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史学家,大政治家胡志伟-----[我所認識的中共狗官何志平]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独立中文笔会 于 May 16, 2018 03:40:48:

回答: 【 美 国 必 须 取 缔 “ 美 国 之 音 ” 这 个 中 共 特 务 机 关 !】 由 US中央情报局 于 May 07, 2018 08:22:18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我所認識的中共狗官何志平]

胡志伟文集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第十集目錄
·美麗牌商標上美女之死
·出國莫回鄉 回鄉須斷腸
·介紹康正果《我的反動自述》
·藍綠共慶「八•二三勝利」的奇景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魯迅你錯了——殺劉和珍的是馮玉祥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第十一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史料價值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
·王蒙在一九八九
·李兆麟被殺案的疑點與真相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
·第十二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秘錄》的史料價值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王蒙在一九八九
·張擴強傳略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第十三輯目錄
·大智大勇 巾幗英雄
·聯合國裡的華人
·痛悼國煊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諸侯盟,誰執牛耳?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孫寶剛先生行述
·陳孝威先生行述
·第十四輯目錄
·《流亡詩集》舊金山發佈會側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蓋棺論定唐德剛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第十五輯目錄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介紹陶涵力作《蔣委員長:為現代中國而奮鬥》
·撥開迷霧 揭穿謊言 拒絕遺忘 正視歷史——紀念張學良誕辰11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紀實——
·中華瑰寶的守護神 圖書文博界泰斗——蔣復璁先生逝世廿週年紀念座談會紀實
·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樓塌了——傳奇人物沈野的白雲蒼狗
·神戶僑領梅州首府潘植我傳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兔年大事 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
·香港番禺同鄉總會慶祝民國一百週年特刊序
·第十六輯目錄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十一月廿一日上午,我打開電腦,忽見蘋果即時新聞登出醒目標題「涉行賄非洲官員 女星胡慧中老公紐約落網」,內文曰:
「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與塞內加爾前外長,涉嫌代表一間中國能源公司賄賂非洲官員,金額數以百萬美元計,部份交易在聯合國總部內進行。二人於十一月十八日在美國紐約被捕。
何志平與加迪奧被指控為一間中國能源公司向查德和烏干達公司行賄,以獲取石油生意。二人涉嫌用200萬美元賄賂乍德總統以取得寶貴的石油開採權,又將50萬美元款項存入烏干達外長庫泰薩的戶口。當中約100萬美元的賄款以捐款為名,經紐約銀行系統匯款。他又向烏干達外長和總統送禮並承諾將來提供利益,包括分享一家合營公司利潤。
美國署助理司法部長勃朗哥表示,二人的貪污行為損害經濟,破壞公眾對自由市場的信心。
69歲的何志平和61歲的加迪奧,各被控以違反海外貪污行為法及洗錢罪,一旦罪成最高可被判20年。


