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先知张三一言: 香港獨立論 [香港魂著] (全) —1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中国联邦政府.彭明 于 July 16, 2017 03:30:28:

回答: 【 上 帝 定 点 清 除‘ 斩 首 金 肥 三 ’ ! 】全世界反共大同盟庆典! 由 灭金,习大同盟 于 July 16, 2017 03:17:24:

高智晟预言中共政权2017年崩亡(图)

发表时间: 2015-09-24 16:11

高智晟律师(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9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据《美联社》9月23日报道,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五年来第一次接受采访,高智晟称他在被关押期间受到电棍击打脸部的折磨,并且有三年时间被单独监禁。

多年来,高智晟的支持者们担心他可能无法活着走出监狱。在2014年8月,他被从监狱释放后,原本直言不讳的他几乎不能走路,或说出完整的让人听懂的句子。

“每当我们从监狱里活着出来,它都会是对我们对手的一次打击,”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面对面采访时说道。

目前在陕西省哥哥家居住的高智晟在今年年初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让记者暂等几个月发表采访,那时他正在完成两本书的手稿,高智晟要求在他把书稿安全送到国外以后,再发表对他的采访。现在《美联社》已获知高智晟书稿已送到国外的消息。

今年51岁的高智晟律师以极大的勇气捍卫法轮功学员,并为失地农民争取权利,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高智晟讲述了自己遭受的折磨,以及单独监禁,他说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坚信上帝和他对中国未来抱有希望。他还表示自己不会流亡境外,即使这意味着他将与在美国的妻子儿女分离。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周一采访中表示,她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讨论她丈夫的情况。

一天后,耿和在推特账户上发表高智晟让她拒绝美国副国务卿邀请的信。

据耿和称,高智晟在信中写道,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政治阶层无视基本的人道主义原则,与险恶的中国共产党走得太近。”

在高智晟的一本尚未出版的书中预测,中共专制统治将在2017年结束,他说自己是从上帝那里得到的启示。他还在书中概述了,中共崩溃后,如何建立起一个民主的,现代的中国。书中还有大段篇幅详细描写他身陷囹圄遭受的不人道待遇。另一本书是他写给自己的儿子,讲述家人的故事。

高智晟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这些年被拘留期间,他建立了一种心理屏障,来应对身体对疼痛的感知。“我获得的这种特殊能力,让我能挺过困难时期。”他说道。

在新疆监狱里有68周长的一段时间,当局在他的牢房里安装了扬声器,播放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洗脑内容。

“你无法想象他们强加给我的精神上的骚扰,”高智晟说。

“我的妻子正在受苦,但我也没有办法,”他说。“我理解那些遭受迫害离开中国的人,我很高兴他们的选择,但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不能离去,”高智晟说。


文章来源:看中国


香港獨立論 [香港魂著]

香港人要獨立,為建立香港共和國而奮鬥;我聽到了必然到來的香港共和國心跳聲。
香港人要說的真心話是:
我是香港人!
我們是香港民族!
香港民族要獨立建立香港共和國!
香港到今天還不能獨立國國,決定性的原因是共產黨強橫打殺。

香港獨立論[香港魂著] 目錄
香港獨立論
一 獨立是天理 獨立是人理 p001
二 港獨現狀 p004
三 香港獨立建國的理由 p007
四 是香港獨立不是香港自治 p010
五 香港敢獨立就有能力獨立 p012
六 香港獨立建國的力量 p014
七 香港如何建國? P019
八 香港人何以不向英國而向中國要獨立? P024
九 香港為甚麼到現在還不能獨立? P027
十 香港獨立建國又如何? P032
十一 共產黨不會聽港獨之理只會看港獨之力 p034
十二 港獨是毛澤東湘獨的繼承 p036
十三 未成功的香港獨立建國史 p039
十四 香港轉殖史:英共合謀出賣香港人 p045
十五 香港抗殖史:港獨與共產黨獨裁的交鋒 p054

香港民族論
一 香港人是香港民族 p072
二 香港民族形成和認同 p074
三 香港民族是“民主民族” p077
四 香港民族文化 p079

香港本土論
一 香港本土 p082
二 怎麼樣界定香港本土人? P085
三 只能爭取本土民主 p087
四 本土是不是“港獨”? p089
五 共產黨打殺本土出港獨 p094
六 香港本土四波 p099
七 香港本土主義 p103
八 香港本土意識 p106
九 英國對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的貢獻 香港人的功績 p112
十 香港的反本土、反港獨的歪理謬論 p115

附錄參考資料
一 影響香港獨立的重大事件 p120
二 產黨越境香港綁架案事件 p136


香港獨立論


一 獨立是天理 獨立是人理

獨立是天然道理,是人無法改變的自然法則。
獨立是人人先天具有的天生屬性,是一出世就具有的秉性,所以,獨立是天性、是天理。
獨立是自己不附屬於他人,所以要追求與他人一樣的平等地位、人格、權利,這樣才有取得與別人平等的可能。要求自己獨立,要求與別人平等都是天性。
獨立是天性、天理,也是人性、人理。

人的獨立性表現在不受固有歷史文化傳統習慣禁錮、不受他人和環境影響;由我作主去認知查察掌握外在世界、自身,獨立思維,獨立判斷,獨立選擇偏好,決定作為。獨立性表現也是自主意識表現,自主意識是人獨立性本質表現。

個人獨立自主意識最重要的是思想自主,或說思想主權。每一個人都有自主意識、每一個人都有自主思想;沒有就不是自主的人,是奴隸。奴隸是外力逼迫而成,不是由內在人性使然;外力消除人性就復甦。在消除奴隸制度沒有奴隸主之後,所有奴隸都擺脫依附性,恢復獨立性,成為自主的正常人。所以獨立自主是人的本性,是不能改變的天然屬性。

個人獨立放大就是家庭獨立;不管它是大家庭還是小家庭都是獨立的單位,都是除了陽光和空氣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侵入的獨立體。再放大就是社團、民族;放到最大就是國家;到了最大單位的國家仍然是獨立的單位。
可見,獨立是人性中天然存在。

人的元素性、最小、最基本的人權和個人權利,是人獨立自主的基礎;這些人權和權利至關重要,其重要性高於最高級的國家權利。這就是人權高於主權。

專制政治是強者劫奪和霸佔權力,權力統轄人的權利。民主政治由人權個人權利讓度出部分權利和權力組成主權權力。
不論專制權力還是民主權力都會壓制剝奪人權和個人權利;這是政治權力規則。所以權利要監督、限制權力;權力必須關入由民眾建造並由民眾掌握鎖匙的籠子裡。

當大的尤其是最大的獨立單位(國家)的權力侵害最小獨立單位(個人)的人權或權利時,大單位的獨立性不能作為外界批評譴責追究的擋箭牌。換一句話說是但是人權高於主權,而且人權無國界,一國侵犯人權,眾外國和世人都有制止的權利和義務。

以上是從天理人性角度述說每一個人都有獨立性、都有獨立權利。獨立是人的天然權利和人的本性。
以下說的是現代人類文明的人立法規定每一個人、每一地區的人都有獨立權利。這是人立之理,是人理。

在政治上獨立權利是決定自己所在地區政治地位的權利,這個權利是現代民主政治的核心之一;所以,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一部分,第一條規定: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注意,是“自決權”,不是“自治權”;共產黨現在把“自決權”,偷換成為“自治權”]
自決是指根據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在排除外部壓迫或幹擾的情況下,由地區人民獨立自主地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決定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路向。
“決定政治地位”是該地區人民擁有決定自己處於怎麼樣的政治地位的權力和權利。
這權力和權利包括:
決定維持政治現狀;
決定在分治獨立條件下統一(統一不能單方面決定,需要得到與之統一的對方人民同意才能成事);
決定在統一條件下實行自治;
決定在統一條件下獨立建國(獨立無需得到現統治權力的同意,可單方面決定;當然,若能取得現統治權力的同意,是美事)。

