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政治家高胜寒 --了不起的英雄杨佳 --习近平的暴力治国, 绑架治国,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联邦政府大总统彭明 于 September 13, 2017 06:25:34:

回答: 通俄门大反转?美议员指希拉里是〝俄罗斯间谍〞 由 川普是真理道路生命 于 May 29, 2017 01:09:32:

回答: 中共买官卖官价码惊人 粤前高官向28人卖官.猪能卖官就能卖! 由 中国联邦政府.彭明 于 February 17, 2017 13:54:54:

回答: 杨光-------【 悼 彭 明!】 由 送交者:杨光 于 January 25, 2017
回答: 作者: 曾节明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由 匪共气数已尽 于 January 04, 2017 03:36:04:

回答: 铁流:与李锐老人谈“双料流氓”毛泽东 由 双料流氓毛泽东 于 January 02, 2017 01:51:57:

回答: 亚州警长:调查表明奥巴马出生证明系伪造 由 奥巴马你那狗样! 于 December 21, 2016 01:29:27:

回答: 拯救李契克真相 由 送交者:杨光 于 November 21, 2016 06:13:42:

回答: 【专访】仲维光: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由 共产党必须被清除! 于 November 17, 2016 04:35:42:

回答: 杨小炎派他老婆到我公司勾引我,非要和我上床,我一见到她就会阳痿, 由 送交者:杨光 于 April 27, 2016 05:37:47:

回答: 【 向 杨 佳 致 敬 、向 杨 佳 学 习 ! 】 由 由全世界反共大同盟 于 April 06, 2016 03:38:26:

回答: 【英雄义士杨佳永垂不朽, 胡温流氓暴政遗臭万年!历史不会忘记。】 由 抗共联军 于 April 05, 2016 03:01:57:


回答: 共匪悄悄地和國民黨說:“袁紅冰搞得我好痛噢。” 由 xiaomaomao 于 March 30, 2016 04:47:34:

回答: 国民党败局已定,吓唬耗子共匪武力犯台---吓唬肏腚的! 由 共匪军成了鲨鱼餐 于 March 21, 2016 04:44:23:

回答: 2016美国大选:特朗普再赢两州初选 由 特朗普领跑 于 March 09, 2016 05:19:28:

回答: 林保华:反共救国 抱成一团 ! 由 小老百姓 于 February 25, 2016 04:31:50:

回答: 闫永明!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董事长,几十亿通过赌场洗钱转移资产的伎俩! 由 小老百姓 于 February 23, 2016 04:27:51:

回答: 高智晟:黑夜、黑頭套、共產黨黑幫綁架 由 共產黨黑幫綁架 于 February 10, 2016 14:14:22:


高智晟: 黑夜,黑头套,共产党黑帮绑架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近日在网上广为传播,引起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这篇文章写于2007年11月28日,但近日才得以辗转公开于世。高智晟在文中详细描述了他2007年9月被当局劫持绑架后遭受的非人酷刑。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2月12日就此发表文告,对高智晟的安危表示严重关切,对高智晟文章中揭露的有关当局的做法表示强烈谴责。

高智晟1966年出生于陕西,2001年曾当选中国十大律师。他因坚持为弱势群体维护权益而成名,也因为三次上书中国国家领导人,抗议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而遭到当局迫害。2006年他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3年,缓刑5年。但获释后,仍然无法与外界自由联系。2007年9月,高智晟发表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谴责中国人权状况。他随后被警方拘留50多天。《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讲述的正是这段期间的经历。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再次被警察强行从家中带走,目前下落不明。

―法广中文部


―高智晟
2007年11月28日写于北京家中

我费尽周章终会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当然,这些文字亦势将给今天共产党在全世界的那些“ 好朋友”、“好伙伴”带来些许不快、甚而至于难为情__这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内心对道德及人类良知价值还存有些敬畏的话。

今天,暴富起来的共产党,不仅在全球有了越来越多的“好朋友”、“好伙伴;”而且把“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这种颠倒黑白的口号喊得气壮如牛。对中华民族人权进步事业而言,之两者无一不是灾难性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点左右,当局口头通知说让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谈话。行在路上,我发现较往常比有了些异样,平时贴身跟踪的秘密警察们拉开了较远的距离。行至一拐角处时,迎面扑来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胫处被猛然一击,眼前感到整个地面飞速向我砸来,但我并未昏迷。接下来,感到有人纠起我的头发,迅速套上了黑头套,被架上了一辆凭感觉是两侧面对面置有座椅而中间无椅的车上。我被压迫爬在中间,右侧脸着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猛然踩压在我的脸上。多只手开始在我身上忙禄,由于他们对我一家的绑架频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但我感觉到了此次与以往绑架的不同。绑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带将我反绑,我爬在车中间,估计着有不低于四个人的脚踏在我的身上。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我被拖下了车站立着,裤子已掉至脚脖上的我被推搡着进了一间房屋,此前一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

