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先知张三一言: 香港獨立論 [香港魂著] (全) —2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中国联邦政府.彭明 于 July 16, 2017 03:28:43:

回答: 【 上 帝 定 点 清 除‘ 斩 首 金 肥 三 ’ ! 】全世界反共大同盟庆典! 由 灭金,习大同盟 于 July 16, 2017 03:17:24:

回答: 上帝的使者高智晟预言中共政权2017年崩亡 由 上帝引领的高智晟 于 June 12, 2017 06:15:59:


高智晟预言中共政权2017年崩亡(图)

发表时间: 2015-09-24 16:11

高智晟律师(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9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据《美联社》9月23日报道,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五年来第一次接受采访,高智晟称他在被关押期间受到电棍击打脸部的折磨,并且有三年时间被单独监禁。

多年来,高智晟的支持者们担心他可能无法活着走出监狱。在2014年8月,他被从监狱释放后,原本直言不讳的他几乎不能走路,或说出完整的让人听懂的句子。

“每当我们从监狱里活着出来,它都会是对我们对手的一次打击,”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面对面采访时说道。

目前在陕西省哥哥家居住的高智晟在今年年初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让记者暂等几个月发表采访,那时他正在完成两本书的手稿,高智晟要求在他把书稿安全送到国外以后,再发表对他的采访。现在《美联社》已获知高智晟书稿已送到国外的消息。

今年51岁的高智晟律师以极大的勇气捍卫法轮功学员,并为失地农民争取权利,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高智晟讲述了自己遭受的折磨,以及单独监禁,他说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坚信上帝和他对中国未来抱有希望。他还表示自己不会流亡境外,即使这意味着他将与在美国的妻子儿女分离。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周一采访中表示,她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讨论她丈夫的情况。

一天后,耿和在推特账户上发表高智晟让她拒绝美国副国务卿邀请的信。

据耿和称,高智晟在信中写道,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政治阶层无视基本的人道主义原则,与险恶的中国共产党走得太近。”

在高智晟的一本尚未出版的书中预测,中共专制统治将在2017年结束,他说自己是从上帝那里得到的启示。他还在书中概述了,中共崩溃后,如何建立起一个民主的,现代的中国。书中还有大段篇幅详细描写他身陷囹圄遭受的不人道待遇。另一本书是他写给自己的儿子,讲述家人的故事。

高智晟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这些年被拘留期间,他建立了一种心理屏障,来应对身体对疼痛的感知。“我获得的这种特殊能力,让我能挺过困难时期。”他说道。

在新疆监狱里有68周长的一段时间,当局在他的牢房里安装了扬声器,播放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洗脑内容。

“你无法想象他们强加给我的精神上的骚扰,”高智晟说。

“我的妻子正在受苦,但我也没有办法,”他说。“我理解那些遭受迫害离开中国的人,我很高兴他们的选择,但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不能离去,”高智晟说。


文章来源:看中国

第五,香港人尚未付出必要的努力。
以上說的多是香港還不能獨立的客觀理由,我們更應該正視主觀理由:香港人爭取獨立沒有付出必要的努力和沒有作出有勇氣的抗爭。
香港能否獨立,固然與客觀理由有重大關係,更與香港人的鬥爭付出和智勇作為有決定性關係。香港獨立要香港人抗爭,抗爭,除了抗爭還是抗爭。

先前,陳雲的香港城邦論曾經是熱門話題,香港獨立論顯得冷門;現在港獨熱議超過城邦論。
香港城邦論是維護香港本土利益,又與政治現實妥協的產物;香港獨立論是確保香港權力權利利益思想導向下抗拒政治現實的產物。
香港城邦論是策略主導下出現的理論,可行性較大;只是沒有甚麼意義,對香港人切身權利與利益沒有助益。香港獨立論是理想主導下的理論,實踐阻力較大;是香港本質變革,意義重大,必給和港人空前的權利和利益。
香港城邦論視香港人為香港中國人;香港是大陸的是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部分,共產黨大陸是老豆,香港是仔女。
香港獨立論視香港人是已經與中國人分離而成為獨立的香港民族,香港人不是從屬於中國的一部分,而是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中華民人國平起平坐的國家。可以也應該由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及澳門四國締結組成“中華邦聯”。
值得注意的是陳雲的香港城邦是在中共極權制度下建立的,這本來沒有甚麼不妥,但是,它又是在反對中國民主化維護中共一黨專政制度下建立它的香港城邦。陳雲這麽說:“急速民主化的中國,比起極權的中共,更能危害香港” ,因此,香港人若要自保,最佳方法“不是推翻中共,改造中國”,而是只求香港城邦自治,絕不插手中國大陸的政治。香港人因無能為力而自我隔離大陸共產黨,以作自保,無可厚非,但是立意要中國惡、壞、劣以利香港,則在政治上是反動的,在道德上是敗壞的、不可容忍的。
城邦論只是一廂情願,只有想像圖,沒有路綫圖。香港獨立建國論則有理論有組織,並用行動實踐他們的路綫國。

上面香港獨立建國是香港人的訴求嗎?香港獨立建國有事實根據嗎?有。請看事實。
2012年6月調查發現僅有18%的人自稱為“中國人”,而自稱“香港人”的比率卻高達46%;蘋菓日報的報道:美領事館喺facebook問港人:“你嘅夢想係咩呢?”,幾近100%回應係希望“香港獨立”。
可見香港人的大陸共產中國國民身份認同感極為偏低。為此,1997共產黨吞拼香港後積極通過各方面的措施推動香港人對他們的國民身份認同。例如對香港的各種特供、奧運會後安排金牌運動員訪港、太空人訪港,每晚新聞前播放“心繫家國”宣傳短片,甚至在中小學課堂中加入國民教育元素。但是,事實證明它無法消解香港獨立思想;認同中共國不見甚麼成績,港獨則是澎湃發展的事實。
香港領土雖然被共產黨吞拼了,但吞拼不了香港人心。香港人人心未不認同大陸,不認同自己是中共國國民身份。不認同大陸國民身份就必定另有所認同;這個認同就是香港本土身份。香港有本土意識,但沒有國家作載體,邏輯的必然就是建立自己的香港共和國。

香港人不認同共產中國的國民身份,不能責怪香港人,應負起責任的是共產黨。共產黨中國的人權狀況極端惡劣,多年來一系列打壓人權的事件,例如劉曉波事件、陳光誠事件、艾未未、越境綁架賀蠢樹事件、越境屠殺流浮山曾家父子三人慘案、越境綁架銅鑼灣五子事件;內地官場的權力鬥爭,例如廢胡耀邦趙紫陽、抓捕四人幫的政變、薄熙來事件等;都增加港人對共產黨的恐懼、厭惡、拒絕、反抗;加上共產黨政府施政水準差劣;中聯辦由幕後走到台前惡形惡相地直接指揮香港政治事務等等,這些干預行為明顯損害了香港人對共產黨政府的信任,是香港人否認中國人身份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香港人危機處理的高超能力加強和深化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例如2003年沙士危機、2010年菲律賓人質事件、2012年南丫島海難。每次危機都展示出香港政府部門和公務人員的專業,展示香港人捨己為人的高尚情操和個人素質。這些能力的傑出表現加強了港人的團結和本土歸屬感。這是本土意識之源,直接強化和加深香港本土意識、直接強化和加深香港人身份認同感,相應地減低了對共產黨國民的身份認同。
此外,香港人保留了英殖民地留下的自由權利,有了這自由權利香港人就有了踐行各種社會運動的權利;例如六四燭光晚會、七一遊行、保衛天星及皇后碼頭、反高鐵、反國民教育、占中、要求真普選等等。自由的社會環境、社會運動同時凸顯香港的制度優越性,這優越性加強了港人的自信,加強了香港人的本土意識和歸屬感;為將來香港獨立建國儲備了思想和人材。

上面所談種種事實,都可以推導出香港走向本土、走向獨立的結論。所以香港獨立建國的推論有很堅實的事實根據。


十 香港獨立建國又如何?

