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美上市公司80%是空殼,中國式騙局,中共網絡間諜頭子劉曉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全民皆贼,全民皆谍 于 May 16, 2018 04:01:07:

中國在美上市公司80%是空殼,中國式騙局,中共網絡間諜頭子劉曉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全民皆贼,全民皆谍 于 May 05, 2018 04:10:16:

中國在美上市公司80%是空殼?「中國式騙局」觸目驚心!

【看中國2018年4月12日訊】近日,一部剛剛上映的美國記錄片《The China Hustle》(中國式騙局)引發關注。這部記錄片披露了「中國式商業騙局」已經堂而皇之地滲透到了大洋彼岸,也向我們揭示了令美國人都震驚的真相……


據《華人生活網》文章介紹,影片是從美國總統們對中美關係的評價開始的。從尼克松到川普(特朗普),每位總統都認為中美關係是最密切,也最複雜的。


畫面一轉:華爾街,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與銅牛合影。公牛有著好鬥而不可預測的力量,這象徵著證券市場的活力、力量和不確定性。


很多中國企業家夢想有一天能把自己的企業推上市,甚至是推到美國的股市,並以這個為終身奮鬥目標。隨之而來的榮耀,個人膨脹和金錢遠遠超過了上市對公司本身創造的價值。


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開始。美國金融行業受到重創,很多小型基金都損失慘重。為了尋找快速增值的機會,很多人都盯上了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


然後,本片的主要人物登場,他叫Dan David。

Dan David(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Dan David曾是華爾街賣空交易活躍人士,但是後來,他開始聽到一些傳聞,說很多中國上市的企業其實是空殼公司,賬目也全都是假的。抱著一絲懷疑的態度,他和他的團隊到中國走了一遭,對隨機選中的30家在美國上市的企業進行了深度調查。結果令人觸目驚心。


騙局的運作


在美國由於經營不善,每年都會有一些本土企業瀕臨破產。而一些中國企業,為了尋求融資機會,便假裝被這些要破產的美國企業併購,搖身一變成了美國上市公司。


因為美國的證監會SEC對新上市的公司都有嚴格的要求,但是通過這種「反並購」(reverse-merger),這些空殼企業繞過了審查和監管直接在美國上市,並融到了巨額資金。


從2006到2012年間,共有400家中國企業在美國融資上市,其實80%都屬於「反並購」上市,總市值達到500億美元!上市之後,他們的股票通常能夠成百倍增長。


反向並購亦稱「買殼上市」。一家非上市公司的股東在投資銀行顧問公司的幫助下獲得一家上市公司的絕對控股權,再由該公司反向收購非上市公司的資產和業務,使之成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達到間接上市目的的行為。殼公司由於業務萎縮,估價較低,需要以此來避免破產或被摘牌,從而實現自己的股權價值。


如果說繞過監管是為了方便節省時間和成本也算合法。但是Dan發現有很多企業其實根本就是空殼公司!


其中有一家叫做「東方紙業」(譯名)的企業,專門銷售高質量紙製品到全國各地,號稱年營業額1億美金。等美國人的投資人到達廠房才發現,垃圾遍地,機器全部是壞的。公路根本都沒修,而且根本無法承重滿載貨物的卡車。

東方紙業(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更誇張的是,他們的偷拍錄像顯示,投資人的大巴來之前,工廠的燈全部是暗的,投資人來了之後,馬上全部亮了。

投資人的大巴(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投資人走了之後,燈又全都滅了……


像東方紙業這樣的公司並不是少數。Dan覺得自己國家的投資人受到了欺騙,於是開始跑到各大金融機構給予遊說。但是事情沒那麼簡單。


在記錄片中被採訪的一位投行家,突然察覺到劇組的意圖,中途突然決定離場,不錄了。


證監會也表示無能為力。因為如果在中國的企業對賬目進行造假,在美國是並不觸碰法律的。而更微妙的是,這些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即使放在中國,也沒有觸碰法律,因為他們騙的是美國人的錢。


同時,一些投資人也竟然表示出了對Dan的憤慨,因為Dan的揭露,讓這些人損失慘重。Dan甚至受到了人身威脅……


《華人生活網》文章評論說,顯然,美國——最成熟的金融市場,現在已經被中國人搞得和大陸的A股一樣烏煙瘴氣了!


