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杀人是一惯的 ----劉少奇之女憶舊:一家四人慘死六人坐牢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共产主义罪恶深重! 于 May 25, 2020 02:01:36:


劉亭亭是王光美的女兒,劉少奇的第八個孩子。她的童年和少年在中南海度過,“文革”中親曆了嚴酷的政治鬥爭。
劉亭亭是王光美的女兒,劉少奇的第八個孩子。她的童年和少年在中南海度過,“文革”中親曆了嚴酷的政治鬥爭。(網絡圖片)


陳魯豫采訪劉少奇之女劉亭亭後,在《魯豫有約・名門》一書寫道:1980年2月,劉家子女回憶父親的書中,有這樣一段樸素的文字:“我們這個幸福的家庭,再也不能團圓了。4位骨肉先後慘死,6個親人坐過監獄。在我們一家人的遭遇之上,是億萬人民的苦難。”


劉亭亭是王光美的第三個孩子,1951年生于北京。1954年,她隨父母一起移居中南海。


魯豫:你們家有幾個成員?


劉亭亭:爸爸、媽媽、外婆、我們6個孩子。孩子們基本都住家裏。我爸爸一共有9個孩子。


1966年8月5日,毛澤東在中南海大院內貼了一張大字報。題目是《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劉少奇和王光美的厄運開始了。先是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劉少奇從國家第二號人物降至第八位。接著中南海的“造反派”時常進入劉家抄家、批鬥、侮辱、圍攻劉少奇夫婦,中南海再也不是劉亭亭的甯靜花園。


1967年1月6日,快到吃晚飯的時間,劉少奇家中的電話鈴聲突然響了。王光美接過電話,傳來急促的聲音:“是劉平平家嗎?你是劉平平的親屬嗎?劉平平剛才被汽車撞傷了,大腿骨折,正在我們醫院裏搶救,請你們馬上來!”


王光美打算馬上去醫院,王光美讓女兒劉亭亭和警衛班長騎自行車去醫院。兩人剛走,她又派兒子劉源也去醫院看看。過了一會兒,電話響了,是劉亭亭打來的,講話似乎很猶豫,。劉亭亭說,姐姐是“粉碎性骨折”。這下子,王光美和劉少奇馬上心急如焚地往醫院趕。但是剛進醫院門,就發現上當了,他們被清華大學的“造反派”包圍了。情急之下,王光美當即迎上前大聲說:“我是王光美,不是王光美的都走!”劉少奇還想看看情況,衛士會意,立即架著劉少奇離開了現場。


原來,這是清華大學“造反派”精心設計的圈套,假稱平平遇上車禍,引誘王光美上鈎。劉亭亭和劉源去了之後,也被他們扣爲人質。他們逼迫亭亭給王光美打電話。不過,紅衛兵沒有想到,劉少奇也來了!警衛迅速報告上級,得到的答複是:“劉少奇立即回中南海,王光美可以去清華。”這樣,王光美落到了紅衛兵手中,被連夜拉到清華大學審問、批鬥。劉少奇一回到中南海,馬上給周恩來打電話。周恩來立即給清華大學“井岡山”紅衛兵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明晨5點之前,必須讓王光美回到中南海!”


魯豫:那時候每天大喇叭裏都批判您家的人,到處都是有關您父母的漫畫。


劉亭亭:對,我們小孩還好一點,因爲要回學校去批鬥,我妹妹就很慘,她才六七歲,走到街上有人拿石塊打她。


魯豫:您恐懼嗎,絕望嗎?


劉亭亭:不是,沒那麽複雜,但是我不願意深談,這事讓人悲痛。那時候警察都處于戒嚴狀態,一有情況我們就要回學校。我爬過城門,也翻過房頂,我們如果在任何人家被他們發現,就會給人家造成很大的災難,因爲我們太“黑”了。


魯豫:您媽媽被騙到清華批鬥那次是不是跟您有關?


劉亭亭:對,那件事賴我,當時我還小,他們非逼著我給家裏打電話,逼著我騙父母說,我姐姐挨鬥完了被汽車撞了。媽媽在電話裏聽完,說周總理不允許我們出去。爸爸說,你不去我去,女兒是因爲我挨鬥被汽車撞了。我媽說,那我跟你一塊去。


他們剛一進門,劉源就喊,爸爸媽媽,他們騙你呢,他們要把媽媽騙到清華大學去批鬥。我媽一聽,就忽然把我爸往身後一擋,我爸一下就愣那兒了。我媽說,不是王光美的都走。然後使勁拉我們,最後等于是把我爸給架走了。我們回家後待在院子裏,我和平平哭了。爸爸說,不怪你們,是我犯錯誤了讓你媽媽去作檢討,我一定想辦法把你媽媽接回來。後來可能我爸給周總理打了電話,第二天媽媽被送回來了。


那時我每天都哭著醒來


我媽突然掙脫所有人,上去一把抓住我爸的手


用清華大學紅衛兵的話說,如果沒有“江青同志支持”,他們怎麽敢戲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劉少奇和夫人王光美?第二天,所謂“智擒王光美”的傳單,就從清華大學飛向四面八方,成爲“爆炸性新聞”!


3個月後,在江青的支持下,清華大學舉行了30萬人批鬥王光美大會。王光美在衆目睽睽下,被迫套上旗袍,戴著一長串用乒乓球串成的項鏈!