有人從地理角度證明香港不能獨立。它的理論根據是:中共國崛起,國勢日漸強大,共產黨通過自由市場的營商手法、文化必會滲透香港;因為香港這自由放任型的經濟社會,沒有阻隔共產黨滲透的能力,作為一個經濟城市、信仰自由市場的香港要隔絕一切外來文化非常困難。所以,即使香港獨立了,要達致以上目的,效用不大。香港獨立有什麼意義?

追求獨立的香港人鏗鏘回答:有意義!

先反質一下:在今天的世界,自由放任型的經濟社會,沒有阻隔共產黨(或鄰近強國)滲透的能力的國家多的是,他們不是獨立著嗎?台灣不也是放任型的經濟社會?可是它好好地存在著、獨立著;為甚麼外國能、台灣能,偏偏就是香港不能?為甚麼外國和台灣建國有意義,偏偏香港沒有意義?

香港沒有獨立,共產黨中國與香港是中央與地方關係,香港沒有外交權,沒有軍權;北京有權隨意駐軍香港境內,隨時可以軍管戒嚴,隨時可以越境到香港綁架,用暴力把香港本土港獨一網打盡。按一黨專政法統,主權在中央,香港沒有任何主權;北京給你多少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中央可以隨心所欲要你香港做甚麼你香港政府就得做甚麼;叫你不准做甚麼你香港政府就不可以做甚麼。任何時候都輪不到香港政府和香港人說自己的話!
事實是,在共產黨統轄下的香港政府都是像今天梁振英傀儡政權,香港政府只可說像梁振英一樣的話:奴才話。不會兩樣。

香港獨立,情況就大大不同,香港與北京關係不同:是兩國關係,不是中央與地方關係。共產黨中國不得干涉香港國內政;不得我同意,你無權駐軍赤崗;我可以讓美軍進駐。香港可以藉國家權力抗拒像今天的共產黨強加給香港的不平等不正義;可以抵抗共產黨對香港的剝奪和侵犯;香港獨立可以有足夠力量隔開來自大陸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無事不假無物不毒、道德腐敗等等的污染;保持和維護香港由英國留下來的寶貴的官場和社會的廉潔。

香港獨立是目的:是香港人做香港主人,香港的事香港人自己作主、獨立作決;香港人擁有話事權、自決權;自己用真普選選舉自己的香港管理者,自己管理自己;香港人做有尊嚴的人。

有一些人說,基於地緣關係,香港獨立無法隔離大陸的進犯和控制;香港獨立了,共產黨大陸仍然可以輕而易舉地制肘香港。因為香港主要水源是東江水,燃料亦主要由大陸進口。隨著大陸共產國崛起,香港對它的依賴只會有增無滅。生存資源被共產黨控制,香港何能獨立,獨立了有甚麼作用、有甚麼好處?

按照這一邏輯,在後面所舉例的十個被大國包圍或“掛”在大國傍邊的獨立小國和一個政治實體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它實實在在地存在著、獨立著。不能忘記的是與香港人口相差無幾,只有814.6 萬人、被敵對的3億5800萬人阿拉伯回教徒包圍中,卻生存得極好和很強大的以色列。這些事實證明,共產大國邊的香港有獨立可能和獨立能力。香港獨立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香港人要不要的問題、敢不敢的問題。香港人要獨立就能獨立、就可以獨立;當然路途是長遠、艱險、曲折的。

【附世界上個最小的十個獨立國
馬爾他Malta(土地316平方公里 人口42.33 萬)
馬爾代夫Maldives(土地298平方公里 人口34.5 萬)
聖克裡斯多福及尼維斯Saint Kitts and Nevis(土地261平方公里 人口5.419 萬)
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土地181平方公里 人口5.263 萬)
列支敦斯登Liechtenstein(土地160.4平方公里 人口3.692 萬)
聖馬利諾San Marino(土地60.75平方公里 人口3.145 萬)
吐瓦魯Tuvalu(土地26平方公里 人口9876)
諾魯Nauru(土地21平方公里 人口1.008 萬)
摩納哥Monaco(土地1.95平方公里 人口3.783 萬)
梵蒂岡Vatican City(土地0.44平方公里 人口451)
不是獨立國但事實存在的政治實體:西柏林,面積為480平方公里,占整個柏林的54%,人口190萬,是全柏林人口的62%。】

西柏林可以獨立,迷你小國可以獨立,為甚麼不是迷你的香港不能獨立?
持這類不能獨立論的人是食古不化。他們故意忘記,在今天現代化社會,只要有錢,上面說的物質可以從世界上其它地方充分取得。

香港獨立有甚麼好處?請質疑者問全世界獨立國,包括你國為甚麼要獨立?獨立有甚麼好處?他們給你的答案和追求獨立的香港人的答案是相同的。

香港為甚麼要獨立,獨立有甚麼好處,前面已經反覆討論過,這裡補充談談香港獨立處理2047年問題的好處。
如果香港人本土意識、本土認同強烈,可以化解2047年一國兩制完結時的不確定性;強烈的本土意識可以育出強大的本土政治組織,就能讓香港人有堅定的立場和意志去討論和決定究竟香港2047年以後的發展,並且影響或主導其發展。
如果香港港獨意識強烈,甚至成為事實,就不存在2047年一國兩制完結的問題。沒有前途不確定的懸念,香港人就可以一心一意建立自己的香港共和國。


十一 共產黨不會聽港獨之理只會看港獨之力

共產黨沒有聽道理能力,和理非對它一點作用也沒有;它只會聽實力聲音,香港獨立必將會成為強大實力,將成為共產黨不得不聽的聲音。當港獨人數占香港人的大多數,顯示強大實力時,共產黨才會死死地氣聽它不願聽的港人聲音。所以,香港人自救、爭取權利、爭取權力、爭取獨立建國只有一有效的辦法:累積、壯大、強化香港人獨立建國的實力。

據《學苑》20151月24日至2月5日,以網上問卷形式訪問569名港大學生,調查他們對抗爭手法、政治取向以及港人身分與前途的意見。認為香港應該獨立的受訪者,則由上次調查的15%增加接近一倍,升至28%。
28%,是小比率;但是,認同接受和支持港獨人數將來占港人的50%、60%、70%、占絕大多數,是可能的事,還可以說是必然的事。香港獨立能不能成事,問題的癥結、關鍵是香港人對香港獨立訴求的強弱和人數的多寡。如果50%、60%、70%香港人同聲同氣發出香港獨立的聲音,香港人就已經走到獨立門口了。

為甚麼會在“回歸祖國”、港人當家作主之時出現港獨?
有人大言炎炎質問97後要求民主的香港人:你們為甚麼在英國殖民地統治期間不要求民主,回歸祖國後才要求民主?要求高度自治?甚至要求獨立?
人們會據實據理反質共產黨:
你敢說英治香港時沒有給香港人民主和獨立!
請你共產黨老實點,是英殖民宗主國不給香港人民主、獨立,還是你橫蠻無理地阻止和破壞了英國和香港人的好事?!

我們看到的事實是有不少香港人對曾經殖民過香港的英國仍然相當懷念,對曾經殖民過香港的英國抱有好感;為什麼作為現殖民地的共產黨不能有效促使前殖民地的香港人民對新宗主國有認同感?
答案是英國殖民宗主國給了香港人自由、人權;也準備給香港人民主與獨立,所以香港人對英國有好感、有認同感。你共產黨成了新殖民主子後,剝盡英國人給香人的自由人權,也用暴力高壓嚴禁香港人追求民主和獨立。因之,香港人怨共產黨、恨共產黨、反共產黨。
理由就是這麼單簡,你共產黨不明白?