政治地位是指人民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若是統治者,他們是擁有這個地方的最高權力的統治者,即是國家主權的統治者,還是在他們上面還有更高(一般是中央)權力的統治者,即是他們只擁有所在地區的地方統治權力。
當特定地區人民決定他們擁有最高的統治權力時,這個地方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既然自決權是“所有人”的權利,每一個地區人民都有獨立的權利,是普適性(普世)權利。香港當然不例外,香港人民理所當然擁有決定香港是否要獨立建國的權利和權力;也有要求維持一國兩制現狀或者要求合併於大陸的權利和權力。
到底要行使哪一個權利和權力?全民公投決定。
所以,香港這個地方是否獨立,不是由地方的上級統治者決定,不是由香港境外的大陸共產黨中國決定,而是由香港人自行決定。
公投是最高、最權威、最後決定。

所謂決定政治地位,是政治問題;人民爭取決定所在地政治地位的權力和權利,是本土政治問題。這是政治常識、常理。香港政治是反常理;從歷史上看,香港只有外國的英國政治沒有香港本土政治,轉變為共產黨殖民地之後也只有共產黨的大陸中國政治,沒有香港政治。
到今天,共產黨仍在極力把共產黨中國大陸的政治充當香港政治;共產黨說香港沒有主權、治權,沒有剩餘權力。人們都看到共產黨以它一黨專政的一制壓香港自由民主的一制;共產黨從幕後走到台前,赤裸裸、粗暴、直接干預香港自治權利。
但是,有壓迫就有反抗,香港人終於奮起,香港人有了自己的政治意願和訴求,有了自己的政治黨團並有相應行動;還取得了成果。
香港人本土意識飊起、香港人的政治力量越來越強大;繼之冒出港獨意識,而且意志越來越堅定,態度越來越趨向強硬激烈。

根據1933年《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國家做為國際法人應具備下列資格:
固定的居民
一定界限的領土
有效的政府
與他國交往的能力

香港完全具備上述的條件。
《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是現代人類文明的人立法規(人理);按照公約,香港具備國際法規定的獨立條件;香港人有建立香港國的權利,也有建國能力,也有治國能力。

《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確定,獨立的條件之一是“固定的居民”,沒有要求較之更高級的“民族”。香港人既是在香港這個地區“固定的居民”,又是一個民族,是香港民族;所以香港有基本理由,也有高度理由獨立建國。
公約賦予香港人獨立建國權利,共產黨打殺香港人獨立建國權利。這是今天香港的政治局勢。

香港獨立要做的事是:終結香港作為地方政府與大陸作為中央政府的從屬關係,改為兩個獨立主權國家的關係。這是一個道理簡單、任務艱鉅的政治建構工程。


二 港獨現狀

[一] 有沒有港獨?

共產黨一貫否認香港人有追求本土、追求獨立的意願,目的是把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政治力量排除在香港政治生活之外,堵死香港本土和港獨生存空間,所以總是自言自語:香港沒有本土、沒有港獨;無可奈何不得不承認港獨存在的事實時,就極力貶之為極少數、只是一小撮、不得人心。但是,在此同時,因為共產黨絕不會放棄製造港獨來加強張力作為壓制香港人、剝奪港人的自由與權利的藉口;於是又強調有港獨存在,大舉討伐。今天港獨之聲響徹雲霄,多得梁振英和姓黨文公兩報的高調批判;功不可沒,特此鳴謝。
這個事實說明:有共產黨在,必然有港獨,即使沒有,共產黨也要製造;總是有港獨、必定有港獨。
在有沒有港獨問題上,共產黨一時說有港獨一時說無港獨;就是這樣處於自相矛盾、精神分裂狀態中。

沒有港獨的理論認為,一些香港青年雖然有意志推動本土運動,但是,香港現在就像一個橄欖核,兩極都是非常小,中間非常大,中間的溫和力量佔絕大多數;意思是說香港獨立是極端派、一小撮人、沒有市場、不得人心、沒有前途。
這是廢論。人類社會變革史中所有改革勢力,尤其是在初期都是少數,都是少數,從來不會是多數;所有社會變革的成功都是在少數主導推動下完成。
這些說法的第一個錯誤是判斷失實。港獨不是處於啟端初期,而是進入發展期,相處多個民調表明主張香香港獨立的人數占香港總人數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甚至錄得100%支援港獨的數據;這怎麼能說港獨是少數、是一小撮?即使你要說它是少數,它也是相對少數,不是絕對少數。
其次是觀點錯誤,和前面所說的一樣,是靜止觀點看問題。大家都會同意,在專制獨裁制度下,初始爭取自由民主人權的都是非常少的少數,當它到了民主制度建立時,就成了多數了。香港獨立亦如此,在爭取獨立初期,爭取獨立的人是少數,但會由少變多,當香港走近獨立大門時,或者走進獨立大門後,主張和認同香港獨立的就成為絕大多數。初期觀望中立者是多數,但會從多變少。
反港獨者現在到底是不是占多數,值得懷疑,但是肯定會跟隨時間推移越來越少;少數的前途,是其宿命。

有個無可質疑的調查結果是主張港獨的年青人一直比其他年齡的比例高。中老年人會死去,由年青人繼承,香港的命運掌握在青年人手中,今天青年人的狀況就是明天香港社會的實況。隨著本土主義思潮在青少年中蔓延,本土和獨立思想意識必然逐漸生根固化。面對香港這一趨勢,誰敢說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人占少數?誰敢說香港獨立建國不可能?

[二] 港獨現狀
在八十年代中英談判期間出現、在邁向1997的“過渡期”、“回歸”後的頭幾年,港獨論還沒有成為氣候;所以政治社會論者都持“沒有人主張港獨”、“港獨只是極少數人的偏激思想”;可以說,這些說法有一定的實事根據。
上世紀末港獨未成氣候,一則是本土意識還沒有深入香港人心,很多香港人不覺得自己的香港人身份與中國人身分有甚麼矛盾,兼且有部分香港人還有頗強的中國民族意識;另一方面是香港媒體慣性地自我審查,緊守中華大一統主張。在這種政治氣氛下,港獨被認為只是極少數人的偏激主張、不成氣候、沒有可行性,還有一些道理。但是,到了2016年港獨崛起的今天,還有人持這一論調,這是一些甚麼人?就值得研究了。
這些人的主體是共記真理部的真理員、受僱和義務御用文人、五毛;另外還有不少是因循苟且賴得思想的中老一輩香港人,這些人一貫政治正確;香港是中國的、反港獨、否認港獨存在就是他們心中的政治正確。這些人的共同特點是有選擇性的政治盲目:看不見港獨。
這些政治正確,這些否定和反對香港本土、香港獨立的思想和言論,不斷被事實否定、遭受到質疑、批判、最終被2016年新東補選表現出來的事實所推翻。
新界東補選就在一夜之間使香港人認識到,被視為不存在的香港本土、香港獨立力量,事實是香港政治力量三足鼎立中的一足, (三足是建制派、泛民派、本土和獨立派)。

令陸共香港土共膽寒的預境是反對陣營現時進入整體調整期,在中國天朝主義未見改變的大格局下,本土、獨立意識和勢力,不但構成三足鼎立之一足,還將會成為反對陣營的主流、成為香港政治主流。這才是令陸共土共最心驚膽戰的政治預境。

共產黨和梁振英一直以來都高調反港獨,對港獨擺出一副惡形惡相的面孔、採取滅汝朝食無商量的高壓打殺政策。這種政策無疑是在既燃的港獨火上添柴澆油;效果實得其反。共產黨也不得不接受這一事實,不得不糾正前錯誤政策;遂有2016年3月靜悄悄地起革命,一反以往慣常態度,放低身段,以柔和、柔軟、柔情面目示港人:以柔情治港(柔情治港是曇花一現還是新姿態,有待事實作證。即使是新政策,共產黨虛情假意的柔情治港,會導出甚麼政治型態,值得留意。但是柔情治港和暴虐治港目的都是一樣,都是加強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侵犯和剝奪)。果然,到了2016年5月初,共產黨管港高官張德江巡港,就有人放出聲氣:不提港獨。看來,這次是共產黨學精了。(5月17日的事實否定了共產黨第三號政治頭子不談港獨的幻想。)

參照外國政治運動,例如加拿大魁北克、西班牙加利西亞、義大利南提洛爾等海外自治區的經驗,香港本土自治派以永續自治為政治願景、香港獨立派則以獨立建國為政治願景、以武制暴為抗爭手段。香港獨立得香港人心、符合世界民主潮流,成為香港政治和香港人心的主流是必然會到來的事實。