落網應論定 究是功狗功人
我心想:「噢!你也有今天!?」整個上午打了二十多個電話告訴諸親好友,他們都說:「人在做,天在看喲,這是報應!」廿三日,我從油管視頻見到美洲最大的華文報紙「世界日報」副總編輯魏碧洲在《紐約看天下》節目中說:「該案是警方臥底、何志平的女秘書提供中英法文密件而破案的。根據我們以前的採訪經驗,凡被聯邦檢方鎖定的案件,絕對不會放棄。該案主控官是紐約南區號稱第一的聯邦檢察官、韓國人金賢俊。此人家世不俗,父親是外交官,他本人則在哈佛大學和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深造過。2000-2006年出任紐約南區「有組織犯罪和恐怖主義調查組」,曾成功地給意大利黑手黨和亞裔黑幫定罪,還應聘回韓國專責培訓律師和檢察官。2003年大紐約韓美律師協會授予他「開拓者獎」,2006年亞裔聯邦官員協會授予他「年度風雲人物」美譽。以表彰他在破獲有組織犯罪方面的貢獻。凡是金賢俊起訴的案件,成功率極高,被告不死也要脫層皮。何志平案證據確鑿,倘若他肯認罪,可減少刑期;倘若他不認罪,官司要打下去,訴訟過程中會在法庭展示許許多多細節,所謂『為國犧牲』乃是通過賄金為國家尋找戰略能源部署,這就涉及商業秘密及國家機密。他背後的強力部門也許會勸他認罪,剩下的後續事情由上級處理,然而何志平是否願意成為代罪羔羊,這是他和他的律師團隊必須慎重考慮的。」
涉行賄被捕的何志平目前囚於紐約曼哈頓下城的大都會懲教中心等待提訊,跟墨西哥毒梟「矮仔」古思曼、「世紀騙徒」馬多夫、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案主犯優素福等同囚。
熟悉紐約聯邦法庭運作的律師表示,何被拘留時間長短視乎大陪審團決定,普通案件不會囚禁超過48小時;若屬嚴重罪行,法官有權不予保釋,被告有機會囚禁至初審。大都會懲教中心共囚禁796名男女疑犯或犯人,屬高度設防監獄。《紐約時報》年初報道,獄中最危險囚犯被單獨囚禁的囚室,不見天日且燈光長着,不少囚犯視力受損,有囚犯指該監獄比美軍在古巴設立的關塔那摩灣拘押中心更差。
涉案被捕的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則於11月17日被捕,並於27日以100萬美元保證金保釋外出。
據外電報道,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12月1日開庭審理何的保釋申請,辯方要求以100萬美元保釋,並安排何在曼克頓租住的屋內軟禁,其間將戴上電子監察器。不過,控方強調何在美國並無扣連關係(no ties),而且控罪最高刑罰是監禁多於10年,相信他潛逃動機極大,潛逃能力亦同樣很高。
控方續指,被指接受何志平賄款的相關官員,也有協助他逃離美國的動機,「很多人不想看到被告在法庭公開發言」。辯方反駁指,何是一名受尊重的眼科醫生和前香港高官,對他來說潛逃是恥辱,「將會破壞他的聲譽和所做的一切」。
最終聯邦法官弗里曼接納控方理據,以何志平有潛逃危險為由拒其保釋。她在拒保文件上列出6大理由,包括何在美國缺乏很強的社區連結,無論是家庭、居住、資產、職業或金融連結都沒有,在美國只曾短暫移民,反而在其他國家、特別是香港有很強的連結;又認為何擁有潛逃的資源,以及豐富的外遊經驗。法官又指,本案控罪嚴重,政府亦已提供強烈證據,因此在衡量各證據後,認為政府已完成何犯潛逃風險的舉證責任。
辯方表明會上訴,至於何志平行賄案,將於12月20日進行初步聆訊。
法政匯思成員、美國執業律師傑遜.吳指,法庭拒絕保釋是意料之內,何現時有權向上訴庭提上訴;若再被拒絕,他亦可繼續上訴至最高法院,但訟費非常高昂,且需時很長。他解釋,兩週後的初步聆訊中,理論上法官會再次審視是否讓被告保釋,但除非辯方可提出全新及有力理據,否則一般都會維持原本裁決。對於何志平和加迪奧的保釋裁決不同,傑遜估計法官是考慮到兩人的「後台」不同,何的潛逃能力或會較高。
美國法院的保釋金額高昂並不罕見。被稱「垃圾債券大王」的美國金融界人物麥可.密爾肯,1989年被起訴98條與欺詐相關的罪名,其後需以2.5億美元保釋外出。另一名於2009年被捕的基金經理拉加拉南,亦交出高達一億美元保釋金。近日因美國「通俄案」而被起訴的特朗普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則於日前以1000萬美元保釋外出。
出身本卑微 居然大富大貴
  當我看到「將會破壞他的聲譽」一句時,情不自禁呸了一聲。以我在藝發局兩年與何志平同事的經驗,在該局大多數委員的心目中,何的聲譽本來就不好——惟利是圖,以權牟私,食親財黑,蠅營狗茍。
何志平1949年生於香港,中學就讀拔萃男書院,醉心小提琴,因為家貧無錢交學費而被父母反對。他並未放棄, 苦苦哀求下終獲允許,他又向學校借琴練習。在拔萃男书院读至中六,獲得电台举办的音乐节奖学金,於1968年赴美进修音乐考入美國史達森大學音樂系,卻「不想將之變成搵食工具」,放棄音樂路,轉攻化學學位後改讀醫科,在美國田納西州溫德堡大學修讀醫學博士,專攻眼科。