真正的關鍵與問題是什麼?共產黨對港台的統戰為何事與願違?
你共產黨根本就不敢正視這些問題,更無膽回答。
那麼我代為回答看看。

其一,最簡單的理由是由於共產黨的惡作為,促使香港人失去了前本俱有的對大陸人同胞的親切感、一家人的感情、兄弟的感情、恩愛夫妻的感情;只有被搶婚當奴妾作性奴的感覺;奴妾要離異是她的權利;而且這個奴妾美若天仙又富甲一方,有獨立自主另締家庭的能力和本錢,離婚自立是天經地義的事。是你們共產黨搞到香港人與你們 (同時延禍大陸人)互為寇讎,令到香港人要離開被你強佔的大家庭。

共產黨需要你香港的時候就愛玩弄親情,祭起血濃於水的民族親情牌,用之來感化和收買香港人心。但必然伴隨著對港人認同的文化和價值打壓、對香港人的自由和人權的剝奪。
那麼就拿親情、婚姻作比喻談談港共關係。
港妻有第三者插手,造成了離婚結局;這對野鴛鴦倒也和諧,第三者與港妻成為恩愛夫妻。夫妻把在荒野家鄉小村經營得大有所成,成了繁榮大都會…時至今日港妻前陸夫也自成富甲天下的爆發戶,於是據理也是強行奪回港妻。現在第三者雖則離開了港妻,但陸夫暴烈,陸夫港妻矛盾衝突比前更激烈,極難和合;港妻有強烈的離異感和離異要求。這時間,夫妻間根本沒有愛,但是陸夫強行要港妻與他同床,不是強人所難嗎?
現在香港的政治、人心現實就是如此。
若是將來陸夫改惡從善做一個好男人,因而消解矛盾和怨氣,讓男女雙方再萌愛情,再作恩愛夫妻,這當然是好事。這是多餘的後話、夢話。


十二 港獨是毛澤東湘獨的繼承

本世紀初,既是香港本土意識、香港獨立意識崛起年代,也是共產黨以民族大統一意識、禁固思想、猛烈反撲香港本土和港獨的年代。鍾祖康在2000年因為發表文章支持台灣人自決前途,就受到大中華膠們一百多篇批判檄文的攻擊。另一位評論人馬國明在2004年也只是在一篇文章簡略提到香港“政治自決”,也引來連番批判。(羅永生:《香港本土意識的前世今生》)就在這麼種政治氣候下,一個反對共產黨大陸吞併香港,具有濃厚香港本土意識和獨立意識的“我是香港人連線”的群組破土而出。雖則這個組織在當時正像今天的香港民族黨出現一樣,沒有掀起大波浪,但是,到了2011年,新一波自決論和港獨思想風潮再現。或者我們可以預見,有一天,港獨風潮飊升,成為香港政治主流。
現在有反港獨的人鄙夷香港民族黨,譏之為一人黨。這類譏笑者在歷史上層出不窮:譏笑,撲倒,爬起來,再譏笑再撲倒,再爬起來,又再譏笑又再撲倒…最後爬不起來,橫著被抬走、被埋葬。

基於香港人的本土意識、獨立意識,香港政治爭持已經不僅僅是真假普選之爭,而是轉進成為“香港主體意識與中國天朝主義”之爭、香港獨立建國與 “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之爭。
香港已經沒有倡導“在中國民主天底下實現香港民主”的大中華膠的位置,那種把香港民主與大陸國運綑綁在一起的做法已經沒有任何可操作性、沒有存在價值。
本土與獨立與香港民主構成共生體,因此,專政、統一的共產黨與民主、獨立的港兩方必然正面角力、衝突;這是香港政治的主戰場,甚致是唯一的戰場。大勢所趨,香港所有自由民主派唯一出路是本土化,進而獨立化,捨此別無出路。

根據中大等2007年民調得出,認為香港應該獨立的比率:2005年22.0%;2006年25.3%;2007年25.0%;認為香港中國不同屬一個國家佔20.7%。

有人認為香港應該獨立的25.0%,和認為香港中國不同屬一個國家的20.7%是個小比率,不足為道。
這是一種靜態看法;動態看法是,香港本土和港獨是從無到有,現在是從小到大進程中的力量;是今天之小明天之大的力量。(《學苑》2015年1月24日至2月5日期間,以網上問卷形式訪問了該校569位學生,認為香港應該獨立成國的受訪者比例,從上次調查的15 %上升接近一倍至28%。)

在固定地區被上一級強權鐵血高壓統治下,好像沒有本土蹤跡;非也,不是沒有,只是潛伏不顯而已。一旦強權被隔離,本土意識、群體、行動就突顯。本土是不可能人為地消解的,例如有強烈全中國意識的中華民國治灣在台灣,是反本土的,但是六七十年下來,反本土的中國民國被本土掏空中國內容,借中華民國外殼填滿台灣本土;今天的中華民國就是台獨;不信你問中華民國新總統蔡英文看看,如果她能說真心實話而不是政治正確套話的話,她會告訴你,中華民國就是台獨之國。
現有人叫當下的台灣本土為“華獨”。

香港現今的政治實況是在法律上有隔離大陸的基本法;在歷史上有不同於大陸的英國殖民統治經歷;在文化上有香港獨有的香港文化;在群體上香港人已經形成香港民族;在權力結構上香港在國際事務交流中,事實上是一個國家,起碼是一個準國家。所以,香港有本土意識、本土組織、本土行動,是很自然的事。不但香港本土自然,香港獨立建國也是很自然的事。

人性常識和政治常識告訴人們:獨立是天然的人性,是人的天權利。但是,就是有人否認常識、否認人性。他們說香港沒有港獨。沒有港獨理論認為,本土意識充其量也不過是一種鄉土意識,或者是從香港本位意識。這是靜止觀點看問題,它只看到,或者只願意看到選定的階梯,不願意看到事物是在階梯中遞上遞下的活動體。鄉土意識堅持或遞升一步就是本土意識,本土意識遞上一步就是獨立意識,不斷遞下就是大同意識。

地方獨立建國之父毛澤東繼承人反對香港獨立建國
毛澤東是胡南地方獨立建國之父,是港獨的祖父。
今天,反澤東的繼承者陸共港共都反對香港獨立;但是中共的祖師爺毛澤東卻是胡南地方獨立建國之父,是香港獨立的祖父。
掌權前、成為大獨裁者前的毛澤東及其共產黨是提倡地方獨立的表表者。是地方獨立建國之教父,是未成事的湘獨之父,當然事實也是今天香港獨立的祖父。
一九二O年九月三日毛澤東《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中國呢?也醒覺了(除開政客官僚軍閥)。九年假共和大戰亂的經驗,迫人不得不醒覺,知道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期內完全無望。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著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

港獨是湘獨精神的斷代繼承;所以從某一角度來看,毛澤東是港獨之祖父。

為甚麼共產黨頭子毛澤東可以提倡湘獨、台灣共產黨頭子謝雪紅可以提倡台獨(雪謝紅創建台共時,在她創黨黨綱裡正式提出台獨主張)?
同樣的邏輯同樣的道理,到了今天,為甚麼台灣人就不可以獨立、香港人就不可以獨立?