我的头套猛然间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时,辱骂和击打开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妈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几个,先给丫的来点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个头目咬呀切齿吼叫道。这时,四个人手执电警棍在我头上、身上猛力击打,房间里只剩下击打声和紧张的喘气声。我被打的爬在地上,浑身抖动不止。“别他妈让丫的歇了”,王姓头目吼道(后来得知之姓王)。这时,一名个头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抓住头发将我纠起,王姓头目扑过来疯狂抽打我的脸部,“操你妈,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妈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给丫的扒了”。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让丫的跪下”,随着王姓头目的一声吼叫,后小腿被人猛击两下,我被打扑跪在地上。大个子继续纠住我的头发迫逼我抬头看着他们的头目。这时,我看到房子里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电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带。“你丫的听着,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别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就会明白这水从那里来”。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这种深更半夜折磨人的活计对折磨者似乎也不轻松。天快亮时,他们有三人离开房间。“给丫的上下一道菜,呆会来换你们哥俩”。王姓头目示意留下的俩人将一把椅子搬至房中间,将我架起来坐在上面,这时,其中一人嘴里刁上了五支烟,用火点着后猛吸几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压迫我低下了头,另一人开始用那五支烟熏我的鼻子和眼晴,这样反复多次。他们做的很认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后来,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泪水流下来滴在大腿上的感觉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这俩个人的忙碌和我有什么联系。过了约两小时左右,进来两人换下辛苦用烟熏我的那俩位。我的眼睛肿胀得什么也看不清。新进来者开口说话了:“高智晟,耳朵现在还能听到吧?算你点背,这帮人都是长年打黑除恶的,出手狠着呢。这是这次上面专门精心给你挑选的,我是谁你听出来了没有?我姓江(音),你去年刚出来时跟你去过新疆”。“是山东篷莱的那位吗?”我说。“对,你记忆不错,我说过,你早晚还要进来,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你再次进来是早晚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让你再进来长点记性能行吗?给美国国会写信,你看你那一付汉奸德性,美国主子能给你什么?美国国会算个刁。这是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不明白这点还出来混,你要敢再写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个态度,这一晚上你该明白了吧”?江不紧不慢地说。“你们这样用黑帮手段残忍地对待一个纳税人,今后有何颜面面对十几亿国人”?我问他。“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税人算个狗屁,别他妈口口声声纳税人纳税人的”,江正说着,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我他妈想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一个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涨狂什么呀,哥几个再他妈练丫的”。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那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怎挣脱他们,一边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边猛地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远及陌生。但自杀未能成功。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我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着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太多啦。他们一直继续残忍地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能听得出,折磨我的人轮换着吃完饭后聚齐。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头发将我纠站起来问:“高智晟,饿不饿?丫的说实话”。答曰:“饿得快要不行啦”。“想不想吃饭!得说实话”,之又问。我又答曰“想吃”。话落,不低于十几个耳光的一阵巴掌打得我一头栽倒在地。有一只脚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电警棍猛击一下,打得我疼得大叫。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纠?看看丫的这张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饿,丫的配吗?”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无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搞男女关系“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诉之: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公开信的高智晟)。经这次折磨后,我几乎时常处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中,更多的是没有了时间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准备再次施刑时,突然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得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得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之无以对。期间,我要求送我进监狱,或送我回家,他没有作答。最后他将折磨我的人叫进来声斥了一阵,命他们给我卖衣服穿,晚上必须给我提供被子,必须给我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这位局长一离开,王姓头目对我破口大骂:“高智晟,你他妈现在还在作梦想进监狱,美死你,今后你再甭想进监狱,只要共产党还在,你就再也没有进监狱的机会,什么时候也别想”。当天晚上,我又被套上黑头套昏沉沉地被架到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在那里又被他们无休止地折磨了十几天后。有一天,我突然又被套上黑头套后,被人架着按着头九十度弯腰跑步至一辆车上。上了车,我的头被人按低至我的裆部,路上一个多小时,真至生不如死的痛苦境地。到了地方后约一小时才取下黑头套。对我实施肉体折磨的五人中不见了四人,换来的是出狱后贴身监督我“改造”的那群秘密警察。对我肉体的折磨至此而止,而精神折磨一直持续。我被告知要开“十七大”了,在这里等候上面的处里意见。期间一些官员时有来访,变得温和了许些,也开始允许我洗脸刷牙了。亦有官员提出能否用我的写作技术“骂骂法轮功,价钱随你开口,知道你有这能力”。我明确告诉来者,“之不只是一个纯技术问题,之是一个困难的伦理问题。”到后来一看没有动静,又来说“写法轮功的文章困难的话,也可以表扬表扬政府嘛,多少钱都不成问题。”最后是“写点东西说你出狱后政府对你全家很好,是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等人的蛊惑才一时糊涂写了给美国国会的公开信的,要不然,这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你的妻子、孩子吗?后来作为交换,我写了一份说政府对我全家关心倍至,是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的蛊惑我才写给美国国会公开信的材料。回家前,我又被带到西安给胡佳打了一次电话。

