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610主任在办公室被下属狂砍数十刀 ,610这系统横死者无数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于 March 04, 2021 04:00:12:

突发!吉林省610主任在办公室被下属狂砍数十刀 这系统横死者无数
【阿波罗新闻网 2018-06-11 讯】默认
中共吉林省“610”办公室主任孙恒山被证实已死亡。日前,孙恒山被其下属闯入办公室杀死,身中数十刀。“610”办公室是江泽民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据明慧网资料,至少4213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由于消息封闭,只是实际数字的冰山一角,遭中共迫害和牵连者无计其数。中国人自古相信善恶有报,这个“610”职位被称为死亡职位,因为诸多610人员遭遇横死。

孙恒山被下属闯入办公室挥刀袭击身亡。(网上图片)

中共吉林省“610”办公室主任孙恒山被证实已死亡。日前,孙恒山被其下属闯入办公室杀死,身中数十刀。“610”办公室是江泽民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据明慧网资料,至少4213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由于消息封闭,只是实际数字的冰山一角,遭中共迫害和牵连者无计其数。中国人自古相信善恶有报,这个“610”职位被称为死亡职位,因为诸多610人员遭遇横死。

吉林省“610”办公室主任被下属杀死

据《经济观察报》6月11日报导,数个消息源表示,6月8日下午2时左右,孙恒山被其下属杀害。知情者说,当时,孙恒山的一个下属进入其办公室,持刀对其行凶。孙身中数十刀,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身亡。

不过,报导没有提到嫌犯杀人的动机、原因及具体身份。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7岁的孙恒山,曾任中共吉林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司法监督处处长、吉林省纪委驻吉林省高级法院纪检组组长、省纪委政策法规室主任(副厅长级);吉林省第十届纪委常委、政策法规室主任等职。2015年11月前后,出任吉林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吉林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今年,多个江泽民掌权时期成立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中共综治办、维稳办及“610”办公室被裁并。

1999年6月1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此后,从中共中央到各级党委,都设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下设的常设机构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吉林省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自1999年7月以来,吉林省公、检、法、司和“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截至2016年1月18日的法轮功明慧资料馆数据统计显示,吉林省经明慧网报导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共计6800例,直接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为7723人,其中449人被迫害致死。

诸多610人员遭遇横死

2018年6月8日海外法轮功明慧网刊登《“610”的末日疯狂与惊心恶报》一文表示,靠中共江泽民集团撑腰和无限量拨款的“610办公室”,非法的运作至今十九年,一直操控中国的公、检、法、司实施犯罪,对中国几千万信奉“真、善、忍”的好人进行绑架、抄家、恐吓、监听、勒索、关洗脑班、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强奸、活摘器官,无恶不作。据明慧网资料,至少4213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由于消息封闭,只是实际数字的冰山一角),遭中共迫害和牵连者无计其数。

文章例举了一些610从高官到中层官员的遭遇。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参与策划“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被查,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被判十五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前政法委书记(领导各级610)周永康被当局宣布立案审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中共“公安部610”(二十七局)头目张越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央610小组成员(河北省委常委)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广东省610头目朱明国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

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辽宁省610头目苏宏章被调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新疆地区610主要责任人史少林被立案审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陕西西安市“610”处长李胜利在西安市委办公院跳楼自杀。

多年前就已确诊喉癌晚期的中央610办公室第二任主任刘京,目前成了活死人。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广州市公安局610副主任王广平在办公室神秘倒地猝死,恰巧死在“6.10”。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陕西省汉中市610主任芦鹤鸣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车外出,行至西汉高速公路佛坪县境内隧道时,被两辆大货车夹撞,瞬间车被挤撞变形,车上四人惨死。芦鹤鸣一头撞击玻璃,头伸出窗外,玻璃将他脖子的动脉割断毙命,秘书被从腰部撞断死亡,女儿和司机被当场撞死,情景惨不忍睹。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610头目姜文超等五人遭遇车祸,三死二重伤,单城镇二把手高志武、三把手姜文超、四把手薄建夫当场暴亡;一把手关文良失去一只眼睛、一条腿,一只胳膊被撞断;五把手副镇长陈超武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凌晨,四川省乐山市610主任杨晓江一行四人驾车在峨眉山游玩,与一辆大卡车相撞,杨晓江的头颅飞出车窗外,当场死亡。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河北省高碑店市610主任王彦斌和司机开车从保定回白沟,行至雄县高速路口处,追尾撞上一辆打井车,被三根铁管子分别插在嘴、喉咙、胸部,当场死亡。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黑龙江省大庆市610副主任袁炳军开车路过火车道时,汽车离奇熄火,车上两人下来推车,这时火车过来刮倒了汽车,汽车把袁炳军卷起来,摔在火车上,再弹起又摔到地上,袁炳军当场死亡。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公司井下作业分公司610主任刘杰骑摩托车和朋友在路上兜风,在弯路口撞上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大车,刘杰戴着防护帽、穿着防护衣,却不知什么物件偏偏从其脖子扎进去,刘杰当场死亡。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湖南省常德市610主任亲自去抓法轮功学员,坐在一辆大卡车上,当司机张伟把车开到草坪乡白云村四组时,车轮压到一块石头,石头反弹进车内,正好砸到周艾军的头,送去医院抢救无效,第二天死亡。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甘肃省宁县610主任孟兆庆乘坐宁县法院一辆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并引燃大车,大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610人员马龙臣,在垛庄化纤厂南205国道上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倒在马路上,肇事车辆随即逃离,马龙臣被后边的汽车轧死后无人发现。据知情人说过了一夜的车,不知有多少车辆从他身上碾过去,第二天早晨才有人发现,马龙臣的尸体早已成为肉饼。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吉林省磐石市第一任610主任李相库被一小车撞死。据目击者称,当时小车速度极快,直冲向李相库,撞车时发出巨大的响声,李相库被撞起3米多高,落地时七窍流血,当场死亡,现场血流满地,死状极惨。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大庆市610主任在红岗区参加现场会,途中突然一车胎爆裂,车门甩开,将他甩出车外,车倒向一边正好砸在他身上,致其身亡。


-----------------------------------------------------


葛特曼在美國國會的指證 詳述柯文哲帶病患赴中國換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送交者: 柯文哲参予器官活摘 于 November 09, 2019 08:20:08:

葛特曼在美國國會的指證 詳述柯文哲帶病患赴中國換器官


政經組 發自台灣


美國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2年上聽證會的。圖片來源:Coalition Pictures


美國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2年上聽證會的。圖片來源:Coalition Pictures

柯文哲涉入中國活人器官買賣一案越燒越烈,過去柯文哲被指控的證據一一再現,台灣的網友們最近翻出4年前雷倩對這個案件的質疑,同案並附上葛特曼2012年9月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中的證詞,案情已如滾雪球般越滾越滾大。

據雷倩在2014年的指控,當年7月美國國會曾通過一項譴責決議案,指控中國因強行摘取活人的器官,美國國會因此要求國務院禁止強摘器官者入境美國,已入境者則進行法律追訴;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即是該聽證會的重要證人之一。

此外,葛特曼也在2012年9月12日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作證,並指證歷的表示他曾和台灣一位知名外科醫師密談,該醫師透露曾帶多名病患到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換肝換腎的都有,而且拿的是中國價格,比外國人拿的價格便宜。

葛特曼還說,這位台灣醫師和中國的醫師們非常熟,常在一起唱卡拉OK,那些中國醫生保證,這名台灣醫師拿到器官,品質都是最好的,因為是來自法輪功成員。葛特曼甚至建議美國國會邀請這名台灣醫師去作證,應該會得到可信的訊息,因為在奧運會前,這名台灣醫師都還在從事這項業務。

由於葛特曼的口述證詞,幾乎與他在《屠殺》一書中對柯文哲的描述一模一樣,因此「這名台灣醫師」已被不少網友認定就是柯文哲,因為在《屠殺》原文書的第254頁中有柯文哲的照片,照片的圖說在介紹柯文哲在台大醫院的外科經歷時,也同時表示,柯文哲曾說那些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不過柯辦至今對這起活摘器官案並沒有多做回應,吳祥輝6日已第二次控告柯文哲。柯文哲只在議會答詢時表示:「他是告柯文哲?還是告台大醫院?」,國民黨市議員鍾小平要柯文哲承諾:若是柯在當器官仲介有賺到錢,就要退出政壇;但柯文哲並沒有正面回答。