可能的原因之一是權力使人腐敗,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敗;共產黨、毛澤東、謝雪紅在手中無權力、未被權力侵腐之前,還能接受真理、還有理性、還有人性;一但權力到手就由人變鬼,在沒有制衡、沒有監督條件下,潛在惡性充分爆發,拒真理於萬裡之外。真理沒有變,是共產黨頭子權力使之腐敗而變成極惡。
另一個更大可能的原因是毛澤東(及們)原本就是政治大騙子,他們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說的一套理論,只是用這一理論騙人,把這套理論作為奪權工具使用而已。
香港著名時政評論家練乙錚說:『京港老左派、當權派諸位應該想想,毛氏當年如此,大家卻覺得他是進步的、革命的、愛土地愛人民的;那麼,為何今天一些港人主張本土、要求自治、傾向港獨,就給打成大逆不道呢?筆者認為,如此厚此薄彼,是不公平的。京港當權派是不是應該像仰慕青年毛澤東一樣,愛護主張港獨的港青呢?』

未腐敗之前、還有理想的共產黨全力倡導地方自治、地方獨立;掌權和腐化後的共產黨全力反對和打殺地方自治、地方獨立。共產黨竊權成功後,把中國變成了它的黨的私產,獨立就是在它的私產中割掉一部分,所以今天的共產黨在權力腐化之下反對港獨。
可以這樣說,腐敗、反動、沒落的政權必定反對地方自治、反對地方獨立。因為共產黨是人類史上腐敗、反動的大集成者,所以它必定頑固反對和香港本土、香港獨立。


十三 未成功的香港獨立建國史

[一] 香港獨立建國尚未成事,港人仍需努力!
這裡寫的是未完成式的香港爭取獨立建國史,不是完成式的香港獨立建國史。

基於英治給香港在留下良好制度、社會秩序、人權保障、法治、文明和文化等等寶貴價值,相對比共產黨專制獨裁優劣突顯。然而,野蠻要統治文明、落後要統治先進。香港人用了很多方法保護香港人的權利、利益與價值;但是,效果不佳,共產黨進犯日甚,迫得香港人破釜沉舟果斷地選擇有效且可行的手段:獨立。

鄧小平否決英國方面提出“主權換治權”後,主導香港事務的英國副首相賀維不斷降價妥協。為了英中關係、為了爭取英國的最大利益,避免得罪北京,不顧香港人意願、利益和前途,把香港斷歸共產黨統治;所以,共產黨固然是反對香港自由民主、自治權利和獨立的始作俑者,但英國配合北京亦不光彩。英國政府可恥角色越演越醜惡,到今天,其外交部還發表反對香港獨立的聲明,獲得當今世界頭號專制獨裁政府的褒獎。
面對狼狽為奸背著香港人作出叛賣香港人利益的勾當、面對被剝奪被侵犯、面對因為共產黨強權霸道、面對英國謀國利而妥協;為了保現有權益和爭取未來權益,由是,香港人接棒馬文輝港獨未成之志、繼承毛澤東湘獨遺願,進入爭取香港獨立建國的中興時代。
香港人現在走上香港獨立建國道路,將會決心走完全程。

香港有足夠財富和物質實力,香港擁有不同於大陸的獨立健全的司法制度,治安優良,自由經濟、稅制簡單和言論自由傳統等等優於大陸的非物質軟實力;在國際上香港是全球重要的國際金融及航運中心。這些軟硬力量是建國的重要條件。香港憑這些優越條件,完全可以克服共產黨製造的麻煩。所以香港人有決心有能力走完獨立路之全程,香港人有足夠能力實現香港獨立。

甚麼是香港獨立運動?
香港獨立建國運動目的是推翻損害、剝奪、侵犯香港人本土利益、權利、文化、價值的共產黨大陸中國對香港的統治,建立主權獨立的香港共和國。楊慕琦、馬文輝、聯合國香港協會、香港民主自治黨等自二次大戰後即已開始透過不同途徑推動香港的自決、自治、獨立。

馬文輝的香港民主自治黨
談香港獨立史,不能不首先提馬文輝。
馬文輝是香港大型華資百貨公司創辦人富商馬應彪之子。馬父早年遠赴澳洲打工,後來經營水果生意致富,於1900年回港在中環皇后大道中開設當時香港第一家大型華資先施百貨。馬父曾經襄助孫文的革命事業,或許是受父親感染,生於1905年的馬文輝熱衷政治。馬文輝與楊慕琦等人組建聯合國香港協會、香港民主自治黨等首啟推動的香港的自決、自治與獨立的運動。

1963年,馬文輝(1905年-1994年)是香港企業先施百貨少東,認識不少英國國會議員等政界人物,居住過澳洲、英國、法國,受西方民主思潮與制度影響,回港後論政敦促政治改革;再與多名華洋知名人士建立了香港歷史第一個以政黨命名的“香港民主自治黨”,以反殖、反共立場為基調,以促進香港自治政府之實現;使香港能增進經濟、社會、和政治的民主化,俾能保證全民獲得社會的正義。
馬文輝不遺餘力的高調爭取楊慕琦計劃中的自治承諾,爭取香港自治和獨立。馬文輝所提出的本土民主自治乃至港獨訴求,很早便洞悉港人治港的真正意義應奠基於香港獨立基礎上;確認真自由民主、真自治、與香港獨立其實是三位一體。
馬文輝認為惟有一個民主自治城邦才能改善貧富懸殊與不公;其宗旨是香港在大英國協內成為一自治城邦,其綱領包括國防外交權歸英國,並由英國駐軍防衛香港,香港實行民有、民治、民享;香港內政事務由民選立法議會多數黨派組成內閣制政府掌管。民主自治黨不認同中共的恐怖主義政治,明指英國殖民主義及中共共產主義皆為不平等的暴力制度;認為民主自治可以對抗中國赤化香港、維持現狀。
世界各殖民地紛紛自決獨立為香港帶來極大鼓舞,並成為自治獨立派之參照範例。馬文輝認為港人生於斯、長於斯,而且死於斯,應該建立一個屬於港人的自治政體。
馬文輝挑戰權威的大膽進取作風奠定其本土自治派領袖的地位,是香港民主和獨立運動運的重要人物。馬文輝被視為香港政治史上具香港人身份認同、本土意識、獨立意志第一人;因其關於香港自治運動和香港獨立運動之民主倡議與行動而被香港人尊稱為“香港獨立之父”(“港獨之父”或“香港本土派始祖”)。
2014年為爭取真普選而爆發雨傘革命,今天的港獨是馬文輝遺志的繼承和發展。
馬文輝的港獨史告訴香港人:香港獨立建國,前有“古”人,今有來者。

當時香港反獨輿論認為香港太小,在巨型大國中國傍邊沒有獨立可能。
馬文輝的自治黨以六四年馬耳他島脫離英國獨立為例子,指香港人口雖多馬耳他十二倍以上,自治程度卻落後馬耳他極遠。
有關馬文輝及其香港民主獨立運動,可參閱如下文章。
馬文輝: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6%AC%E6%96%87%E8%BC%9D
港獨之父馬文輝:六十年代的民主運動
https://sparkpost.wordpress.com/2012/12/04/ma-man-fai-1/
https://sparkpost.wordpress.com/2012/12/11/ma-man-fai-2/

鄧小平對香港人承諾的“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在邏輯上是回應了馬文輝自治運動的訴求。但是,實質上民主自治並沒有因為英殖民變成共產黨殖民地而實現;反而自由程度、民主因素、人權保障都在共產黨殖民統治下大踏步倒退。今天八、九十年代興起的民主派就普選承諾跟香港土共政府之抗爭,今天香港獨立建國派與共產黨的對抗,與五、六十 年代興起的自治政團就自治承諾跟殖民地政府之周旋,本質沒有甚麼區別,不同的只是共產黨之惡大大地甚於英殖民統治者。
諷刺的是,香港人對英國殖民者感到疏離,但是仍可以安居樂業、仍可以自由地生活、人權仍可以有保障;所以在英殖民地離開香港後,在與共產黨殖民統治反差強烈的對比下,不少香港人對英治時期的懷念之情油然而生;也對共產黨產生巨大疏離感,產生強烈抗拒感。所以出現用上一代自治運動反對殖民地的龍獅旗,作為新一代自治運動的旗號。這是很自然的事。