1967年4月6日,“造反派”沖進劉家,對劉少奇進行了第一次揪鬥。第二天,劉少奇貼出答辯大字報,但幾小時後即被撕毀。此時劉少奇夫婦已對自己的命運做出了最壞的打算。7月18日,“造反派”把劉少奇和王光美揪到中南海的兩個食堂進行批鬥,同時進行抄家。鬥爭會後,劉少奇被押回前院(他的辦公室)王光美被押到後院。兩人被隔離看管。


8月5日,爲慶祝《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發表一周年,天安門廣場召開了百萬人批劉大會。與此同時,中南海內部也對他們夫婦倆進行長達兩小時的謾罵和扭打。劉亭亭清楚記得,挨打的時候,母親突然掙脫,緊緊抓住父親的手,互相對視,作生命中最後的訣別。


魯豫:您爸爸媽媽見最後一面是在什麽時候?


劉亭亭:是爸爸在中南海挨鬥時,旁邊圍著許多群衆,我媽突然掙脫所有人,上去一把抓住我爸的手。然後,他們就開始挨打,鞋都打丟了,我媽和我爸就是不放手。打他們的人逼著我們小孩站在旁邊看,當時我們都在場,我佩服我媽,她關鍵時刻是一個很堅強的人。那次批鬥會之後,他們把我父母隔離了,我爸找不著我媽,腰一下就彎了。他們也不許我們跟他說話,還打他,打得我爸扶著窗台走路。有時我爸出來吃飯,我們就假裝洗手和他說幾句話。


有一天,突然來輛大卡車,通知我、劉源和劉平平去學校,要把我們一小時內送回學校。當時我們特別想去看看爸爸,跟他告別。他們不讓我們去,全拉走了。第一個星期我被關在學校,第二個星期我哥哥姐姐偷偷來找我,我們一起回到中南海門口,不敢說想見父母,說要見我們的小妹妹。我們也想了其他辦法,比如寫信要我們的書啊字典什麽的,都是希望爸爸媽媽在送出的東西裏能給我們寫點什麽。


沒多久他們就把我哥送到山西雁北插隊,他那時16歲。我姐姐被抓走的時候,我們正准備吃飯,她在洗衣服。忽然就來了幾個人,問哪個是劉平平?我姐說,我是。人家就把她帶走了。我們當時覺得突然,但也沒有想到是把她逮捕了。我姐轉頭跟我說,你幫我把衣服洗了。後來我們每天等她回來吃飯,擺著她的碗、她的筷子,她沒再回來。


魯豫:您那段時間哭得多嗎?


劉亭亭:不是有意識地哭,很自然地,每天早上都是哭著醒的。可能那時候哭得多了,現在眼淚倒少了。人家問我怎麽活下來的,我說生活的目的很簡單,生活的目的就是surviving(繼續存在),活下來。


得知妻兒都被迫離家,爸爸幾乎崩潰


“文革”開始後,王光美曾問過劉少奇:“爲什麽我們都被描繪得那麽醜惡,簡直成了罪犯。1967年9月13日上午,王光美的3個子女被趕出中南海。下午,最小的女兒劉潇潇還不滿6歲,也和老保姆趙淑君一起被趕走。當天晚上,王光美正式被捕,關進北京秦城監獄,被定性爲“美國特務”。


起初,劉少奇並不知道這突然發生的一切。他仍然佝偻著身子,手扶著走廊的窗台,拖著打傷的腿,一步一步地蹭著,蹭到王光美被關押的後院牆根,想聽裏面的動靜。一天夜裏,“造反派”突然在劉少奇住的屋子裏連夜築起一堵高牆,不准劉少奇再步出房門半步。


得知妻子和孩子都已被迫離家,只剩下自己孑然一身之後,劉少奇的精神近于崩潰。他有糖尿病,“造反派”卻故意停了他的藥,強迫他改變生活習慣,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徹夜不眠。


劉少奇的手臂在戰爭年代受過傷,經過扭打,舊傷發作,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兩個小時;到飯廳吃飯,短短的30米距離竟要“走”上50分鍾,甚至兩個小時。前後跟著的看守戰士誰也不敢上去扶一把。最後根本不能走了,只能由工作人員把飯打回來吃。年近七旬,他滿口只剩七顆殘存的牙齒,嚼不動窩頭、粗飯,又長期患有胃病,加上經常吃剩菜馊飯,常拉肚子,手顫抖得不聽使喚,飯送不到嘴裏,弄得滿臉滿身都是。病得太厲害了,大夫、護士也不敢給好好看。每次看病前先開一陣批鬥會,醫生一邊檢查病情一邊大罵:“中國的赫魯曉夫!”有的用聽診器敲打,有的用注射器使勁亂捅,看病就跟上刑一樣。由于長期不活動,雙腿的肌肉漸漸萎縮,胳膊和腿因爲常打針被紮爛了。護士記錄上寫著:“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


