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岩竟幫劉達文安排籍貫 - 騙完王精的錢要和劉總和解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造謠大王小混混趙岩 于 July 10, 2018 06:45:32:

张英:香港前哨鲍贡垒《小混混赵岩》全文
(博讯2017年05月24日发表)


【張英前言】

👉今天早上,見悉香港前哨朋友,傳來鮑貢疊先生述評《民運小混混趙岩》,重提往事有新意。點評解題,商榷『民運』兩字:姑且不先論小騙子大痞子這個小混混,還是大家樂見中共反水的商幹特富郭文貴這個大混混,曝料內訌,這類小騙子大痞子,從來不曾是什麼『民運人士』,與中國民運風馬牛不相及,毫不相干。作者本意,當然維護民運形象,不會扭曲抹黑民運,但把趙岩這種混蛋假貨,奷詐偽劣,扯上與『民運』有關,標題似乎欠妥了,反而減少搗破大小混混的力度。

縱覽鮑生的《小混混趙岩》全文,回首往事,句句是真,段段屬實,以正壓邪,很有意思。說句公道話,二十七年來,我去過香港六十多趟,尤其前些年的幾次,每囘在港逗留二三個月,《前哨》杔遷西移的三個地方,都曾拜訪。故對《前哨》創刊的初期和前期,困難重重,付不起辦公房租,劉達文伉儷讓出香港銅鑼灣住宅,做編輯部;後來主要靠了劉太,做房地產生意,支持前哨月刊,中期才有轉虧為盈的起色,前哨搬遷到海洋公園附近;後期轉至九龍荃灣,迄今為止,麻煩不斷,除了『強力部門』施壓外,還有趙岩之流的外人干擾破壞,乃至挑釁六哥和劉達文的關係,又起中共的別動隊作用,耳聞目睹,知之甚詳。我敢佐證,鮑生此文,娓娓道來,是篇佳作,瑞此推介,博訊首發。

擅改標題,刪了『民運』兩字,直接標的《小混混趙岩》,簡明扼要,更加逼真,但未及先商量於原作者,尚祈鮑生鑒諒。趕送博訊新聞網了,以飱廣大網友週知!

鮑貢疊《小混混趙岩》內容,十四個章節段落,就怪事論事非,一份備忘錄,輿論起訴書,小標題分別是:「維權英雄」圍着富豪轉;郭文貴上午叫吃屎💩趙岩下午就吃屎💩;作賤自虐自己;被人駡「農民文章」戳到痛處;造謡大王趙岩;趙岩竟幫劉達文安排籍貫;股票套現不了也賴《前哨》;騙完王精的錢💰要和劉總和解;劉總幫趙岩向阿海追討錢款;違背諾言公開羞辱劉總;趙岩給六哥和劉總分配股份?劉總對六哥不仁不義?劉總對賣《前哨》無所謂;劉總趁機會把股份情況講清楚。相信網友的聰明才智,看了後面鮑生🤔《小混混趙岩》全文,一定大開眼界,獲益匪淺。

〖又及〗

今見👀博訊報道🤗,秦晋世兄《我謂韋石郭文貴》,並『兼答世兄張英』,那是回應我五一八發表在博訊網上的《致秦晋兼及其他朋友挺博訊韋石》拙作。

多謝老友秦晋,昨天先把此件傳我知情,其也是博訊韋石老友,老朽對此篇亦《謂韋石郭文貴》的長文本身,已刊登了,不作評論,毋庸評論。

但對稱謂,『世兄』兩字,稍有異議,昨晚未來得及提出來。並非余在『好人為師』,要做『一字之師』,反正公開提出來,網友知情,方家斧正,好事一樁。

我當然理解,老鄕秦晋,信件文章,稱『荷蘭老友世兄張英』,一番真誠,好心善意,而且同我稱他『世兄』,是對應的。但殊不知,所謂『世兄』,是年長者,對年紀小的朋友,一種尊稱,客氣的話。反之,年紀小的,不宜叫年紀大的是『世兄』了。豈能把老頭子叫做小弟弟(世兄)乎!哈哈。☺另外,還聊一點,人們通常,把落款自稱『愚弟』兩字,理解為『愚』字是自謙『愚昧』,其實非也,同樣誤會。所謂『愚』字,另層意思,愚者老人,年長的人,對比他年紀小的朋友,自稱雖然年長,同輩兄弟爾!五十年前,有位難友,上海作家,年紀比我還小,我信函尊稱他是『世兄』,他回札干脆叫我『弟弟』,表示弟兄,友好親熱。當代中國精英文人,大多文字功底,就是這樣,不必苛求。

多謝各位閲正!