附:龍獅旗
龍獅旗,香港於1959年至1997年間使用的旗幟,被視作香港獨立運動的象徵之一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Hong_Kong_Independence_Movement_Flag.svg

[維基資料] 龍獅旗或稱龍獅香港旗,是香港自治運動的代表旗幟,於2011年5月由香港網民金屬設計。該旗從香港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旗更改而來,去除了米字旗,僅使用原來面積比較小的香港盾徽,並且加上漢字”香港”,及配以象徵自由的貴族藍作為底色。
根據葉靈鳳著作《香島滄桑錄》記載,龍獅旗前身香港旗是一個英國人在香港被日本人佔領時期,在赤柱戰犯集中營內所繪,經過倫敦英國紋章院修改後於1959年1月21日頒布香港盾徽代替了阿群帶路圖。

阿群帶路圖:

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061592.html

與共產黨大陸隔離是這些香港人之所願。所以,他們希望自己的香港成為一個與共產黨一黨專政暴政隔離的獨立國家;香港獨立運動就是這些內在的人的因素重新啟動和展開。

本來1946年12月16日,聯合國決議香港及新加坡等所有列強的殖民地屬於“非自治領土”(Non-Self-GoverningTerritories),可以脫離宗主國獨立。1960年12月14日,聯合國通過讓殖民地自決獨立的1514號決議。
在中英會談期間,英國國家檔案陸續解密,我們從解密檔案見到共產黨千方百計反對香港任何民主化措施。
英國國家檔案館的歷史檔案顯示,殖民地政府早於五十年代,已經有意在香港推行普選制度,但是共產黨知悉後,立即嚴厲阻止。時任中國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廖承志曾經威脅,假若英國堅持改變現況,便會採取行動解放香港。共產黨的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對一位英國軍官聲明,只要英國替香港引進任何自治方式,一概都會被認定是“不友善的舉動”或“陰謀”。
自此之後,英方就幾乎沒有為香港議會進行“民主化”,直到九十年代主權移交前夕,港督彭定康履新,才於立法局大幅引進民選成分,結果觸怒中方。

1972年3月8日,剛取代中華民國、接替中國在聯合國席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香港不屬於英國殖民地。在共產黨強權高壓下,香港被迫失去自決權利、失去了獨立的權利,也失去了最佳獨立時機。就是說香港本來有權利有機會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但是被共產黨強權剝奪了。

英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實行殖民地政治改革,由當地公民普選產生本土政府以達獨立。楊慕琦爵士在二戰結束後任香港總督,承諾於戰後容許其殖民(當然包括香港)地擁有高度自治權以至獨立,並落實承諾。楊慕琦在1946年8月28日大膽發表一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希望“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推行香港自治,吸納華人精英加入香港政府服務;幫助英國恢復對香港管治,淡化香港華人對中國收回香港的心思。方案建議成立一個新的市議會,以華洋直選代表、專業團體組成的民選議員佔三份之二,其餘三分一則屬委任。實踐香港人民“當家作主”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事務之權利,港英政府已有意在香港推行某種普選自治制度。並將部份政府部門的權力轉移到市議會,為港人自治鋪路。方案建議增加行政、立法兩局的華人代表,又將立法局 的非官守議席增至過半數。這可以看作是今天香港獨立運動實際運作的源始。

可惜,當時香港人對政治並不熱衷,立法局的非官守議員也對“楊慕琦計劃”未給予足夠支持。因為沒有得到英國和香港的廣泛支持,1947年接任總督的葛量洪爵士又害怕刺激中國,消極對待香港民主。不過此後中方仍舊口頭上表達不滿。香港獨立的幼苗終於遭到共產黨橫加威脅阻撓而被摧折。
所以,前香港總督戴麟趾說,因為中共的反對,英國放棄了最重要的自治領地位才得以設計民主的雛形。

1984年共產黨國與英國背著香港人簽定《中英聯合聲明》。保守黨執政的英國政府竟然在沒有徵詢過香港人意願情況下,承諾將整個香港交還中共國。因為決定移交香國的整個過程香港人完全不能夠參與,因而刺激和助長香港人原有但潛伏的自己決定自己命運意願,促進香港人的獨立思想;於是香港人期望獨立建國,擺脫中英兩國管束。

香港人要獨立建國的意願,到了2015年初,《學苑》的一份調查以網上問卷形式訪問569名港大學生對於香港的政治前途得到了證實。贊成一國兩制的仍然占多數,獲53%贊成,但比上次調查的68%下跌了15個百分點;認為香港應該獨立的由上次調查的15%增加至28%,接近一倍;調查結果,有超過五成的同意“應否成為獨立國家”進行公民投票。這個調查證明香港人要求獨立建國是明擺著的事實。

[二] 港人承前毛之湘獨,啟今之港獨。
今天陸共港共都反對香港獨立;但是,中共的祖師爺毛澤東卻是香港獨立的祖父。掌權之前、成為大獨裁者之前的毛澤東及其共產黨是提倡地方獨立的表表者。是地方獨立建國之教父,是未成事的湘獨之父,當然也是今天香港獨立的祖父。所以,今天香港人的港獨是毛澤東未遂湘獨遺志的繼承。
一九二O年九月三日毛澤東在《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一文中這樣說:『中國呢?也醒覺了(除開政客官僚軍閥)。九年假共和大戰亂的經驗,迫人不得不醒覺,知道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期內完全無望。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著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
可見,港獨是湘獨精神的斷代繼承;所以說,毛澤東是港獨之祖父。


還有一個原因,共產黨竊權成功後,把中國變成了它的黨的私產,獨立就是在它的私產中割掉一部分,所以今天的共產黨在權力腐化之下反對港獨。
可以這樣說,腐敗、反動、沒落的政權必定反對地方自治、反對地方獨立。因為共產黨是人類史上腐敗、反動的大集成者,所以它必定頑固有反對和香港本土、香港獨立。


十四 香港轉殖史:英共合謀出賣香港人

轉殖史中的香港主治權改宗,有兩件大事:
1,是主治權交給誰;
2,是製定變宗後的香港憲法。

[一] 英國殖民地香港的主權應交回給誰?
共產黨和英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的協定,議定1997年7月1日中共產黨接收和恢復行使香港(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主權。
英國把香港殖民地的主權治權交給共產黨,沒有按國際慣例交給香港人民,香港人失去獨立建國機會。

1842年,清朝在與英國的第一次鴉片戰爭中戰敗後簽訂的《南京條約》,將香港島(連同鴨脷洲和附近島嶼)永久割讓予英國。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清朝再敗給英法聯軍,簽訂《北京條約》;條約規定清朝將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永久割讓予英國。1898年,清朝與英國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議定租借期為99年包括新九龍及230多個離島的“新界”租借給英國管治。
以上三份條割讓租借的地區就是今天香港管治的範圍;也是1997年主權移交所包括的地區。居住在這地區的人民在主權移交中被出賣。

人們可以從歷史看香港人在香港主權變換中的位置。解密檔得知,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港英政府多次尋求推行民眾選舉,卻遭受中共統治層壓力終致徒勞無功。檔案題示,主管香港事務的共產黨高官廖承志曾在1960年惡狠狠地表示:“我們將毫不猶豫採取積極行動,解放香港、九龍和新界。”共國總理周恩來警告:任何在香港引入哪怕一點點自治的嘗試,都會被視作“非常不友善的舉動”和“陰謀”。周恩來表示,這種做法會被認為是讓香港走上獨立道路的手段。