大约是中秋节夜里,此前因耿和的以自杀抗争,当局让我打了一次劝慰电话。通话内容都是由当局设计好的(我回来后得知,耿和所说的内容也是设计好的)。当局还录了相(当时我还有一只眼睛无法睁开,录相中逼我说是自伤的)。十一月中旬回到家得知,家中部分财产再次被抄,这次抄家连一个字的纸条都没有。

我在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体及精神折磨所谓骇人听闻。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皮肤完全呈重度乌黑色。被绑架期间,我每天“吃饭”的经历,定会让那些在纸上操英雄主义枪法的义士们大跌眼球。每至饿致眼冒金星时,他们会拿出馒头来.每唱一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即可得一个馒头。我当时的心理底线是除非万不得已即设法活下去。死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太过于残酷,但绝不脏污灵魄。在那样野蛮的氛围里,人性,人的尊严是毫无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会被饥饿折磨,而且他们会无休止地折磨你。但当他们用同样的手段逼我写批法轮功的文字时,即未能如他们所愿。但以这种方法让我在写有这次政府没有绑架我,也没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对全家关爱倍至的笔录上签名时,我是作了妥胁的。

而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更能使人们看到,今天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保卫非法的垄断权力,在反人性的恶行方面会走得多远!但这些肮脏的过程我不愿再提及、或许会永远如是。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复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大光荣正确。

最后,我还想再说一句不太讨人欢颜的话,即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close全部跟贴
高智晟说的对。我们大家都不要惯共产党和他的第五纵队P 春秋冬月2 [81 b] 2013-08-28 19:42:22 [点击: 65] (1276448)

高胜寒∶习近平的暴力治国

高胜寒(美国华盛顿DC)

习近平在西雅图饭前演讲中,除了按稿子读了些不伦不类的肤浅美国知识,和弄虚作假的“中国梦”外,又再卖弄他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全面依法治国”假戏。

没有人知道习近平所谓的“法”,指的什麽法,但妇孺皆知,他所指的,不是人间法,不是世俗法,不 是成文法,甚至于不是那部三流以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笔者看来,习近平遵守的唯一宪法条文,就是《序言》中的这段∶

“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

用宪法的形式来保障中国公产党的特权,恰好说明中国公产党正是一批无法无天的政治暴徒,而这批无法无天的政治暴徒的头子,却在光天化日之下伪装成司法大王,念念有词的用“全面依法治国”来麻木中国人民,来欺骗人民,来洗涤自己的丑陋灵魂。

用宪法的形式来保障中国共产党的特权、垄断、专制与独裁,是对中国人民尊严的极端羞辱,是对宪法的极端羞辱,是对国格的极端羞辱,更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极端羞辱!

把一个独裁的政党名字塞进宪法里,本身就是一种荒唐的行为,这种宪法因为丑陋、脏污与不入流而不值一毛钱。这是宪政文明史上的笑话,可笑的是,这麽一部没有人尊重,没有人相信的所谓宪法,却白纸黑字的写著“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等文字,难怪习近平敢肆无忌惮的“全面依法治国”了。

没有任何文明的宪法,敢如此公然公开的与全民为敌,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羞辱人性,敢如此的把野蛮当文明,敢如此地视羞耻为荣誉!

