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 1 7 中 共 大 崩 亡 荟 萃 !(十四) 杨佳.彭明.永垂不朽!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余志堅英魂永垂不朽 于 December 07, 2017 05:47:54:

【 消 灭 中 国 共 产 党、国 民 党 全 世 界 行 动 委 员 会 公 告】

消灭共匪和蒋匪

台湾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结束了。台湾国的比赛成绩亮丽!一共拿到了九十枚奖牌。这优秀的成绩是台湾国之光!这次世大运,也充分曝露出蔡英文政府的的丑态。更暴露出潜伏在台湾的中共狗匪第五纵队。台湾警政署长、台北警察局长、都是中共的潜伏特务人员!而台北市长‘柯文哲’更是沦落为共匪的走狗、台奸!这样的共特坏蛋必须纠责下台。
蔡英文如果不能严办这些共匪走狗、不彻底进行司法改革、年金改革、不清剿取缔严惩这几个‘中共第五总队统一联盟,爱共匪同心会’、不能给前总统陈水扁先生平反昭雪、不能清理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老、男,篮 ”,2020年也必须下台!如不要脸非要竞选连任,台湾人民定要抛弃这个女人,蔡英文和马英九就绝无区别了!
换下柯文哲的最佳人选是‘黄国昌’。只要绿营民进党全力支持黄国昌,柯文哲参选台北市长只能分薄蓝营的票。而柯文哲以及国民党人渣也就绝无当选的可能。而若蔡英文不顺应民意,执意参选2020年总统,那只要由台北市长任内的黄国昌出选总统。黄国昌一定会当选,台湾人民很清楚黄国昌出任台湾国总统肯定比女版马英九的‘蔡英文’做的更好!
由于中共内部狗咬狗,突显了天灭中共!中共贪腐集团推出郭文贵爆料,把中共政权的污秽底裤也扒光了!中共的丑恶形象暴露在世人面前。不管是美国的川普,还是中国的百姓,都会一齐动手把中共送上断头台!
郭文贵撕咬中共绝不仅仅是中共内部的狗咬狗,而是天灭中共的天机!郭文贵死了、江泽民、曾庆红死了、中共也死了、神仙也救不了中共!天意啊!

2017年9月5日在中共灭亡之际

【 消 灭 中 国 共 产 党、国 民 党 全 世 界 行 动 委 员 会 公 告 2 号 】

消灭共匪和蒋匪!

今晨(2017年9月4日)收看台湾民视新闻,知悉‘赖清德’出任行政院长,林全去职!我消灭中国共产党、国民党行动委员会,特发给赖清德阁下公开信:

由于 蔡英文 之不可信赖,若不是这个女版的马英九幡然悔悟,则是在消耗你赖清德。既不让你选新北市长或挤掉柯P妓出任台北市长,从而保柯P妓连任台北市长,以此讨好中共。又让你绝了2020年与空心菜,抢夺总统大位!这个‘空心菜’绝非善类,故免费为赖清德阁下拟个施政指南!

(一)内阁成员全部换成急独人士,把老、男、蓝,全部排出部会;
(二)任命阿扁的忠良 出任司法部长。若是蔡英文不马上给 阿扁 特赦的情况下,终止对阿扁的任何司法程序,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还 阿扁 完全自由!
(三)以内阁制原则推动司法,立法政改、实施司法透明、推行陪审制、立法修宪、公投、独立建国。惩治和淘汰不适任的法官、检察官。
(四)台湾人才济济,突破蔡英文的禁忌。把有独立思想建国理念的人才集中到行政院各部会,形成强大的促独灭统联盟。争取在2年内完成独立建国大业。(共匪在2年内必亡!因天降灭共川普!)
(五)若 蔡英文 与你支持,合作,功劳归蔡英文。2020蔡英文可以继续连任。若是蔡英文 心机阴暗,不支持配合你,2020年你就夺下总统大位!条件是你要做出成绩来。就算蔡英文她算计你,消耗你,只要你决意政改,强推革命理念、台湾人民看得到,全世界人民看得到,上帝也看的到!

蔡英文对你的算计阴谋势必落空。2020年你就是台湾的开国总统!若是蔡英文 能够与你精诚合作,应立刻特赦 阿扁 总统,彻底进行司法改革,彻底取缔国民党、取缔统一党、爱共匪会。撤换司法、警政、外交,和国防上的各色投共匪人员。则台湾幸甚,蔡英文幸甚,你就只做贡献,勿求总统宝座了!