讀報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台灣美女間諜照片遭曝光 色誘大陸學生細節傳出(組圖)
軍妓憶勇 1小時征14軍官
連勝文被踢爆曾任中共促統組織名譽會長
中國官媒稱破獲百余起台灣間諜案件
美駐香港總領事館被軍方盯上 千人編制爲與中國打政治仗?
hit tracker

2020韓國瑜不可能當選總統!苦苓理性分析卻讓韓粉崩潰 ,若流氓-骗子当總統

送交者: 那不成了共匪国吗? 于 March 02, 2019 15:13:55:

2020韓國瑜不可能當選總統!苦苓理性分析卻讓韓粉崩潰
分享2020韓國瑜不可能當選總統!苦苓理性分析卻讓韓粉崩潰到Facebook 分享2020韓國瑜不可能當選總統!苦苓理性分析卻讓韓粉崩潰到Line
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後儘管爭議不斷,仍有不少韓粉拱他選總統。(資料照)
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後儘管爭議不斷,仍有不少韓粉拱他選總統。(資料照)

2019-03-02 18:1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後儘管爭議不斷,仍有不少韓粉拱他選總統。不過作家苦苓卻認為,2020年韓國瑜不可能當選總統,國民黨不管選出其他任何人,都還有戰勝的機會。

苦苓認為,國民黨不管選出其他任何人,都還有戰勝的機會,只有韓國瑜出馬反而會輸。(圖擷自臉書)
苦苓認為,國民黨不管選出其他任何人,都還有戰勝的機會,只有韓國瑜出馬反而會輸。(圖擷自臉書)

苦苓今天在臉書發文表示,很多韓粉認為韓國瑜既然支持度最高,當然應該代表國民黨角逐大位。韓粉最主要的著眼點是,目前支持度勝過柯文哲的僅有韓國瑜,所以非他不足以取勝。不過苦苓卻認為,國民黨不管選出其他任何人,都還有戰勝的機會,只有韓國瑜出馬反而會輸,「2020年,韓國瑜不可能當選總統。」

苦苓也在投書《蘋果日報》的文中進一步分析,韓國瑜如果選總統,就不能再說「政治零分」,但他所說過的接受九二共識、與中國指腹為婚,對難以接受中共的中間選民、抗拒中共的綠營選民而言,都是「無法承受之重」,因此絕對不會把票投給韓。

苦苓又指出,現在蔡英文總統支持度相當低,但綠營選民為了不讓深藍勢力坐大、紅色勢力入侵,必會「棄英保柯」。就算柯P支持度稍遜韓國瑜,如果加上原屬小英的票,仍有很大機會勝選,過去丁守中落敗的悲劇,將在韓國瑜身上重演。

苦苓表示,柯文哲之前去見李登輝、大罵新潮流(表明他是反新潮流而非反民進黨)、強調救了阿扁的命,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在向綠營示好,為以後的「棄英保柯」打基礎。但苦苓說,如果國民黨出來的不是韓國瑜、不那麼深藍、親中,柯P的如意算盤反而打不成。如果國民黨夠理智、韓國瑜夠聰明,就不會來蹚2020總統大選的渾水。

不過許多韓粉看到後都崩潰留言,「苦苓的話,真是不能信!」、「這篇文章是苦苓害怕韓國瑜選總統心靈恐懼的反射。」、「韓市長選不選關你什麼事?」、「全力支持韓導選總統,讓生活更歡樂。」、「說話能聽嗎??」


-------------------------------------------------


方毅称-毛是最大暴君-毛澤東情人陳露文:和毛第一次我只有十四歲,主席搞得我好痛噢!

送交者: 双料流氓毛泽东 于 August 02, 2020 05:22:36:


● 開放雜誌編者按;新近出版的《司徒華回憶錄》,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港支聯曾協助一名「毛澤東情婦」移民美國。她就是毛身邊僅次於張玉鳳、孟錦雲的女人陳 惠敏(陳露文)。本刊主編一九九七年在香港與其相識,協助她出版回憶錄,並記錄多次深入談話的內容,撰成此文,以饗讀者。

  這是一段奇遇,故事發生在香港回歸的一九九七年,迄今已經相隔十四年。

  我在香港做新聞人物專訪,可謂「不計其數」,一般都是當月發表,爲甚麽對這樣有趣的人物故事,竟能擱置十餘年隱忍不發?那要從和陳小姐的最後一次見面說起。

  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是我太太的生日,三天前約陳小姐一聚,她說要請我們吃飯。晚上七點,我們在銅鑼灣雪園酒家相會。陳小姐是一位很健談的人,我 們已經見面談過幾次。談她要出書的事。她委托我做經理人(口頭表示),幫她找出版社,讓出版社出錢買她的故事,她深信「李志綏寫的都是關著門外的事,關著 門裏面的事,要我來寫」,一定比李志綏的書更暢銷。她說台灣兩大報都要連載她的故事,還有一位女作家蔣×也要爲她寫書,她拒絕了。她問我李志綏回憶錄賺了 多少錢?我聽說四十萬美金。她不屑地說:「四十萬?炒一層樓就够了,我不是垃圾,我是貴妃。」


文革中的空政舞蹈演員陳惠敏
雪園飯店:不愉快的分手
  她跟我談過不少跟毛一起的事。我也確實看好她可能出版的這樣一本「紅朝秘史」。我曾認真地追蹤李志綏的故事,在李醫生生前做過對他的獨家專訪,發表過 李醫生回憶錄續集的片斷。他去世後,專門出版紀念文集《反叛的御醫》。李醫生是第一位站出來指證毛荒淫無道的人,他的權威見證,引起廣泛關注與好奇,他的 回憶錄一九九四年出版後,暢銷至今。但是,還沒有第二個人出來現身說法印證李志綏的書,現在有了這位當事人,和毛有過多年親密關係的前空軍政治部文工團女 演員,要和盤托出,我當然義不容辭,竭力成人之美。

  她問我,找出版社的事進展如何?我坦告:「不順利,人家嫌你要價太高,中國時報總經理黃肇松先生告訴我,鮑威爾(美國三軍聯席會議主席)的回憶錄才值 五百萬美元」!鮑書中文版權才二萬美元,但陳小姐一直不願接受降價的條件,我反覆解釋,西方出版社打造一本暢銷書要下很多功夫……當她知道出書的困難後, 就開始抱怨我不懂得「報喜不報憂」,抱怨我沒有安排她親自跟出版商談,她說她的精采故事一定能使對方高價出手。

  說著,她突然問我:「我跟你說了這麽多,你爲甚麽不寫?徐四民帶個攝影師找我,我沒有同意,就寫了一篇,說我是毛的『紅顏知己』。」徐是《鏡報》月刊前社長。

  我一再解釋,我沒有寫,因為是談出書而不是報導。她說,寫訪問和寫書,有甚麼不同!我說,要寫,也要在七一之後,馬上就是「七一回歸」了,我們要準備 大型專刊。她仍然聽不進去。直到晚餐結束,我們走在街上還在大聲和我爭吵——沒想到會是這樣不愉快的結局,她說以後見面難了,她不會再來香港。九七之前她 一定要離開香港,她計劃去澳洲,做投資移民。

  我太太非常失落,一個生日晚會,竟然要忍受老公和一個女人不停地爭吵。直到和陳小姐分手,她才大嘆一口氣,一路無語——嫁給這樣的老公多麼無趣!沒完沒了的政治!政治!