习近平就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最佳写照∶在“全面依法治国”的遮羞布名义下,这个现代红色暴君以莫须有的罪名,铲除异己,大兴文字狱,把一半的中国维权律师关进了监狱,“全面依法治国”了。

习近平迷信德国纳粹党谎言说上一千遍,就可变成真理的把戏,将“全面依法治国”当成符咒,到处念念有词,希望马克思在棺材里多加保佑,咋骗成gong。然而,只听政治骗子说什麽,而不看干什麽的愚民时代,在网络讯息爆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中国人民从来没有选举权,何从去民主法?中国共产党的黑手,牢牢地掌握住整个的司法系统,所谓的司法独立,仅限于文字层面,致使中国的司法公信力名誉扫地,臭不可闻。政治赖皮嘴里的什麽“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云云,已经变成了一句羞辱中国人民尊严的破产谰言。

高智晟事件是最能扯破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画皮的案例。高智晟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骄傲、良心与击不倒的高贵灵魂。从高智晟的身上,世人看见了什麽是富贵不能淫,什麽是威武不能屈,什麽是人间正义,和什麽是人性的光辉。

高智晟出身贫寒,自修取得律师执照,他是共产党员,只要肯与中国共产党同流合污,摆在面前的就是荣华富贵,锦绣前程。但他的良知与正义,使他走向了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的对立面,成为中国当代最负盛名的维权律师。

在习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国”下,任何的维权行动,都被视为一种不能忍受的麻烦制作者,与挑战中国共产党权威的威胁。中国共产党动用了所有的国家机器,祭出了所有的法宝,非法地对高智晟采取了打击报复,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查封了他的律师事务所,公然公开地监视他与家人的行动。高智晟每逢外出,特务与打手们浩浩荡荡,父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恍如帝皇出巡。

高智晟把这些中国共产党如何暴力迫害的非法活动,仔细地记录在《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一书里,让习近平式的“全面依法治国”政治骗子把戏,彻底的摊在阳光底下,无所遁形。

在这些暴力行为无法屈服高智晟的勇气与正义后,中国共产党使出了超出人类想像力之外的残暴手段,来消灭高智晟的肉体。

2007年11月28日,高智晟在他北京的家中,写下了《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这篇人人皆知的第一手文章,是本世纪对中国共产党最具杀伤力的爆炸性控诉,字字血泪,句句惊心。这篇将列为中国人权历史文献的重要资料,详细地记录了中国共产党式的“全面依法治国”暴政。

高智晟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说,他是如此被“全面依法治国”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点左右,当局口头通知说让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谈话。行在路上,我发现较往常比有了些异样,平时贴身跟踪的秘密警察们拉开了较远的距离。行至一拐角处时,迎面扑来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胫处被猛然一击,眼前感到整个地面飞速向我砸来,但我并未昏迷。

接下来,感到有人纠起我的头发,迅速套上了黑头套,被架上了一辆凭感觉是两侧面对面置有座椅而中间无椅的车上。我被压迫爬在中间,右侧脸著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猛然踩压在我的脸上。多只手开始在我身上忙禄,由于他们对我一家的绑架频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

这只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开始。在“全面依法治国”下的公仆,是这样子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我感觉到了此次与以往绑架的不同。绑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带将我反绑,我爬在车中间,估计著有不低于四个人的脚踏在我的身上。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我被拖下了车站立著,裤子已掉至脚脖上的我被推搡著进了一间房屋,此前一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

在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下的公仆,原来是如此这般的“文明”∶

“我的头套猛然间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时,辱骂和击打开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妈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几个,先给丫的来点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个头目咬呀切齿吼叫道。
这时,四个人手执电警棍在我头上、身上猛力击打,房间里只剩下击打声和紧张的喘气声。我被打的爬在地上,浑身抖动不止。‘别他妈让丫的歇了’王姓头目吼道(后来得知之姓王)。

这时,一名个头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抓住头发将我纠起,王姓头目扑过来疯狂抽打我的脸部,‘操你妈,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妈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给丫的扒了’。

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让丫的跪下’,随著王姓头目的一声吼叫,后小腿被人猛击两下,我被打扑跪在地上。大个子继续纠住我的头发迫逼我抬头看著他们的头目。

这时,我看到房子里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电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带。‘你丫的听著,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别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就会明白这水从那里来’。”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用“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来继续控诉中国共产党的“全面依法治国”∶

“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

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这种深更半夜折磨人的活计对折磨者似乎也不轻松。天快亮时,他们有三人离开房间。‘给丫的上下一道菜,呆会来换你们哥俩’。”

“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并不能完全说明中国共产党的“全面依法治国”,请看习近平的中国共产党暴徒,是如何用行动去“全面依法治国”的∶

“王姓头目示意留下的俩人将一把椅子搬至房中间,将我架起来坐在上面,这时,其中一人嘴里刁上了五支烟,用火点著后猛吸几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压迫我低下了头,另一人开始用那五支烟熏我的鼻子和眼晴,这样反复多次。