劉少奇的長子劉允斌在內蒙古臥軌自殺,長女劉愛琴被關在“牛棚”裏遭著毒打,次子劉允若在監獄裏患著脊椎結核,被折磨得死去活來。18歲的女兒劉平平被逮捕入獄,後來被驅逐到山東沿海的一個養馬場勞動改造。17歲的兒子劉源從監獄出來以後,報名參加上山下鄉。6歲的小女兒劉潇潇被保姆趙淑君撫養長大。劉亭亭中學畢業後,先是被分配到順義維尼綸廠,後調北京儀器儀表廠,做了一名普通工人。

劉亭亭:當初我哥哥走了以後,什麽師大女附中、上山下鄉、雲南內蒙的,我全都報名了。後來有同學損我說,你怎麽那麽進步啊。我說你不知道,我不是進步,我只是想在那個情況下做個農民是比較樸實的。雖然生活艱苦,我可能還活得過來。如果我去工廠的話,我一定會特別恐懼,因爲我完全就是一個批鬥對象了。最後他們還是分配我去了工廠,因爲我妹妹當時太小了。所以是因爲我妹妹的原因,他們才把我分在北京郊區的工廠。工人們對我們是很好的,那時候的溫暖和幫助都是沒有條件的。


我爸對我媽說,你不能讓他們給你下結論,不行


直到1971年秋,林彪事件發生後,在“文革”中被第一批打倒的彭真獲准親屬探視。這給在工廠勞動的劉亭亭帶來一線曙光。她寫信給毛澤東,希望看到四年不見的父母。信由宋慶齡代轉。毛澤東批示的頭一句是“父親已死”,同意讓他們見母親。1972年8月18日,劉家的孩子在秦城監獄見到了4年未曾謀面的母親。


劉亭亭:他們通知我們去見媽媽,我們兄弟姐妹幾個只有我和潇潇在北京。我姐姐知道消息,就往回跑,人家抓她,從火車上給揪了下來,她掙紮了半天,最後被人打暈過去,沒回來成。劉源知道以後,抓了一把黃豆,往相反方向走,往南走了兩天一夜,因爲往北走他怕有人抓他,最後才坐上火車回來的。


魯豫:在監獄裏見到媽媽什麽樣子?


劉亭亭:當時我媽和我印象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樣了。我們離開她的時候,覺得她高大、潇灑、溫文爾雅。等我們再見她,她穿一件黑棉襖,背完全駝了,頭發白了,反應還有點遲鈍。因爲長時間都是她一個人待著。我們想著要忍著不能哭,但是最後要分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了。


魯豫:那時媽媽知道您爸爸去世了嗎?


劉亭亭:她是我們到監獄去見她的前一天晚上知道的,跟我們基本上同時知道。


魯豫:她跟你們提起這個事了嗎?


劉亭亭:沒,誰都沒提。


魯豫:後來您有沒有問過您媽媽,她一個人在監獄裏被關了12年,是什麽力量支撐她一天一天地熬了下來?


劉亭亭:我媽在監獄裏,條件好時屋子也只有6平方米。她在裏面打拳鍛煉身體——身體彎著,像猴拳一樣,根本伸展不開。她還對著牆說話。人家說她有病。她說,我非常盼望他們能提審我,因爲如果有人提審,至少還有人跟我講話,否則我覺得自己連講話的能力都沒有。我媽後來跟我講,在她還沒跟我爸分開的時候,她就攢了一些安眠藥,而且跟我爸示意過要不要吃安眠藥(結束生命)。我爸說,你不能讓他們給你下結論,不行。所以她後來再沒想過自殺,在監獄裏那麽難都沒想過自殺。她說,你爸爸說得對,我不能讓別人作結論,好像我就是一個壞人。她就靠這種信念一直活下來。


1969年10月17日,他被轉移到開封。走前,護士用棉簽蘸上紫藥水,在一張報紙上寫了幾個大字:“中央決定把你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劉少奇轉過臉不看。護士又把報張紙拿到另一邊讓他看,他又把臉扭了過去。他的衛士長上前對著耳朵把紙上的字念了一遍,劉少奇閉著眼睛,一言不發。晚上,劉少奇赤著身子被人用被子一裹放上擔架,被專機送往開封的一個特別監獄。由于著涼,肺炎發作,高燒、嘔吐,11月12日淩晨6點死亡。死時,全身赤裸發臭,嘴鼻變形,白發有一尺多長。


與母親相見的當天,劉亭亭才知父親已死,這與劉少奇去世,相隔整整3年。此後,爲壓抑痛苦,劉亭亭把所有精力用于學習。1978年,她順利通過高考,成爲中國人民大學的一名學生。同年冬天,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文化大革命”被徹底否定,爲劉少奇平反昭雪的呼聲開始高漲。就是在這種形勢下,王光美離開了被囚禁12年的秦城監獄,重返人間。


1980年2月,劉少奇沈冤昭雪。劉家子女回憶父親的書中,有這樣一段樸素的文字:“我們這個幸福的家庭,再也不能團圓了。4位骨肉先後慘死,6個親人坐過監獄。在我們一家人的遭遇之上,是億萬人民的苦難。”


文章有刪節

華長玖
hit tracker


大政治家.大文史学家张林:黑暗无边的中共司法,陈锡铮-杨小炎一直是中共特务!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中共的特务遍天下 于 March 11, 2020 05:37:17:

回答: 大文史学家.政治家胡志伟--[我所認識的中共狗官何志平], 幹部强制入住“結親 由 幹部进入不是强奸 于 September 02, 2019 09:12:45:

大思想家.大政治家.大文史学家张林先生 (大纪元)
黑暗无边的中共司法,陈锡铮-杨小炎一直是中共特务!