1984年他在哈佛大學任助教,旋獲中大醫學院邀請回流,於中大任教眼科,其後於1988年成為中大眼科講座教授。何回港第二年已放棄美國綠卡,又於1989年安排港澳辦前主任姬鵬飛入住威爾斯親王醫院,由他操刀治療白內障,此後他與中方關係日漸密切。據悉,李鵬母親趙君陶、鄧小平、陳元及周南,都曾是何的病人。
1993年起他連續4屆獲委任全國政協委員,1994年離開中大後掛牌行醫。回歸後出任臨時巿政局議員,1999年任香港政策研究所副主席,2001年在特首董建華競選連任時助選,董當選後,酬庸何担任民政事務局長。何任內最為人詬病的事是2003年年初三以局長身份為香港在車公廟求得下籤,該年香港爆發沙士,導致299人死亡。
何今年6月在中評社專訪中表示,離開特區政府後,他在想怎樣發揮香港人的作用,「怎麼樣配合國家,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貢獻一分力,所以我就選擇了民間外交」。他自稱在中華能源基金會從事國際能源安全戰略研究,自己與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合作,在聯合國組織推廣紐約世界文明論壇。
何志平經歷兩段婚姻,與前妻育有兩子女,1997年娶台灣女星胡慧中為第二任妻子,育有一女。
何志平2002年至2007年出任前民政事務局局長,因與曾、娥不合而離開官場,但處事十分高調,去年更與太太胡慧中一起加入由一群聲稱沒有政黨背景的社會人士組成的「公職人員誠信關注組」,稱要對公職人員的誠信進行監察,以利於建立一個開放及具公信力的社會,由他擔任關注組的名譽主席,未料今日自己卻捲入貪污行賄的國際官司。
關注組去年透過公司註冊成為有限公司,並在8月底成立典禮。當時何志平揚言所有公職人員都應受市民、特別是媒體監察,「冇誠信又點樣服務落去呢?」他稱公職人員工作要具透明度,讓市民安心,而領導人的誠信亦十分重要,至於行政長官梁振英的誠信就要由市民判斷。他又點評有議員收取捐款無申報,稱「出得嚟行係要還㗎!」真係夫子自道。
放言高論 不知所云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以五倍的優勢擊敗左派作聯會對手潘銘燊教授,當選特區政府藝術發展局委員,旋以全票當選藝發局文學委員會主席。十一月十日信報曾驚呼:「胡志偉一個人打敗了一個國家」,這一誇張言論埋下了我日後被迫害的種籽。在兩年任期中,我參加了九個委員會,每月為香港藝術家做義工三百多小時。
上任後第一次全體委員大會於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四日舉行,藝發局主席、周生生珠寶金行總經理周永成對十位民選委員、十二位官委委员及三位官守委員重覆说了三遍:「從本屆開始,有了大陸人加入,本局的生態環境有了變化」,我深深感到外省人在香港法定機構是受歧視的弱勢人士,雖然我年長於多數在座委員,我居港的工齡也大於一半在座委員。
藝術發展局模倣英式議會,分成三級架構。第一層是全體委員大會,第三層是文學、視藝、戲劇、戲曲、音樂舞蹈、電影、藝術行政、藝術評論等八個委員會:第二層是凌駕於八個委員會的藝術界別委員會、主管人事與經費的資源管理委員會以及務虛的策略發展委員會。後者沒有選民,沒有民意基礎,但經費最多、效益全無。二月四日,粵曲名伶陳劍聲女士在時代廣場樓上宴請眾委員,席間何志平問我,他當香港眼科醫學會會長的前任胡志鵬醫生是你什麼人,我說弟弟,他又問病理專家胡志翔是你什麼人,我說是我大哥,他說:「原來你是茂昌仔」,也許他本以為外省人都是督卒過河的阿燦。何志平的市政局議員秘書林漢堅私下對我說,何醫生有志於執掌策略委員會主席,希望民選委員大力支持。二月十六日,策略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我提名何,黃清霞附議,何醫生在無對手中當選。然而,日後我發覺,這個策略委員會擅於策劃大型國際研討會,如香港本地文化政策研討會、香港文化政策研究計劃、藝術政策論壇等等大型項目,每次都耗費六、七位數的公帑,邀請五大洲的文化官員來高談闊論,其論題竟是「什麼叫藝術」?而研究計劃總是由幾位文化界的大V承包,洋洋灑灑幾萬字研究報告就能換回文學作家幾十本書的出版津貼。那些所謂大V,既不會寫小說、畫油畫,也不會作曲唱歌演戲,他們放言高論、言不及義、佶屈聱牙,不知所云,而那些國際論壇與研究計劃絲毫無助於作家、畫家、音樂家、明星提升銷數或票房價值。七月廿二日,開全體委員大會時,我發言說,金融風暴殃及文化工作者,各報都大批裁員,有家大報裁員三百多,那些失業的編輯、記者強烈要求藝發展撥多些專款辦雜誌,以解倒懸之困,可是文委會每年經費是戲劇委員會的三份之一,藝術評論委員會可以夥同策略會批五百萬辦一份薄薄的黑白藝評雜誌,可是文學委員會資助十幾種文學刊物總共只有兩百六十萬,說到傷心處,我潸然淚下,痛哭流涕。
