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淇昆∶中共“国歌”的低劣、不祥,亡党亡国为期不远了!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土八路”的本色 于 September 12, 2017 05:30:27:

刘淇昆∶中共“国歌”的低劣、不祥,亡党亡国为期不远了!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土八路”的本色 于 April 05, 2017 04:29:42:

刘淇昆∶中共“国歌”的低劣、不祥

作者∶刘淇昆(加拿大温哥华)

众所周知,中共的“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

“国歌”的低劣,首先表现在歌词上。中国文化别无所长,唯独“诗词歌赋”高度发达,独步天下。两千年来,中国读书人的大部分才华和心血,恐怕都倾注在这个领域了。按说,有这样深厚的文化传统,中国国歌的歌词应该是世界第一流的;盖歌词者,诗歌也(这里只谈艺术性,不论思想性)。然而田汉作词的中共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水平著实低劣。

在起始部分,有“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之句。此句中的第二个“我们”,从词义上讲,完全是多余的。莫非用“我们的血肉”,还能筑起别人的长城?长城是中国的像征;中国人民用血肉筑起来的,当然是中国人的长城。此句中“我们”重复得毫无必要,毫无道理。这种累赘、重复,在写文章时都要竭力避免,何况是在词句应该高度凝练的诗歌之中。

或许有人认为,这种重复是为了配合曲调。此论大谬。一首歌曲,先有词,后谱曲;哪有歌词配合、适应曲子之说。

此歌的核心部分诚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原来,中国人民发出“最后的吼声”是“被迫”的。被什麽所‘迫’呢?被形势所迫,被“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所迫。这种到了最后关头,才“被迫”发出吼声,听起来,好像中国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刀架在脖子上”,不知道反抗。中国人民的爱国热忱和反抗精神,于是大打折扣了。这种措辞不当衍生出来的负面效应,显然不是作者期望的。

看看「国际歌」是怎麽写的∶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莫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是新社会的主人!

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英雄气概!「国际歌」和中共“国歌”,都是呼唤人民起来;但是两者的呼唤,真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呼唤英雄的人民,一个像是呼唤麻木不仁的“东亚病夫”。

思想性、政治标准,持不同价值观的人,观点迥异,因此笔者不想多谈。仅仅从文字上看,中共“国歌”歌词水平的低劣,已是显而易见。

中共“国歌”,标明的词作者只有田汉一人;实际上,孙师毅、聂耳也参与了作词。田汉的原词中,还有其它语病,孙师毅做了必要的修改、润色。比如,孙师毅把原诗中“冒著敌人的飞机大炮”,改为“冒著敌人的炮火”。“冒著”飞机大炮,根本是狗屁不通,亏得田汉(这个共产党在文艺界的把头、恶霸)写得出来!

「义勇军进行曲」本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抗日战争中,曾被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第五军200师定为该师军歌。作为抗日救亡歌曲,定为国军一个师的军歌并无不妥。但是在抗战胜利四、五年之后,在中共建政之时,该歌曲竟然被定为一个泱泱大国的国歌。由毛泽东、周恩来亲自拍板作出的这个决定,活灵活现地表现出“土八路”的本色。

毛泽东并非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趋吉避凶、天理命数他是相信的。真是鬼使神差,他“建国”之时,选择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作为国歌,一语成谶!中共当政六十几年,中华民族几乎始终处于“最危险的时刻”。和平时期,八、九千万老百姓死于非命。大地污染,江河断流,空气窒息,中华民族几无存身之地。时至今日,中共党魁都承认,面临著“亡党亡国”的深刻危机。“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恐怕为期不远了吧?

中共的“老大哥”苏联共产党,虽然已经灰飞烟灭,但在国歌的选择上略胜“土共”一筹。二战之前,苏联的国歌是「国际歌」。作为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为主导的国家,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在卫国战争取得节节胜利的1944年,苏联(这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国歌改为「牢不可破的联盟」。以后,随著时代的变迁,歌词几经修改,但是庄严、雄伟的苏联国歌曲调,一个音符也没有改地保留下来,沿用至今。

笔者相信,中国的宪政民主实现之日,中共的“国歌”,无论是词还是曲,都会像中共的专制体制一样,荡然无存。

2016年2月23日

2016-02-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关闭此窗口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