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谷闲人----习二穿破鞋,马克思是裆中央的鸟。撒旦教会魔教中魔鬼信徒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马克思是裆中央的鸟 于 May 17, 2018 06:33:58:

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东德共产党头目昂内克竖立的。

5月5日是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200年的生辰日,习二中国高调纪念。

“马克思思想”所引发的“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证明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经过过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去共化浪潮席卷世界,共产国家所剩无几。到今天只剩下中国、朝鲜、古巴这几个共产暴政国家,连越共都开始实施政治体制改革。当下中共走投无路、日暮途穷,将马克思主义作为招魂幡,不过回光返照。

习二中国明目张胆向西方自由民主社会宣战,又不可能回到所谓“毛泽东思想”的时代而且中共也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跟马克思没神马关系,因为马克思最核心的理论就是消灭私有制,但中国现在也要讲市场经济,私有制合法化都已经写进中国的宪法中。

从历史发展角度看,中国经历了毛土匪、邓流氓、习破鞋三个阶段。马克思始终是裆中央的鸟。

在美国实行对中国的“接触政策以期改变中国状况”的几十年时间里,习二中国一直在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土匪流氓破鞋方式,“乞求”一种梦呓般的、稳定、固化的中美关系。妄图以共产主义的邪恶”理念”,“统战”美国,最后取而代之。

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中国土匪流氓破鞋国家始终是世界自由民主制度和秩序的心腹大患,是世界和平的潜在的破坏者,这从马克思主义叫嚣的“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可以一目了然。

共产主义、恐怖主义、独裁统治,是美国国民教育体系中明文定义的国家三大敌人,并且认为,马克思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是双胞胎。

美国总统川普宣布,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历史,言外之意,绝不允许共产主义死灰复燃。

现在世人皆知、是人皆知,美中关系是“全面敌对、注重结果”的关系。中国的所谓“全球一体化”、“新型大国关系”,已是昨日黄花。

据《马克思的魔鬼之道》记载,马克思大学时开始信奉撒旦。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出生在普鲁士一个富裕的犹太人家庭,他的父亲是律师,儿提时代就随家庭信奉基督教,相信上帝。在他第一部知名的作品中,他曾这样写道:“与基督的合一,既在和他紧密而鲜活的友谊之中,又在这样的事实当中:他总是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心里。”

大学时代马克思开始性格大变,当时的人们很少有年收入超过300银元,但马克思却可以从当律师的父亲那得到每年700银元的生活费。奢纵的大学生活令马克思对一切正教中的禁戒感到束缚,渴求个性彻底解放,

而欧洲秘密流传的撒旦教适应了这种渴求。马克思挥霍金钱于享乐,导致与父母无尽的冲突,亲情幻灭,精神空虚,使他陷入了撒旦教会秘密组织的罗网。

据《最后警告:新世界秩序的历史》一书记载,马克思在大学三年级时加入了乔安娜.绍斯寇特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魔教中信徒。按西方宗教,撒旦是对上帝和人类充满仇恨与妒嫉的魔鬼。

1837年11月10日他给父亲回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他在其中一些诗里写道:“我渴望向上帝复仇”,甚至让所有的人类跟他一起到地狱去。

马克思在共产党的第一份纲领文件《共产党宣言》中第一句话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是邪灵。该宣言主张无产者联合起来,用暴力和阶级斗争手段推翻资本主义,最终建立一个无阶级的社会。

这个幽灵在上一百世纪曾像传染病般在全世界泛滥,所到之处,伴随着战乱、饥荒、屠杀和恐怖,给全人类带来巨大灾难,至少造成一亿人的非正常死亡。

马克思的理论被证明是邪说外,马克思本人,根据各种公开的史料来看,其人品有问题,私生活混乱,还曾是领赏的告密者。

1960年1月9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导了这一事实:奥地利总理罗勃曾将一封卡尔‧马克思的亲笔信送给苏俄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不喜欢这封信,因为它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队伍里当间谍。

《马克思与撒旦》一书披露,马克思终生剥削女仆海伦,没有支付过任何工资,还强迫其充当性奴,产下私生子,引发马克思与燕妮的婚姻危机。恩格斯为了照顾“革命领袖”的威信,向燕妮谎称自己是孩子之父,还将这个男孩抚养成人。一直到死前才透露秘密。孩子取名为亨利.弗里德利希.穆特(弗里德利希是恩格斯名字,穆特是女仆名字)。这个故事也公开在东德的纪念馆里。

马克思的女儿听到恩格斯临终时告诉她马克思私生子的真相时,精神崩溃并导致了她自杀。

除海伦外,马克思还与其女仆德穆斯私通。另外马克思本人还是一个酒鬼。

马克思对自己的亲人冷漠,妻子去世后连葬礼都不参加,当他母亲去世后,他写给恩格斯的信中称她母亲是老女人,也没有表达一丝的悲伤,只说自己比她重要,要动身去接收遗产。

而身为犹太人的马克思,在1856年在《纽约论坛报》的《俄国贷款》一文中,称要将犹太人“这癌肿彻底消灭”,他在其它的文章中称“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都像小商贩”、俄国人为“吃大白菜的饭桶”、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甚至将无产阶级的人称为“笨蛋、恶棍、蠢驴”。

人们还在从马克思与恩格斯的通信中发现充斥很多猥亵下流之语,找不到他们对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梦想的只言片语。

甚至马克思临死前也说“我从来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该内容在马克思传及马克思女婿拉法格回忆录中均有记述。

马克思自己长期缠绵病榻,浑身是病,并在极其痛苦中死去,被外界认为是遭到报应。2015年6月6日,英国作者西蒙‧克里切利写文章,披露马克思临终前的痛苦:

他给各人的信件中描述的自己种种病况,诸如“糟透的黏膜炎、眼睛发炎、呕吐胆汁、风湿病、急性肝痛、 打喷嚏、头晕、久咳、严重的疔疮”。其中疔疮造成了最“可怕的痛苦”,并长期遍布他的“残躯”,生殖器周围更严重,令他痛苦不堪。最后结束他生命的胸膜炎和肺癌,更令他痛苦不堪。


0%(0)
0%(0)
腾讯微博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