[下一页]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說起這份所謂跨媒介藝術雜誌,當年藝發局動用了三十位審批員,結論是:文章冗長,言之無助,深度不足,有些連文字表達能力也不夠,敷衍的稿子和鱔稿很多,編輯技巧低劣,風格呆板,紙質差劣。就這樣,每頁排版設計費要二千五百元,五百萬預算中338萬是「派發費」。於是,我同音樂舞蹈、戲劇、戲曲委員會主席一致否決了續約五百萬的申請。有人說,我是「刺兒頭」,於是得罪了策劃這份雜誌的策略委員會主席何志平。可是,他倡議的「香港文化政策研究」「香港電視政策研究」都推給我這個義工修改、訂正,枱底下的動作卻源源不斷。在六、七月份的文委會會議上,翁靈文說,擔任增選委員,每次開會到半夜,連車馬費都不給,然而出席大會的康文署代表蕭衛全堅稱港府的諮詢委員會數以百計,都是義工,不可付酬。翁靈文說文委會主席不能代表眾委員爭取合法權益,換個人做吧。黃德偉提出翻譯項目,十幾萬字文稿索價六十萬,鑒於申請人是他女友,我令他避席,他堅決不走。胡從經提出九百萬元的香港文學大系編印計劃,開價九百萬。我說,文委會全年才千六萬經費,全港二千名作家每人平均僅八千元,你一個人領去九百萬,其他人怎麼分派?何況近百本書的重新編印,即使大型出版社也至少需時五年,我這兩年任期的主席無權預支未來錢,若你領了九百萬去分拆承包,那跟建築業奸商的三判四判五判坐地分贜有何區別?文委會是服務作家的組織,不是勒索公帑的場所。於是胡黃翁等大吵大鬧,聲稱要彈劾我,要重選主席。周主席、陳副主席聽了錄音帶十分惱怒,因為根據章程,民選委員是不能由聘任的增選委員罷免的,他們早先懇求我聘他們入文學委員會,後又視此職作為「分餅仔」的特權,結果是大會決定增選委員只具發言權,而無表決權,頂住了這股歪風。
招降納叛 挾嫌報復 製造冤獄
此時我發覺月薪八萬元的藝發局秘書長鄭新文與秘書韋子菲動用公帑宴請胡從經等增選委員,動員他們向檢調單位告狀,胡從經向周永成呈交了1.6萬字的陳情書,要求周主席罷免我,其所臚列事項無非翻炒印刷商王鍇九七年十二月廿三日在信報所刊蕪文,誣我冒充香港文聯理事、香港作協理事,謊報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學歷等等。此文見報後,康文署署長周德熙命令下屬文化部(署長管部長,這是香港一大笑話)官員陳慧玲審查我半年之久。一月廿一日,在康樂文化署於富麗華酒店舉辦的宴會上,我正巧遇到文聯理事吳家喜,他還記得六年前甄燊港在文聯理事會上批判盧國沾一事,他向在塲的女官陳慧玲證明我確實任過文聯理事;至於作協理事,當年的理事劉晟、劉濟昆、宋天雄,秘書楊妙珍都還健在,有什麼查不明白的?有關「冒充學歷」一事,是王鍇有一天執意要参觀我的藏書,他在書櫃中亂翻一通,找出一本上海聖約翰校友會通訊錄,問了一句「你還是聖約翰大學畢業的?」我當時答道:「聖約翰校友會的會員包括聖約翰大學、中學、小學以及幼稚園的歷年師生員工,連掃地工友、煮飯阿嬸都可以加入!」想不到他故意歪曲造謠。我向陳官出示那本通訊錄,上面刊有我和大哥志翔的個人資料,那都是校友會核對了上海市教育局所存歷年聖約翰畢業生的檔案而編印的。陳官點了點頭,說此事莫再談了。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最後還交付廉署作為調查重點。
我的嫉惡如仇性格自然得罪了藝發局的實際掌權者。九月一日在何志平主持的策略委員會上,我沖著何說,貴會排一份十二頁的文件,報銷八千元,這太離譜了,排版是A4尺寸四元錢,十二頁只需廿四元,付八千元超過三百卅二倍多,實在太過份。何志平聞言鐵青著臉,陳達文副主席笑了,然此事沒被追究。同月我又提出藝發局印年報,薄薄二百頁支付的印刷費高達十幾萬,是正常印刷價的十倍多,這又得罪了秘書長鄭新文。十一月十六日何志平向策略委員會申請資助出版他近年在信報發表的一些文化政策評論,他本人雖然避席,但會前差遣他的秘書林漢堅幾次打電話遊說我支持這本文集。開會時,周永成以代主席身份詢問文委會主席的意見,我據實答曰:「幾萬字的舊稿,又無彩色照片,按文委會的資助準則,頂多給一萬多元。這樣的文章,卑之無甚高論,结集出版恐怕是零銷量。」當時除了林漢堅,全部與會委員都不支持,故申請被否決。自此,何志平見了我總是黑口黑面,但我仍未察覺大禍將要臨頭。
十二月九日是,在主席會議上,陳達文提議下一财政年度策略、界別兩個委員會經費各刪減九成,將省下的錢用到藝術創作上,少務虛多務實。我說:「乾脆解散策略委員會吧」,何志平聞言狠狠瞪了我一眼。十二月十五日,在委員大會上,我批評鄭新文越權出席文委會,指名必須批錢給幾個大V、擅用公款宴請胡從經等人策動鬧事、在視覺藝術委員會製造人事糾紛、投放地鐵燈箱廣告與《打開》雜誌豪花公帑績效極差,在藝發局經費短絀各藝術界別削減經費的困境下,他一再向資源會要求给秘書處成員加薪,此人做藝發局職工的工會主席最合適,做秘書長則不合適。此時鄭新文紅了眼圈表示他可以辭職不幹,盧景文打斷我說:好容易做熟了,再換個生手不甚妥當,秘書長有錯誤可以限時糾正,要與人為善嘛!