今天的事實也證明本土和獨立力量強大,現在連被人戲稱為大中華膠的泛民也不得不談本土、不得不向本土轉型。可以預見,他們中一些人將來也會轉型成為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不轉型的就被擠到邊緣、被擠到邊緣外而消失。


三 香港獨立建國的理由

前面談過香港人有建立香港國的天然權利,以下再具體談談獨立建國理由。

問:香港人根據甚麼理由可以獨立建國?
答:居住在香港這塊地上的香港人民需要獨立就是獨立建國的天大理由。

在這個世界(華人世界亦同),有些地方本土人完全沒有獨立意願,你要它獨立它不願(今天的波多黎各);大部分國家或地方只強調保持現狀,不作任何變動;有的地方本土意識強烈,要求維護本土權利與利益,甚致進而要求獨立建國;今天很多香港人有這一意願,而且會越來越多香港人興起和抱持這一意願。

一個地方要求保持現狀還是變動現狀要求獨立建國,要看兩者哪一方面利益、權利最多,選多棄少;同時若是存在外來或上層權力壓迫剝奪的話,就要看兩者哪一個壓迫剝奪少些,選少棄多。這是普通的政治權力常識,香港也在這個邏輯管轄內。
基於這一政治權力邏輯作用,香港人追求自治和獨立。因為今天香港的政治現實是權利、利益、核心價值、本土文化等等被來自作為上級權力北京的共產黨中國侵襲,正在被剝奪和被消滅中;所以香港人選擇了消除同屬一個上下級權力的關係,選擇了最能免除壓迫剝奪、最能保護香港人的權利、利益、權力、價值、文化的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建國道路。

基於陸共頑固堅持反動的一黨專政,狹小一隅的香港對改變大陸局勢根本就無能為力,只好把自己與大陸隔離開來,自求多福。隔離有多種方法,最佳;最有效、最徹底辦法就是香港獨立。所以,香港本土和獨立運動各流派中,都共同含有“去大陸化”的思想意識。這個共識使本土與港獨只有一綫之隔;由本土而獨立是很自然的事。

《學苑》和各大學民調表明支持香港獨立人數呈上升之勢。蘋菓日報報道:今年係美國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發表著名演說”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嘅五十周年紀念,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趁機喺facebook問港人:“你嘅夢想係咩呢?”結果群情洶湧回應,答案幾乎只得一個,就係“香港獨立”。逾九成回應都係“香港獨立”、 “Independence”、“脫離中共管治”、“要求美國協助香港獨立”、“回歸英國”。從這個網上調查資料看來,香港獨立是絕大多數香港人,幾近100%;起碼是絕大多數香港網民主張香港獨立建國。
連香港土共身兼港區人大代表、工聯會的黃國健也不得不承認,(2015年2月《學苑》刊出調查)結果反映佔領行動令青年說出不敢說的話。若青年沒有港獨思想,梁振英“點鬧佢都唔係”;港獨思想其實已潛伏在他們腦中,梁振英的批評有如丟一塊石頭,有助早點發現。
梁振英的一石把本土港獨變成香港人的焦點。

這些調查可以駁斥近年來,以至到了今天,還是“政治正確”的鴕鳥政客、時政評論者不斷重復港獨不得人心、港獨只有極少數人的謊言謬論,反駁了那些大中華統一膠誣指高呼香港獨立口號是虛幻的謬論。

從港大學生調查得出的結果來看,香港本土、港獨吸引到大部分部分年輕人認同和支持,問題是,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香港青年人維護本土、爭取港獨。現在的陸共港共根本不願也不敢正視其原因,只是獨估一味:誣蔑、咒罵、恐嚇。

強勢的專制者為甚麼都熱衷於主張和實行統一?無它,其目的就是變你土為我專制者之土,擴大和增強我的權力。香港人回應專制統治者的統一,是維護本土權益,有效維護本土權益的方法是本土自治、本土高度自治、本土獨立。

台灣統派隨著對中國社會、政治體制有所認識深化而消亡,本土意識、獨立意識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識。台灣之所以能爭取到今天這個程度的自由民主人權,就是以本土意識、獨立意志去抗爭、爭取得來的結果。
台灣人的經驗告訴香港人,你香港人要保護既有利益權利和權力,並希望爭取得更多利益權利和權力,不是寄希望於中國民主化、寄希望中國恩賜民主、自治予香港;而是立足本土,立足爭取香港高度自治或香港獨立建國。

獨立是由生活在所在地的人民決定的,不是由周邊軍力強大的人決定的。香港人既可以用歷史民族文化傳統等等理由獨立,也可以不需要搬出任何歷史、民族文化傳統歷史因素,只要香港人的意願需要獨立就是最佳最有力的獨立理由,就可以獨立;“需要”就是天大的獨立理由。
同理,人民的“需要”也可以是統一結合的最佳最有力理由, 直布羅陀公民投票就選擇了繼續統一於英國;這是直布羅陀人民“需要”與英國統一,留在英國,所以就留在英國。
是統一是自治是獨立,決定權在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理由就是這麼間單。

你說香港人要本土優先,要獨立,但是共產黨說香港人以有一強大且偉大的祖國為榮。怎麼樣來確定誰說得對?
有一個無可置疑的好辦法:全民公決!請香港人來個全民公投決定要一國兩制還是要本土自治還是要港獨。但是,共產黨絕對反對,因為它自知理虧,沒有民心、沒有自信。
看來,香港人將不得不撇開共產黨,單方面實行全民公決,單方面決定香港的政治地位,單方面實行香港獨立。

走專制獨裁老路、邪路、死路的共產黨必然不願和香港本土香港獨立的力量對話,只願用老辦法:打殺!但是,共產強權打殺只能在一時阻遏獨立,沒有可能長期阻遏,更沒有能力消除終結獨立。所以,香港獨立是勢所必然。


四 是香港獨立不是香港自治

明確宣諸世界:香港人是要求香港獨立不是香港自治!
香港民族論是前提,香港獨立建國是結論;香港人是獨立於中國人之外的香港民族,香港民族要建立自己獨立的香港國。

在無法改變大陸一黨專政獨裁政權的情況下,香港人認識到港獨是一國兩制下爭取真普選失敗的一條可行之路;開始認識到香港民主建國是唯一能殺出的一條血路;所以香港人提倡:突破港獨禁區,香港民主獨立建國。在爭取民主建國中,香港人由民主建國轉進和提升為香港民族民主獨立建國。

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不但是作為一黨專政的遮羞布,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彌天大謊。鄧小平為甚麼要撒謊?是因為他的落後反動的一黨專政制度令到國力,特別是軟實力和創造力及其結果之一的科技社會人民生活大大落後於西方;香港正好可以作為偷學西方之技的廚窗,和輸入西方之技、之物的港口;在共產黨掌控下留著香港比自己優越的自由資本主義制度對自己的一黨專政利大大害小小。基於鄧小平的機會主義和實用主義,香港一制得以保命續存。
共產黨隨著低人權和預支環境代價的條件下經濟崛起,就飄飄然自信(=自大)起來,這自信(=自大)落實在香港,就是今天共產黨加強壓制和剝奪香港人原有的自由和權利。甚麼人大813決定、香港特區沒有主權屬性,也沒有剩餘權力…就是共產黨一朝得志語無倫次的自大狂言。

鄧小平壞事做絕、謊話說盡,是毛之下反右運動的急先鋒,致使數百萬右派家破人亡,至死都沒有一點悔意,更不要說甚麼認錯道歉平反了。鄧小平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罪魁禍首。鄧小平在被打倒時卑躬屈膝、三跪九叩,保證永不翻案,一旦大權權在握就翻雲覆雨;憑軍力廢胡耀邦和趙紫陽。在他的社會主義進入死衚衕時,不得不回頭,在高壓得動彈不得的中國經濟情況下,在一放就活的規律下,中國經濟和人民生活得以回活。所謂改革開放的實質是共產黨由無惡不作改變為減少作惡,改革開放是共產黨減少作惡的結果;可是,鄧小平卻厚顏無恥地宣稱自己是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犯罪份子減少作惡竟然成了偉光正。所以,鄧小平提出的的一國兩制當不得真。現在他的繼承人正在全力毀滅一國兩制中香港的一制。