  我也異常沮喪。九七前的生日——我記住了這一天。那是我和「毛的女人」交往的終結。留下的是一個專事記錄她談話的小本子,和為她拍的一些照片。接著是 香港百年歷史的大日子,九七回歸大典,全球數千記者湧來香港。採訪和被採訪,夜以繼日,陳小姐的故事,當然排不上日程,而且,那最後不愉快的記憶也讓我不 自覺地壓抑了平日采訪中的寫作衝動。最近司徒華回憶錄提到「毛澤東的情婦」,提醒我不能再拖延這筆文債。

揭開和孟錦雲當「現行反革命」之謎
  第一次會見陳露文小姐是在一九九七年春節期間的二月十二日,在九龍祝家莊飯店,那是透過張寧(林彪的未婚兒媳)的介紹,因爲九六年八月同事蔡詠梅采訪 過張寧,而張寧和陳露文同是前空政文工團的舞蹈演員,她們都是來自南京的軍人家庭。張寧和陳露文還有聯繫,知道陳在香港。於是,我和蔡一道去見她。

  我的好奇心可想而知:為毛所寵的宮女,是天生麗質,還是美人遲暮?我們見到的是一位中年婦女,笑臉相迎,剪著短髮,挽著一個啡色手袋。精神旺盛,一眼 可見是屬於性格開朗熱情的一類女性。個子大約有一米七,根據她後來的描述,她應是四十九歲。當然,此時很難想像她在毛身邊的容貌,畢竟,她離開毛已經二十 一年。

  打開話匣子,她可真是有點「口沒遮攔」,非常爽快地說往事。我們沒有一句廢話地便切入毛的話題上,問她是怎樣走近毛的身邊?她說,第一次見毛主席時, 只有十四歲,那是一九六二年。她在空政文工團舞蹈隊「上班」,直到一九六七年文革初期。她們那時每週兩次去中南海陪毛跳舞。

  「爲甚麽一九六七年就停止了?」

  「那時文化大革命造反有理」,陳露文說:「我們也不懂政治,跟著發牢騷,我和孟錦雲一起議論毛主席,說毛像皇帝,三宮六苑,我們算甚麽?是妃子要冊封,是妓女要收錢,是舞女要好玩,我們甚麼都沒有——這話被文工團的頭頭劉素媛聽到,劉連夜去向毛報告,毛聽後只說了兩個字:造謠!就把孟錦雲和我抓起來,打成現行反革命,遭到毒打,我被送去東北。說我們反對毛主席。」

  我們知道,毛晚年身邊有兩個寵女:張玉鳳和孟錦雲。張之受寵,介入政治之深,已不是秘密,孟在毛死後較低調,只有一本郭金榮著《毛澤東的黃金歲月》 (一九九○年出版,二○○九年又重炒一本《走進毛澤東的黃昏歲月》),是孟的口述之作,雖是黨性作品,却也透露了一些細節。最引人生疑的是,孟這樣一個陪 毛跳舞的女孩,怎麼突然成為反毛的「現行反革命」?郭的書中稱,孟案是當年的「一號問題」,誰也不准打聽,不准傳說,是涉及毛的絕密。而七五年夏天,毛又 突然將孟收回身邊工作,此時已婚的孟,想要一個孩子,毛竟不予批准。孟戴著反革命帽子,在毛身邊,甚至可代毛圈閱機密文件……這在那全國鬥得你死我活的時 代,是何等荒謬的事!

●文革中,中南海一組,毛身邊的工作人員:前排右三陳惠敏,右二張玉鳳。
自由進出香港許家屯辦公室
  因此,海外許多評論都認定孟和毛的關係不僅陪舞還有陪睡。現在,陳露文的披露可視為一個旁證。她和孟錦雲同年,事後遭遇更慘。林彪事件後,她得以從東北送回北京,挨打的傷痛,遺留至今。後來再進中南海,直到毛死前。前後經歷十四年。

  陳露文說,她的本名是「陳惠敏」,爲了隱蔽其身份,才改名陳露文。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的採訪名單之「身邊工作人員、女朋友」中,陳惠敏和張玉鳳、孟錦雲在列。

  陳露文說,她是毛身邊女伴中,唯一的幹部子女。張玉鳳是東北籍的列車服務員、孟錦雲是出身不好的湖北平民之家。而陳露文之父陳玉生是新四軍第三軍分區的司令員,前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曾在陳玉生部抗日地區任泰興縣委書記,後任陳部政治部副主任。許在九七年九月香港《蘋果日報》專欄中提到陳玉生抗日初期是中共秘密黨員。

  因此,憑借其父曾是許家屯的上級,陳露文八三年來香港後,便可自由出入新華社,有時直入許家屯辦公室。陳說,許家屯常告誡她不要「亂說話」,尤其是關 於毛的話題,甚至嚇唬她,要小心,否則會被暗殺,被綁架回去。(許還說他親自批示過江蘇歌舞團一名因說出和毛有一夜情的演員判處死刑)。後來怕影響不好, 許家屯便下令新華社門警不讓陳露文隨便進入。

  一九八六年八月,陳露文果然出事。那年她回北京被國安在西苑飯店綁架。藉口是她在外面講毛的私事,泄露黨的機密。關在香山雙清別墅,被嚴密看守,住在一個二層樓上,關了一年八個月,才放她回南京老家。

  後來,中央派向守志(南京軍區司令員)和江蘇省委書記等人向她父親宣布陳露文沒有問題,「父親對我的事管不了,只盼我走遠點」。她父親一九九四年去 世,九十六歲。去世前住南京,任江蘇省政協副主席。陳父受到尊重,是因為早年自組遊擊隊抗日,為國民黨收編後,接應新四軍建立蘇北根據地,立下大功,任新 四軍(三野)第三縱隊司令,副司令為葉飛、張愛萍。陳露文僅有的小學教育就在南京軍區子弟小學(衛崗小學)入讀,和張寧、劉伯承之女、許世友之女同窗。

●前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左二),曾是陳惠敏(左一)父親新四軍部隊的下屬。攝於文革期間。
英國特工認證她是毛的情婦
  八九學潮失敗後,陳露文看到很多人逃亡香港,她便趁機偷渡,重返香港。走的甚麼路線?她沒有說。最近司徒華回憶錄《大江東去》出版,其中提到「黃雀行動」也幫了一名「毛澤東情婦」去美國。當即令我想到陳露文。

 華叔提到此婦人的特徵:①帶有一名八歲兒子;②曾是解放軍文工團;③毛死後嫁給南京軍區副司令之子;④從事軍火生意;⑤曾關押北京西山;⑥花了二十萬元偷渡來港。

  對照陳露文向我談到的情況,此婦是她無疑。她確有一子相伴,我也見過,九七年十九歲,個頭高瘦。八九年應該是十歲。陳露文的婚姻也沒錯,是南京軍區副司令之子,名叫「段煥京」(這是陳所述,查當時南軍副司令名段煥競,怎麼與子同音?)她說,毛死前四個月曾囑咐她,趕快離開北京,到南方去,嫁人。她將此事告江華、葉飛,他們認為是毛安排後事。她遂下嫁段家,一年後誕下男嬰。丈夫湖南茶陵人。對這段婚姻,她描述道:

  「結婚幾天,我就感到厭倦,我們在一起,一點情趣也沒有,乏味之至。他甚至不能諒解我和毛的關係,我們的孩子被他罵做毛的雜種,竟拿來摔,只有離婚。」

  爲查證華叔回憶錄的記載,我特地詢問支聯會常委、立法會議員張文光先生。原來「毛情婦」這單案子是他經手辦理 的。張文光說:八九年的一天,有人帶了這位婦女和他兒子來見我,說了她和毛的關係,要我們幫她移民美國。我立即報告港府政治部保安科,希望安排和這女人接 觸,查明真相。港府一名老外,相信是英國高級特工,隨即和該母子見了面,很快通知我,說沒錯,是毛澤東情婦。

  張文光說,他將此事報告華叔,我們都很驚訝英國特工收集中國情報的能力。但是有些細節,華叔老了,記得不準確。例如是否去了美國?

  這點,華叔書中是有差錯。因為陳露文八九年來港,一直到九七前才辦成移民,她告訴我已辦好去澳洲。幾年後,又有人告訴我,她其實是去了英國。九七後我和她就斷了聯繫。

毛認陳露文是女兒和情人
  春節期間見過陳露文之後,二月十九日,鄧小平死了,這是大事。兩天後,陳約我去她家看照片。二十二日下午七點,我趕到她在西貢西沙小築9E的家中拜訪 並看照片。這是我最關注的事——現在,史料對於出版者而言,最重視的莫過於「老照片」,李志綏醫生如果沒有那些和毛的合影,其公信力一定會大打折扣。香港 八卦報紙的「狗仔隊」,目標也是爲了獵取現場照片以取信於市民。

  但陳露文坦白告訴我,她沒有和毛的照片。為甚麼?她說,這方面毛很謹慎。盡管外傳毛的女人無數,但公開的照片只有兩個:張玉鳳和孟錦雲。因她們二人是有正式身份的:毛的機要秘書和護士。可以出鏡。而她「甚麼也不是」。我問她:毛認為你是甚麼?