恐嚇新報 總編憤而辭職
 在這樣壓抑的環境下,壞人囂張,好人受氣,周主席、陳副主席常常稱讚我的勤力與勇氣,但他們也表示,對部份委員與秘書人員的以權牟私、结夥營私行逕極為不齒,可是從制度層面還真無可奈何:有些委員出席率很低,但分錢投票時一個電話就趕到,分到錢即揚長而去。十一月下旬,我撰寫了五個整版的系列文章,揭露藝發局內部的黑幕,希望社會大眾予以公評,以圖改進。廿五日,銷量十幾萬份的新報圖文並茂報導了有人內外勾結每年虛報冒領八位數公帑的醜聞,涉事者與款數列成三個表格,一目了然。這一天的新報賣到斷市,文化界反應極為熱烈,盧景文說,從文風之犀利與資料之翔實,可認定是你胡志偉寫的。然而,受揭露的人士向新報社長馮兆榮施加了巨大的壓力,他不得不下令總編輯尹志偉斬纜,於是原定的五版特輯只出了一版就夭折了。尹志偉是我八十年代在天天日報的舊同事,他忿忿不平,盛怒之下辭去了新報總編的職務。
一九九九年一月廿一日凌晨六點多,四個彪形大漢闖入我的寓所,後又增援兩人,以「印刷商王鍇舉報你貪污《香港筆薈》每期五百本」罪名抄了我的家,屋內兩萬本書扔得一片狼藉,拿走我兩箱私人財物,一百九十天後才給收據,其中部份財物帳冊至今未予歸還。廉署調查員對我疲勞審訊十多小時後,宣布正式逮捕我,至深夜十一點才具保假釋。令人驚詫的是,次日全港十幾份大報都登出了駭人聽聞的報導,指名道姓侮辱我的人格,無中生有捺造我的「罪狀」,事後聞悉,是廉署與藝發局秘書處發出的新聞稿。按照法律,偵查中的案件是禁止公開報導的,這一官署犯法事件,竟無檢調機構追究刑責。然此一茅招致使法官都受到「先入為主」的干擾,結果是釀成一宗冤案。
抄家後十多個月内傳訊了多次。光是頭天近二十小時的審訊,只留下四小時半的錄影帶。十月份歸還部份財物,還是逼我先簽字後放手。為了取回存款折買麵包,我不得不簽。調查員陳某在審訊前誘騙我說:「如果你同我們合作,留下記錄就沒事了」此案拖延十個月,更換調查人員逾十人。結案時,一名調查員拉我到無錄音裝置的大門外說:「如果你認罪,判幾個月了事,不認罪要判幾年監!」另一人在第一次開庭前說:「奉勸你對現實低頭,認罪只是罰錢而已,不認罪一定要坐牢!」此案在東區裁判署審理,自八月廿四日至十月廿七日開庭五次。在十月廿七日庭上,廉署女檢控官當著法官的面搶走我的辯護律師嚴小姐的陳述辭底稿,嚴大狀憤而辭職。退庭後嚴大狀對我說:「如果廉署下次在庭上引用這份文件的觀點來攻擊你,那就是違法的。」我問她為什麼讓別人搶走,她說:「我是斯文人,唔通我同廉署人員打架嗎?我不想得罪廉署,今後常常要見面的。」廉署調查本案的主要依據是胡從經的萬言書和王鍇的誣告信,它耗費數以萬元計的公帑,傳訊了數十名男女作家、設計師、出版社東主、印刷廠東主,甚至我旅港二十年就診過的公立醫生、私家醫生以及會計師,其觸角遠達武漢的香港文學研究學者古遠清教授。還傳訊香江出版社董事林振名盤間一日,逼他承認向我提供利益,其實那些人在我任文委會主席期間從未領取過出版資助。經反覆逼供誘供毫無收獲,到中大張同教授寓所取證時,差點給主人趕出門。人們公認我是倒貼私蓄為作家們服務,從無經濟問題。為了遮醜,廉署人員乃以四年前的一本社團刊物《香港筆薈》的印刷帳單大做文章,控告我「與印刷商王鍇串謀訛騙藝發局十萬元。」
王鍇曾聘請我主編《開卷有益》雜誌,因拖欠八個月薪酬以及稿費等,被我告上勞工法庭,王鍇輸了官司賠錢後挾嫌報復,甘心充當偽證,乃由廉署導演了一場活劇。八日廿五日,王鍇在法庭上根據檢控官的手勢,認了首項罪名,否認第二、三、四項,匆匆被判緩刑三個月,就此轉為控方證人。
廉署傳訊了筆會的秘書李某,威脅他不准將有利於我的帳冊文件以及九次向執法、立法部門檢舉黃康顯貪污公款的大宗文件交還給我,所以在漫長的偵訊過程中,廉署任意編造賬冊,而我在缺乏文件的窘境下事倍功半。十月六日開庭前,廉署人員對嚴大狀說,在庭上絕不可談到黃康顯的姓名,否則要加控我三條罪名。十月廿七日開庭時,廉署人員一再強調香港筆會多領了藝發局十萬元,下落不明,控方無意追究,現在檢控的是胡志偉做假帳。嚴大狀列表辯明,胡志偉非但沒有貪污,反而以私蓄倒貼了十萬元,帳單被扣留的還有十多萬元,而貪污者另有其人,檢控官卻不許提及。當時連法官都驚呼:No Charge?