專制與民主、獨裁與自由是兩個水火絕不相容、有你無我的理念和社會制度,所以現在有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就絕對容不下香港的自由和人權;鄧小平卻狂想統一在一國之下。因為是水火絕不相容,歷史告訴人們:蘇聯曾經承諾東歐各國可保持原有的民主體制,各國的共產黨只是作為多黨之中的一黨參與競選;但是東歐國家在蘇聯軍隊的支持下都奪取政權、修改憲法、查禁其他政黨、消滅異己力量,東歐盡成共產黨一黨專政之天下,甚至直接出兵,血腥鎮壓捷克人民的“布拉格之春”運動。
這就是一個陣營兩種制度覆滅的前科,也是今天香港的一國兩制的預境。

當然,歷史也有其另一面。竟然有一個事實存在不到你不承認的成功的“一國兩制”;不但成功,還是模範的自治區。人民普遍滿意自治安排,只有極少數人主張獨立。它就是芬蘭人口約3萬的奧蘭群島(Åland Islands)。前說奧蘭群島的一國兩制是加上引號的。因為它根本就不是兩制,而是一制,都是民選民主一制。所以,奧蘭群島自治成功與一國兩制根本無關。下面是固且循誤解之見分析一下奧蘭群島和香港一成一敗之理由。

一、民選政府,讓奧蘭人民真正當家作主。(香港不准真普選,香港人要成為一黨專政下的黨奴)
二、實行“雙首長制”,令宗主國與自治區之間有合理清晰的分權。(香港自治是沒有自主權的假自治)
三、合理的爭議解決機制。(對香港強行壓制,例如831人大決定)
四、芬蘭政府自我約束與寬容。(共產黨政權從來對香港不寬容,只有剝奪與壓迫)
五、最關鍵、最決定性一點是芬蘭政府和奧蘭群島都是性質相同可能相容的民主政權,共產黨政權和未來香港必然是由普選出來的民主政權是水火不相容、是有你無我的兩種性質絕然相反的意識型態和政治制度。所以芬蘭政府和奧蘭群島的一國兩權、奧蘭群島可以成功,香港自治必然失敗。

共產黨消滅香港的自由人權制度是必然的事,問題只是發生的遲早而已;現在已經發生,正在發展。到底是共產黨消滅香港自由人權在先,還是大陸人民推翻一黨專政在先,有待未來事實作證。

既然兩制中的香港自由民主一制必亡、也已亡,唯一可行之路就是破釜沈舟:香港獨立建國。


五 香港敢獨立就有能力獨立

香港能否獨立建國,上面作過多方面談論,現在再進一步探討。
香港可能獨立建國嗎?
香港完全有獨立的條件,完全可以獨立建國。
香港在文化、財政經濟方面已經是一個獨立實體。這個獨立實體有香港和中國的界線設立的邊境區隔,港中邊境管制和檢查甚至比歐洲很多國家更為嚴格。
不論是在文化上還是在經濟上香港並不從屬於大陸的所謂中央政府;除了法律界定香港屬於中國、沒有國與國的外交權力、建軍權力之外,香港權力運作在客觀事實上、運作上與一個獨立國家無異。

在英國統治下,香港有獨立的法律、文官系統、獨立的貨幣、護照、郵政、海關、國際電話區號與國際組織締約權;香港本身有自己一套社會、福利制度;香港有自身的本土文化,香港用的是港式廣東話、正體中文字(正體字既是官方語言及文字,也是民間普適的語言文字);香港有自己的本土文化產業,香港有自己的國際體育代表隊、各類文化經濟社會專業組織,並且以獨立身分參與多個國際組織;香港在國際上已經完全以一個獨立國無異的主權國身份與他國交往,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影響力甚至比一些聯合國成員國還要大。

從政治角度看,香港有自己屬於自由民主的憲政體系,香港實行的是三權分立的的政治制度,完全不同於共產黨一黨專政制度;大陸各省市必須執行的共產黨的紅頭檔案、人大決定,在香港都無效;從行政權從屬角度看,香港是異於大陸和省市的獨立於共產黨權力管轄外的獨立政治實體。

從上面所說的種種看來,除法律界定外,香港有現成的獨立條件,香港事實上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是一個沒有獨立之名有獨立之實的國家。
香港沒有軍隊,那簡單得很,香港獨立時和獨立後組建香港國防軍就是了。
可見,除了來自港外共產黨強大阻力之外,香港建國沒有多少難度。

雖則共產黨惡狠狠地說,香港沒有主權,甚至沒有剩餘主權;但是香港在在行使著相當於一個獨立國家的主權;共產黨沒有能力剝奪這一主權。

所以,如果問香港可能獨立建國嗎?
答案是香港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準獨立國家,只是沒有法律上的確定而已。只要在法律程式上宣佈香港獨立,例如舉行公投獲得多數決定,香港不用作甚麼改動,只要公佈國名,例如香港共和國,香港就是一個現成的獨立國家。

面對香港這一政治現實,北京共產黨對香港採取的是一種溫水煮青蛙式的全面同化、推銷官方民族主義,終極目標是消融香港的固有特殊性,將香港統合到共產黨單一國家之內。共產黨對香港行使的是極富侵略性的國家與民族主義的政策,會對香港本土原有的資源分配、社會體制、價值觀與文化認同造成嚴重衝擊,因此,必然會導致本土社會的拒絕與反擊。這拒絕與反擊的表現就是今天人們說的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
重覆上面說過的一句話:香港本土意識、獨立意志是因由共產黨打壓與剝奪而產生、發展和強大的。

一件未做之事、看似不可能的事,你不去做,它就鐵定不可能;你若用行動去嚐試,往往會變成可能。所以,香港獨立不是可行不可行的問題,而是香港人要不要和敢不敢的問題。香港人政敢、香港人要,香港人就能找到獨立的辦法。
假若沒有香港青年敢於提出香港本土與港獨,當然可以說沒有本土與港獨問題,連問題都沒有人敢提出,還有甚麼本土或港獨的事?
現在有香港人提出來了,而且有行動了,於是有香港本土問題,有香港獨立建國問題;有了問題又解決問題就會有成果,香港獨立就成為有可能的事。

這一方面,我們可以借鑒歷史,二百年前當時,英國是日不落國,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和最富有的政府,相對於的美洲殖民地人民就弱小得無法相比了;殖民地人民沒有自己的統一的政府,是分散的各自為政的烏合之眾,更沒有自己的軍隊。依照常人和常識推斷:美洲殖民地對抗世界頭等軍事強國英國,建立自己的國家,是雞蛋碰石頭,絕無成功可能。但是,事實的結果是敢於鬥爭敢於爭取敢於建國獨立的美洲殖民地雞蛋戰勝了世界強國英國石頭,建立了自己獨立美利堅合眾國。這是世界曾經有過的獨立史,也是從現在開始複寫的未來香港獨立史。

港獨的可能是因為有敢於吃前沒有人敢吃的“港獨螃蟹”;有了第一個食蟹者,就有後來人。
感謝吃第一個港獨螃蟹的香港青年人;現在吃螃蟹的是一大幫香港青年;這些青年今天的名字叫做本土派,明天會改名為港獨派。
我相信香港人有能力造成香港“我不能獨你不能治”局勢;我香港人不能吃獨立螃蟹,你共產黨不但捉不到螃蟹,還會被鉗。一旦出現這一局面,共產黨可能有兩個殺手鐗:一是暴力接管,把石崗共軍開進中環、尖沙咀、旺角…或發動派戰,重演1967通街放菠蘿搞暴力、打派戰(它有這個膽量!);二是被迫死死地氣坐下來和香港人對話。

因為共產黨的特性是對權力獨占獨斷,他們對港人的爭取必定寸步不讓;我們香港人就必須針鋒相對、寸土必爭,堅持到底。港人的爭取必定是艱辛挫折的。
信心、意志、恒心、堅持就是港獨成功、勝利。
現在,港獨已經突顯了、有行動了,已經爭取到了事實存在的空間,就可以也應該鮮明地打正香港獨立旗號,爭取香港獨立建國的權利;可喜的是他們中有人正在這樣做。第一個做的就是陳浩天等青年人組建的香港民族黨。