他们做的很认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后来,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泪水流下来滴在大腿上的感觉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这俩个人的忙碌和我有什麽联系。

过了约两小时左右,进来两人换下辛苦用烟熏我的那俩位。我的眼睛肿胀得什麽也看不清。新进来者开口说话了∶‘高智晟,耳朵现在还能听到吧?算你点背,这帮人都是长年打黑除恶的,出手狠著呢。这是这次上面专门精心给你挑选的,我是谁你听出来了没有?我姓江,你去年刚出来时跟你去过新疆’。

‘是山东篷莱的那位吗?’我说。‘对,你记忆不错,我说过,你早晚还要进来,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你再次进来是早晚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让你再进来长点记性能行吗?给美国国会写信,你看你那一付汉奸德性,美国主子能给你什麽?美国国会算个刁。这是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不明白这点还出来混,你要敢再写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个态度,这一晚上你该明白了吧?’江不紧不慢地说。

‘你们这样用黑帮手段残忍地对待一个纳税人,今后有何颜面面对十几亿国人’?我问他。

‘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税人算个狗屁,别他妈口口声声纳税人纳税人的’,江正说著,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

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gong(本网无法显示这个字,用拼音代替∶工字旁加个力。下同)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gong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著。我他妈想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一个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张狂什麽呀,哥几个再他妈练丫的。’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著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著。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士可杀,不可辱。”这是数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傲骨写照。人类文明发展到了二十一世纪了,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居然胆敢对一位民权律师施行这种暴打、电击、烟熏,最后用人尿来浇醒昏死的高智晟。两千多年前,耶稣基督被犹太人暴徒毒打时,也只是腹背两部而已,相比之下,高智晟今日所受之苦,远胜当年的基督而不过。

高智晟决定以死来抗议这种惨绝人寰的“全面依法治国”∶

“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那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怎挣脱他们,一边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边猛地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远及陌生。

但自杀未能成gong。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我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著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太多啦。”

在习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国”下,电击生殖器,只不过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部分而已,而“用牙签捅生殖器”,则更能彰显“全面依法治国”的威力,于是乎,“高智晟乱搞女人”的故事就出炉了∶

“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麽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

‘操你妈,你丫的怎麽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

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麽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麽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类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无亮,我被抓著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

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搞男女关系‘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诉之∶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公开信的高智晟。”
“三封公开信”,指的是高智晟写给温家宝和胡锦涛的抗议非法侵权公开信,温家宝和胡锦涛,双双忙碌著贪污腐败,当然无暇处理这些使人心烦的小事了。

“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的高兴”,恰恰正是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祸国殃民的最佳写照。高智晟说,在“全面依法治国”下,中国共产党是给嫌疑犯馒头吃的,虽然有一小点附带条件∶

“被绑架期间,我每天‘吃饭’的经历,定会让那些在纸上操英雄主义枪法的义士们大跌眼球。每至饿致眼冒金星时,他们会拿出馒头来,每唱一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即可得一个馒头。”

原来中国共产党的“德政”,是这样子唱出来的。高智晟总结了中国共产党的“全面依法治国”说∶

“我在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体及精神折磨所谓骇人听闻。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皮肤完全呈重度乌黑色。

我当时的心理底线是除非万不得已即设法活下去。死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太过于残酷,但绝不脏污灵魄。在那样野蛮的氛围里,人性,人的尊严是毫无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会被饥饿折磨,而且他们会无休止地折磨你。但以这种方法让我在写有这次政府没有绑架我,也没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对全家关爱倍至的笔录上签名时,我是作了妥协的。

而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更能使人们看到,今天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保卫非法的垄断权力,在反人性的恶行方面会走得多远!但这些肮脏的过程我不愿再提及、或许会永远如是。

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复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大光荣正确。”

新闻舆论界是一个社会的良心,也是一个民族的脊梁。当一个社会的新闻舆论界变成了暴政的护法时,这个国家,必然灭亡。

正当习近平在美国西雅图口沫横飞地卖弄他的“中国梦”和“全面依法治国”丑剧时,美联社在网上公布了一段高智晟的录影访问,随著传向全世界的速度,习近平的“中国梦”和“全面依法治国”画皮,再度应声扯破。

在2015年9月23日的录影中,高智晟牙松了,皮烂了,发白了,体残了,但是傲骨依然,神采依然,那种中华民族因有了高智晟就不会灭亡的浩然正义依然!