上述英國想在香港實行港人民主,主要是指港督楊慕琦的香港民主自治的意願。英國對香港百多年殖民統治中,港督楊慕琦倒是有香港民主自治的意願,可惜未成事實。所以從事實來說,英國殖民當局從來沒有讓香港人組成任何可以代表香港人整體意見的機構,沒有讓香港人聲音在香港事務中出現。對香港人事關命運的香港主權移交進行了22次談判,在談判中,中方反對他們所謂的三腳凳,拒港人於千里之外。中英雙方都無意讓任何有“香港人代表”身分的人參與談判。

香港英國當局和共產黨交易的結果是英國違背離開殖民時安排當地人民獨立建國的國際慣例,把香港的主權和治權都交給共產黨,阻止香港人在去殖民後成為獨立國家,反而成了共產黨殖民地、香港人成了共產黨奴民。

現時流行的話語是共產黨的“香港回歸”,這是專制獨裁的話語,是背叛香港人權力、權利、利益的話語;因為“回歸”含意是香港屬於共產黨的,不是香港人的。很多,而且必定會越來越多,最後會絕大多數不認同共產中國是祖國的香港人,不會同意這個用詞;“回歸”之說不能接受的;也必然會被歷史淘汰。
用中性話語應該是“香港主權移交”,或“香港政權交接”。站在香港人立場上的正確話語應該是“共產黨奪取了香港人的主權”、“共產黨劫收香港主權”。

按國際慣例,殖民地的主權應交回給當地人民,由當地人民建國獨立。港英當局應該把香港的主權交回給香港人民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但是,共產黨無視國際慣例;1972年3月共產國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致函聯合國非殖民地化委員會申明共國的立場:“香港和澳門是被英國、葡萄牙佔領的中國領土,解決香港、澳門問題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事務,是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要對被佔領的領土恢復執行主權的問題,而完全不是屬於通常的殖民地範疇的問題,更不是使其獲得獨立的問題。”強權大國迫使聯合國大會於1973年11月8日,通過了決議案,將香港和澳門於殖民地名單剔除;從此,香港人被剝奪了以殖民地身份獨立的權利。
英國把香港主權交給共產黨而不是香港人民,這是英國屈服於強勢力、惡勢力;是強權壓倒公理的表現;是英國違反國際慣例出賣香港人民的行為。
這是很無奈的事,因為政治是權力者的利益交換,不是公理的宏揚。

[二] 香港憲法基本法是怎麼樣製定的?
基本法是甚麼東西?
香港主權移交是英國背著香港人把主治權交給共產黨;香港憲法基本法也是在背離香港人情況下共產黨單方面搞出來的惡法。
談判曲終人散。共產黨為了行使香港主權,為了能夠實行統治,需要安撫(欺騙)香港人。於是共產黨還搞了一個“基本法”;其中規定落實“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為政府首長。這些都是開給港人服食的安慰濟、麻醉藥;也是騙局。

惡法基本法規定共產黨全部掌控香港的主權和治權,不是由香港人民獨立自主治港。在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魔術黑布掩蓋下,惡法剝奪香港人的權力、權利。這樣的基本法,對香港人來說,是如假包換的惡法。

請看製定基本法的成員。基本法炮製者是由大陸共產黨官與香港土共、被收買的花瓶組成:
姬鵬飛 安子介 包玉剛 許家屯 費彝民 胡 繩 費孝通 王漢斌 李國寶 馬臨 王漢斌 毛鈞年 包玉剛 鄺廣傑 鄔維庸 劉皇發 安子介 許家屯 許崇德 李國寶 李福善 李嘉誠 蕭蔚雲  榮毅仁 胡繩 柯在鑠 查良鏞 查濟民 費孝通 費彝民 錢偉長 錢昌照 郭棣活 姬鵬飛 黃麗松 黃保欣 魯平 雷潔瓊(女) 廖 暉 廖瑤珠(女) 譚惠珠(女) 譚耀宗 霍英東 李後 魯 平 毛鈞年…還有為了收買香港人心而邀請了李柱銘、司徒華、查良鏞、鄺廣傑等人(8964天安門屠城後李柱銘、司徒華、查良鏞、鄺廣傑等人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
在所有成員中沒有一個是香港人選舉出來的代表。事實上、實質上,基本法製定,也是在共產黨導演下由共產黨自己,及共產黨指定的所謂港方的“草委”、“諮委”演出的傀儡戲。
基本法就是這樣由共產黨支使這班騮玀編寫出來的劇本,由共產黨執導,由共產黨馬仔走狗演出的傀儡戲,會有甚麼好東西?

基本法是甚麼東西?共本法就是如前所述那樣的東西!是沒有香港人自由選出來的表代,由共產黨指定愚忠馬仔胡搞出來的東西。
這樣的基本法,不是愚弄和出賣香港人的惡法是甚麼?

[三] 彭定康提出相當符合實際且可行政改方案。
英國殖民當局值得讚許的人是末世港督彭定康。
彭定康是一位專業政治家、英國保守黨領袖。他於1992年7月正式出任第28任香港總督,也就是末世港督。
彭定康作風親民,時常到各區巡視。他巡視中環時品嚐泰昌餅家的蛋撻、在灣仔喝涼茶,成為一時佳話。發表施政報告後亦親自出席電台節目接受提問,並主持答問大會面對質詢;頗有民主政治家風度。
彭定康搞政改,以個人投票取代團體投票,將功能組別的選民範圍擴大到全港270萬工作人口中所有符合資格的選民新增的功能組。
實行單議席單票制,由選民投出1票在1個選區選出1名代表。
除新界的區議會的當然議員外,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所有區議員都由直選產生;廢除市政局的委任議席,增加兩個市政局的直選議席。
降低投票年齡將投票年齡確定為18歲。
彭定康為香港人做的大好事,被共產黨高級政治黨官魯平惡罵為三違反,貶為千古罪人。站在香港人的角度和立場來看,彭定康是香港人的好朋友,是香港的好總督,是流芳百世的偉人。共產黨是千古罪黨,其黨頭群,包括魯平之類的政治頭目群,是如假包換的千古罪人。歷史必定會把這些人牢釘在恥辱柱上;未來的香港共和國史,肯定會作如是記載和定評。

[四] 共產黨接收香港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香港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宣佈成立。
所謂香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是共產黨在香港的傀儡政權,是賣港賊集團代理共產黨治港的傀儡政權。
所謂香港回歸的重頭戲肉是1997年淩晨1時30分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七樓隆重舉行的香港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共產黨在香港的傀儡政權)宣佈成立。
第一屈傀儡政權眾頭目是:
行政長官董建華
政務司司長(前稱布政司):陳方安生
財政司司長(前稱財政司):曾蔭權
律政司司長(前稱律政司):梁愛詩
除了任內,與上司行政長官董建華意見相左,2001年,她以私人理由提早退休的陳方安生外,其他的都是共產黨的傀儡。

與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相對應的另一面是英方告別儀式、港督府告別儀式。英方告別香港的活動是從1997年6月30日下午末代港督彭定康告別港督府開始的。下午4時25分,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正式告別港督府,舉行了降旗儀式。香港總督旗在《最後崗位》的軍號聲中徐徐降下,隨後在皇家香港員警銀樂隊和風笛隊演奏的《高地教堂》樂曲聲中,降旗隊伍將總督旗幟轉交港督副官白樂仁,再由港督副官將旗幟轉贈予彭定康。隨後彭定康、夫人林穎彤及其三位女兒和隨行人員登上專車在港督府前的花園繞行三圈(但是實際上只繞行了兩圈),寓意日後可以重臨香江。下午4時39分,港督彭定康所乘坐的專車在員警機車的開路下,正式告別港督府。