  「毛說過,我是他的女兒和情人。我反問他,那不是亂倫嗎?毛聽後大笑不語。他的倫理就是與眾不同。他也說過我是『尤物』,初初我還不明白尤物是甚麼?後來才知道,就是今天香港很愛說的性感。」

  我跟她解釋,大陸過去沒有「性感」一詞,就像「做愛」二字也是文革後才流行一樣。尤物,字面上是你特別喜愛的物品,用之女性,便有風騷、妖艷之類的意思。俗語難聽點:叫「騷貨」。她聽了笑起來,說,我比張玉鳳、孟錦雲大概要騷一點。(幹部子弟總是比較放肆吧。)

  她說沒有和毛的照片,其他的都有。於是,她拿出一大盒照片,傾倒在沙發上,讓我看。大部份是黑白的老照片,而且尺寸小。我順便挑了幾張,她同意我去複製。如圖這張在中南海和張玉鳳等的合影,她在前排中間。似乎沒有孟錦雲。還有和一些老幹部的合影。

毛是政治家,鄧小平只是政客
  趁鄧小平屍骨未寒,我挑起話頭,問她毛鄧的恩怨,可有所聞?陳露文說了不少。

  她又是從自己說起。她說,八六年她在北京被國安關押,事關鄧小平要整楊得志。鄧小平之女毛毛的丈夫賀平(總 參裝備部副部長)被指壟斷軍火生意,又不報告總參謀長楊得志,直接向鄧匯報。楊為此而不滿,曾在軍委會議上,當著鄧的面,指責賀平做法反應不好,讓鄧很難 堪。鄧便找岔報復楊:抓她,逼她交待「出賣情報」。她說,因爲楊得志是她爸陳玉生的部下,她也和楊相熟,鄧要借她打楊。

  其間是否有生意上的衝突?她在二月十六日對我說過楊得志追求她,給她軍火生意做。華叔回憶錄也提到過她和前夫「做軍火生意」。她說過,毛死後,粟裕(大將,陳父上級),楊得志都愛她,表示可以離婚,和她結婚。

  陳露文對父執輩的將領中,對楊得志上將(1911-1994)最為好感,說他為人正直,是一名傑出的戰將。她告訴我,一九七九年,鄧發動的懲越之戰,許世友指揮東線,大敗;楊得志指揮的西線却獲得大勝,因而,八○年晋升爲總參謀長。粟裕曾 對陳露文稱讚其父早年救援新四軍,說「沒有你父親,我們待不下去」。粟裕曾任新四軍一師兼六師師長。(毛曾盛讚粟裕的戰功,說粟裕應領元帥銜,但粟裕謙 讓,三次辭帥,故位列大將第一名)。陳露文沒有接受兩位將軍的追求,尊敬他們為父叔長輩。對我說,他們都是「你們湖南人」。

  陳露文口中的鄧小平根本不值得尊敬。她拿鄧與毛比,說毛從未動用軍隊攻打學生;不會當眾訓斥耿飊黃華「胡說八道」;鄧在軍內排斥三野,重用親信,劉伯 承元帥性格內向,功名就被鄧搶了去。她說,重用太子黨,其實是鄧的主意,鄧說還是自己的子弟好,鄒家華、李鵬、江澤民才上得去。她說毛是政治家,鄧只是個 辦事能力還不錯的政客。鄧恨死了毛,要拉毛下神台,故意放李志綏出來,搞臭毛……

對英國記者介紹中南海舞會
  我問她,毛還有甚麼東西贈送給她?

  她說,毛有詩和手稿贈她,她都已轉送給人,包括宋任窮、江華、陳昊蘇、陳小魯、陳丕顯、陶斯亮、楊得志、粟裕等,共有十多首詩。我問她寫了甚麽?她說只記得一句:「來年相會在夢中」。

  她說,高幹中不少人都知道她和毛的關係,有的見了她還下跪叩頭,叫她「娘娘」,求她在毛面前說情,讓他們「落實政策」。她和陶斯亮是好朋友,是乾姐妹,她多次和毛關說陶父親(陶鑄)的事,但不管用。她說理由(陶斯亮丈夫,報告文學作家)還打算寫她的故事。


●1997年3月攝於香港萬豪酒店。左起:金鐘、陳惠敏、梅兆贊。
  陳露文和毛澤東的性關係,究竟是玩伴還是寵妃?是我一直是想探清的問題。每次見面她都會談到一些。例如三月七日,我特地安排英國資深記者梅兆贊(Jonathan Mirsky)博士和陳露文見面。在萬豪酒店自助餐談了兩個多小時。那天她著一襲紅色套裝,短裙合身,神采奕奕。梅博士懂中文,不用翻譯,對中國問題素有研究。我請陳小姐說話慢一點就行。

  她說了八六年在北京被關押三年的經過後,便說明中南海伴舞的情況。她說那是一九六二年開始的一項「政治任務」:中央首長要借跳舞有益健康。那時是困難 時期,她十四歲,已發育得有一米六八的個頭。去中南海跳舞,對她們這班女孩有一個實際的好處,就是可以吃一頓豐富的晚餐,富强麵和美味的炒菜,外面是吃不 到的。她們的舞場,由空政、公安文工團負責,專爲毛澤東、劉少奇、朱德三首長服務。舞場百餘人,樂隊伴奏,女孩子一排坐在一側等候邀請上場。

她說是有休息室,有女演員陪毛,端茶入室,一個多小時不出來,有沒有人上床?她不知道。舞會每週兩次,每次要跳到三、四點鐘,白天還要上班排節目,宣傳演出,「非常累」。周恩來的舞場要低一級,由海政文工團伴舞。

高層個個玩女人,周鄧都不例外
  當問到《叫父親太沉重》,周恩來有沒有婚外情時,陳露文毫不猶豫地說:周有情人,是一位將軍的妻子,比她大十歲,是海政的舞蹈演員。周常打電話找她,在她們那圈子裏人皆知道。她說「艾蓓完全是周恩來的女兒!」艾的養父是個副部長,生母在北京,當然不會公開。

  陳露文解釋說,高層除陳雲身體衰弱,林彪「抽白麵(鴉片)」外,個個都玩女人,老帥朱、葉、老鄧都不例外。他們當這是最高的特權享受。有的高幹還「扒 灰」,搞兒媳婦,告到毛那裡。下級爲了巴結上級,也以介紹女孩子爲最好的手段。有人專機從杭州送一女給毛,毛看不上眼,當即飛返杭。毛曾要她介紹姐姐來京 (陳露文一家十姊妹,她排行老七),被她拒絕。張玉鳳就沒有拒絕介紹其妹到中南海服侍毛。

  陳露文談到毛的生育能力時,說一段頗為大膽的話:「毛有生育能力,李醫生有幫毛的女人打胎。只是到老了,才不行,後來已經不能射精,只是精神上發泄,玩一玩。」

  當時,我特別注意到梅博士對「不能射精」一語的反應,可能是陳說得太快,梅博士沒有聽到,我卻聽得很清楚。陳還說,文革開始後,江青大出風頭,她完全不理會毛的性事,只盼他多玩些,她好在政治上盡情發揮和抓權。

  梅兆贊後來問我:關於陳露文的事,香港記者為甚麼沒有人去追蹤?我回答說,可能是怕太敏感吧,連李志綏的書出版,香港媒體興趣都不大,感興趣的是大陸 人。針對陳露文想移民美國的要求,梅博士還幫她找美英駐港領事探聽過,他說,領事館的人早已認識她,說,和毛上過兩次床,就想辦政治庇護?

  那天在萬豪,陳露文胃口很好,吃了不少生蠔。

和毛是如魚得水的忘年之交
  談毛的私生活,正月初十那天,在銅鑼灣航空大廈的談話較為詳備。下午三點四十,我遲到十分鐘,陳露文已在拐彎街口等我,身著一套白色裙裝,配白色高跟 鞋。她帶我上六樓,介紹這是她以每呎九千元炒得的一層樓,正待價而沽,我們在一張寫字枱,相對而坐。她一開口就講了半小時。說做軍火生意、炒樓曾賺到兩個億,現在還有三千萬港幣在手。

  我問她:來香港多年為何不結婚?