儘管藝發局周主席向裁判官呈交的信函中說:「胡志偉是藝發局委員中投入最多時間者,而這份工作是無酬勞的。他為文學委員會制定了撥款規章制度,有效地阻止了對公帑的濫用。誠然,他的雷厲風行工作方式並非人人都能接受,然而他對藝術發展的無私奉獻與熱忱是無可否認的。」
裁判官李家齊說,控方未能證明所謂七千七百元之下落,顕然被告從藝發局領得之資助均已悉數用在指定出版物上,鑒於次被告王鍇早已判刑,故必领判首被告徒刑六個月。對此,我不服上訴,2001年5月25日,高院法官湯寶臣說,被告在整個案件中未曾獲取任何個人利益,但循已往判例,次被告先判刑者,首被告不能避免刑責,故宣判減刑至四個月。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趕盡殺絕 猶似殺父之仇
此後我在關押輕案犯的馬坑監獄呆了六十天(前已在荔枝角覊押二十天),期間廉署突然派二人到馬坑提訊,惡狠狠地逼我簽署一份文件,保證不再申訴,我含冤當然不肯簽。那時因前列腺發炎,忍不住尿,這二人說不簽就不准去廁所,我恐尿濕褲子,乃高聲呼喊救命,監獄官進小屋探明情況,即帶我如廁,他說:「犯人也有人權,你有權不簽,更有權拒絕會見廉署人員」。我說:「你們提我出來,我敢不見他两人嗎?」他說:可以。回到監舍,馬坑保安組負責人立即把我調往重體力勞動的搬運組,那裡從無五十歲以上的犯人,工作是在不設電梯的懲教人員宿舍搬運報廢鐵櫃,從四層樓抬到院裡,再將新櫃抬上四樓,由於我個子大,上樓梯時總是抬下端,另一頭的犯人只要用力不勻,我身上就被撞一個血窟窿,晚上痛得睡不著覺。我乘探監機會委託劉達文先生向劉千石議員投訴,兩天後,懲教署署長伍衛國親自巡視馬坑監獄,他特意叫我去監獄長辦公室,但見我大腿小腿和手臂上捅了廿多個血窟窿,便立即吩咐獄官把我調到輕體力勞動的書刊裝訂組。出獄那天,摯友陳堅和劉達文包了一輛冷氣大巴來接我。保安組搜檢我行李時,發現一本日記,他們怕我曝內幕(黑社會在裡邊的猖獗--吸毒、雞姦,其程度遠超過林嶺東執導的新藝城電影《黑獄風雲》,容我另文詳述),說「日記不能攜出去,否則你就别出冊了!」我說:「日記是我私人財物,你憑什麼沒收?我準備把牢底坐穿!」那時已近中午,陳堅以太平紳士身份向監獄長交涉,言明刑滿不能再扣人,那保安才不得不放我出門。冷氣大巴載著眾多友人,到灣仔一家酒樓為我洗滌霉氣。回到家中,我才知道,我判刑入獄後,何志平又召見星島記者,再次肆意誣衊我「貪污」,盡管兩级法庭都寫明我沒有貪污公款,只是涉嫌做假帳而已。然而,結算單的假帳是會長黃康顯請會計師簽報的,我當選會長後,第九至十期《香港筆薈》是如實申報的。廉署探員曾問我:「你當了會長為什麼不報大印數?」我說:「我本來就倒貼,每一期貼多貼少不同而已,為什麼要報假?」這些都未錄音,所有對我有利的帳單與文件,全未呈堂,至今下落不明。
我又從藝發局季刊知悉,何志平見我入獄,文委會沒人把關,就擅自給他已成廢案的文集批了十二萬元。我想,一個眼科名醫,做一個白內障手術收五十萬,一天能做五個手術,其身家早就以億計算了,為什麼這樣貪婪要同窮作家爭奪出版資助呢?這正如陶傑先生大作所述:「早已億萬家財,錢錢錢,究竟再要賺幾多至夠呢?」
出獄後,文委會主席不能做了,憑我的文學素養,做文學審批員總還可以吧?申請書交到藝發局大會復核時,何志平鄭新文等奢言我是刑滿釋放份子,不可再任公職。在藝發局排名第六的香港合唱團協會主席、歌唱家費明儀女士為我仗義執言,她說:「潮洲怒漢(詹培忠)判刑三年,出了冊不還是當選立法會議員嗎?且不說胡志偉是否真正有罪,既然服滿了八十天刑期,還要沒完沒了追殺他嗎?一個審批員難道比立法會議員更高不可攀?」舊同事陳劍聲、梁秉中、李錦賢都附議,這才讓我順利當上了文學組審批員。費明儀是我長嫂的中學同學,她語重心長對我說:「志偉弟,你在廿二個委員中出力最多,付出代價也最大,這下你要吸取教訓,不要往鐵板上撞,沉住點氣,總有一天老天會收它們的!何志平是有特殊背景的,周永成陳達文都讓他三份,你怎麼鬥得過他呢!」費明儀是全國人大常委、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周恩來密派香港的聯絡專員費彝民的親姪女,她當然比我知道得多。這次何志平失手被捕,我方才從外電知悉何志平的真實身份。
