网,震动京城的“打闷棍”系列抢劫案告破。

杨文学 李东 郭京霞 李砚春

《江南时报》 (2001年07月26日第三版)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