2014年5月7日,妻离子散的高智晟,从监狱被释放出来,但是没有自由,他继续被软禁在他陕西大哥家里面的窑洞。在那里,他有条件地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在他的两本书稿安全地送出中国境外前,不得发表。

高智晟除了依然坚定表示不会离开中国外,还透露同一批中国共产党暴徒,又一次对他加倍的施暴,报复他写《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那批精通“全面依法治国”的中国共产党暴徒说∶“上头当官的就指望著我们这批人呢,你写什麽都没有用,没有我们就没有他们。”看来真是习近平的好同志也。

同一批暴徒再度轮流毒打高智晟,长达四个小时。在残酷的迫害后,打手们打得疲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而高智晟却在一分钟之内,趴在地上睡著了。

习近平的同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严格要求,对高智晟“全面依法治国”,把他关在一个七坪米之大的地牢里,长达三年之久,不准他洗澡,唯一的免费“娱乐”,就是狱方在他的牢房装设扩音机,连续68个星期播送宣传广播。长期的被“全面依法治国”,导致出狱时的高智晟,几乎丧失说话和走路的能力。

今天的高智晟,依然被软禁,依然被监视,依然没有自由,依然被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笔者再三观看高智晟的录影,随著“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我高智晟,有高智晟就没有中国共产党,他们让我活著出来就是我的胜利,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失败!”的坚定誓言,内心悠然升起对这位民族英雄的敬意。

在敬意之后,内心不由思潮起伏,疑问重重∶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正义和勇气到哪里去了?在高智晟雄伟的人格和超人的勇气下,怎麽还允许习近平这种政治骗子,脚踏在美国大地上,口吐什麽“全面依法治国”谎言?在西雅图晚宴上为他鼓掌的群丑们,难道就人性堕落到不会感到羞耻吗?

2015年10月10日美国华府;原题∶新土八路的全面依法治国

2015-10-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关闭此窗口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送交者: 送交者:中国联合政府 于 February 04, 2016 00:20:04:

《 劝 中 共 党 徒 投 诚 书 》

中共党徒们,中共灭亡指日可待,我们已经准备好接管中国大陆了,你们的匪首习近平已经向我们输诚了。
所谓树倒猢狲散,你们赶紧各奔前程吧,请你们认清形势,赶紧向我们投诚!

任何继续迫害正义、良心异见人士或反共义士者,连同你们以往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所犯之罪行,必将受到未来民主中国之正义法庭的公正审判。

本律师承诺,自投诚之日起,经未来民主中国司法部门核准或公正审判,前此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所犯罪行,微罪可免于处罚,轻罪减轻处罚或不予处罚,重罪从轻处罚;后此再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犯罪,与前罪一起数罪并罚,从重或加重处罚。

有立功者,比照投诚再减轻处罚。

立大功者,为未来民主中国之开国功臣。

唯罪大恶极者,及首犯要犯者,罪不可恕。然立大功者仍可将功折罪,并可在未来民主中国公正的法庭面前陈情。

本文名词解释:

投诚:或到各地三退中心、或在报刊、网络上,或张贴标语……等一切公开形式,声明退出中共一切组织。

唯声明需具实名。

立功:或携亲友三退,或劝他人三退,或参加法轮功学员讲真相队伍,或各地反共抗议活动,或支持、或加入街头和平起义、或武装起义者……等一切反共义举者

立大功:武装力量人员率部起义局部解放中国,擒猎、抓获并处决中共匪首及罪大恶极者,组织大型街头抗议活动,武装袭击中共党部、政府部门或公安局派出所,及策反中共武装力量……等一切旨在瓦解、推翻中共暴政统治的战役或活动。

舆论宣传加武装斗争,这在中共叫“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我们革命志士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且,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个策略也是正确的。

唯武装起义及武装袭击中共者,须先行散发传单疏散和平居民,并通电全球,告知你们每役的目地及意义。

孟子说,“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

各地司法人员恐吓、骚扰、抓捕、酷刑、非法审判、监禁、杀戮……良心异见人士或反共义士者,正面宣传美化中共杀人、奴役人民历史者,充当镇压人民的打手、刽子手者,歌颂赞美崇拜中共领袖者及一切追随中共为恶者,皆属“逢君之恶”。

中共必将灭亡,为逃避未来民主中国的正义审判,在灭亡前,罪大恶极及首犯要犯人员,必然会销毁证据,杀人灭口,如不及早醒悟,不用我们动手,刘少奇、林彪就是你们的下场,所谓殷鉴不远。

所谓举头三尺有神灵,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大限一到,所有作恶者,必然难逃法网,身败名裂。

希望你们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你们的父母、丈夫、妻子、孩子及亲戚朋友们,都希望你们能“与智者为伍,与良善者同行”!