何志平卸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後,近年投入「國民外交工作」,他擔任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的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號稱非政府及非牟利機構, 根據該基金會網站,其宗旨是「建設國際高端戰略智庫,拓展全球能源經濟合作」,致力於促進全球能源合作及文化交流,組織國際政、學、商界精英,就能源安全、中華文化、國際關係等議題,進行深入研究和定期交流」。前特首董建華的「家臣」與心腹路祥安,乃是基金會執行委員會的副秘書長。該會在港開設智庫宣傳中國主權,被指是中共進行政治統戰的掩護單位。其主席為現年40歲的葉簡明
早已億萬家財 依然貪心不足
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分析師科爾去年在《國家利益》雜誌發表文章,爆出中共利用智庫等掩護單位對台灣進行統戰,當中就提到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文章寫到,中共對台政治戰主要由共軍總政治部下設的聯絡部負責,葉簡明於2003至2005年曾在與中共總政聯絡部有關聯的「中國國際友好聯誼會」出任副秘書長。
葉簡明原來做消防器材生意, 因炒樓賺得第一桶金。2006年,賴昌星的遠華集團屬下廈門華航石油公司被公開拍賣,葉簡明獲得該公司的石油貿易牌照,成為「中國民營油王」。2002年, 他年僅25歲就出任中國華信董事長。而華信背後的控股單位分別是上海能源基金投資有限公司及上海能源安全研究中心,後者具有國安背景。
中國華信的基礎業務就是在中石化等中國國有能源巨頭,與海外石油公司之間進行交易,譬如從哈薩克收購石油,回國後轉售給中石油;或者向法國出售汽油,以及收購俄羅斯油田等。因為民營公司沒有在中國直接銷售石油的權利。中國華信2014年以336億美元的營業額位列《財富》世界500強第349位,2015年再以418億美元進入世界500強第229位。更特別的是,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並非國企,而是「集體制民營企業」,這就使這家公司更顯神秘。
中華能源基金會在香港成立的另一智庫組織為和中國文化院。
前者是由中國華信全資設立,在香港註冊,更在俄羅斯、德國、杜拜、新加坡、美加等地設立辦事處,主要贊助一些重大活動,也研究倡導中國領土主張,後者則承諾支持台灣重新回到中國。去年11月30日,基金會在美國華盛頓舉辦一帶一路與中美合作論壇,有一位出席嘉賓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特朗普競選辦公室外交安全戰略高級顧問伍爾西。去年12月14日,「能源可持續發展資助大獎」聯合國頒獎,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曾应邀致辭。
2016年8月13日,中華能源基金會在九龍皇家太平洋酒店舉辦紀念抗戰爆發79週年論壇,邀請十多位國軍將領到場。事先我接到台北著名建築師宋緒康電話通知,邀請我到場發言。那天九點我準時到達,司閽者查了手上名單,但見我的姓名已被刪除,抬頭見到何志平在旁監視,滿臉怒容。此時,郝伯邨上將與胡為真(前國安會秘書長)正好入場,他倆一邊握手一邊把我拖進了會場。何志平生怕動手驅趕我可能引起郝伯邨等人杯葛退場,卻又心生一計,不許我中午去餐廳赴宴,那天三桌酒席僅二十多人,他寧可將酒菜倒掉也不讓我入席。他還故意將閉幕詞拖成馬拉松式,以致於最後一場討論時,胡為真講了引言後,只剩下半分鐘給我這個香港中國现代史學會會長發言。我想,不就是那八萬元錢嗎?難道就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敵?