中共司法 的黑暗程度,可以说是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他们能够拿了钱,就把无辜的人抓起来刑讯逼供,然后罗织出罪名;他们也能够把罪行严重的罪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在看守所遇到许多罪行严重的人,因为有关系或者输送利益,而被放掉;更见过许多无辜的人,被长期监禁折磨。

1998年,我制定了一个利用长江水灾难民大量聚集在武汉,而动员灾民讨要救济款,进而举行游行示威、乃至武装暴动的计划,然后我从纽约飞到香港雇了一条船潜入中国。没想到早已被中共特务获取情报,在香港负责接待我们的参与过黄雀行动的陈锡铮早已叛变,把我们出卖给了中共。陈锡铮一直是中共特务!请看杨光的文章------


【 往 事 重 提 !】民运队伍里全是我们的人,尤其是各种头头,都是我们安排指定的!

送交者: 送交者:杨光 于 April 04, 2018 06:55:48:


1993年底,圣诞节时,北京有个朋友与我早茶,代表上层对我讲了几个问题:

一、你逃出来啦,若是愿意回去,我们可为你安排;

二、若想回家看你大姐,我们愿意陪你回去,你千万不要自己返回。深圳公安局已安排好,要以贪官外逃的罪名,通过公安部,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通缉令,只要一遣返回去一顿乱棒将你打死,然后对外宣布你是畏罪自杀;

三、深圳公安局考虑,国际刑警组织和港府不会相信中国政府的鬼话,同时也通过国安部安排在港支联的特务在诱捕你。你千万不要上当。只是我也不知道国安部安排在支联会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我当时告诉他,那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叫‘陈锡铮’(江湖人称:陈老闆)这个人多次命令我,说‘支联会派我去深圳、广州挂反共标语’我一直没去!

四、他告诉我,有一个以牧师名义在支联会工作的朱耀明,是美国中情局的人,你千万别和他交往。他很危险!我们正在做他的工作,争取他能为我们服务。

五、你既然不想回国了,那就在香港生活吧!我们会和外经贸部讲,很快让你通过做生意发财、在山上买个别墅!你千万不要参加民运,民运队伍里全是我们的人。尤其是各种头头,都是我们安排指定的!

转眼二十多年了,现在公布于众!当时只是将这些内容告诉了几个香港朋友,现在广而告之!

杨光2016年5月22日于丹麦

所有跟贴:

在广州黄华看守所(公安部直属看守所),我被关押在外籍仓,遇到一个退伍解放军连长,转业到银行工作,后来担任信贷部主任,有天行长介绍一个客户来申请贷款,客户十分慷慨,多次请他们几个头目吃饭洗澡唱卡拉OK找小姐,又给大家送礼,出手阔绰,在领导明确指示下获得贷款7千万。

但是贷款到期无法收回,仔细一查,所有贷款手续文件都是伪造。这个信贷部主任被捕了,因为他签字批准了这笔贷款。尽管他说那个贷款者是行长副行长介绍的,贷款也是经过他们同意的,但是那两个领导早已打点好有关部门,根本没事。

由于办案单位并没有找到信贷部主任徇私舞弊的证据,但他还是成了替罪羊,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五年。他也没有被起诉,但他告诉我,他可能要死在看守所,因为他工作时间不长,没有多少积蓄送礼给办案单位。而他们稀里糊涂地关了他五年后,谁也不肯承担错关或者错放的责任,所以只有继续关下去。

中共司法 的每个环节,从负责侦查的公安局,到负责公诉的检察院,再到负责审判的法院,以及最后执行刑罚的司法监狱,都是敲骨吸髓的榨取金钱机构,都抱定一个宗旨办案:根据送钱多少,及关系程度从轻判刑;对于不送钱的,一律从重判刑;而对于证据不足难以定罪的,就不负责任地长期羁押。所以严格说来,中共办理的每个案件,都是冤假错案。


除了唯利是图,司法人员还公权私用、肆意弄权。我碰到过一个小伙子,跟广州公安局一个科长的女儿谈恋爱,而那个科长本来安排女儿与上司的儿子结婚的。两人不从,私奔后被找回来。为了彻底拆散他们俩,那个科长运用权力,以强奸罪把小伙子抓起来,竟然关了三年半也没有侦查终结。小伙子的腿已经多处溃烂,惨不忍睹。他一点也不知道哪一天他才能获释。

共产党体系,上级欺凌下级,下级欺凌人民,乃是司空见惯。而忍气吞声迎合领导的,都是为了得到上级利用,被赋予权力,可以贪污腐败。不信神的共产唯物主义者,几乎都是唯利是图、或凶狠霸道的,所以共产党干部,个个都是贪污腐败分子,只有轻重之分,没有性质之别,尤其是掌握普通人命运的司法系统人员。

这样一大群道德败坏、罪恶累累的犯罪分子组成的共产党,为了维护他们永远腐败的特权,他们除了不遗余力地打击异己,还疯狂迫害有宗教信仰的群体,动辄污蔑不服从共产党管理的教派为邪教。