目前,「中國式騙局」(The China Hustle)已在美國少數幾個院線上映,該片的相關故事也逐漸受到外界關注。

看中國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臉書美國會聽證將直播 股東要祖克柏下台
美航母戰鬥群在南海耀武揚威 連續彈射起飛多架艦載機
重磅!國會衆議院議長保羅·瑞安將不再尋求連任(組圖)
川普: 導彈攻擊敘利亞 美俄兩國面臨攤牌
華人投資者買下美國上百處房産 牽扯上毒品官司遭沒收
hit tracker


所有跟贴: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前解放軍總參謀部第三部部長劉曉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全民皆贼,全民皆谍 于 April 12, 2018 05:38:43:

回答: 王炳章-----------“我要好好活着,为主作事工” 由 我们一起为炳章祷告 于 April 07, 2018 06:39:58:

【大紀元2018年0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政府近日在公布的一份有關中共不公平貿易的調查報告中,首次公開披露了中共網絡間諜頭子劉曉北的角色。
據《華盛頓時報》報導,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近日公布了一份重要報告。而這份調查報告就是川普(特朗普)政府計劃對中國科技產品徵收關稅以及遏制中企在美國投資依據的基礎。

這份報告在闡述北京的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同時,還披露了中共解放軍少將、前解放軍總參謀部第三部(3PLA)部長劉曉北在網絡間諜中扮演的角色。
3PLA目前是中共戰略支援部隊(Strategic Support Force)的核心單位。該部隊的主要部分叫做「網絡系統部」(Cyber Corp)。「網絡系統部」也吸收了被稱為是「311基地」(311 Base)的中共解放軍心理戰單位,進行信息戰,包括虛假信息宣傳。
《華盛頓時報》說,據信,「網絡系統部」僅在總部北京海淀區就僱用了10萬名黑客、語言專家和分析家。其分支單位位於上海、青島、三亞、成都和廣州。
美國政府的這份對中共的調查報告披露,劉曉北曾指示3PLA對美國公司進行網絡間諜活動,目的是為中共國有企業提供競爭性情報。
中共使用網絡攻擊 支持其科技發展
調查報告說,中共國企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CNOOC)曾經要求3PLA蒐集幾家從事頁岩氣技術的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信息。報告列舉了美國公司被3PLA攻擊的兩起案件。
在其中一起案件中,中共軍事黑客闖入美國公司的網絡,偷走了該公司一份將與CNOOC談判的協議詳細計劃。結果,CNOOC獲得了談判成功。
調查報告說:「CNOOC將其與美國公司談判所取得的成功歸功於從情報機構處獲得的信息。」
報告補充說,一些中共高級情報官員,包括中共解放軍部長劉曉北批准CNOOC在與美國公司的談判中使用情報信息。
在該調查報告舉的第二個案例中,CNOOC僱用了3PLA對5家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進行情報蒐集,試圖挖掘出和這些公司運營、資產管理、高層人事變動、頁岩氣技術及壓裂技術等領域的關鍵信息。
報告指出:「這些例子說明了中共是如何利用其掌握的情報資源,去進一步推動中共國有企業的商業利益,而損害外國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的利益。」
中共正在使網絡攻擊作為支持科技發展的產業政策的一部分。
劉曉北很可能會面臨美國的制裁
《華盛頓時報》指出,這是美國政府首次公開披露中共的高級軍事駭客。這表明,劉很可能會面臨美國的制裁。
四年前,美國政府起訴5名中級中共解放軍黑客,他們隸屬於總部設於上海的61398部隊。
前五角大樓中國問題專家馬克.斯塔克(Mark Stark)在2015年確認劉曉北是3PLA的頭子。
美國中情局的「開放資源企業」(Open Source Enterprise)2014年的一份報告也披露,62歲的劉是一名加密專家兼解放軍總參部技術偵察部(3PLA的另外一種叫法)部長。劉曉北來自湖北省紅安縣。
根據維基百科的信息,劉曉北在2010年12月至2014年3月擔任技術偵察部部長,之前曾擔任過該部的政治委員。
報導稱,劉曉北現在的角色尚未知曉。
在中共2013年的一個政治宣傳片中,劉曉北說,美國是中共網絡攻擊的主要目標,因為其是互聯網的發源地,控制著核心資源。
中共的網絡間諜機構及其帶來的威脅
美國情報機構多年前就曾披露,中共的網絡戰部隊對美國的政府、軍事、私營部門進行了十多年的網絡攻擊和數據盜竊。
根據截至2013年的資料,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一份公開文件披露,3PLA的技術部是中共政府最具攻擊性的網絡盜竊機構之一,其下管制19個已經證實和9個可能的網絡間諜單位。
中共的另一個主要網絡間諜組織是中共國家安全部。其操作6個已知和22個可疑的網絡間諜單位。
另一份被洩露的NSA文件披露了中共軍事網絡盜竊給美國帶來的巨大範圍的、昂貴的損失。
在一份名為「中共竊取敏感軍事技術」的文件中,NSA列出了雷達設計(包括模組的數量和類型),詳細的噴氣發動機原理圖(例如冷卻氣體的方法)及其它飛機部件所涉及的科技技術。NSA表示,美國大量的技術信息被盜竊。
在代號為「Byzantine Hades」的中共網絡盜竊行動中,NSA在2013年記錄了超過3萬起事件,其中500起事件被描述為對五角大樓計算機系統進行重大入侵。有超過1600個網絡計算機被入侵,危及到60萬個用戶帳號,為美國帶來1億美元的損失來重建網絡。#
責任編輯:林妍
(2018/04/03 发表)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送交者: 春暖纽约州曾节明 于 April 03, 2018 03:06:07:

新大陆人最近惊呼:“共产屠夫们杀人上亿,为何名声还比纳粹好?因为白左护着?”这反映出他自己的迷惑不解,而将此归咎于白左的影响,则失之于浅薄了。因为白左在西方的强势影响,本身就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准确地说,在西方,共产极权的名声之所以比纳粹要好,是因为西方社会主流舆论,根本把纳粹和共产极权看成性质不同的两种事物:
纳粹被看成全世界的头号恶魔;而共产极权则被普遍看作是一种进行理想主义试验的产品,共产极权的罪行,被视作追求美好理想的无心之罪,西方主流最多把斯大林当作罪犯,而把罪恶不亚于斯大林的列宁、把罪恶远超斯大林的毛泽东当作犯错的理想主义者。
也就是说,在西方主流的眼里,纳粹是十恶不赦的故意犯罪者,而共产极权是好心办坏事的理想主义犯错者。

于是就产生了一种极具讽刺性的双重标准:在美国、德国、奥地利、、.高举毛泽东像游行决不会有事,高举斯大林也不会有大的问题,但如果高举希特勒像游行,就会有大麻烦,在德国、奥地利这么做,还会进监狱;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包括在台湾和在泰国,你如果身着纳粹制服游行,一定会有以色列政府来找你的麻烦、、.

更为讽刺的双重标准是:1946年的纽伦堡,纳粹理论家、反犹刊物《先锋报》主编尤利乌斯·施特莱歇尔被送上绞架,尽管他没参与杀人。施特莱歇尔至死不服,死不瞑目,临刑前一度拒绝通报姓名(这其实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而另一位共产极权的教父级理论家马克思的铜像(由中共国赠送),却在德国小镇的广场上堂而皇之地树立起来,由万人瞻仰。尽管马克思教唆的阶级屠杀,杀了更多的人。


尽管事实上,希特勒和纳粹的罪恶,比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和共产党小得多:

列宁在“十月政变”后,屠杀两千万俄国人,包括下令枪决两百万富农;斯大林的“大清洗”,屠杀了一千九百多万苏联人;这还不包括内战中的死亡人数;各国共产党屠杀了超过的两亿的人,远远超过两大世界大战的总和(一战死亡800多万人,二战死亡7000多万人)。
希特勒被西方主流社会认定,是屠杀了600万犹太人的罪犯,希特勒和纳粹并要为欧洲的两千多万战争死难者负责。

其实,认定希特勒和纳粹要为欧洲的两千多万战争死难者负责,是不公正的说法,如:英国对非军事目标德雷斯顿平民的无差别轰炸大屠杀罪责;苏军对德国平民的屠杀罪责,显然不能推到纳粹头上。
而且,把“二战”爆发的责任,单方面地归咎于德国,也是不公正的。因为德国并没有攻打英国,而是单方面要强行收回自己原有的领土——被划给波兰的波罗的海走廊,是英国因此而首先对德宣战的、、.且因为英国政府扣押并最终谋杀了赫斯,英国迄今隐瞒了诸多有关二战爆发的档案,“二战”爆发,究竟是谁的责任?谁的责任更大?这些都有待解密。

唯一可以算作希特勒和纳粹的罪行,就是谋杀600万犹太人的指控,但实际上迄今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纳粹德国谋杀了这么多犹太人,在纳粹的密档和所有命令当中找不到这样的证据。因此,600万的数字,是存疑的,但却是一个“政治正确”的数字,谁要是质疑这一数字,在美英法则名誉扫地,在德国、奥地利则会进监狱。
我个人认为:600万的数字,肯定被严重夸大了,纳粹屠杀的犹太人数量,应当是数十万人的规模。

“二战”后对希特勒和纳粹的全盘否定且极端妖魔化,也很不公正的,我一直指出:

其一,纳粹的兴起,是德意志民族战败后受压迫受凌辱的怒吼,是对《凡尔赛和约》不公正的反弹,当宰割德国的《凡尔赛和约》被订立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希特勒和纳粹的兴起;

其二,纳粹的兴起,同时也是对犹太人全世界策动的共产革命的反弹,无论是俄国“十月革命”,还是德国“十一月革命”,背后都满是犹太人领袖的身影,“一战”中犹太人普遍逃避服兵役,表现出强烈的对德国的不认同,且反而策动革命推翻了德皇政权,导致德国“后院起火”,遭“点穴死”,在未丧失一寸国土的情况下战败。犹太人这种卧底内奸的表现,深深地伤害了德意志民族,这也是希特勒和纳粹崛起的群众基础。

客观地说,纳粹对德国也不是一无是处,它的功绩是:阻止了共产党在德国和中欧的上台;带领德意志民族重新振作起来,恢复了工业和经济,并取得了大发展;纳粹党在德国建立了当时欧洲最健全的全民社保体系;希特勒发起的绿化德国运动,成效斐然,以至于后来供东德吃老本的森林,都是纳粹时期种下的森林。

那么为什么有功有罪的希特勒和纳粹,会变成了一无是处、从来只有罪恶的“全世界头号的恶魔”,名声甚至比共产极权都差得多呢?
简单地说,就是因为纳粹败亡了,身后的运气也很差。

希特勒轻率而且过早地对苏联开战,导致德国同时树立了犹太人、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以苏联为首的共产极权势力三大敌人。于是“反法西斯”成了犹太人、英美、苏联共同的意识形态纽带:

苏联是远比法西斯邪恶的红色超法西斯势力,需要“反法西斯”来增添政权合法性,它当然要最大限度地诬蔑希特勒和纳粹;

犹太人势力因为是共产极权的创造者,也是共产运动的发起者,所以天然地要为共产极权的罪行开脱,所以西方犹太人亲共的比例向来特别高;同时犹太人又是纳粹的最大受害者,为报私仇,当然竭力要夸大希特勒和纳粹的罪行,直至把希特勒和纳粹涂抹成“世界头号恶魔”;

最为重要且微妙的是,英美为了一己之私,全力支持了这种对希特勒和纳粹的妖魔化。因为纳粹从来没有首先招惹英、美,因此英美以“反侵略”讨伐德国,作为出师之名,实在讲不过去,只好以“纳粹迫害犹太人”作为对德战争的理由,以掩盖自己对德的战争,的帝国争霸战性质。
其后,由于苏联远比纳粹邪恶的性质,逐渐暴露出来,英美为了掩盖自己勾结苏联讨伐德国的不义,只好配合共产党的“反法西斯”舆论、伙同犹太人势力,拼命渲染希特勒和纳粹的“无比邪恶”,同时纵容甚至推动对对纳粹和共产极权的双重标准。


七十年来,此种“政治正确”的潜移默化影响,已经通过好莱坞和历史教科书,深深影响到了整个西方世界,于是结出了在西方在西方,共产极权的名声为何比纳粹要好的硕果。
值得注意的是:推动此种“反法西斯政治正确”的,并非只有“白左”,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在这方面都是一致。而且,以社民党为代表的白左在战后西方的强势,正是英美联合苏联,彻底消灭德意法西斯的结果——为极左和白左入主欧洲扫清了障碍。

而随着共产极权的衰败,犹太人势力成了二战的最大获益者,他们掌握了西方历史和舆论的话语霸权,犹太人和以色列成了碰不得的麻风。


综上所述,“纳粹是头号恶魔”的政治正确信条,是犹太人、共产党政权和英美的共同需要,颠覆这条信条,西方整个主流二战史观、以及战后史观,都得天翻地覆,此种震荡,不是现今美、英、德、法、、.等政府,所承受得了的。
所以,明知道二战“反法西斯政治正确”是谎言,英美等国政府仍然死死捂住盖子,拒不解密还原真相的档案,就象美国政府一直拒不解密大部分肯尼迪谋杀案的档案(曾节明评:捂盖子本身就反映出肯尼迪遇刺,不是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而是美国特情系统的行为)一样,经不起真相的他们,需要继续欺骗和掩盖下去、、.
但可喜的是,在西方世界,已经有一批独立的学者起而质疑那种不容挑战的“政治正确”,开始艰难、但却是坚定地还原“二战”真相。


笔者坚信:短期的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但长久的历史是公正者写的。


曾节明 2018.4.2于戊戌乙卯甲子春暖晚于纽约州

(2018/04/02 发表)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