2012年,中國文化院,在香港註冊,由國家支持,負責文化推廣,台灣辦事處則設於台北101大樓的21樓。自成立以來,已經在中國和台灣組織了許多系列的文化活動,涉及學生、學者、宗教人士和演藝人員。它曾舉辦「中華國學論壇」,「全港中學生中華文化徵文比賽」、中國陽明心學高峯論壇、海峽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以及一帶一路與茶文化等活動。在台灣方面,親共的旺旺中國時報集團和佛光山基金會均曾贊助這些活動。中華能源基金會下設顧問委員會,對基金會事務進行參謀、諮詢和建議;中國文化院則全國人大常委會前副委員長許嘉璐擔任院長。
葉簡明亦涉足本港政治,自2015年起出任新民黨的政治顧問,在該黨全部31位顧問名單當中位居第一,更是唯一的政治顧問。華信在近年開始開拓海外市場,包括2015年投資捷克最大和第三大媒體集團,包括出版社和電視台,可覆蓋逾85%捷克民眾;布拉格J&T銀行集團;布拉格斯拉維亞足球隊之大多數股權;布拉格市中心2座地標性建築;啤酒釀造商、裝備製造公司等。同年,華信又收購哈薩克國家石油公司的國際公司51%股份,並以此控制其在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等國,共數千座加油站和配套油庫。華信也從台灣中油買入非洲乍得油田的一半股權,當時民進黨立委蘇治芬查明,華信有中共軍方背景。
今年9月,華信又斥資91億美元(約710億港元),從全球資源貿易巨頭、瑞士嘉能可和卡塔爾主權基金共同持有的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的14.16%股權,為中國企業歷來對俄羅斯的最大宗投資項目之一
收編異議人士充任耳目
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陳云根)做過何志平幕僚,曾於何擔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期間,出任民政局研究總監,何志平被捕後,他在Facebook留言「為國犧牲。願他平安歸來。」即惹來網民一片嘘聲。
陳雲留言分析說︰「特朗普上台之後,美國對華政策大改變。2016年8月,在我選舉立法會的時候,美國已經放棄支持我的永續基本法計劃,當時美國仍在大選,但已經對我講明白:新政府即將上台,對華對港的政策,將有重大改變。」有網民附和「何醫生十分偉大,為國捐軀」,亦有人稱「為國效力,係咁㗎啦」。
陳雲與何志平關係密切,陳雲當年出任民政局研究總監,就有評論認為職位是為陳度身訂造,民政事務局當年曾回覆傳媒解釋陳雲的職責,指陳受聘期間直接向局長何志平負責,並由何志平指派工作,就不同課題蒐集資料進行前期研究以及就時局提供即時分析。而何志平於07年底離任後出版的評論及官場回憶錄《文化政策與香港傳承-何志平五年的雪泥鴻爪》,也是他與陳雲合著。
  九八年他在藝發局資助的香港政策研究所做文化政策研究,十月份正式到藝發局應徴策略會研究員,陳達文問誰認得陳雲根,我說,三十多年前,我就在香港時報的報慶宴會上認識了陳雲根,那時他唸中學,常在時報的學生園地寫稿。後來他去德國留學,拿了博士銜頭回港,常在信報撰寫有關新界文化的文章,常佔半個版,他的文筆不錯。於是,我便奉命約見他,因其態度謙和、文筆流暢,便欣然同意他入局,十一月四日正式到秘書處簽約任策略會研究部主任,月薪三萬多元,不久就升任副秘書長。十年後,想不到他搖身一變成為本土派的「國師」。十一月廿三日,明報「欲望蜘蛛」專欄馬家輝談及何志平「把其後被許多人稱為國師的文化人招攬到身邊,委以研究重任,託為文膽寫手,更在一些跟文化和民生相關的委員會裡開啟若干位置,容納若干經常跟政府唱反調的批評者參與議事……」這就點破了何志平的實用主義作風:任何能幫他打天下的人才,他都敢收用。誰知自信心爆棚,突然落入美利堅合眾國的法網。
[上一页][目前是第3页][下一页]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何志平有多少財產?資料顯示,何志平已往只在香港買過一個物業,他於1993年以830萬元購入南灣大廈一個單位,於2008年以2928萬元出售,帳面勁賺2098萬元。
至於他的妻子胡慧中,則較為熱衷物業市場,90年代分別斥資3496萬元及939萬元買入荊威廣場6樓全層及帝景閣一個單位,其後轉手,帳面賺318萬元。胡又於1997年以3000萬元買入中半山豪宅愛都大廈自住,持有至今,市值高達7380萬元;她現時亦持有The Austin一個單位,市值為916萬元。
  富可敵國又怎麼樣?一旦落入桎梏之中,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現年六十九歲的何志平,刑滿釋放也就是望九之年了,他在囹圄之中,真應該懺悔十九年前設謀陷害我坐八十天牢之奸謀,有道是:「若要公道,打個顛倒」,信然!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4页]
(2018/04/23 发表)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