  她說:「我在大陸有很多人追,文革後有兩個中央委員追我,簡直瘋狂。來香港也有甚麼董事長追我,還有人給我介紹大富豪×××。我無動於衷。我為甚麼要離婚?就是因爲和毛主席的那段關係太刻骨銘心,其他人就顯得平淡無味。」我一邊記錄,一邊請她解釋。

  「隨著權力的增長,他的性慾也變得旺盛,以至變態,無人可以適應。因為毛是一個非常態的人,性自然如此。毛是做愛的高手,不是一般的性交。他很反感周 恩來裝聖人,情人多,不敢做。也反感劉少奇說他老婆都是正式結婚,只有我一個亂來?毛的可愛就在於他的真,他敢說,他就是秦始皇。」

  「有張玉鳳、孟錦雲在身邊,還不能滿足他嗎?」我問道。

  她說:她們兩個賢淑,聽話,但呆板,不會做,只當自己是工具,不主動,沒法讓毛有如魚得水的快樂。我不同,毛可以當她們的面叫喚:「陳惠敏勾引我,讓我看不了書!」

  她沒有說怎樣勾引毛。但說她常在毛面前赤裸裸地看書,以請教問題靠近毛,毛很欣賞她的眼神……只能想像,六六年才十八歲的她,以舞蹈演員的裸體示人, 七十歲的毛怎能招架得住?她說,毛的性意識特強,第一次強暴她時,將她的衣衫撕爛,讓她「一下子完全崩潰了」,經過多次强暴,他們終於成了忘年之交!她說 毛的膚色光滑紅潤,可愛極了。

  她透露毛有些怪癖,愛光屁股放響屁,還讓她們記錄一天放多少次。他認爲放屁是健康的表現。毛喜歡和她互相逗弄, 不是單方面滿足。還不止一次讓她看他怎樣和其她女孩玩。她說毛熟讀《金瓶梅》,說「貴在意淫」。他不看色情電影,「有我們在身邊陪他,足够了。但江青看三 級片。」她說,毛的性致很高。我有時和他說文革的事,他很煩,說:不要理那些屁事,還是辦我們的事要緊。

  陳露文和毛討論過恩格斯的婚姻理論,一夫一妻制由私有制而引起,也會隨私有制消滅而滅亡,她和毛都贊成「共產共妻」。


●陳惠敏(右)與粟裕大將攝於文革後期。粟裕曾是陳父軍中上級。
戀戀不忘毛的帝王之恩
  和陳露文的談話,根據我的記錄共有六次,每次都在兩三個小時以上,出書始終是她最關心的事。她說,很多人都是想利用她發財。北京也有人找她,要她爲黨 史留下材料,被她拒絕。我相信,她是有心出版一本比李志綏回憶錄更為真實的書,記載她和毛的前後十餘年的情緣。她一再說明,所以要價數百萬美元,是要得到 補償,「蹂躪了我的全部青春」,有一次非常傷感的訴說,「毛把我害得這樣慘,弄得我和任何男人都不能滿足,結婚的慾望也沒有了!」但是,她並不缺錢。她也 想出名,甚至說,以後要別人提到毛就知道我,像楊貴妃和唐明皇一樣。

  她非常自信。聲稱沾上了毛的靈氣。其實,也有毛的不可一世和無知,造就她的野心。大陸給她「封口費」,讓她炒樓,一次損失三千六百萬,面不改色。她氣憤地罵,英國美國當她垃圾,不給她移民,視她比一個流亡學生還不如。她要出一本超過李志綏的書給他們看看。

  她不諱言,對毛的至高崇拜,懷念毛。她說時常托夢,毛對她說,「只要不跟別人一道反我就好,對我的事,實事求是就行了,我不怕暴露。」她說,毛是天才,超凡脫俗。毛喜歡她,也是因為她聰明、坦白、反潮流,不僅僅是她漂亮性感。江青也是和毛的性格相互吸引,她是絕對忠於毛的。毛身邊的人,如「汪東興很壞,幹了很多你想像不到的壞事」。

  她說,她不怕國安追殺,他們找她談了五次,要她回國去住,給她房子。她不要。但是香港不安全,她一定要走。到外國生活,和兒子相依為命。她預言毛派還會在中國上臺。

  從一九九七年,她對我寄與希望,出版她的回憶錄,匆匆十四年過去,事如春水了無痕。她在哪裡?別來無恙?在大時代的洪流中,多少風流人物都已瞬間即逝,她想做的「亂世佳人」之夢,不過是一代暴君的一個注腳而已。

  她說的這些故事有多少份量?讀者和紅牆中人自可判斷。「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也算一篇故事新編吧。

(二○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於香港。原載《開放雜誌》2011年10月號,照片作者提供)

金鐘注:本文發表後,承不少朋友讀者表示興趣,並詢問有關情況。謹此致謝,同時對個別細節、錯別字作出補正。 ——2011年10月18日NY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轉貼 金鐘:毛澤東情人自白錄

馬恩列斯毛鄧江 共產黨黨魁品行卑劣

拓展閱讀視野的最佳夥伴


2016 3 18《綠色參考》倒梁現曙光 中共治港換姿勢;李嘉誠:今年經濟差過SARS 20年來未見;黃之鋒:下月公佈選立會名單;中國恫嚇蔡英文;國安局:每天向蔡提國安日報;太陽花「兩年過去了」 林飛帆有話要說
本土宣言:香港第二次前途問題
2016 3 17《綠色參考》血氣港人說話了:評本周面世的兩份宣言;不應迴避第二次香港前途問題;港獨思潮芻議;靈魂人物組政黨 學民傳解散;北京暫棄強硬路線 梁突轉軚;梁家傑田北俊研泛民商界選委合作;汪毅夫的凍獨之說;馬吃僑宴 華航空姐「熱舞陪酒」;「中國台灣總統」來訪;銀行若抽銀根 中投會倒;台學者扭曲美智庫談話;李克強借外媒為股災開脫;中國罷工潮湧動
20016 3 16《綠色參考》「國防助產業升級」 蔡促中科院當平台;台灣英派政局登場;送林全一隻烏鴉;林全組閣是好事;轉型正義的第一哩路;公民黨10周年發表本土宣言;港澳辦馮巍﹕幾個激進青年入立會屬正常;《十年》監製:排斥本土等於除根;李國章轟學生「想做日本仔」;諸侯頻出醜 頌歌在床上
《林保華專欄》美國求戰 中國避戰
2016 3 15《綠色參考》兩岸同屬「中國」 81.6%不能接受;台灣人認同自己;首審黨產條例 藍綠交鋒9小時;港大《學苑》宣言倡港建國全民制憲;梁促各局交半年部署 擬防風措施;鄭耀棠:陳婉嫻批梁 不代表工聯會;中國最後領導人?中共倒習勢力放風推王岐山上位;中共“電視認罪”出臺內