😍張英拱手👋

2017五二三🎆匆於荷蘭夜話🚏🎈

-----

〖附錄原件全文〗

民運小混混趙岩

鮑貢疊

一個到處尋釁滋事、聲名狼藉、曾在大陸任職公安、長期被懷疑是共諜的所謂「民運人士」,再次向《前哨》發出毒箭。此人是「趙家」人,名叫趙岩。

「維權英雄」圍着富豪轉

為何說,「民運」小混混趙岩維權是假,獵財是真?
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大義凜然。如果說,郭文貴是權力(官員)獵手,那趙岩就是財富(富豪)獵手。所以他好像大把錢花。
趙這個人有小聰明,他明白他這種無原則(指不是理性與合法及基於事實)與政府作對的人,那些正常的「愛國」富豪絕不會理睬他。
故他專找那些叛逃的、反政府的富豪埋手(接近)。他有一段時間長期「潛伏」香港,就是不斷尋覓、巴結這類富豪。
趙岩在香港的活動圈子,是所謂民運界的「京華幫」(在旺角京華酒樓聚結者)和「稻香幫」(在油麻地稻香酒家聚結者)。從這個圈子傳出的消息稱,他在港期間,除巴結王精(拿了王精一百萬,拍心口能幫王精告倒《前哨》,索賠八億,因《前哨》破壞了王精的好事,使趙失去繼續從王精身上撈油水的機會),更不斷接近其他富豪。這兩幫人中,經常互相指摘對方××、×××是中共臥底線人,所以他們之間流傳的信息,也必定已為中共掌握,不存在什麼洩密或影響當事人的安危問題。。
趙岩還不斷巴結山西逃港煤老闆呂中樓,並攀結本港有「千王之王」的大廚坤、東方明珠老闆黃坤。如今,他又巴結郭文貴,就是看上了郭的財富。
但郭文貴不願馬上見他,要他有實際行動。於是,趙岩馬上賣友求榮、賣主求榮,與「博訊」和韋石反目(因郭文貴不喜歡韋石,要告「博訊」)。
之前,趙岩認為「博訊」記者西諾(也是趙前好友)斷了他從山西外逃老闆張志勇身上搞錢的財路,就拼命攻擊西諾。
什麼「維權英雄」?有奶便是娘的搞錢小混混而已!

郭文貴上午叫吃屎趙岩下午就吃屎

五月八日上午,郭文貴在推特說:「趙岩先生幾個月來只想與我見面,卻從不為正義諾言而行動,您什麼時候有結果我們什麼時候見。」並揚言會請趙喝茅台。
趙岩竟真的立即當眾跪倒,當天下午,他就發出視頻攻擊「博訊」和韋石,讓《前哨》和劉總也「陪斬」。為了啃郭文貴吃剩的狗骨頭,人家叫你吃屎你就吃屎,豬狗不如下賤到如斯,簡直是今古奇觀,爛得不能再爛了!
趙岩的死對頭劉剛說,本來以為趙岩會考慮三天才會反戈一擊,誰知半天時間不到,趙岩就跪下。
有網友對趙岩的無恥行徑看不下去,對這狗東西嘻笑怒罵:
「趙家」急令要不惜代價與郭見面溝通,或者還有更險惡目的。因此趙岩奉命急於面見郭文貴,而郭文貴卻不急不躁地考驗趙岩,索要見面投名狀,先要求趙岩與揭露他是總參特務真身而結怨六載的劉剛和解,趙岩立馬放下「胯下之辱」與劉剛稱兄道弟;郭文貴再要求趙岩揭露韋石,趙岩也立馬答應,趙岩能如此表演到位地「流淚」,與韋石割袍斷義,真是翻臉如翻書。