六 香港獨立建國的力量

誰是建立香港民國的力量?
答案是:香港人是建立香港民國的主人,也是建立香港民國的主力量;所有外人能給香港獨立的,只能是助力。
香港建國力量在政治上的代表是香港的本土和獨立政治社團政黨。這些主張香港自治或獨立的政黨社團,有些曇花一現,有些有理想有實力有作為。現今公開的香港本土及香港獨立的政團黨派有開列如下:
香港本土力量
我哋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
香港本土化運動
香港自治運動
香港獨立黨
我是香港人連線
香港人優先
香港核心價值
熱血公民
本土民主前線
香港民族黨
香港眾志
(以上各黨團資料可在維基百科找到)
匪報點名十五個港獨組織
http://www.localpresshk.com/2015/04/%E6%96%87%E5%8C%AF%E5%A0%B1%E9%BB%9E%E5%90%8D%E5%8D%81%E4%BA%94%E5%80%8B%E6%B8%AF%E7%8D%A8%E6%B4%BB%E8%BA%8D%E7%B5%84%E7%B9%94/
http://hkgalden.com/view/264322

共產黨高壓打殺港獨
共產黨打殺香港本土、香港獨立的理由是共產黨給了香港人實利很多很多很多,多到不能再多。可是,香港人不領情不感恩,反而要分離,要本土利益,要獨立;真是忘恩負義之至。所以非打不可。
請問,為甚麼共產黨向香港人送禮反遭反抗?
香港人極之寶貴的是人權、民主、自由、尊嚴,所以香港人強調本土為先,追求獨立。共產黨在物質利益方面確實是有照顧(=收買)香港人的事實。但是這個照顧是要香港人付出最寶貴的代價,要付出人權、民主、自由、尊嚴等極之昂貴的代價。這是加害香港的行為。
因為被剝奪人權、民主、自由、尊嚴,所以香港人不感恩。
事實是共產黨不但對香港人無恩,還有罪、有仇。
就是這個原因,共產黨給香港人物質給經濟給其它實惠,給不用向中央繳稅、不用負擔軍費……種種共產黨給香港的好處;絲毫不能消解香港人追求本土利益、本土自治和獨立的要求。
這就是正確答案。
要香港人對加害於己的仇人感恩,這是哪一家的邏輯!

共產黨打殺香港本土、港獨的理由是舊貨、過去已經用了百年的老貨,就是過去打殺地富反壞右修資的舊版翻新:香港有少數壞人,這少數壞人的性質和過去在大陸的地富反壞右封資修完全相同;共產黨過去認為少數壞人是香港爭取民主而又不自別於中國的泛民,例如民主黨、支聯會等等。現在轉向了,泛民變成可對話的香港政治力量,取代原泛民敵人位置的是今天的香港本土,尤其是港獨。

共產黨指責這些少數香港壞人唯恐天下不亂,從亂中乘機搏懵,謀取利益。當然還少不了指責這些人勾結亡我之心不死的國外反“華”勢力、帝國主義。港共頭子梁振英說敵我矛盾的民主派破壞和出賣香港。在他心中,香港本土和香港獨立派更是比敵人還敵人的敵人。
過去共產黨把泛民當敵人,但是泛民不把中國當外國,更不當敵人。今天,共產黨把香港本土,尤其是港獨當作敵人,香港本土和港獨則卻之不恭,拱手接受;接受後,順理成章把中國視為外國、中共是外來敵人。這是過去泛民與中共對抗和今天本土、港獨反對共產黨本質不同的地方。

面對共產黨的高壓打殺,香港人既爭取香港民主,也爭取香港獨立。香港民主運動中有港獨因素;香港獨立運動必然是民主的,民主運動趨向港獨的可能性頗大。

香港人要在香港搞民主,第一個遭遇到的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干涉打殺;香港人沒有改變共產黨專政性質的能耐,沒有讓大陸實現民主的能耐;怎麼辦?答案是,黃牛過水角顧角(各顧各):分離中國,自求多福。所以在香港搞民主在邏輯上、在客觀實效上都大多會走進香港獨立之路。
從另一角度看,即使是你香港人想要不是獨立的民主也不可能。梁振英就明目張膽地說香港民主派是敵人。從多種民調和每次選舉的投票比例來看,民主香港人與親體制近專制的香港人約6與4之比;民主派、本土派、港獨派是民主港人的政治代表。敵人是被排除在國家之外,沒有政治權利、沒有政治權力的人;梁振英把60%香港人視為敵人,也就是把60%香港人變成“無國之民”,這些無國之民建立自己的國家,也就是在他們占了60%人口的地區建立國家;這是天公地道的事。
這個各觀事實說明,是梁振英啟動和推動港獨。

退一步講,很多香港人有牢固的中國大一統情結,不想獨,例如城邦派並非主張香港獨立,脫離中國。但是,《文匯》、《大公》等中共喉舌硬是撗蠻地指責所有這類運動都是港獨運動,所有本土意識都是分離意識,所有本土派都是港獨份子,於是守護家園、希望擁有無篩選的真普選遭扭曲為“港獨”,備受共產黨打殺。
因為黨等同國,且是國屬黨產;你香港人搞民主搞港獨固然是港獨派;你不想獨,只是想搞點民主,但必然對抗黨主,必然獨立於黨;所以,共產黨都把你打成港獨;在共產黨眼中,香港民主等於港獨,一律扣給他們一頂港獨帽。
共產黨把非港獨的香港人打成港獨、把香港人趕進港獨群中,從而壯大港獨。前面說共產黨是港獨製造和培養者,是港獨催生婆,沒有錯。
共產黨過去說有港獨,今天還把香港一些自治派打成獨立派,是橫蠻霸道行為。不過,共產黨今天說香港有港獨,倒是事實、真話;在今天,政治上要求獨立建國的香港人倒也多的是,否則的話港獨焉能掀起如此巨浪?香港民族黨是香港人追求香港獨立的證明。

獨裁暴政只相信槍桿子裡出政權;歷來打殺在它的天下出現的在野政治勢力,更從來不與它主控之外又不足夠強大的任何反共異共非共的政治勢力談判和妥協。任何人想與共產黨對話,請先壯大自己,你一旦強大到像台灣民進黨那樣,擁有50%、60%、70%香港人堅定支持時,他的刀槍才會歸倉,他才會對你說人話。
最好能有武裝,能用槍炮說話;這個時候你小小聲說話共產黨也聽得清清楚楚。
如果你用另一種方式和姿態說話,例如像共產黨盜用人民公帑豢養的“民主黨派”在人大政協發言和表態說話,共產黨會裝出一副虛心聆聽狀回報你。

香港太小無能力改變巨無霸的中國,不可能承擔推動中國民主化的任務。一方面是無能改變對方,另一方面是對方絕不手軟地剝奪壓迫打殺你,所以,香港只能選擇走獨善其身自保之道。最佳的自保之道就是香港獨立建國。


高壓能否堵絕香港本土與港獨?

共產黨沒有辦法抹煞這一批新生代香港人的本土意識、獨立意志,而且,共產黨越是強權高壓,本土意識和獨立意志只會越高漲越團結越有力量。
香港學者方志恒別出心裁,提出的“雙首長制”,旨在解決主權和治權的分工問題;實際上也是解決本土自治自決的權宜辦法。方志恒的雙首長制中,主權方面的工作,大政策、與共產黨中央協調等工作由特首來匯同中央處理。特首職位下麵增設一個政務司長性質的“副特首”,由全面普選產生的立法會多數黨領袖出任。副特首的工作是管理香港內部事務;凡是《基本法》賦予管治香港事務,均由“副特首”全權處理。副特首對立法會負責,間接向香港市民負責。雙特首制既可以解決主權與治權界限不清的弊病,更可以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容易維持,維護本土意識、維護本土權利。
這個雙首長制倒是有維護高度自治、抑制香港獨立的功能。在香港人看來,方志恆提到的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是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一心全面操控香港,要奪取、控制的正是方志恆指的副特首所擁有的權力、要做的正是直接到台前管治香港,它絕不會同意方志恆的方案,所以方志恒之理亦被歸入屬空談類。從這裡可以看到共產黨對有效防阻港獨的辦法不感到興趣,在客觀上是聽任,實際上是促長港獨發展壯大。

這個事實教訓了香港人,讓香港人認識到,歸根結蒂,香港人最佳自救方法是香港獨立建國,以國家地位和實力來保護香港人的生存、生活、價值和權利。


七 香港如何建國?