其实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魔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疑涉共諜案 中國暨大台灣校友會秘書長等2人被訴

送交者: 中共的特务遍天下 于 August 21, 2018 06:04:05:

疑涉共諜案 中國暨大台灣校友會秘書長等2人被訴
分享疑涉共諜案 中國暨大台灣校友會秘書長等2人被訴到Facebook 分享疑涉共諜案 中國暨大台灣校友會秘書長等2人被訴到Line 分享疑涉共諜案 中國暨大台灣校友會秘書長等2人被訴到Google+
2018-07-30 10:50
〔記者謝君臨/台北報導〕中國暨南大學台灣校友會祕書長傅文齊、執行長李宛平,涉嫌自2009年起,受廣東省台辦官員指示,長期在台招攬現、退役陸軍軍官、立委、助理赴第三國與中方人士見面,企圖發展組織,並違法幫暨南大學招收台生,偽造不實學歷、學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今依違反國家安全法之發展組織未遂罪、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起訴傅、李2人。

中國暨南大學台灣校友會祕書長傅文齊、執行長李宛平,長期在台招攬現、退役陸軍軍官、立委、助理赴第三國與中方人士見面,企圖發展組織。台北地檢署調查後,今依違反國家安全法之發展組織未遂罪、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起訴傅、李2人。(資料照)
中國暨南大學台灣校友會祕書長傅文齊、執行長李宛平,長期在台招攬現、退役陸軍軍官、立委、助理赴第三國與中方人士見面,企圖發展組織。台北地檢署調查後,今依違反國家安全法之發展組織未遂罪、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起訴傅、李2人。(資料照)

此外,基督教崇德學院主任鍾怡敏,因協助部分立委或助理、商界人士以假的學歷、學分取得暨大碩博班報考資格,涉嫌違反兩岸人人民關係條例、刑法偽造文書罪,北檢給予緩起訴,須支付12萬元處分金給國庫;另,前立委廖婉汝助理李亮恆,被控為大陸收集台美軍事工業會議等國防部、外交部的公務機密,檢方調查後認定李收集的是公開資料,將李不起訴。

檢方調查,傅文齊曾在中國暨南大學求學,之後擔任暨大台灣校友會秘書長,找來李宛平擔任執行長,傅在中國期間與多名台辦官員熟識,涉嫌自2009年起至2016年止,受廣東省台辦官員綽號「小吳」等人指示,在台招攬政界、軍官赴第三國與中方人員見面。

檢方發現,傅透過李女關係,得知3、4名現、退役陸軍等軍官及多名立委、助理計畫赴中國、香港、泰國旅遊考察、韓國打高爾夫球敘等機會,安排中方人士先在當地等候,提供宴飲、派車至飯店、景點、機場接送等招待,並與中方人士「巧遇」見面。

此外,傅、李並與在台灣並未立案的基督教崇德學院主任鍾怡敏合作,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為暨大等中國學校在台招生,並收取佣金,其中不乏知名政界、立委、助理及商人士報考;但鍾等人明知部分人士的學歷、學分不足,報考資格不符,卻協助其作假學歷、學分以取得報考資格。

本案經調查局長期監聽後查獲,依國安法將傅文齊等人送辦,檢方曾傳喚多名出國的軍官、立委、助理,但這些人均否認與中方接觸,被吸收發展組織,且因無法證實有交付機密文件情事,檢方認為傅等人涉嫌發展組織未遂。


共諜案 國家安全法 暨南大學台灣校友會 發展組織
相關新聞


所有跟贴:

中共的特务遍天下—对中共贼喊捉贼的回敬

送交者:杨光

去年,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把中共犯下的滔天罪行系统全面的梳理了一下,这便于审判中国共产党国际法庭为中共下最后判决书。审理清晰更便利审判中国共产党国际法庭大法官袁红冰先生宣判中共罪行能有一个基本的框架。在这个大框架下,中共的罪行主要具体为反人类罪、战争罪、流氓罪、全体灭族罪、恐怖罪、制造仇恨罪、乱杀无辜罪、故意害人罪、卖国罪、酷刑罪、土匪绑架罪、种毒贩毒罪、抢劫罪、教唆杀人罪、种族少数民族灭绝罪、迫害信仰罪、不信上帝邪教罪等几大类就可以了。而中共判决书外,可以附上九评共产党作为中共罪行附件,附在中共判决书后,以示具体。
有些中共的具体罪行要由十三亿中国人民及台、港、澳的华人及分布全世界的华侨,大家动手来书写。我在这先写一写中共的特务遍天下,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的华人都来为中共写分中共判决书附件,交中国共产党国际审判法庭作为中共判决书的附件。
中共八十年代初,由天津市公安局一处派港特务陈锡铮,福建省福清人。八九年北京屠城后,混入香港支联会,后来用挑拨离间的卑鄙手段将在营救中国民运人士立下汗马功劳的黄雀行动总指挥陈达钲弟兄赶出支联会,由他来负责营救工作。可他用阴谋手段,千方百计的破坏民运。韩东方刚返回广州,就被公安拘捕,就是他向北京告的密。陶君行想混入深圳又是他破坏的。吴弘达和我在BBC协助下想去沈阳采访劳改产品生产工厂,也是他向国安部告密的。他想配合深圳市公安局诱捕我,叫我到深圳去挂反标;我由于胆小未敢去,他的阴谋诡计才未能得逞。我识破了他的中共特务的身份后,他又企图绑架我,由于我事前把这事告诉了刘千石、刘达文,才使他绑架我的计划没有成功。吴弘达派冯国锵夫妇去国内拍摄劳改产品的情况又被陈锡铮出卖,差点没落在中共手中。
九七年香港落入中共魔爪前,陈锡铮和港府政治顾问室的华人顾问联手往世界各国安排了八十多人。其中六十多人是陈锡铮收了钱的假难民,更有人是中共特务;仅来丹麦的滞港人员起码就有四人是假的。有人承认是给了陈锡铮钱、有人明显是中共特务。
杨小炎是江苏省统战部派港特务,中共把他全家派港是因他和他妻子的叔、伯均在台湾军情局工作,且是军情局重要首脑。中共不仅为他们全家在旺角买了房子,更为他家在深圳设了个雨花彩印服务有限公司,由他老婆出任董事长,儿子当经理。八九年北京屠城后,混入香港民联,后来更取代梁华出任民联阵香港主委,可由于经济上的原因他和陈锡铮把梁华杀死在深圳了。事发后,香港警方多次传他问话,他吓得逃到荷兰,待陈锡铮把北京搞定,由公安部把梁华命案由香港警方夺去,不许香港警方再插手后,才敢返回香港。可公安部声称亲自办梁华案后,对梁华家属道此案无破案线索已结案,不再追查了。杨小炎和陈锡铮从此又太平了。这两个人,现在仍能自由的进出大陆。据可靠的内幕消息:彭明被诱捕,杨小炎直接参与;彭明的假人民币就是杨小炎的雨花彩印公司印制,并由杨小炎亲自送到泰国交给彭明的,而又是杨小炎派常春开车送彭明带伪钞进入缅甸的,当晚彭明就被捕了。
早在内战时期,东北剿匪司令杜聿铭就发现李焕出卖了长春的守备情报给共匪将其拘捕后,李焕的上司,青年反共大同盟的主席杨百弟以其带回追查内部匪谍为由将李焕押回。可这个杨百弟和李焕都是中共的特务,结果给李焕拿上了路费,开了介绍信,叫李焕到上海投靠汤恩伯,后随军去台,八十年代初中央叫时任黑龙江省参事室副主任的杨秉城(即放走李焕的青年反共大同盟杨百弟,领导一二•九运动的杨蕴青)和李焕取得联系。杨秉城将写给李焕的信通过地下通道,由中共驻新加坡大使馆交由中华民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秘密交到李焕手。李焕在给杨秉城的回信中明确表示,争取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中共收回港、澳的九七年前,带领台湾回归共匪的温暖怀抱。中共在台湾的特务号称第五纵队,总指挥就是李焕。香港,澳门沦陷后,李焕两次到澳门与中共接触商洽国民党出卖台湾给中共事, 美其名曰:国共第三次合作,其实是共同找死!
中共的特务遍天下, 正牌的中共特务不算,任何一个公费学生、任何一个外派学者、任何一个驻外机构、公司工作人员都可能是中共特务,连嫁到台湾的黄色娘子军、偷渡到外国的人蛇,他们很快会成为中共收买对象,变成爱中共国的华侨,成为中共的特务和线人,向中共汇报政治异见人士的言行及监视法轮功。这种汉民族的卑鄙遗传因子和是非不分,好坏不明的劣根性 ,世界上只有大汉民族才有,这正是中共这样一个土匪,流氓集团能夺得大陆政权,并保住政权,还能在台湾找到走狗最后吞并台湾的根本原因。

中华民族,一个和穆斯林恐怖主义不遑多让的群体。

2005年8月21日 杨光 写于哥本哈根


所有跟贴:
大文史学家.大政治家胡志伟:李波被绑架内情,中国共产党就是黑社会! - 中国联邦政府彭明 (13810 bytes) 05:54:55 8/23/19 (0)

所有跟贴:
武宜三-----報應?國民黨「起義」投共後的人一批批地被拉出去搶斃,潘基文的判决书 - 操死國民黨是應该的 (35058 bytes) 09:16:36 9/02/19 (0)


---------------------------------------------------


伟大的香港人-你们真让我敬佩-崇拜-骄傲-自豪!全世界万众一心给共匪送终!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香港国阳光灿烂 于 December 14, 2019 08:03:35:

兼操国民党痞子-疯子-骗子-癞子,和阴损-狡诈-不要逼脸把

民进党彻底瓦解的共匪卧底老逼菜蝇蚊!


习近平订了个绞刑架,交了款就急着要拿,我告诉牠要排队,牠说牠等不及了!!!

送交者: 习近平说等不及了! 于 October 23, 2019 04:38:11:

习近平订了个绞刑架,交了款就急着要拿,我告诉牠要排队,牠说牠等不及了!!!

2019年10月1日 做的紧 死的快!


------------------------------------------------


全民展开游击战,共匪死的快!