作賤自虐自己

與其說是趙岩在視頻上罵「博訊」、罵《前哨》,不如說趙岩在作賤自虐自己—天下哪有這麼乖的狗,主人叫牠狂吠罵人,牠立馬狂吠。
《前哨》是怎樣得罪此人的呢?
二OO八年底,奸商王精向《前哨》發來投訴材料,說他的公司被人掠奪。《前哨》有關編輯本着「有聞必錄」的原則,刊登了有關報道。
但不久之後,有一名王精公司的受騙受害者,卻從英國老遠跑到香港,專與王精過不去。他就是劉衛平。
在這種情況下,《前哨》於二○一一年一月號和二月號刊登了劉衛平的申訴文章。更有人從網上找來一張王精拿着「我是『農民』詐騙犯」牌子的照片,讓編輯用,編輯認為該照片與文章的題目有呼應,就用上了。
趙岩認為該照片侮辱農民。

被人罵「農民文章」戳到痛處

趙岩在獻媚郭文貴的垃圾視頻中,為「農民詐騙犯」五個字憤憤不平。好像稱王精是「農民詐騙犯」就侮辱了農民。其實「農民」和「農民詐騙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筆者開始對此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趙岩對「農民」如此敏感?後來才明白:
這一是要討好郭文貴,趙說郭是農民出身。但據資料,郭好像不是農民出身,其父好像是東北的林業工人,郭當年全家都在東北,郭文貴從小隨父在東北,長大後才回山東老家。趙岩拍馬屁是否拍到馬腿上?
二是因為從上海到美國的反拆遷上海交大才女、英文及日文都了得的美女曾霞敏被趙岩騷擾後,曾發文稱趙岩寫的都是「農民文章」—水準不高,這戳到趙岩的痛處—趙岩文化程度確實不高,最多就是高中畢業,沒上過大學,寫的文章土。才女曾霞敏對趙岩的不屑,令趙岩造成很大的心理傷痛,刻骨銘心。
趙岩在曾霞敏到美國不到兩個月,就要她拜會《文匯報》駐聯合國首席記者,實際上是國安部駐紐約的最大頭子唐宇華。唐為中共「維穩」,要求曾霞敏撤訴。曾霞敏因在上海的房屋被中共強毀,向美國法院起訴上海當局。
趙岩曾向曾霞敏介紹一名在美國的前共警當男朋友,居心叵測。
曾霞敏後來投向趙岩死對頭劉剛的懷抱而不是投向趙岩的懷抱,是不是與此有關?果如是,那就要痛心疾首死了!
老子不才,但當年好歹修讀過心理學,知道趙岩的陰暗心理。

造謠大王趙岩

趙岩到美國後,不事生產,哪來的生活費呢?於是想方設法,傍落難流落海外的大款。這些大款其實逃到海外後所剩錢銀不會多,但趙岩這名懶惰人渣卻以為掘到金坑。於是就與逃亡奸商王精勾結在一起,向《前哨》發動進攻,想騙王精帶出來的所剩無幾的錢。
二O一三年,趙岩欺騙韋石,編了一本垃圾副刊,要隨《博訊》雜誌發行。該垃圾封面是揭露胡錦濤與王兆國的兒子夥同令計劃如何貪腐。但裏面卻誹謗誣衊《前哨》和劉總,為奸商王精張目。《前哨》的同系公司夏菲爾是發行商,哪有自己發行誹謗誣衊自己的雜誌,劉總當然不幹。
趙岩誣衊劉總給了韋石五萬元。我們要問問,有什麼根據?有沒有錄音帶還是錄影帶,抑或收據?
在此誣衊事件中,趙岩和王精以造謠為武器,向《前哨》進攻,誣衊《前哨》向中共告密,使王精的下屬被抓;誣衊劉總勾結王兆國的兒子王新亮,和王新亮吃飯;王新亮搶奪了王精八千萬,分四千萬給劉總(連六哥都不相信);劉總和王新亮要去見王精,王精惜臉如金,不見;現在又稱,他叫王精高價向印他們垃圾書的印刷廠買了兩本他們的垃圾雜誌;劉總在寫字樓被人打得滿地找牙······

趙岩竟幫劉達文安排籍貫

正如趙岩網上的許多冤家對頭—劉剛、曾霞敏、西諾、徐水良等所言,無中生有是趙岩慣伎。
《前哨》的一名編輯說,王精公司來投訴後,與其公司打幾次電話的只有他一人,他不認識王精公司任何人。劉總從頭到尾沒有和王精公司接觸,何來告密?劉總說,他根本就不認識王新亮,王新亮也不會和他這種「反動雜誌」的老總吃飯;那兩本雜誌是在印刷廠偷的,哪有什麼高價買;至於劉總在寫字樓被打,同事聽了都發笑,劉總和同事一起上班、下班,被人打怎會不知道?反而千里之外的趙岩卻料事如神?
趙岩在垃圾視頻中說劉總是湖南、湖北人,講一口湖南腔。鬧笑話了,劉總是地地道道的廣東廣府人。趙岩怎麼給劉總安排了不同籍貫?