有論者說,獨立建國有三種模式:武裝獨立、境外勢力扶植獨立,以及政治協商式獨立。
在香港的答案是三種模式都不可行。
其一,如今中共勢大,野心不小,而且香港現狀對大陸有利,香港要和它協商獨立,絕難成事;治談判無望。
其二,外國為了利益都買中共的怕,所以國際上已經沒有用實際行動支援香港獨立的國家。
其三,餘下武裝港獨之法又可行否?
蛋丸之地答案是香港以武裝暴力建國,不現實。
我們可否擴大一下思維,看看是不是鐵定只有這三種模式。
是不是還有中東北非的慶典式革命模式?是不是還有西班牙、不丹的皇帝推行民主模式?
此外,是不是還有其它獨立模式?
一種是人心獨。
一種是人心獨+境外普世價值國家、組織、民眾支援的模式。
人心獨是指一個地方絕大部分人心思獨,且敢於向上一層統治者表明要求獨的立場。全民公決是這種模式表現之一。這個獨是有力量的,它的力量就是使外來力量無法在本土施行統治;即前面說的“我不能獨,你不能治”的局勢。試想一下,若果共產黨在台灣組成一個台灣共產黨委員會+台灣人民政府,它能有效統治台灣嗎?肯定不能;它必須配搭上足夠的暴力鎮壓才能生效。

出現暴力鎮壓,或者會出現第二種人心獨的模式。若國際力量能抑制反獨立暴力鎮壓,地方的人心獨或可轉換成為事實獨。
這是為甚麼共產黨極度緊張國外反華(共)勢力的原因。

上面說到的人心獨,就今天現實而言,全民思獨敢獨,在香港也不容易實現。因為香港土共勢力不小,加上被利收買的香港人不少,再加上恐共香港人眾多。但是,明天不一定是今天的翻版;明天香港獨立思想、人數、力量占壓倒性地位的可能性極大;今天的香港政治正是處於這種轉變趨勢中。新東補選出現三足鼎立形勢、香港獨立黨破土而出,是這種轉變趨勢的證明。
展望一下,倒是在中共政權瓦解時“自古以來”有地方獨立傳統的兩廣和與台灣同聲同氣受台灣影響較深較大的福建宣佈獨立的可能性不低。如果出現這種局勢,香港順勢獨立的可能性也不低。

香港建國可從以下各方面思考。
第一,強調一國兩制中的兩制
強調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兩制的邏輯是區隔香港與大陸。
1842年8月,清帝國於在中英鴉片戰爭中失敗,簽訂了《南京條約》。條約議定香港島割讓給英國;1860年,《北京條約》議定割讓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給英國;1897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劃定深圳河以南的新界土地租借予英國99年,即由1898年7月1日至1997年6月30日。(三條條約現由中華民國外交部持有) 。基於這一歷史,香港人與大陸中國人是區隔開的;香港與大陸是被區隔開來的不同的兩個地域。
這塊區隔於大陸的地區就是現在的香港疆域,就是香港人的本土;香港人就是在這塊本土疆域(地區)內自決、獨立建國。
這個疆域的香港人,大都是大陸來的中國人,尤其是1930年代至1960年代其間因為逃避第二次世界大戰、國共內戰和共產黨政權統治的中國人;是反共的中國人。這些逃入香港的難民,溶入香港,認同香港人身份,維護本土利益,維護本土文化,維護香港本土與文化所涵蓋的價值;他們是香港本土人的組成部分。
香港與大陸區隔,香港大陸各有各的本土,各維護各的本土利益,形成了兩個不同的天地,加上近代史不同、所接受價值觀不同,形成不同心態,有了不同文化;也就是形成兩個不同的民族。香港人是香港民族。

香港獨立建國是建基於這一區隔和由區隔形成不同天地、區隔形成不同文化和利益、區隔形成不同民族、區隔形成不同政治實體。不同天地的人必然會為各自的天地設想,找尋達到最佳權益的道路和維護權益的最佳手段;香港人曾經(現在還是)實踐了一國兩制中的自治,但是,經驗證明效果極差,事實是負效果: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謊言矇騙下,香港實際上已經淪落成為共產黨殖民地。於是香港人轉而找到了獨立,用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的手段來保護香港人的本土權利和利益。

雖則共產黨承諾在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不在香港實施,以及維持香港高度自治等等;但是歷史經驗教訓了香港人:共產黨的承諾不值一個鬥令(五分錢)。有理智的香港人認定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香港永無民主、自由與法治…香港民族的利益、權利、權力、文化、核心價值不能維護、維持。
共產黨今天粗暴地走到台前直接干預香港政治、社會、經濟事務,破壞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反對香港真普選,以及其它諸多事實證明香港人判斷正確無誤。在這樣的理智判定和事實證明之下,獨立派高速成長壯大。

香港人認同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一制,不同於大陸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一制。兩制水火不容,兩制不加區隔,強勢的專制一制必定會侵蝕和消滅勢弱的自由民主一制。今天香港事實正是處於這一狀態中。
保護香港一制,需要實行與大陸區隔的政策,反對大陸的一體化、反對共產黨強行把香港民族溶解於大陸中國胡漢民族。香港人反對興建高鐵、普教中、國民教育、增加中國留學生數目、向中國購買電力和東江水、滬港通、來自中國的新移民人口政策、擴大中國自由行的城市、一簽多行、擴充解放軍在港權力;要求取消侵犯香港主權的大陸單方審批決定香港單程證及雙程證的權力等等。
區隔工作的另一面是做好和加強香港獨立能力的工作。香港必須固守、捍衛香港固有的獨立條件和事實:廣東話、繁體字、本土文化產業;支持代表香港到國際參與體育活動的運動員,宣揚香港運動員的傑出成績為榮和以此為榮的思想;支持香港各專業團體的國際交流活動,支持各門各類社會、專業團體參與國際交流活動等等,強化香港實力的活動,以之保證香港獨立的實力。

第二,心理、文化認同
在心理上、在文化認同上,要發掘和整理香港本土歷史文化,建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有必要創建香港歷史學,在中學設獨立的香港歷史科,普及香港本土歷史;香港歷史是香港民族和香港獨立的憑據。
在軟件方面的意識形態,香港人必須徹底否定中國人的身份認同,確立和強化香港人的身分。要有效確立香港人身份,就需要繼續保持百年來香港與中大陸的區隔:香港與大陸區隔是基於英國對香港的統治;必須持續下去,直到香港獨立建國事成,把區隔固定化為止。

要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就必須擺脫中國話語系統,有人建議,擁護“港獨”立場的香港人、香港民族,應該棄用違背“港獨”的立場的詞句,如“返大陸”(不應使用“返”字,應用“去”字)、“內地”或”國內”(要用“中國內地”或是“中國國內”)、“七一回歸”(香港不屬於中國,不應使用“回歸”二字;可用“接管”、“接收”、“劫收”“殖民”等)、“中央政府”(用中央政府,即承認香港是中國的地方政府;應該用中國中央政府)等等字眼。若香港民族用這些詞句,必然降低傳訊“港獨”思想之效。

第三,香港獨立是政治正確
香港要獨立,首先必須建立香港獨立是政治正確的觀念、信念:港獨不是偏激而是中道正道,而且是天然正確。為此,就要消除被共產黨洗腦造成的“港獨”偏激的觀感,建立港獨是香港人最自然正常合理選擇的觀念。

第四,以獨立為標準判斷香港是非與利益
以是否獨立而不僅僅是是否民主作判斷香港利益的標準。
選舉是香港的政治大事。作為主張或支持香港獨立的香港人,在選舉中,包括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不要以泛民主派、建制派作為支持或反對標準;要以是擁外(共)派還是“本土派”或“港獨派”作支持或反對的標準。

第五,拉闊政治光譜。
現在政治光譜上已經出現了“打倒共產黨”、獨立建國、高度自治、歸英等段塊,對香港獨立有利無害。 預想將來,香港人的願境是在政治光譜上最保守的泛民主派和建制派,其它中間派,都會沒落,港獨必成為香港主流;到這時,根本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香港民族獨立建國。之後,基於政治規律,在原港獨中自然會分割成激進派溫和派與保守派,上中下層派別。