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Nov 03 Wed 2010 11:23毛澤東情人自白錄分享: 毛澤東情人自白錄作者: 金 鐘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1-11-03 256● 開放雜誌編者按;新近出版的《司徒華回憶錄》,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港支聯曾協助一名「毛澤東情婦」移民美國。她就是毛身邊僅次於張玉鳳、孟錦雲的女人陳 惠敏(陳露文)。本刊主編一九九七年在香港與其相識,協助她出版回憶錄,並記錄多次深入談話的內容,撰成此文,以饗讀者。  這是一段奇遇,故事發生在香港回歸的一九九七年,迄今已經相隔十四年。  我在香港做新聞人物專訪,可謂「不計其數」,一般都是當月發表,爲甚麽對這樣有趣的人物故事,竟能擱置十餘年隱忍不發?那要從和陳小姐的最後一次見面說起。  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是我太太的生日,三天前約陳小姐一聚,她說要請我們吃飯。晚上七點,我們在銅鑼灣雪園酒家相會。陳小姐是一位很健談的人,我 們已經見面談過幾次。談她要出書的事。她委托我做經理人(口頭表示),幫她找出版社,讓出版社出錢買她的故事,她深信「李志綏寫的都是關著門外的事,關著 門裏面的事,要我來寫」,一定比李志綏的書更暢銷。她說台灣兩大報都要連載她的故事,還有一位女作家蔣×也要爲她寫書,她拒絕了。她問我李志綏回憶錄賺了 多少錢?我聽說四十萬美金。她不屑地說:「四十萬?炒一層樓就够了,我不是垃圾,我是貴妃。」文革中的空政舞蹈演員陳惠敏 雪園飯店:不愉快的分手  她跟我談過不少跟毛一起的事。我也確實看好她可能出版的這樣一本「紅朝秘史」。我曾認真地追蹤李志綏的故事,在李醫生生前做過對他的獨家專訪,發表過 李醫生回憶錄續集的片斷。他去世後,專門出版紀念文集《反叛的御醫》。李醫生是第一位站出來指證毛荒淫無道的人,他的權威見證,引起廣泛關注與好奇,他的 回憶錄一九九四年出版後,暢銷至今。但是,還沒有第二個人出來現身說法印證李志綏的書,現在有了這位當事人,和毛有過多年親密關係的前空軍政治部文工團女 演員,要和盤托出,我當然義不容辭,竭力成人之美。  她問我,找出版社的事進展如何?我坦告:「不順利,人家嫌你要價太高,中國時報總經理黃肇松先生告訴我,鮑威爾(美國三軍聯席會議主席)的回憶錄才值 五百萬美元」!鮑書中文版權才二萬美元,但陳小姐一直不願接受降價的條件,我反覆解釋,西方出版社打造一本暢銷書要下很多功夫……當她知道出書的困難後, 就開始抱怨我不懂得「報喜不報憂」,抱怨我沒有安排她親自跟出版商談,她說她的精采故事一定能使對方高價出手。  說著,她突然問我:「我跟你說了這麽多,你爲甚麽不寫?徐四民帶個攝影師找我,我沒有同意,就寫了一篇,說我是毛的『紅顏知己』。」徐是《鏡報》月刊前社長。  我一再解釋,我沒有寫,因為是談出書而不是報導。她說,寫訪問和寫書,有甚麼不同!我說,要寫,也要在七一之後,馬上就是「七一回歸」了,我們要準備 大型專刊。她仍然聽不進去。直到晚餐結束,我們走在街上還在大聲和我爭吵——沒想到會是這樣不愉快的結局,她說以後見面難了,她不會再來香港。九七之前她 一定要離開香港,她計劃去澳洲,做投資移民。  我太太非常失落,一個生日晚會,竟然要忍受老公和一個女人不停地爭吵。直到和陳小姐分手,她才大嘆一口氣,一路無語——嫁給這樣的老公多麼無趣!沒完沒了的政治!政治!  我也異常沮喪。九七前的生日——我記住了這一天。那是我和「毛的女人」交往的終結。留下的是一個專事記錄她談話的小本子,和為她拍的一些照片。接著是 香港百年歷史的大日子,九七回歸大典,全球數千記者湧來香港。採訪和被採訪,夜以繼日,陳小姐的故事,當然排不上日程,而且,那最後不愉快的記憶也讓我不 自覺地壓抑了平日采訪中的寫作衝動。最近司徒華回憶錄提到「毛澤東的情婦」,提醒我不能再拖延這筆文債。 揭開和孟錦雲當「現行反革命」之謎  第一次會見陳露文小姐是在一九九七年春節期間的二月十二日,在九龍祝家莊飯店,那是透過張寧(林彪的未婚兒媳)的介紹,因爲九六年八月同事蔡詠梅采訪 過張寧,而張寧和陳露文同是前空政文工團的舞蹈演員,她們都是來自南京的軍人家庭。張寧和陳露文還有聯繫,知道陳在香港。於是,我和蔡一道去見她。  我的好奇心可想而知:為毛所寵的宮女,是天生麗質,還是美人遲暮?我們見到的是一位中年婦女,笑臉相迎,剪著短髮,挽著一個啡色手袋。精神旺盛,一眼 可見是屬於性格開朗熱情的一類女性。個子大約有一米七,根據她後來的描述,她應是四十九歲。當然,此時很難想像她在毛身邊的容貌,畢竟,她離開毛已經二十 一年。  打開話匣子,她可真是有點「口沒遮攔」,非常爽快地說往事。我們沒有一句廢話地便切入毛的話題上,問她是怎樣走近毛的身邊?她說,第一次見毛主席時, 只有十四歲,那是一九六二年。她在空政文工團舞蹈隊「上班」,直到一九六七年文革初期。她們那時每週兩次去中南海陪毛跳舞。  「爲甚麽一九六七年就停止了?」  「那時文化大革命造反有理」,陳露文說:「我們也不懂政治,跟著發牢騷,我和孟錦雲一起議論毛主席,說毛像皇帝,三宮六苑,我們算甚麽?是妃子要冊封,是妓女要收錢,是舞女要好玩,我們甚麼都沒有——這話被文工團的頭頭劉素媛聽到,劉連夜去向毛報告,毛聽後只說了兩個字:造謠!就把孟錦雲和我抓起來,打成現行反革命,遭到毒打,我被送去東北。說我們反對毛主席。」  我們知道,毛晚年身邊有兩個寵女:張玉鳳和孟錦雲。張之受寵,介入政治之深,已不是秘密,孟在毛死後較低調,只有一本郭金榮著《毛澤東的黃金歲月》 (一九九○年出版,二○○九年又重炒一本《走進毛澤東的黃昏歲月》),是孟的口述之作,雖是黨性作品,却也透露了一些細節。最引人生疑的是,孟這樣一個陪 毛跳舞的女孩,怎麼突然成為反毛的「現行反革命」?郭的書中稱,孟案是當年的「一號問題」,誰也不准打聽,不准傳說,是涉及毛的絕密。而七五年夏天,毛又 突然將孟收回身邊工作,此時已婚的孟,想要一個孩子,毛竟不予批准。孟戴著反革命帽子,在毛身邊,甚至可代毛圈閱機密文件……這在那全國鬥得你死我活的時 代,是何等荒謬的事! ●文革中,中南海一組,毛身邊的工作人員:前排右三陳惠敏,右二張玉鳳。 自由進出香港許家屯辦公室  因此,海外許多評論都認定孟和毛的關係不僅陪舞還有陪睡。現在,陳露文的披露可視為一個旁證。她和孟錦雲同年,事後遭遇更慘。林彪事件後,她得以從東北送回北京,挨打的傷痛,遺留至今。後來再進中南海,直到毛死前。前後經歷十四年。  陳露文說,她的本名是「陳惠敏」,爲了隱蔽其身份,才改名陳露文。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的採訪名單之「身邊工作人員、女朋友」中,陳惠敏和張玉鳳、孟錦雲在列。  陳露文說,她是毛身邊女伴中,唯一的幹部子女。張玉鳳是東北籍的列車服務員、孟錦雲是出身不好的湖北平民之家。而陳露文之父陳玉生是新四軍第三軍分區的司令員,前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曾在陳玉生部抗日地區任泰興縣委書記,後任陳部政治部副主任。