股票套現不了也賴《前哨》

趙岩還講了一個賴給《前哨》的大話。
他說他早年買了張宏偉東方公司的原始股票,到前幾年可能會升到四千萬元人民幣左右。但王兆國和劉延東支持老闆張宏偉,不讓趙岩套現。而《前哨》勾結王兆國的兒子王小胖影響了王兆國和劉延東,妨礙了趙岩套現。趙還討好六哥說,兌了現送兩千萬給六哥買船。
這種莫名其妙的鬼話誰信?哪有不讓人家套現股票的。張宏偉不讓你套現股票,就是侵犯公民財產,你可以去告張宏偉嘛,你最好也去告倒王小胖,跟《前哨》何干?

騙完王精的錢要和劉總和解

二O一三年七月十日,趙岩唆使王精將劉總、劉衛平和《前哨》等告上法庭,索賠八億元—知情者聽到這個數字後都哈哈大笑,說趙岩為錢發瘋了!
趙岩和王精索賠八億的理由是,《前哨》刊登劉衛平的文章破壞了王精幾億元的生意—趙岩和王精以為香港的法官都是傻仔,你說幾億元生意沒了人家就要賠你?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前哨》後來不點名(只指趙某)反擊,趙岩怕了,以為香港只有六哥才能壓住劉達文,於是跑來香港與六哥結拜兄弟,並要和劉總和解。
劉總認為,你要和解就和解,無所謂,當作求饒算了。趙岩當着六哥面向劉總保證,不再幫王精(王精床頭金盡當然不會再幫),不再罵劉總。
趙岩說,對二OO四年他坐牢時,《前哨》在當年十一月號刊登他的文章及用他的照片作封面表示感謝,但對阿海剽竊他的書劉總幫他討回賠償就不感謝了,劉總表示無所謂。

劉總幫趙岩向阿海追討錢款

阿海確實剽竊了趙岩的一本書。該書也確實由劉總的夏菲爾公司發行,但這是因為劉總不知情。趙岩投訴後,劉總立即致電在德國的阿海,要他賠錢給趙岩。但眾所周知,阿海以吝嗇聞名於朋友,要在他身上割肉很不容易。
二O一二年薄熙來事件發生後,阿海抄了許多姜維平的文章作為書籍賣錢。姜維平向他要錢,他給了姜維平一千元加幣。知情者都說,這是在施捨,哪裏是在還錢。
經劉總的軟硬兼施,威脅要扣他的發行費;又經過劉總向雙方討價還價,阿海才剜切心頭肉,賠了趙岩錢。
劉總說,如不是他,加上當時阿海還在夏菲爾公司發行書籍,趙岩肯定討不到這十萬元,打官司也沒用。如果再多拖一兩年,阿海自己辦發行公司,現在又被人抓去坐牢,趙岩就連一分錢也要不到。

違背諾言公開羞辱劉總

但趙岩是下流胚子,說話不算數,馬上就背信棄義。
二O一四年六月間,所謂「民運領袖」盛雪來港,有人要劉總宴請她。劉總覺得無所謂,就宴請盛雪。但那天來了十幾人,除盛雪外,有趙岩夫婦、陳景聖及其女友、陸偉萍、一名澳門女孩、六哥······盛雪、陳景聖女友、陸偉萍及澳門女孩當場和六哥「義結金蘭」。這種安排,劉總事前是不知的。
宴會上,趙岩違背諾言,靠人多勢眾當場發難,數落劉總對六哥不仁不義。那些賓客—盛雪、陳景盛、陸偉萍······個個裝襲聾作啞,坐在一邊。看來他們是經過一番策劃才來的。作為朋友,其他的朋友有什麼爭拗時,一般都會做和事佬,但這些賓客不會!
劉總對盛雪及陳景聖幫過很多。盛雪由阿海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所謂詩集,劉總出了不少力;陳景聖因台灣特務案被抓,回港後向台灣討錢,劉總讓他的朋友在《前哨》發表文章支持。
劉總當晚帶了兩位朋友,即趙岩在垃圾視頻中所說的穿英國軍裝的所謂劉總「保鏢」,就是劉衛平。因趙岩把他和劉總捆綁在一起告上法庭,兩人當然要一起商量案情,因而成了朋友;還有一名是香港筆會會長廖書蘭女士。他們看趙岩做得太過份,站起來罵趙岩,但被劉總按住,因為劉總顧及六哥的面子。
無理取鬧的趙岩心虛了,才結束了胡鬧。
六哥在一旁也沒吭聲。

趙岩給六哥和劉總分配股份?

