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中共的历史学家 最后家破人亡死在党牢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2蔡平 于 March 04, 2021 22:08:33:

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说得好听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政前后为中共实施统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为中共夺取政权不遗余力的吴晗就曾任北平民盟的主任委员。

吴晗先帮中共整人,随后一家三口被中共整死。吴晗在《朱元璋传》中写道:“网络布置好了,包围圈逐渐缩小了。苍鹰在天上盘旋,猎犬在地上追逐,一片号角声,呐喊声,呼鹰唤狗声,已入网的文人一个个断脰破胸,呻吟在血泊中。”这段话正是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对待文人的形象写照。


吴晗(1909-1969年),原名吴春晗,浙江义乌人。1929年考入上海吴淞中国公学(校长胡适)大学部预科。因写成《胡应麟年谱》,受到胡适赏识。

早年的吴晗曾入北京清华大学史学系学习,1937年,被聘为云南大学教授,1940年到西南联大任教。1943年加入民盟,逐渐从一名历史学家变成社会活动家,在中共支持下,积极投身各种反政府活动,对国民政府的批判越来越激烈。自此,再也没有写出一部像样的史学著作。

1946年,吴晗在上海时,恰好胡适也在,吴晗曾致信求见,胡适未予理睬。回北平后,吴晗再度拜访胡适,两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吴晗后来回忆说:“(西南)联大从昆明搬回北平后,我做胡适工作,可是他顽固不化,我的脚就不再踏上他家的客厅了。”当胡适得知吴晗投向中共后,不由长叹:“吴晗可惜,走错路了。”

1946年5月,西南联大停办,吴晗返回北平,在清华大学任教,其在清华的住所旧西院12号是中共地下党的联络站。1948年秋奔赴解放区西柏坡,见到毛泽东,就《朱元璋传》进行了长谈。1949年中共窃国,吴晗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文学院长、历史系主任等职。11月任北京市副市长。

作为明史专家,吴晗被视为“现代研究明史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然而,他对北京的文化教育、学术活动、古籍整理及文物古迹的保护等方面却失掉文人本色。如为保留北京的牌楼,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都曾与吴晗发生正面冲突,梁思成还被气得当场失声痛哭。政治第一成为吴晗的选择。

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网络图片)
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网络图片)
而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吴晗亦是急先锋。民盟的《光明日报》支部即在吴晗的主持下,率先召开了批判储安平的会议。会上,吴晗厉声说:“过去国民党确实是‘党天下’,储安平现在说共产党是‘党天下’,不但是歪曲事实,且用意恶毒。”并指出储安平之所以有勇气,是由于后面有人支持。他要求所有的《光明日报》的盟员和储安平划清思想界限。其无情让人记忆犹新。

另据李辉在《碑石》中披露,一个与吴晗共事过的文人,一再向他表示过对吴晗的不满,正是吴晗的斗争坚决性使其打成右派,蒙受冤屈,历经磨难达20载。李辉表示,在反右运动中,因吴晗愤怒“控诉”而深受伤害的不止一个人。正因为他在运动中的表现,在这年他被批准加入了共产党。

1959年,秉承毛的学习忠心耿耿的海瑞精神的旨意,吴晗写了一系列关于海瑞的文章,后来又写了京剧《海瑞罢官》的剧本。1961年11月京剧《海瑞罢官》公演,赢得一片叫好。

吴晗在1950及60年代批斗其他知识分子时,非常投入和卖力,谁料1966年的文革第一个被用来“开刀祭旗”者,就是吴晗。他当时8岁的儿子吴彰后来回忆说:“我永远忘不了他们把爸爸跪绑在烈日下的枯树干上,往他脖子里灌晒得滚烫的沙子。他们抡起皮带抽他,揪他的头发,拧他的耳朵,用各种想得出来的法子侮辱他。爸爸三天两头被拉去游斗,学校要斗,区里要斗,县里要斗,这里要斗,那里也要斗。”有时,红卫兵直接闯入吴晗家中,在院子里批斗他。他的家门口和院子里贴满了大标语、大字报。有时候深更半夜,红卫兵破门而入,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批斗。

吴晗在“文革”期间被批斗(网络图片)
吴晗在“文革”期间被批斗(网络图片)
1967年初,吴晗全家被扫地出门,被勒令迁往北京永定门外一座偏僻的居民楼里。吴家搬到南郊成了永定门外居民区的一大新闻,围观的人群络绎不绝,吴晗被勒令站在阳台的凳子上,一天数次“请罪”。1967年秋天,吴晗等人被集中到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参加劳动改造,筛炉渣,扫垃圾。每星期只许回家一次。吴晗到劳改队不久就被打伤,旧创未好又添新伤,没过多长时间,就被打得口吐鲜血。


有一次,一群暴徒往吴晗家扔石头,辱骂吴晗,他的妻子袁震实在气不过就说:“你们简直比对待敌人还厉害,吴晗也不是敌人”。就因为这几句话,袁震也被送进劳改队,住在一个破旧的浴池里。袁震本来长期有病,体质极为虚弱,即使大热天也要穿棉袍。她在劳改队里艰难的熬过了一个酷暑和一个严冬,双腿瘫痪了,得不到最起码的救治。14岁的养女吴小彦不得不每天从城南骑自行车往返30多里去护理她。1969年3月17日,袁震病得实在不行了,才获准回家看病,第二天便死在医院里了。袁震临终前,对看管人员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想喝碗粥,二是想看吴晗一眼,可惜都没能实现!

吴晗与妻子袁震(图片:维基)
吴晗与妻子袁震(图片:维基) ​
1968年3月,吴晗经康生、谢富治批准被捕入狱。经过长期批斗,吴晗的身体也垮了。在关押期间,他的头发被拔光,胸部被打得积血,最后死于非命。1969年10月11日,突然有人来接吴晗的孩子吴小彦、吴彰去看他。当姐弟俩被领进医院的监护病房时,一个专案组的人说:“你们的爸爸今天早上死了。”犹如晴天霹雳,两个孩子都惊呆了,过了一会儿,才嚎啕大哭起来。他俩再三请求看一眼死去的爸爸。但是,专案组人员喝斥道:“如果你们不和他划清界限,对你们没好处!”两个孩子吓得浑身发抖。他们终究没有看到吴晗的遗体,只取回了吴晗血迹斑斑的裤子和抽剩的几支香烟。吴晗的尸骨至今下落不明!

吴晗死后,女儿吴小彦一度精神失常。1975年8月,为了给父亲讨说法,吴小彦给中央专案组写信,提出三点要求:(1)给吴晗作结论;(2)要吴晗的骨灰;(3)发还抄家抄去的书籍。几天后,吴小彦被逮捕,专案组给她戴上脚镣,为防止她哭,就给她注射冬眠灵,她的门牙被打掉,额头被打开口子。吴小彦精神病复发,被关进精神病院后,监禁她的人竟然跑到医院对她进行审讯。1976年9月23日,在弟弟吴彰年满18岁的那一天,吴小彦服毒自杀,年仅22岁!

一生忠于毛,忠于中共的“御用文人”吴晗最后家破人亡,自己也死在党的监狱里,说明了什么呢?

责任编辑:文思敏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