港人给共匪送终,全国人民都响应。世界人民做后盾,川普班农打先锋。拿起菜刀和斧头,展开灭共的战争!实施城市游击战,来无影时去无踪。一定要一刀毙命,惩治共匪不留情,十四亿人都行动,共匪活不到天明。不愿做猪任宰割,做人不能跪着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

2019年11月15日 中华联邦大总统 彭明

--------------------------------------------------


香港临时政府宣言:

送交者: 天灭中共大联盟 于 October 5, 2019 06:08

香港临时政府宣言:

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推翻破旧之物以建更美好之物乃必然之事,此之为人类进化之本。如旧有之政府不为人民所立、不为人民所治、不为人民所享,则人民建立属民之政府,亦为必然之理。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然不为香港人民所立、所治、所享,故今日我等宣告成立香港临时政府。

“人人生而平等,上天赋予全人类某些不可剥夺之权,包含生命权,自由权、尊严权及追求幸福之权。”此乃我等一直所认同及不可践踏之真理及原则。人民为了不剥夺及不被剥夺,始建立法律及政府以保障自身及他人之权。政府一切之权力,乃源于人所赋予之权。政府如破坏以上原则,则人民有绝对之权力推翻及建立。

如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及中国共产党所控制,对香港人民的诉求视若无睹,不断剥削人民之权利,不立利民之法,反而进一步剥夺人民之自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今日绕过立法会制定《禁蒙面法》,企图继续压制人民集会之权,不理会香港绝大多数的人民之意愿。我等认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然失去人民之认可及授权,故今日我等宣布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失去其合法性,行政长官,各司、局长立即失去其职位所赋予之权。

香港临时政府宣布:

一、 原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各部门归入香港临时政府管理。

二、 原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行政长官、各司长、各局长及副局长,各部门首长及副首长马上离任及悬空职位,直至香港临时政府委任。

三、 各部门马上停止自二O一八年起所有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所颁布之新政策,各级人员保留其职位,并维持各部门必要之日常运作,直至另行通知。

四、 香港临时政府任期为五年或直至以全民提名及普选政府之体制及政府首长(以较短日期为准)。香港临时政府必需在成立起计一年内筹备选举,并于三年内完成选举。

五、 香港临时政府首长及各部门之临时委任官员,在其任期结束后,终身不可担任香港政府及公营机构之任何官职及受薪之决策人员。

六、 《香港法律》各条文暂予以保留,直至香港临时政府颁布新法律。

七、 解散香港立法会,并于三个月内进行选举临时立法会,一年内重新选举立法会。临时立法会议员席位为七十席。其中香港岛、九龙西选区十二席,九龙东十席,新界西、新界东选区十八席。

取自:http://www.epochtimes.com/gb/19/10/4/n11568902.htm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0-04 23:08:24

----------------------------------------------


伟大的香港人-你们真让我敬佩-崇拜-骄傲-自豪!万众一心迎接新世纪的到来!

送交者: 香港国阳光灿烂 于 October 20, 2019 05:03:30:

----------------颂 香 港 学 子----------

不要再做支那猪!!!《願榮光歸香港》! ! !

香港学子真英豪、警匪面前挺直腰、披血坐牢何所惧、誓要掀翻王八朝!

2019-06-17 于哥本哈根


香港青年真英雄,民主革命打先锋!一腔热血对悍匪,定要给共匪送终!


香港市民更伟大,雨淋烈日都不怕!和平抗争永不退,保卫香港这个家!

2019-07-01 于中共国-北平

香港青年可真棒,立法会里逛一逛。世上确实有流氓,暴徒就是共产党!

2019-07-12 中共国 中南海

----------------------------------------

香港青年问杨佳,天安门怎么能崩塌?杨佳微笑一挥手,十四亿人一起扒!

2019-08-01 -------- 北平大侠

-----------------------------------------------------


香港人民不惧死,看谁最后是孙子,习猪胆敢动刀枪,绞刑架
上就是你!

2019-8月1日-------- 与共匪一起揽着死


-------------------------------------------------


只要是人有思想,善恶正邪要吼响。支持香港抗共匪,不负人间走一场。

2019年8月1日 -------- 只要是人都应为香港人抗暴发声

-------------------------------------------

香港人民不怕吓,猪头马面见多了,见好不能收,和平、理性、非暴力听烦了!我要真普选、我要林郑回家,我要共匪下台,让人民做主当家!你敢让坦克上街、开枪镇压!老子会杀猪-放血-开膛-吃溜肥肠-溜腰花-炒肝尖-熏猪头-煮猪蹄-蒸猪耳-烩一锅猪下水汤-----和全世界人民分享!!!

2019年8月2日 香港国大厨--阳光灿烂

-------------------------------------------

香港人民反送中,最好方式是罢工,飞机停飞船抛锚,共匪恐慌习猪懵。

罢工、罢市、罢课、把共匪罢死!

2019年八月五日

-------------------------------------------------


世界各国齐发声,支持港人反送中,共匪被钉十字架,都来给
共匪送终!

全世界人民立即行动起来,和香港国人民一起给共匪送终!!!

2019年八月五日

------------------------------------------------------

林郑月娥色气衰、愿为共匪来扑街,穷凶极恶露狼性、以为隻手可遮天。

2019年八月给共匪送终日

-----------------------------------------------------

林郑月娥擅吹萧,共匪搂牠小蛮腰。男欢女爱相慰藉,一起彩拍念奴娇。

2019年八月八日 赠共匪宠幸的林郑月娥小姐

--------------------------------------------------

我有办法救中共,港人诉求全答应。香港交给香港人,不再

给共匪送终! 出兵镇压死的快,让步可以苟且生,权

衡利弊想明白,死了别想再超生!