自由民主中国万岁!

送交者: 抗共联军 于 February 04, 2016 03:03:36:

《 起 义 歌 》

起义,起义,为了阻挡掠匪强拆我们的住房;

起义,起义,为了保住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食粮;

起义,起义,为了我们子孙后代的已被掏空的矿山宝藏;

起义,起义,为了我们被打毒针,喝毒奶,被残酷留守的小儿郎;

起义,起义,为了我们那已年迈却不能颐养天年的爹和娘!

起义,起义,为了劳苦大众能吃得上饭,住得起房,看得起病,能使自己的子孙正常步入新学堂!

起义,起义,为了我们不再继续泣血含冤三十几年的生不如死的上访;

起义,起义,为了拯救亿万万被共党毒素洗脑灌浆的学子寒窗;

起义,起义,全民发力推倒防火墙,夺回人民的互联网;

起义,起义,用生命与鲜血占领讲真话,扬正气的天安门,中山,文化,万达广场;

起义,起义,我们要真选票,赶走暴吏贪官,选出为人民做主的好男郎;

起义,起义,我们要夺下反动军警宪特五毛狗的笔和枪,直捣万恶之源的党中央!

不起义,人民就要遭大殃,银行里的百姓存款就剩下了数目字,早已空了仓;

不起义,国家仅存的资财,百姓的血汗必被太子党硕鼠帮转移撒币光;

不起义,眼前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的重重山峦,累累苦果必压在普通大众的腰肩上;

不起义,我们继续喝毒水,吃毒粮,毒霾毒气,侵蚀我们的身子骨患癌受内伤;

不起义,骗了中国人民六十多年的党主宪法还要挂台上,让我们中国人连他妈的一句人话都不该讲;

不起义,他“七不讲”,公然反动,猖狂以及,根本不把人类公理放眼上,害国害民不商量;

不起义,暴政下我们几代人的命运和前途为共党白搭上,一九四九到今天,我们中华大地没有一天是天亮;

不起义,中华大地政治反动,经济枯竭,文化腐朽,道德沦丧,党强民遭殃。自主发明没有,不是偷就是抢,臭名远扬,亡国灭种,罪魁就是人面兽心,假仁假义,坑绷拐骗,无恶不作的中国共产党!

起义,就不能跪;

起义,就不彷徨;

起义,就不怕死;

起义,烈火炼金刚。

起义,要做准备,

起义,要秘密商量。

起义,是为了保台湾,救香港,挽留新疆,内蒙与西藏,更是为了救我们十三亿中华子孙的广袤大地,巍巍太行,为了我们的黄河,为了我们的长江,为了生灵不再被涂炭,为了重现民族独立,民权自主,民生保障的新中华民国的新曙光!

起义吧,中华民族的儿郎,辛亥革命的熠光在召唤,中山先生焦急地回眸在紫金山上,中华民国不死,中华英烈永生,三民主义是中华民族的旷世珍宝,伟大的民族起义才能真正把中华现代国家来建立;而中共匪帮是颠覆中华民国,欺世盗名,恢复专制,残害抵御倭寇亡华,献出无量鲜血与生命的民国革命军和中国国民党,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的无赖加流氓!

只有起义,才能消灭共匪,匡扶正义。因为他们的罪孽太过深重,自知连骨灰都保不了 ,又因为它的自带基因歹毒狂妄,只相信铁蹄与暴政,他们要做的是残害人民,保共党专制的“男儿郎”。太子党集团表现出的残暴与嗜血更甚于他们的前任。此两点,决定了太子党集团只有死硬到底,无从回头!什么党主立宪,什么顶层设计,什么当代蒋经国,什么倒逼改革统统是骗人的迷魂汤,谁信,谁将死无葬身之地 ,比前六十多年还要更加悲惨的下场!

起义,已迫在眉睫;

起义,已刻不容缓;

起义,是战场厮杀;

起义,是凤凰涅槃;

起义,就是决定人民命运与太子党反动集团下场的大决战!

时代呼唤英雄,新生创造历史。摧毁暴政,只能靠我们自己!

起义,是自己救自己!

起义,是迫不得已的!

起义,是民主大革命!

起义,是改天换地的大洗礼!

起义,是中华人自己奋力挽救伟大民族的危亡!

中华民族已到了无路可退的境地,中华民族又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

不起义,只有自认死!

难道千年中华史,只能续写人民被专制的史篇?

问苍天,问大地,问问我们十三亿民众自己??!!