現時,香港的主流媒體反對或不願、不敢支持香港獨立,所以,支持“香港獨立”的媒體或團體並不多;香港人也朆在行動上積極起來支持港獨,在這種劣勢條件下,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人應對辦法是利用網絡透過社交媒體分享並傳揚香港獨立資訊和理念,以一傳十、十傳百,把影響力不斷擴大。
少數主張香港獨立的媒體應當整合、設定港獨理論及議題,創建完整的香港獨立建國理論;並就有關或涉及香港獨事件或議題作充分論述,以之提升香港人對港獨的認識、認同和支持。

第六,為香港獨立做好思想、組織和人才準備。
不要為本土、香港獨立設限;讓主張本土、香港獨立的所有不同派別不同路綫都可以各自嚐試、實行其主張。在所有主張中可能有一條是有效可行之道,讓所有道路都有人去試行,就包含了其中有效可行之路,香港本土、獨立就可能成功。所以,獨立公投、一場和平集會和佔領行動促成革命性變天、“外國亡共勢力”直接或簡接干涉、推動各國和世人關心和議論香港獨立問題、改良、革命等等,都讓人去實踐。我們須要做好獨立建國的準備,為了獨立公投而做好本土與港獨意識宣揚,為了得到國際支持而把港獨議題帶到國際討論。這些香港獨立建國的思想組織人才的準備工作是現時可以也應該著手做的事。

第七,香港先獨立,然後才做爭取國際承認工作
有台獨在前,可以預見到香港獨立建國後也會像台灣一樣遭遇到共產中國的壓力,大部分國家都拒絕承認香港獨立。這不是根本問題;香港人的第一期預境是香港獨立建國能做到像今天台灣一樣。我們主張香港獨立建國主要目的是讓香港人做主人、讓香港人能保存現有自由民主人權,並可以更進一步創建更多的自由民主人權。所以,獨立後有多少國家承認並非決定香港能否、應否獨立的理由。
香港當今的主要任務是爭取獨立,然後才輪到考慮和做爭取更多國家承認的工作。

第八,香港人應用和平還是暴力建國?
香港建國之路最好是多條並同試行。
用和平方法固然不錯,但不能斷定和平方法是唯一的。
建國目的相同,建國方法、手段不妨多式多樣。和理非改良還是體制外革命建立香港國;是非暴力革命還是暴力革命建立香港國,最好因應鬥爭中的實際情況作出最合理最可行的選擇。
本來全民投票公決是有效可行之路,可是在香港的政治現實中,它又不可行。共產黨已經明確無誤地表明,它絕對禁絕全民公決。和平之路被堵死,結果必然是正如美國總統甘迺迪所言:”那些令和平革命不可能的,將會令暴力革命不可避免。(Those who make peaceful revolution impossible will make violent revolution inevitable.)”

黃仰台基於“雨傘革命”期間的經歷而轉向。黃仰台說,9·28當天,他眼見警方對一些手無寸鐵的市民動用不當武力,施放這麼多枚催淚彈……最大的轉捩點是“旺角黑夜”,10月3日,一大批支持政府的“藍絲帶”到旺角襲擊佔領人士、學生、年青人。警方不但沒有拘捕他們,更保護、護送他們離開。他認為,從這次事實教訓中認識到“以武制暴”才是正確策略,市民要以武力與警方抗衡,保護自已及其他示威者。
這是在爭取香港獨立建國的實踐鬥爭中開闢的一條道路。


八 香港人何以不向英國而向中國要獨立?

討論香港獨立模式之前,得先討論香港到底有沒有港獨存在;沒有港獨談港獨模式是空談,有港獨才談港獨模式才是實論。

就算在十年八年前,一提到港獨,幾乎所有政治文化社會評論的寫手都疾口否認港獨存在。或許這些人並不真的想否認,只是為了政治正確、為了安全和生存、或僅僅是為了避免給人扣上激進帽子而口吐沒有港獨或港獨只有少數人、港獨沒有前途等等謬言。
但是十年八年時間過去後,港獨浮現了;香港獨立思想、組織團體、行動已經是實實在在擺在你面前的東西。
今天,港獨存在並被確認,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它的的確確實實存在,出現在你面前,碰口碰面,讓你不得不承認,不得不面對。一個是共產黨用港獨罪名剝奪和打壓香港人的人權、權利、政治權力的訴求,因而突顯港獨,港獨成為議論焦點;梁振英批《學苑》掀起港獨議論熱潮是顯例。
不管厭惡還是喜愛,不管你反對還是支持,你都不能否認港獨存在。

前面多次說過,港獨是由共產黨,助長和養大的。共產黨小題大做反港獨而激發、喚醒、顯現、高揚原本潛伏的港獨。繼而打壓港獨而壯大港獨。共產黨野蠻又愚蠢,拒絕承認有壓迫就有反抗這一政治常識,堅持鎮壓可消除反抗,迷信鎮壓是維穩法寶;共產黨從來沒有停止過做這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蠢事。現在對付港獨還在這樣做,從來不願吸取教訓。

英殖民當局開明車馬,香港是殖民地;殖民地人民是被殖民者,本來沒有,也不應該有民主權利,加上英殖民者給香港人自由人權利權利,遂令香港人不萌反抗意識和爭民主訴求,不萌建立香港國之志。
反倒是英國當局曾經主動給我香人民主和獨立,只是當時香港華人的頭面人物冷淡以對,並在共產黨強烈反對下,香港民主胎死腹中。

有資料說英殖民當局也有玉成香港民主與獨立的美意,可是,共產中國卻嚴加反對和否定[見英國檔案解密:http://forum5.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4915701]原本是共產黨不准香港人向英提出民主和獨立訴求,現在反過來顛倒是非黑白質問和香港人在英治時為甚麼不要求民主、不要求獨立。是不是野蠻過頭了?

重復說一次,殖民地時,香港人本來就沒有政治權利,所以也不存在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事;也就無所謂爭取政治權利。港英殖民地統治當局沒有剝奪香港人的自由,也沒有侵犯香港人既有的權利,特別是沒有做侵犯香港人人權,於是香港人沒有反抗的目的和需要,所以在港英統治期間香港人沒有民主和獨立訴求。

其實,上面的質問,不應該是共產黨向港人提出,而應該是由香港人向一黨專政的共產黨質問:香港人何以不向英國而向你共產黨中國要獨立?。
請共產黨回答:為甚麼香港人在英殖時期不要求民主、獨立,偏偏在被你統治的時候,你高唱香港人做主人的時候香港人要民主、要求獨立?

共產黨迴避回答,我代擬答案:一字咁淺,是因為共產黨侵犯了香港人原有的利益、權利、文化、精神、價值,特別是自由和人權;香港人拿起民主和獨立來作為抗拒你的侵犯的武器。因為英殖民當局沒有侵犯香港人的這些東西,香港人沒有反抗目標也沒有反抗需要,所以香港人沒有向英殖民當局提出民主和獨立的要求。

若你共產黨還有些微人性和理性,應該為出現89年後香港人向你們提出民主與獨立訴求而無地自容才是。

上面談的是香港人有獨立理由和獨立要求,我們可以進一步究討,香港獨立是必然和必須的嗎?
答案是:港獨並非必然也並非必須。

如果大陸民主了,大陸不會打壓侵犯香港人的文化思想利益權利和自由,香港也許不會有人那麼在意民主;因為民主是必定會到來;也許不要求獨立了,因為獨立作為維護權益手段的功能消失了。但是,也許不是如此。因為追求香港獨立的思想行動組織已經存在並運動著,它已經有了自己的訴求和自己的目的和利益,它會慣性地運作下去,會為香港獨立爭取到底,要達到目的方休。

一方面要大一統,一方面要獨立,這樣的政治現實,並不一定是走上你死我活絕路;還可能是一條康莊大道:組建中華邦聯。香港共和國成為四五十個其它地區、民族組成的各共和國共同組建中華聯邦或邦聯。這種模式既能滿足地方獨立意願,也能滿足大一統偏愛者的要求,更可以維護中華民族感情的維繫文化的存續。
中華聯邦或邦聯是解決港臺西藏新疆問題的最佳選擇;想像力豐富的人說不定還會期待蒙古和現今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之外的一些地區和國家(尤其是筷子文化圈的地區和國家)加入這一聯邦或邦聯。

香港獨立的力量從哪裡來?這力量足夠組建香港民國嗎?