英方告別儀式
1997年6月30日晚上6時15分英方告別儀式在添馬艦舉行。
主禮嘉賓有王儲威爾斯親王查爾斯、英國首相貝理雅、外相郭偉邦、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和即將卸任的港督彭定康。
告別儀式用英軍日落告別儀式,港督彭定康發表臨別致詞、王儲查爾斯代表英女王致告別詞。其他節目包括名為《香港精神》的團體舞蹈、男高音莫華倫歌唱等表演,有超過2000名表演者參與。儀式舉行時一直下著滂沱大雨,令嘉賓及表演者甚為狼狽並添上幾分傷感。晚上7時45分,英國國旗及港英旗在風笛伴奏的樂曲《Sunset》中徐徐降下。
英國政府隨後在晚上9時15分舉行告別晚宴,邀請4000名貴賓參加。由英國外相郭偉邦及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錢其琛向嘉賓為香港的未來祝酒。
6月30日午夜,工人在中環中區政府合署拆下以龍和獅為標記的舊香港紋章、以及代表英女王伊利莎白二世的皇冠徽號和”E II R”字樣。另外裝上港督府大門的英女皇的皇冠徽號和”E II R”字樣亦同時拆除,並且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取代。

除了各自的告別儀式外,儀式的戲肉之一是主權交接儀式。

英中主權交接儀式。
1997年6月30日深夜11時30分英中主權交接儀式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舉行。大禮堂內放置中英兩國國旗及四支旗杆。中國方面由國家主席江澤民、國務院總理李鵬、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錢其琛、國家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及首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代表;英國方面則由查理斯皇儲、首相貝理雅、外相郭偉邦、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及英軍參謀總長格思理代表。7月1日零時即將來臨之際,英國國旗及香港旗在右面旗杆上徐徐降下,同時奏起英國國歌《天佑女王》,象徵香港英治時期正式結束。零時過後,中國國旗及香港特區區旗在左面旗杆升起,並奏起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儀式上,查理斯王儲及江澤民先後致詞。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暨宣誓儀式
儀式的戲肉之二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暨宣誓儀式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暨宣誓儀式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行。候任行政長官董建華首先宣誓就任,然後政府各主要官員在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帶領下宣誓,其後行政會議召集人鍾士元帶領行政會議成員、臨時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帶領議員、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帶領法官先後完成宣誓儀式。英方主要官員並無出席香港政府高級官員宣誓儀式。彭定康與家人陪同查理斯皇儲,在添馬艦與香港市民揮手告別,並與駐港英軍末任司令鄧守仁少將登上英國皇家遊艇不列顛尼亞號,在英國軍艦漆鹹號護送下離開香港。貝理雅及其他英國官員則乘飛機返回英國。

崇拜暴力以打江山坐天下為圭臬的共產黨來說用兵控港是必要且是首要任務;所以共軍進駐香港是共產黨接收香港主治權的標誌性也是實質行動。
1997年6月30日晚上,共軍駐沿海、陸、空三路正式進駐香港,軍車經過市區道路抵達各軍營,並於7月1日0時0分代替駐港英軍的角色接管香港防務。軍艦則在7月1日的早上從深圳媽灣碼頭經過維多利亞港等香港水域到達昂船洲海軍基地。共軍以中環添馬艦威爾斯親王大廈作為駐港總部,並接收了原駐港英軍的各項軍事設施。

在外交方面,共產黨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3條的規定,香港涉及國家級別的外交事務由中央人民政府負責。香港主權移交後,共產黨外交部在香港成立特派員公署,取代英治時期的英國駐香港高級專員公署;處理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同時兼備領事館性質服務,包括處理中國居民換領、遺失護照或其他旅遊証件及替外國人辦理中國簽證等服務。

[五] 共產黨接收後的香港。
主權交接儀式標誌著共產黨從英國手中接收了香港的主權;也標誌著香港人換了殖民主子、共產黨取代了英國成為香港殖民地宗主國,一個專制極權的宗主國取代了文明的宗主國。從此香港人由有自由有人權可以爭取民主的處境進入被剝奪自由人權權利且不准爭取民主的境況。

香港人對香港主治權被共產黨劫收後所處困境的回答是用腳投票。
香港於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治權被共產黨劫收後,一些曾經在中國大陸經歷政治動盪的人(如知名作家倪匡)等開始計劃移民。8964屠城事件,恐怖籠罩香港人心,為求避免於恐懼,香港出現了大規模的移民潮。移民潮持續五年以上,加拿大;不少港人移民至加拿大的溫哥華,當中英屬哥倫比亞列治文市又有“小香港”之稱。其他熱門的地區有多倫多、墨爾本、雪梨、奧克蘭、新加坡、台灣等。澳洲和美國是當時不少港人移民的熱門之選。
在移民的高峰期,一些像維德角共和國等地圖上難找到的小國也在雜誌上刊登廣告宣傳該國護照可供申請。這是泱泱神州共產大國極為羞恥的事。

英國理解和預料到香港人對前途的恐懼, 1980年代初,向中國提出分拆香港的“主權”及“治權”:主權歸中國、英國保留治權。
共產黨鄧小平反對英國如上建議,提出要主權治權同時“整體收回”。政治是強者話事,英國話無效,中國說了算。於是整個香港落入共產黨手中,香港人和一陸人一樣成為共產黨奴民。
所幸的是鄧小平是一個機會主義者,沒有今上皇帝習近平那種病態自信。當時的共產黨還有自知之明,知道無法用大陸一套治港,知道香港人不能接受共產黨在大陸實行的一黨專政制度,強行用大陸一制統治香港必然會遭到香港人反對,會引起動亂,會毀滅香港。於是機會主義者鄧小平有機會販賣其“一國兩制”;大陸實一黨專政的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實行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香港主治權移交時遇著鄧小平,才有了一國兩制,這也許是不幸中的大幸。若在今天,遇到自心信爆棚的今上習近平,就不會有一個兩制,只有香港實行大陸制了;香港與廣州深圳等大成帝並沒有甚麼不同。
鄧小平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機會主義實用主義的應時產品,也是麻醉欺騙香港人的迷魂濟。在迷魂濟灌輸下,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經是歷史。

不要因此過高評價鄧小平。請注意,鄧小平是專制而且精明的,他只說經濟方面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以及實行馬照跑舞照跳等自由生活,他不提香港可以實行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這一設定雖然給今天香港經濟自由政治專制的混亂種下禍根,但是,對共產黨來說,最重要的是給它們侵犯香港的主權治權預設了根據和方便;有了鄧小平的界定,也就有了今天香港的主權治權遭受著共產黨的侵犯的政治現實,也就有了今天香港人不准民主的現實;從更深一層看,也就有了今天香港人爭取獨立建國的事實。
一國兩制實質是一個騙局,是想欺騙台灣;讓台灣接受它的一國兩制而成了像香港一樣的共產殖民地。
可以這樣說,對香港人來說,幻想在一黨專政下實行地方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悲慘的誤會。

共產黨接收後,香港現狀如何?前途如何?
眼前的情況是:一方面是香港大陸化,香港既有的自由人權和爭取民主的權利被共產黨持續剝奪,幾近殆盡。另一方是香港人的反抗起了質的變化,由爭取香港民主自治提升為爭取香港本土利益權利,更提升為獨立建國。這是香港現狀。