张凯臣

2016年1月25日


送交者: 中国联合政府 于 February 04, 2016 03:26:03:

中 国 联 合 政 府 警 告 中 共 体 制 奸 商
【联府2016.02号】

中国联合政府严正警告以房地产行业为首的中共体制奸商,你们勾结中共贪腐官员,剥削压榨工人,利用中共独裁政府特权垄断市场、垄断资源、坑害消费者、成为中共权贵的走狗!
中国联合政府警告中共体制内的奸商,莫要再与中共为伍、勾结,为自己和家属留条后路!不久后的中国新政府必将清算中共官匪罪行,并且一定追究与中共勾结的奸商罪责。
不久后的民主新中国将融入世界民主国家的大社会,贪官污吏和奸商权贵及其家属无路可逃!无论逃至地球任何地方,必定通缉归案,接受制裁和清算。

中 国 联 合 政 府
2016年1月25日


【英雄义士杨佳永垂不朽, 胡温流氓暴政遗臭万年!历史不会忘记。】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抗共联军 于 April 05, 2016 03:01:57:


【英雄义士杨佳永垂不朽, 胡温流氓暴政遗臭万年!历史不会忘记。】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强暴吾国亿万人民的精神意志,枉法屠杀英雄义士杨佳. 杨案自发生以来,受到了全球华人前所未有的强烈关注,中共曾反复成功地在国内彻底封杀所有政治迫害案件,对杨案的封锁显然彻底失败.最高法院面对如此事实 不清,证据不实,程序存在极严重的瑕疵,极可能是特大冤假错案的所谓杨佳袭警案,居然如此草率武断神速核准死刑,如果没有中共中央的特殊指令,可能吗?!充分的事实反复证实:中国根本不存在独立司法,全部公检法司完全独裁撑控在中共手中,立法司法行政权不分完全被中共恶党独占,因此“一切都完了”!
其实早在2003年10月郑恩宠案一审,同年12月二审结束后,我便已彻底认清中共法院纯属伪法院,是被阉割了那家伙的不伦不类的东西.在香港联中公司诉 厦门国贸进口五千吨智利渔粉品质纠纷再审案中,吾曾断言最高法院的院长们没有一个合格! 他们不是不学无术,就是人格道德品质低下,或者没有法官应有的客观公正的独立精神,至少缺乏坚持真理的道德勇气.当然,根源在于中专制暴政是个极权(与分权制衡相反)且不受任何有效力量制约的绝对权力.前最高法院副院长高昌礼在调 任司法部部长不到半年即落马,最近黄松有副院长紧随其后,前院长肖杨也受到调查,这决非空穴来风。各高级、中级和基层法院的法官们因受贿落马者更是举不胜 举,因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法院与律师制度一样,纯属逼良为娼的司法体制,这真是中国特色的法官体制呵!
在杨案刚发生之际,我曾在“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及“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文中主张适用自然法,杨佳无罪.同时明确指出:政治白痴胡锦涛决不可能有明智之举,否则他也就不是胡作非 为之辈了.不幸的是,我的所有预言一一被印证.在所有政治案件或所谓敏感案件的审理 中,中国法院皆是标准的伪法院! 滥用暴力滥 施暴政的是中共当权犯罪利益集团,决非中国普通百姓. 最高法院昏头昏脑地核准杨佳死刑,上海当局则迫不及待卑鄙下流地杀害英雄义士杨佳,幕后指使者肯定是胡氏专制暴政的九名政治局常委.这是中共流氓暴政公然强暴吾国绝大多数国民精神意志的最新罪孽。然而玩刀者,死于刀下!玩火者,必自焚!多行不义必自毙!善 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南郭呼吁国人彻底抛弃对流氓无赖中共犯罪利益集团的任何幻想,彻底唾弃中共专制暴政,从今天开始,从每个人做起,为早日彻底推翻中共 专制暴政贡献每一分力量。一个真正自由,人权,法治,宪政的民主联邦共和国就在前方。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三妹(刘晓东):我讨厌五星红旗, 是人都讨厌五星红旗 ! - 英雄杨佳永垂不朽! (48119 bytes) 03:57:32 4/06/16 (1)
520前中共對台強勢逼迫 袁紅冰:承認九二共識 蔡英文等於政治自殺 - 陽光杨佳反共大同盟 (17533 bytes) 03:59:24 4/06/16 (0)

加跟贴


所有跟贴:
中共时日无多!知道要完蛋了!中共为自己准备了后事 - 陽光杨佳反共大同盟 (42449 bytes) 15:51:58 4/06/16 (1)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