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庆新撒谎成性 竟然在法官头上造谣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十三哥 于 February 17, 2022 07:01:38:

李义(内容得到张宏宝先生证实) [博讯论坛2003年8月30日] 前天,阎庆新在“东西南北”论坛上贴出:“张宏宝对阎庆新和张琦的指控不应诉,法官已在张宏宝缺席的情况下判张宏宝败诉!” 然后自己给自己加跟贴:天大新闻,张总统败诉了! 看她幸灾乐祸的模样,人们还真被她唬了一下。但一查法院的网站,阎庆新的谎言不攻自破。法院对外公布的信息显示:这两个案件均已分别被推迟到九月和十月。 阎庆新好大的胆,居然把谣造到法官头上了! 阎庆新撒这种弥天大谎,使我们这些为她做事的人,都忧心忡忡,这么搞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跟她一起完蛋。我们今天的反戈一击,不只是为了自己,也为了挽救阎庆新。阎庆新撒谎的熟练程度炉火纯青,随意而为。撒谎的胆量也已大得惊人,连法官的谣都敢造。 阎庆新撒谎造谣已经成性,远的不说,单是最近一个时期,人们还能记忆犹新的几件事就可以看得出来。 其一、阎庆新告彭明、周晓、杨海平等人要杀她和她的小丈夫刘俊国以及在中国的家人一案,说得有鼻子有眼跟真的似的,但等到开庭审理时,她却拿不出任何证据,原来她只是凭臆想猜测。面对公正的美国法庭阎庆新当然只有败诉。 其二、关于张宏宝撤销禁制令一事。本来是双方的律师通过协商双方都撤销禁制令。但到了阎庆新这儿,她就说成是张宏宝单方面撤销了禁制令,而且还是出于“明智”。真是天可怜见! 其三、张宏宝对阎庆新、张琦的指控应诉被法庭推迟到九月、十月,阎庆新却公然把这说成是败诉,还说是法官宣布的,并且说判对方多少钱暂时还没定,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阎庆新对美国的媒体,对美国乃至世界的大众,对严肃的美国法庭,对公正无私的美国法官都可以撒谎造谣,足以见其撒谎成性。今后,她的话还有人敢信吗?连我们这些帮她做事的人,都不敢再相信她了。“事不过三”,过三就可以判定其品性。阎庆新撒谎造谣已成其性。 阎庆新撒谎造谣的特点是: 第一、每次撒谎和造谣都表现出一种严肃认真状。你看,阎庆新说张宏宝不应阎庆新和张琦的指控,被法官缺席判为败诉,是被法官判的。说得多么严肃认真,这还能有假吗?这种严肃认真的表状隐藏着欺骗的内里。 第二、每一次用谣言攻击对方欺骗大众时,都是做出可怜相,用词哀怨,显得十分可怜,以博得媒体、民众和法官的同情。这是在用哀兵必胜的小聪明,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第三、每一次撒谎造谣时,都不讲逻辑,不顾证据,只管把假事当真事说,先骗了媒体、大众和法官再说。告彭明等人的谋杀罪就是典型的一例。 第四、每一次撒谎造谣,都不计后果。听刘俊国说:“阎庆新这次告张宏宝,竟然把当年XX诬陷张宏宝的被美国法律权威机构鉴定为伪证的四例伪证重新拿出来作为证据”。这不是赤裸裸地在替XX继续打官司迫害张宏宝吗?这不暴露了阎庆新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吗?但阎庆新脑袋一热什么都不顾了。 从阎庆新善于撒谎、敢于造谣、没有逻辑、不顾后果的行为特征,不难看出阎庆新的人格特点。 阎庆新的人格特点是:待人心毒手狠,做事不择手段,没有道德底线,狂妄猖獗。阎庆新都六十岁的人了,头上还经常系着一条小辫子,装出一副黄蓉派的公主模样。她还经常整夜不睡,经常幻想着当女皇、当总统,经常头痛、易激惹、自伤以及胡乱花钱、性生活荒乱等等。这一切从精神病学的角度看,阎庆新都有着典型的躁症(精神病中的第二类)和臆症(精神病中的第三类)。这一点,希望媒体、大众、法官还有陪审团的先生们、女士们引起注意。 话说到这儿,又不得不提那位阎庆新的小丈夫刘俊国了。这位刘俊国可谓戏法成癖,见利忘义,只要能弄到钱什么都干。他虽然出手快,但不讲证据,好说大话,好打保票,所以由他当律师的案子败得也快。中功总会让XX告阎庆新案,在刘俊国的辩护下阎庆新败了;阎庆新告彭明等人的谋杀案,在刘俊国的辩护下,阎庆新又败了。接下来,还有几个明显败诉的案子在等着这位小丈夫。算起来,刘俊国够得上一个常败律师了。他向阎庆新拍胸脯打保票的事都败了,气得阎庆新已经开始不用他了。阎庆新现在自己写告票,请外人做翻译,把刘俊国关到大衣柜里让他“反省”、“作诗”,天下的滑稽事都让这对老妻少夫演绝了。 不过,阎庆新有一点还算清楚,她看出来了:“让刘俊国给她当律师,只有走向彻底失败的结局”。 要提醒阎庆新的是:刘俊国帮阎庆新造法官的谣,作为律师他真的连这个都不懂吗?这是不是成心给阎庆新帮倒忙呢?!阎庆新,你倒是应该警惕了!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