趙岩不斷地散佈說,泰哥給劉總創辦《前哨》的十萬元,有一半是給六哥的。即佔百分之五十,現在竟又在視頻上說,《前哨》六哥是佔百分之七十股份,劉達文只佔百分之三十,六哥是大老闆(暗示劉只是打工的,卻雀巢鳩佔)。
趙岩根本無恥無知無能。泰哥給的十萬元,是否有一半是給六哥的,問當事人就知道了。泰哥還健在。趙岩曾經長期在香港混,問一問泰哥就真相大白。
至於劉總的股份,是由趙岩分配的嗎?實際上,劉總也從未佔過超過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前哨》創辦時,資本是二十一萬,股東有六人;下半年又增資二十二萬,股東增至七人,一年半就花掉了四十三萬元,隨後劉總有一年沒拿工資,因雜誌銷路不好,面臨倒閉。這些情況,趙岩知不知道?
相信六哥也知之甚少,因為一般情況下,劉總不會將困難告訴朋友。
趙岩憑什麼給劉總和六哥分配股份。

劉總對六哥不仁不義?

這些情況,劉總一直不想講清楚。現在,既然六哥的拜把兄弟趙岩挑明了,劉總不得不要說清楚,免得有人誤會。
實際上,泰哥給十萬元劉總時,並無外人在場,泰哥只對劉講:「錢是給你們創辦雜誌的,不是給你們個人,你佔七萬,莊思明佔三萬。」
劉總說:泰哥十萬元,對我恩重如山。因劉當年根本拿不出十萬元來創辦《前哨》。《前哨》創辦時花掉四十三萬元,六哥並沒有出過錢。
趙岩說六哥出了一大筆錢,是多少錢,是現金還是支票,誰收的錢?請趙岩公開。
當然,劉總也曾經講過:沒有六哥就創辦不了《前哨》。因為劉是通過六哥才認識泰哥的。但六哥當年已有千萬身家,哪會將泰哥區區十萬元放在心上而想分一杯羹?
只是六哥近年環境不好,才讓趙岩此種小人有機可乘。
趙岩不斷指摘劉總不仁不義,主要是劉總阻着他與奸商王精撈錢。劉對六哥是否不仁不義,問問七哥就清楚。

劉總對賣《前哨》無所謂

六哥曾多次問劉總,有人想收購《前哨》,劉願不願意。六哥說他想分點錢養老。劉說早有此意,年紀大了,有點疲勞,想退休了。六哥就找了個本港大陸富豪與劉談。價錢是六哥定的,賣成了六哥佔超過五分之一,劉及其他股東佔接近五分之四。劉一口答應。只是那富豪後來打了退堂鼓。
後來,七哥找了個深圳富豪收購《前哨》,價錢也是七哥定的,主要想弄幾百萬給六哥養老,劉也全數答應,只是後來又不成。
以上這些,劉總本來就不想說,要不是六哥這位拜把兄弟趙岩到處造謠,現在竟造到網絡視頻上去,劉也懶得澄清。
趙岩的最大毛病是性格衝動,時時為了點小錢就容易相信不誠實的人的謠言。比如他巴結奸商王精,就受王精瞞騙,他也騙王精。

劉總趁機會把股份情況講清楚

泰哥拿出的十萬元,一九九二年,莊思明不玩了,要拿走三萬元走人。劉總當時沒錢,六哥當時有錢,很慷慨,給了莊思明四萬元。一九九三年,六哥生意不好,劉太就給了六哥五萬元。
隨後六哥兄弟給人逼債,七哥到大陸發展,六哥情況轉差。劉夢熊和劉總都有關照六哥。七哥去大陸去了幾年,回來後對劉夢熊和劉總表示感謝,七哥表示以後會照顧好六哥。
六哥接受一些傳媒訪問,說在《前哨》有股份,劉總為怕六哥沒面子,總是維護六哥。
此次被趙岩挑明,劉總說,趁此機會,只好把股份情況講清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5/201705241127.shtml)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