許在九七年九月香港《蘋果日報》專欄中提到陳玉生抗日初期是中共秘密黨員。  因此,憑借其父曾是許家屯的上級,陳露文八三年來香港後,便可自由出入新華社,有時直入許家屯辦公室。陳說,許家屯常告誡她不要「亂說話」,尤其是關 於毛的話題,甚至嚇唬她,要小心,否則會被暗殺,被綁架回去。(許還說他親自批示過江蘇歌舞團一名因說出和毛有一夜情的演員判處死刑)。後來怕影響不好, 許家屯便下令新華社門警不讓陳露文隨便進入。  一九八六年八月,陳露文果然出事。那年她回北京被國安在西苑飯店綁架。藉口是她在外面講毛的私事,泄露黨的機密。關在香山雙清別墅,被嚴密看守,住在一個二層樓上,關了一年八個月,才放她回南京老家。  後來,中央派向守志(南京軍區司令員)和江蘇省委書記等人向她父親宣布陳露文沒有問題,「父親對我的事管不了,只盼我走遠點」。她父親一九九四年去 世,九十六歲。去世前住南京,任江蘇省政協副主席。陳父受到尊重,是因為早年自組遊擊隊抗日,為國民黨收編後,接應新四軍建立蘇北根據地,立下大功,任新 四軍(三野)第三縱隊司令,副司令為葉飛、張愛萍。陳露文僅有的小學教育就在南京軍區子弟小學(衛崗小學)入讀,和張寧、劉伯承之女、許世友之女同窗。●前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左二),曾是陳惠敏(左一)父親新四軍部隊的下屬。攝於文革期間。 英國特工認證她是毛的情婦  八九學潮失敗後,陳露文看到很多人逃亡香港,她便趁機偷渡,重返香港。走的甚麼路線?她沒有說。最近司徒華回憶錄《大江東去》出版,其中提到「黃雀行動」也幫了一名「毛澤東情婦」去美國。當即令我想到陳露文。 華叔提到此婦人的特徵:①帶有一名八歲兒子;②曾是解放軍文工團;③毛死後嫁給南京軍區副司令之子;④從事軍火生意;⑤曾關押北京西山;⑥花了二十萬元偷渡來港。  對照陳露文向我談到的情況,此婦是她無疑。她確有一子相伴,我也見過,九七年十九歲,個頭高瘦。八九年應該是十歲。陳露文的婚姻也沒錯,是南京軍區副司令之子,名叫「段煥京」(這是陳所述,查當時南軍副司令名段煥競,怎麼與子同音?)她說,毛死前四個月曾囑咐她,趕快離開北京,到南方去,嫁人。她將此事告江華、葉飛,他們認為是毛安排後事。她遂下嫁段家,一年後誕下男嬰。丈夫湖南茶陵人。對這段婚姻,她描述道:  「結婚幾天,我就感到厭倦,我們在一起,一點情趣也沒有,乏味之至。他甚至不能諒解我和毛的關係,我們的孩子被他罵做毛的雜種,竟拿來摔,只有離婚。」  爲查證華叔回憶錄的記載,我特地詢問支聯會常委、立法會議員張文光先生。原來「毛情婦」這單案子是他經手辦理 的。張文光說:八九年的一天,有人帶了這位婦女和他兒子來見我,說了她和毛的關係,要我們幫她移民美國。我立即報告港府政治部保安科,希望安排和這女人接 觸,查明真相。港府一名老外,相信是英國高級特工,隨即和該母子見了面,很快通知我,說沒錯,是毛澤東情婦。  張文光說,他將此事報告華叔,我們都很驚訝英國特工收集中國情報的能力。但是有些細節,華叔老了,記得不準確。例如是否去了美國?  這點,華叔書中是有差錯。因為陳露文八九年來港,一直到九七前才辦成移民,她告訴我已辦好去澳洲。幾年後,又有人告訴我,她其實是去了英國。九七後我和她就斷了聯繫。 毛認陳露文是女兒和情人  春節期間見過陳露文之後,二月十九日,鄧小平死了,這是大事。兩天後,陳約我去她家看照片。二十二日下午七點,我趕到她在西貢西沙小築9E的家中拜訪 並看照片。這是我最關注的事——現在,史料對於出版者而言,最重視的莫過於「老照片」,李志綏醫生如果沒有那些和毛的合影,其公信力一定會大打折扣。香港 八卦報紙的「狗仔隊」,目標也是爲了獵取現場照片以取信於市民。  但陳露文坦白告訴我,她沒有和毛的照片。為甚麼?她說,這方面毛很謹慎。盡管外傳毛的女人無數,但公開的照片只有兩個:張玉鳳和孟錦雲。因她們二人是有正式身份的:毛的機要秘書和護士。可以出鏡。而她「甚麼也不是」。我問她:毛認為你是甚麼?  「毛說過,我是他的女兒和情人。我反問他,那不是亂倫嗎?毛聽後大笑不語。他的倫理就是與眾不同。他也說過我是『尤物』,初初我還不明白尤物是甚麼?後來才知道,就是今天香港很愛說的性感。」  我跟她解釋,大陸過去沒有「性感」一詞,就像「做愛」二字也是文革後才流行一樣。尤物,字面上是你特別喜愛的物品,用之女性,便有風騷、妖艷之類的意思。俗語難聽點:叫「騷貨」。她聽了笑起來,說,我比張玉鳳、孟錦雲大概要騷一點。(幹部子弟總是比較放肆吧。)  她說沒有和毛的照片,其他的都有。於是,她拿出一大盒照片,傾倒在沙發上,讓我看。大部份是黑白的老照片,而且尺寸小。我順便挑了幾張,她同意我去複製。如圖這張在中南海和張玉鳳等的合影,她在前排中間。似乎沒有孟錦雲。還有和一些老幹部的合影。 毛是政治家,鄧小平只是政客  趁鄧小平屍骨未寒,我挑起話頭,問她毛鄧的恩怨,可有所聞?陳露文說了不少。  她又是從自己說起。她說,八六年她在北京被國安關押,事關鄧小平要整楊得志。鄧小平之女毛毛的丈夫賀平(總 參裝備部副部長)被指壟斷軍火生意,又不報告總參謀長楊得志,直接向鄧匯報。楊為此而不滿,曾在軍委會議上,當著鄧的面,指責賀平做法反應不好,讓鄧很難 堪。鄧便找岔報復楊:抓她,逼她交待「出賣情報」。她說,因爲楊得志是她爸陳玉生的部下,她也和楊相熟,鄧要借她打楊。  其間是否有生意上的衝突?她在二月十六日對我說過楊得志追求她,給她軍火生意做。華叔回憶錄也提到過她和前夫「做軍火生意」。她說過,毛死後,粟裕(大將,陳父上級),楊得志都愛她,表示可以離婚,和她結婚。  陳露文對父執輩的將領中,對楊得志上將(1911-1994)最為好感,說他為人正直,是一名傑出的戰將。她告訴我,一九七九年,鄧發動的懲越之戰,許世友指揮東線,大敗;楊得志指揮的西線却獲得大勝,因而,八○年晋升爲總參謀長。粟裕曾 對陳露文稱讚其父早年救援新四軍,說「沒有你父親,我們待不下去」。粟裕曾任新四軍一師兼六師師長。(毛曾盛讚粟裕的戰功,說粟裕應領元帥銜,但粟裕謙 讓,三次辭帥,故位列大將第一名)。陳露文沒有接受兩位將軍的追求,尊敬他們為父叔長輩。對我說,他們都是「你們湖南人」。  陳露文口中的鄧小平根本不值得尊敬。她拿鄧與毛比,說毛從未動用軍隊攻打學生;不會當眾訓斥耿飊黃華「胡說八道」;鄧在軍內排斥三野,重用親信,劉伯 承元帥性格內向,功名就被鄧搶了去。她說,重用太子黨,其實是鄧的主意,鄧說還是自己的子弟好,鄒家華、李鵬、江澤民才上得去。她說毛是政治家,鄧只是個 辦事能力還不錯的政客。鄧恨死了毛,要拉毛下神台,故意放李志綏出來,搞臭毛…… 對英國記者介紹中南海舞會  我問她,毛還有甚麼東西贈送給她?  她說,毛有詩和手稿贈她,她都已轉送給人,包括宋任窮、江華、陳昊蘇、陳小魯、陳丕顯、陶斯亮、楊得志、粟裕等,共有十多首詩。我問她寫了甚麽?她說只記得一句:「來年相會在夢中」。  她說,高幹中不少人都知道她和毛的關係,有的見了她還下跪叩頭,叫她「娘娘」,求她在毛面前說情,讓他們「落實政策」。她和陶斯亮是好朋友,是乾姐妹,她多次和毛關說陶父親(陶鑄)的事,但不管用。