香港前途如何?是與大陸一體化還是能保持自治還是能提升為獨立,只有讓時間和事實回答了。

對共產黨接收後香港前途,應由香港人公投決定。
黃台仰說,『我們也有一個長遠的發展目標:提倡民族自決。我們香港這個族群有獨特的文化,有語言,有邊界,我們的歷史與中國很不同,香港族群基本上在亞洲是獨一無二的,我們不是種族主義者,而是公民民族主義者,香港人面對香港的困境,我們是一群想像的政治共同體,無論是港獨也好,城邦論也好,一國兩制或者一國一制都好,都需要香港人用公投自決來決定香港的未來方向。』
《中英聯合聲明》中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在二零四七年屆滿。我們香港人很快就要面對不確定的2047年:香港的命運再次成為未知數:由共產黨決定還是由香港人決定?也是未知數。2047年前由香港人自己決定獨立成國?還是只能想像不能再現的維持現狀?還是由共產黨打骰,成為中國城市?今天香港人心中無數。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今天香港人付出多少努甚至犧牲明天就有多少收獲。

客觀之不確定,正是要用香港人的自決權利和權力確定之。
如何確定?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和籌組新政黨的黃之鋒提出以香港人實行公投決定。黃之鋒推動前途自決公投。香港年青人把二次前途問題帶入香港人的視野。
在此之前香港人的命運動共產黨一句“三腳凳”剝盡香港人的權利和權力,香港人被迫被動地接受了共產黨給出的安排;今天,香港人不是昨天逆來順受的奴民了;今天香港人已經奮起抗爭,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和權力。
2047命運如何?由香港人決定!

老一代香港人曾經錯誤地選擇相信共產黨中國,但是共產黨中國卻沒有信守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我們記得,八十年代,民主黨的前身匯點曾大力推動“民主回歸論”,押注中共將走向改革之途,香港亦會如願獲得民主。現在香港已經沒有民主回歸立足之地,泛民也在自我消解政治能量。
泛民信心堅定,連8964屠城也沒有動搖他們奴忠愛共產中國之心。從匯點演變到泛民都沒有改變他們“和理非”信徒本色;他們口頭高唱“以大局為重”,但是目光如豆;既看不清中共史,也讀不懂世共史,也看不明香港史;更遑論看明香港現實。這些和理非信徒根本就沒有今天本土青年的想像力,更沒有以武制暴的勇氣。

二零一六年農曆年夜,員警違例開槍示警,群眾擲磚負隅頑抗,場面怵目驚心,預示以武制暴抗爭新模式的序幕,也預示香港政治由爭民主的鬥爭到兼具爭獨立的鬥爭。這些鬥爭模式和鬥爭內容可能是2016-2047之間的政治常態。

請看香港青年透徹的現實觀和清晰的想像力。《學苑》《香港青年時代宣言》”我們的二零四七”一文中對2047提出訴求:
一、香港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
二、建立民主政府;
三、全民制訂香港憲法。

這個訴求清楚無誤地表明今天的香港青年人獨立建國意志。
這個訴求也表明這一代出現了“天然獨”的香港青年人,他們與生俱來帶有濃厚的單純香港人身份認同,反對港共靠攏中共,確認香港有獨立建國的權利。
《學苑》表示:『在硬體上香港尚未有獨立的條件,或中國經濟持續強勢,但能否獨立並非我們的主要考量,重點是香港應否獨立。我們渴望守護粵語正體字、如郵筒的歷史印記、獨立莊嚴的司法制度、香港獨有的人文風貌社會生態,還有建立以香港利益為依歸的民主政府。這些訴求不是源於仇恨,而是來自每一顆渴望自由的心靈。爭取獨立固然不是朝夕之事,此刻我們僅在開端,常有大中華主義者聲言要支援中國民主化運動,因為中國沒民主,香港亦難有,然而推動中國民主化,難道比獨立建國來的容易嗎?絕對不是。』
青年人放眼世界,他們看到加泰隆尼亞經歷長達三百年的奮鬥以後,在去年十一月在國會通過啟動獨立程式,在十八個月內實現獨立。但是,香港青年也深知,加泰隆尼亞人在三百年的奮鬥中為之所付出的血與汗。所以,《學苑》所代表的青年人深知,獨立路且遙且艱,不是一代人的努力所能達到;所以,他們正在做的是攻佔社會上每一個陣地、街頭、議會、商界、工會、媒體、文化界,缺一不可;這樣做是為了給港獨後人增長實力,也創造良好條件。


十五 香港抗殖史:港獨與共產黨獨裁的交鋒

香港97歸共後,即共產黨殖民香港後,港人與共產黨有多次交鋒對決。各次交鋒雖則沒有突顯港獨訴求,但是,其中有不少包含有港獨因素。歷次交鋒往往是香港獨立運動成長過程,都推動和增強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運動,都壯大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的實力。交鋒還將進行下去,其結果是香港獨立成為事實。
在各次鬥爭中,香港人有贏有輸。
共港第一次戰役:《二十三條立法》立法。

1997年至2005年出任第一位香港行政長官的董建華,極力推動《二十三條立法》立法。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草案的主要內容是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有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多項條文作出立法指引的憲法條文;條文還規定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進行政治活動和建立聯繫,以避免香港成為“顛覆基地”。立法的目的是共產黨可以依法鎮壓香港的民主力量,主要是針對支聯會及泛民主派。23條立法若事成,到了今天,不用懷疑是鎮壓他們更害怕的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的依據。

所謂《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草案規定,員警將被賦予權力,包括無須向法庭申請搜查令,即可以強行進入“被懷疑恐怖份子“的住宅內進行搜查。
誰是恐怖分子?陳浩天、黃台仰必定是,凡是主張香港本土、香港獨立的都是恐怖子。
在一黨專政下、在立法釋法執法集中在政府手中的情況下,不管你是陳浩天、李波天、李怡天、李我天…不論任何人,只要陸共港共看不順眼、只要想整治你,你就是恐怖分子(君若不信,請查讀共產黨的“反革命分子史”);只要你出國或在香港和外國人打個hello招呼就是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進行政治活動和建立聯繫;任何不順共產黨耳的聲音、不順共產黨眼的事都可以被定為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竊取國家機密罪。
23條意味著,有自由傳統的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將被絕滅,香港人只能封口做啞巴。
香港人的驚恐和反抗是有堅實事實證明的;六七十年來,尤其是文革期間(中共國文革從來沒有真正結束過,現在是文革回潮期)共產黨都是這麼樣對待中國平民百姓;昨天的地富反壞右修資,今天的恐怖分子,都是共產黨枉加民罪。六七十年來共產黨沒有停止過用這類法律條文來抓捕關殺要求自由民主權利的國內人民;這些惡事,香港人看得清清楚楚。這種反民主反權利反人權的法律,理所當然會遭受到香港人的強烈反抗。
就是因為這23條要立法,在2002年至2003年期間,引起香港各界反彈,引發2003年七一50萬人參與七一大遊行反對立法。法案表決前夕,代表工商界及自由黨的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辭職,之後不少工商界功能組別議員跟隨自由黨改變立場,特區政府無望在立法會取得足夠票數支持。導致香港政府擱置草案,終止立法程式。此事件導致多名香港政府高級官員辭職,包括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
在七一遊行效應下,之後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支持立法的民建聯大敗,喪失大量議席。
田北俊在關鍵時刻作了一件對香港人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香港人認定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香港永無民主,尤其有23條後,原有的自由與法治等香港核心價值也不能維持。23條共產黨立法和香港人反立法的共港對決,香港人贏了第一局。

但是香港人不是全贏,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國共產黨對《香港基本法》多次進行人大釋法事件被認為削弱了香港的法治;香港人輸了不少。共產黨在港馬仔、傀儡、代理人時不時就重提叫囂23條立法。

共港第二次戰役:五區公投。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