阳光灿烂献计救中共-------天下唯一绝招,除此必死无疑!

2019年八月 中共鬼上身日

----------------------------------------------------

赠香港青年学子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香港同胞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和共匪一起揽着死!!!

2019-08-11


----------------------------------------------

赠伟大而光荣的香港国人民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英雄的香港国人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 捨得一身剐,誓把习皇拉下马!!!

2019年八月给共匪送终日

---------------------------------------------


香港国人真英雄,誓要给共匪送终,西方有些圣母婊,脱了裤子表孝忠。不要逼脸献上腚,纷上北京去取精,

2019年9月9日 德国圣母婊默克尔归西前

----------------------------------------------------

香港学子黄之锋,美国国会来发声。尊请美定香港法,共同给共匪送终。

有为青年罗冠聪,历数共匪的罪行。伙同林郑祸香港,天灭中共不容情!

香港国花何韵诗,万花丛中一铁枝。抛却名利撼共匪,天朝崩亡尤可期!


-----------------------------------------------

中华联邦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送交者: 中华联邦政府 于 October 06, 2019 04:04:36:


中华联邦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喜闻香港臨時政府成立,中华联邦政府特发贺电祝贺,祝香港

臨時政府带领香港人民早日实现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独

立国家。


-----------------中华联邦政府-------------

2019年10月5日

----------------------------------------------

中国联合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送交者: -中国联合政府 于 October 06, 2019 04:02:38:


中国联合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喜闻香港臨時政府成立,中国联合政府特发贺电祝贺,祝香港

臨時政府带领香港人民早日实现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独

立国家。


-----------------中国联合政府-------------

2019年10月5日

-------------------------------------------------

中国过渡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送交者: 中国过渡政府 于 October 06, 2019 04:00:33:


中国过渡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喜闻香港臨時政府成立,中国过渡政府特发贺电祝贺,祝香港

臨時政府带领香港人民早日实现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独

立国家。


-----------------中国过渡政府-------------

2019年10月5日

-----------------------------------------------

中国联邦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送交者: 中国联邦政府 于 October 05, 2019 22:28:39:

中国联邦政府给香港臨時政府的贺电

喜闻香港臨時政府成立,中国联邦政府特发贺电祝贺,祝香港

臨時政府带领香港人民早日实现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独

立国家。


-----------------中国联邦政府-------------

2019年10月5日

---------------------------------------------------


中國海外詩人楊煉《致香港人》

送交者: 给伟大的香港人 于 October 05, 2019 13:54:29

中國海外詩人楊煉《致香港人》


《致香港人》全詩:

你們是星,我們是夜;
你們點燃,我們熄滅;
你們是漢,我們是奸;
你們淚熱,我們心死;
你們赴死,我們偷生;
你們走上街頭,我們縮進沙發;
你們為明天而流血,我們為今天而苟活;
你們珍視愛的寶貴,我們死守命的價錢;
你們三十年前還沒出生,我們三十年後已經腐爛。

----------------------------------------------------

不要再做支那猪!!!《願榮光歸香港》! ! !

共匪残杀香港人,自由女神亦伤魂。大西洋畔同声哭,悲恸之声泣鬼神!


2019-11-11 哥本哈根 八十老叟玩命了


-----------------------------------------------------

川普是什么东西!?

川普老儿听明白,是非黑白在眼前。香港人民在流血,该出手

时你躲开?!


2019-11-11 川普是上帝的儿子还是魔鬼撒旦?


----------------------------------------------------


惊见座对面坐着一条中共的狗

送交者: 中共的特务遍天下! 于 October 05, 2019 03:19:18:


日前应邀出席一个餐会,惊见座对面坐着一条中共的狗,牠先是谈香港发生了爆乱,影响了香港的经济和人民的安宁生活,
牠看没人理牠,更大谈特谈---中国有十四亿猪,不能乱,一乱会很可怕,我们要教育中国人,用选票淘汰共产党。我以为是胡平坐我对坐,就问牠---那要多长时间。牠答,时间会很长但中国不能乱!我说,你是共产党吧?牠说,牠是社会民主党。我说你不是共产党把奥巴马请到丹麦干吗!?牠说奥巴马是好人/是最好的总统,川普是疯子是罪犯!我火冒九丈/把牠臭骂一顿---杨氏国骂当然要带大量中国特色的三字经---起身走人!去你妈那老屄的!!!

大家知道了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被共匪严重渗透,可你们
知道被操肛门的发源地的欧州被共匪渗透的更严重吗!!!看那个老婊子默克尔--------你还认为共匪有改恶从善的可能吗?!

最近丹麦政府又把欧巴马请来,到奥尔胡斯大学方便,因奥尔胡斯大学有孔子学院,每个学生都得参加,属必修课,由于仍是教育经费支出,每张门票由上次的7000克朗涨到15000克朗,丹麦政府不欢迎川普,因他不喜欢操肛门,

全世界都知道奥巴马愿操肛门,但花钱请人来操肛门的你见过吗?这就是我们丹麦政府了!


2019年9月25日 于丹麦哥本哈根 杨光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