她說理由(陶斯亮丈夫,報告文學作家)還打算寫她的故事。●1997年3月攝於香港萬豪酒店。左起:金鐘、陳惠敏、梅兆贊。  陳露文和毛澤東的性關係,究竟是玩伴還是寵妃?是我一直是想探清的問題。每次見面她都會談到一些。例如三月七日,我特地安排英國資深記者梅兆贊(Jonathan Mirsky)博士和陳露文見面。在萬豪酒店自助餐談了兩個多小時。那天她著一襲紅色套裝,短裙合身,神采奕奕。梅博士懂中文,不用翻譯,對中國問題素有研究。我請陳小姐說話慢一點就行。  她說了八六年在北京被關押三年的經過後,便說明中南海伴舞的情況。她說那是一九六二年開始的一項「政治任務」:中央首長要借跳舞有益健康。那時是困難 時期,她十四歲,已發育得有一米六八的個頭。去中南海跳舞,對她們這班女孩有一個實際的好處,就是可以吃一頓豐富的晚餐,富强麵和美味的炒菜,外面是吃不 到的。她們的舞場,由空政、公安文工團負責,專爲毛澤東、劉少奇、朱德三首長服務。舞場百餘人,樂隊伴奏,女孩子一排坐在一側等候邀請上場。 她說是有休息室,有女演員陪毛,端茶入室,一個多小時不出來,有沒有人上床?她不知道。舞會每週兩次,每次要跳到三、四點鐘,白天還要上班排節目,宣傳演出,「非常累」。周恩來的舞場要低一級,由海政文工團伴舞。 高層個個玩女人,周鄧都不例外  當問到《叫父親太沉重》,周恩來有沒有婚外情時,陳露文毫不猶豫地說:周有情人,是一位將軍的妻子,比她大十歲,是海政的舞蹈演員。周常打電話找她,在她們那圈子裏人皆知道。她說「艾蓓完全是周恩來的女兒!」艾的養父是個副部長,生母在北京,當然不會公開。  陳露文解釋說,高層除陳雲身體衰弱,林彪「抽白麵(鴉片)」外,個個都玩女人,老帥朱、葉、老鄧都不例外。他們當這是最高的特權享受。有的高幹還「扒 灰」,搞兒媳婦,告到毛那裡。下級爲了巴結上級,也以介紹女孩子爲最好的手段。有人專機從杭州送一女給毛,毛看不上眼,當即飛返杭。毛曾要她介紹姐姐來京 (陳露文一家十姊妹,她排行老七),被她拒絕。張玉鳳就沒有拒絕介紹其妹到中南海服侍毛。  陳露文談到毛的生育能力時,說一段頗為大膽的話:「毛有生育能力,李醫生有幫毛的女人打胎。只是到老了,才不行,後來已經不能射精,只是精神上發泄,玩一玩。」  當時,我特別注意到梅博士對「不能射精」一語的反應,可能是陳說得太快,梅博士沒有聽到,我卻聽得很清楚。陳還說,文革開始後,江青大出風頭,她完全不理會毛的性事,只盼他多玩些,她好在政治上盡情發揮和抓權。  梅兆贊後來問我:關於陳露文的事,香港記者為甚麼沒有人去追蹤?我回答說,可能是怕太敏感吧,連李志綏的書出版,香港媒體興趣都不大,感興趣的是大陸 人。針對陳露文想移民美國的要求,梅博士還幫她找美英駐港領事探聽過,他說,領事館的人早已認識她,說,和毛上過兩次床,就想辦政治庇護?  那天在萬豪,陳露文胃口很好,吃了不少生蠔。 和毛是如魚得水的忘年之交  談毛的私生活,正月初十那天,在銅鑼灣航空大廈的談話較為詳備。下午三點四十,我遲到十分鐘,陳露文已在拐彎街口等我,身著一套白色裙裝,配白色高跟 鞋。她帶我上六樓,介紹這是她以每呎九千元炒得的一層樓,正待價而沽,我們在一張寫字枱,相對而坐。她一開口就講了半小時。說做軍火生意、炒樓曾賺到兩個億,現在還有三千萬港幣在手。  我問她:來香港多年為何不結婚?  她說:「我在大陸有很多人追,文革後有兩個中央委員追我,簡直瘋狂。來香港也有甚麼董事長追我,還有人給我介紹大富豪×××。我無動於衷。我為甚麼要離婚?就是因爲和毛主席的那段關係太刻骨銘心,其他人就顯得平淡無味。」我一邊記錄,一邊請她解釋。  「隨著權力的增長,他的性慾也變得旺盛,以至變態,無人可以適應。因為毛是一個非常態的人,性自然如此。毛是做愛的高手,不是一般的性交。他很反感周 恩來裝聖人,情人多,不敢做。也反感劉少奇說他老婆都是正式結婚,只有我一個亂來?毛的可愛就在於他的真,他敢說,他就是秦始皇。」  「有張玉鳳、孟錦雲在身邊,還不能滿足他嗎?」我問道。  她說:她們兩個賢淑,聽話,但呆板,不會做,只當自己是工具,不主動,沒法讓毛有如魚得水的快樂。我不同,毛可以當她們的面叫喚:「陳惠敏勾引我,讓我看不了書!」  她沒有說怎樣勾引毛。但說她常在毛面前赤裸裸地看書,以請教問題靠近毛,毛很欣賞她的眼神……只能想像,六六年才十八歲的她,以舞蹈演員的裸體示人, 七十歲的毛怎能招架得住?她說,毛的性意識特強,第一次強暴她時,將她的衣衫撕爛,讓她「一下子完全崩潰了」,經過多次强暴,他們終於成了忘年之交!她說 毛的膚色光滑紅潤,可愛極了。  她透露毛有些怪癖,愛光屁股放響屁,還讓她們記錄一天放多少次。他認爲放屁是健康的表現。毛喜歡和她互相逗弄, 不是單方面滿足。還不止一次讓她看他怎樣和其她女孩玩。她說毛熟讀《金瓶梅》,說「貴在意淫」。他不看色情電影,「有我們在身邊陪他,足够了。但江青看三 級片。」她說,毛的性致很高。我有時和他說文革的事,他很煩,說:不要理那些屁事,還是辦我們的事要緊。  陳露文和毛討論過恩格斯的婚姻理論,一夫一妻制由私有制而引起,也會隨私有制消滅而滅亡,她和毛都贊成「共產共妻」。 ●陳惠敏(右)與粟裕大將攝於文革後期。粟裕曾是陳父軍中上級。 戀戀不忘毛的帝王之恩  和陳露文的談話,根據我的記錄共有六次,每次都在兩三個小時以上,出書始終是她最關心的事。她說,很多人都是想利用她發財。北京也有人找她,要她爲黨 史留下材料,被她拒絕。我相信,她是有心出版一本比李志綏回憶錄更為真實的書,記載她和毛的前後十餘年的情緣。她一再說明,所以要價數百萬美元,是要得到 補償,「蹂躪了我的全部青春」,有一次非常傷感的訴說,「毛把我害得這樣慘,弄得我和任何男人都不能滿足,結婚的慾望也沒有了!」但是,她並不缺錢。她也 想出名,甚至說,以後要別人提到毛就知道我,像楊貴妃和唐明皇一樣。  她非常自信。聲稱沾上了毛的靈氣。其實,也有毛的不可一世和無知,造就她的野心。大陸給她「封口費」,讓她炒樓,一次損失三千六百萬,面不改色。她氣憤地罵,英國美國當她垃圾,不給她移民,視她比一個流亡學生還不如。她要出一本超過李志綏的書給他們看看。  她不諱言,對毛的至高崇拜,懷念毛。她說時常托夢,毛對她說,「只要不跟別人一道反我就好,對我的事,實事求是就行了,我不怕暴露。」她說,毛是天才,超凡脫俗。毛喜歡她,也是因為她聰明、坦白、反潮流,不僅僅是她漂亮性感。江青也是和毛的性格相互吸引,她是絕對忠於毛的。毛身邊的人,如「汪東興很壞,幹了很多你想像不到的壞事」。  她說,她不怕國安追殺,他們找她談了五次,要她回國去住,給她房子。她不要。但是香港不安全,她一定要走。到外國生活,和兒子相依為命。她預言毛派還會在中國上臺。  從一九九七年,她對我寄與希望,出版她的回憶錄,匆匆十四年過去,事如春水了無痕。她在哪裡?別來無恙?在大時代的洪流中,多少風流人物都已瞬間即逝,她想做的「亂世佳人」之夢,不過是一代暴君的一個注腳而已。  

所有跟贴:
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称毛是历史上最大暴君 - 最大暴君毛贼东 (5644 bytes) 05:44:41 4/28/17 (0)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