尋根問底、歸根結蒂所有追求民主與獨立的目的都是追求“我的平等地位”。平等地位的意思是指:我和你和所有人一樣有我自我獨立的人格、有我做人的尊嚴和自由、有我謀求幸福的權利,等等。這個要求絕不過分,因為它是人人如此的普適要求。
因為除了特權者的特權利益,平等不損任何人的權利和利益,所以人皆認同,或不得不認同(你不認同,那麼就把你置於不平等的被奴役的次等地位,看你還認同不認同)。一個人若得不到與他人相同的人格、地位、權利,會感到極大委屈和受辱;必然會奮起反抗,勇者往往會寧死不屈。
平等是一種普適性認同,也可以說是普適性真理;而普適真理力量是無窮無盡的。

香港人不願做共產黨的奴民,要在法理上、人格上與權官有相同的權利和人權,要求香港政黨與共產黨有同等的權利和權力,要求香港與大陸一樣有立國的權利。與這一思想相對應的是港獨組織、行動出現和存在。
於是客觀事實是:有港獨!

確定有港獨後,輪到談論獨立模式。
可以預見的是不論你用甚麼模式獨立,共產黨必定打殺沒商量;香港人的對策是反抗不屈服。

獨立模式可以創造,也可以借用;兩者無分高下,適用的就是好模式。香港獨立模式既應該借鑒前人現人創造而又適合用於香港的模式,可以也更應該因時因勢創造自己合用的新模式。
維護本土文化意識和利益、開明車馬組建本土或港獨黨團、把爭取港獨提到日程上來,改良、革命、勇武、和理非、爭取亡共之心不死的外國勢力支援、自治、自決…都是可嚐試的模式或手段。

香港人要力爭的是香港人提名候選人的權利、要反對和否定共產黨審查候選人的權力;反對否定和破除共產黨提名、審查或統戰壟斷候選人的陰謀。要實現香港的事由香港人自己決定、自己解決。能實現這一目的的就是好模式。
本來香港人和平地全民投票公決自治還是獨立,是有效可行好模式。可是在香港的政治現實中,它又不可行。
和平之路不通怎麼辦?再用前面提過的美國總統的話:“那些令和平革命不可能的,將會令暴力革命不可避免。”

不管用甚麼模式,從現實出發,都要從無有到有、從少到多地爭取香港民主和獨立權利。


九 香港為甚麼到現在還不能獨立?

香港已經具備獨立的良好條件,且事實上已經以獨立國或準獨立國身份在國際上交往活動,為甚麼又到今天還是在法律上屬於中國大陸而不是一個獨立的香港國呢?

不能獨立的原因如下。
第一,是共產黨打殺、共產黨對港獨實行恐怖政策。
共產黨打殺是香港不能獨立的最主要最有決定性的原因,甚至有人說是唯一的原因。
共產黨不但用暴力強行剝剝和打殺香港人獨立的天然權利;現在的事實是連一國兩制中的自治也給共產黨剝奪得近於殆盡。它們強橫地說,香港沒有主權,也沒有剩餘主權;中央給香港就有,給多少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
香港不可能實現人民公投,不能出現獨立公投;香港獨立就在共產黨恐怖打壓下難有作為。
香港的中老一輩人見證過中共地改鬥地主肅反鬥反革命…六四屠城…現在又親眼看著共產黨解放軍非法越境綁架,面對殘酷現實,唯有安於現狀,忍辱求生;對香港的社會現況即使不滿,也默不作聲,沉默是金,避免禍從口出;總好過他日被共產黨打擊報復。
在高壓恐怖控制下出現了如下短期現象:香港人忌言獨立,獨立思想和獨立組織只能深深地隱匿於地下。香港人連港獨都不敢說出口,何來港獨氣候、港獨事實?
但是,在共產黨恐怖政策下港獨消沉,只在一時有效,高壓恐怖不能持久,時間一過就失效了。現在香港人已經制服恐怖,經過恐怖期,因而港獨運動在崛起中。你共產黨堵死了和平走向自治、和平走向獨立之道,在無可選擇之下,香港人當然會擺脫和平、非暴力的枷鎖,進行一場推翻港共政府的革命。這是共產黨迫出來的。
香港人不會被反革命與和理非的說詞騙倒、嚇倒。

香港人終將告別高唱多年並成為爛調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說詞,迎接和準備進行一場推翻港共政府的革命。尤其是香港出現了一群與中老一輩不同的年青輩,它們擺明車馬、開門見山宣告: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大陸是大陸人的大陸;香港獨立是天經地義的事。
世界是年青人的,前途是年青人的。有青年人在,就有香港獨立的希望在;將來是青年人的世界,將來香港是獨立的香港。今天港獨尚未成功獨立,不等於明天香港不能獨立。

第二,賣港賊作惡。
賣港賊指的是共產黨香港統者的建制派,實指 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民建聯)、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香港經濟民生聯盟、新民黨、鄉事派、愛字頭派等等。這些派別視港獨如冦讎;把香港和中國緊緊綁架起來,打擊港獨不遺餘力。配合和強化政府的宣傳,勵行洗腦:高唱共產黨國歌、高舉起共產黨國旗。一味強調香港屬於中國(共產黨)的一部分,不談有別於大陸一制的香港一制。他們的洗腦很有實效,香港獨立被他們打成負面且罪惡的事理,迫使一些香港人認同要消除“分裂國家”的“港獨”。

可以這麼說,香港建制派賣港賊沒能力消除港獨思想、運動和組織,但是多少有抑制之效。這是香港建制派對香港犯下的罪行,香港的歷史是不會忘記他們的,會把他們的高姓大名釘在恥辱上,讓它遺臭萬年。

第三,中老一輩民主派香港人充當了建制派賣港的幫凶。
中老香港人是指泛民。泛民作幫凶有兩面性;例如支聯會的長青節目維園燭光晚會,它一方面支援國內民主鬥爭功不可沒。但是對香港來說它起著消極作用:有人說支聯會的“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六四集會的主題,配合政府進行的洗腦工程;就反港獨而言,甚至比港共政府的洗腦更起作用。
支聯會宣揚“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的精神;這與我是香港人的本土精神背道而馳。
更可惡的是泛民主派和建制派聯手打壓“港獨”,淪為中共及港共政府的打手、淪為香港共產黨建制派的幫凶。例如2000中華民國由年民進黨執政時,香港立法會倒越俎代庖地通過一個反台獨議案,全體議員包括民主派都投贊成票,只有吳靄儀棄權。
從此一事件表現觀之,香港泛民這種思想行為是甚麼民主派?這是典型的出賣民主派、叛變民主派,這是典型的專制獨裁派!香港立法會只剩下一個民主派議員,她就是吳靄儀。現在香港崛起的是本土派、獨立派;可以說,吳有後來人,可喜的可賀。

有必要鄭重地再提醒一下:凡是反對地方自治、反對地方獨立的都不是民主派;他們是冒充民主派、是偽民主派,歸根究底是專制獨裁派。

所謂台獨就是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中華民國在治灣事實和法律存在;所謂反台獨其實質就是共產黨吞併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實行一黨專政,徹底剝奪台灣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權憲政權利。你說,這些香港所謂的泛民主派人士是不是共產黨的幫凶?

第四,香港主流傳媒的政治正確。
財雄勢大的共產黨、黨屬企業對支持港獨的傳媒實行政治高壓和經濟制裁;遂令主流傳媒基於經濟利益而自我審查,不願或不敢支持香港獨立,導致港獨欠缺主流傳媒報道和支持。也因此傳媒相應地就欠缺了對港獨的深入、客觀、理性的報導和評論,埋沒有港獨聲音。令市民從主流媒體接觸“港獨”思想的機會均不大。
在這一政治現實下,以謬為正,視正為謬。所謂政治正確就是保持與大陸統一,實現中港台澳門的大中華統一。不與大陸分離、反對港獨,就是政治正確。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