上帝和2300万的台湾人民给你的荣耀将超越总统的光环!

以上是消灭中国共产党、国民党,全世界行动委员会给你的指引,也算是抬举你了!


所有跟贴:


台美關係新的一頁
林保華

  去年十二月二日(台灣的晚上,美國的上午)美國總統特朗普接了台灣總統蔡英文的一通電話,打開了台美關係新的一頁,至於這一頁有多大,有多少內容,要看未來形勢的發展。鑑於國際形勢的複雜,以及不同國家利益的交錯,既不能太樂觀,但是也更不應太悲觀,因為到底是打破舊傳統的新一頁。

  此「新」,不但是第一個美國總統親自接了台灣總統的電話,而且是第一次主動稱呼蔡英文是「台灣總統」,與中國主席習近平是「一台一中」了。而在通電之後台灣還在「保密」的情況下,又是特朗普本人在推特上親自披露,不但主動,也沒有通過什麼白宮發言人,而是親自操作,親力親為。

  伴著這新一頁的展開,不但特朗普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公開表達:「我不知道為何我們必須被一中政策綁住」,而且新任命的政府外交、國安、經貿團隊,如果不是親台或者親俄,也是反共、反恐的鷹派,而「恐」與「共」是很難分開的。

  習近平要實現「中國夢」,打造中華大帝國,勢必要與美國爭奪霸權,主要在經濟與軍事兩個方面,這兩個方面將最終決定政治地位。這場衝突能否化解,將成為未來世界局勢發展的焦點,並且影響台灣的命運。國務卿提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在國會聽證會上說:中國在南海造島建礁是非法行為,竊取美國的智慧財產權,貿易上也不按承諾行事,並是個擴張主義者。他還說:美國無法讓那些不是朋友的人負起責任,傷害美國在世界的地位,鼓勵全球的壞人破壞承諾。美國不能再繼續接受違反國際條約的行為,像是伊朗和中國的作為。

  提勒森在擔任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行政總裁時,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有私人交情,而特朗普本人在競選期間也展現了親俄的態度。加上前美國國務卿「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傳說已經轉?,丟棄過去聯中制俄路線,改為聯俄制中,那麼台灣在這場國際棋局中地位的重要就不言而喻。台灣將是不折不扣的第一島鏈中「不沉的航空母艦」,成為美日安保條約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尤其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不斷取悅中共的時候。

  特朗普團隊多親台人士

  特朗普的幕僚長蒲博思(Reince Priebus),他也是將列根總統時期制定的美國對台六項保證納入共和黨黨綱的推手之一,曾多次訪台,被認為是「友台派」、「知台派」,前年十月訪問台灣時拜候過當時還是總統參選人的蔡英文。

  主掌新設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是經濟學者納瓦洛(Peter Navarro),他在去年七月曾訪問台灣,並在《國家利益》期刊上發表《美國不可放棄台灣》的文章,強調現在是美國更全面致力於台灣防衛能力現代化的時候,點名柴電潛艦艦隊是其中重點之一。納瓦洛也曾對媒體表示,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後,不想做北京的傀儡,中國中斷赴台觀光客等作為是在霸凌台灣,美國支持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納瓦洛更著有《中國戰爭即將來到》、《致命中國》、《臥虎:中國軍國主義對全球的意義》三書,分析中國的強硬外交,並痛批中國的奴工、造假、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匯率操縱,及透過駭客竊取美國商業機密。

  白宮首席策士巴農(Steve Bannon)上任後就在極右派新聞網站「佈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的廣播節目上預測,今後十年內,美國和中國將為南海島礁開戰,且「必將如此」。去年三月他講過類似的話,但是他現在身份不同,他被認為是對特朗普最具影響力的人,地位比總統高級情報與軍事顧問的國家情報首長(DNI)及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還要高。而在特朗普的亞太團隊及中國、台灣事務策士、顧問中,親台的更是不勝枚舉,而反中的幾乎必然親台。

  美國內部對一中政策的分歧

  特朗普挑戰一中的言論,被還沒有卸任的奧巴馬總統所抨擊,並且重申鞏固美國的一中政策。其實,在尼克松總統訪問中國期間所簽署的第一個《中美聯合公報》所提到的「一中」用的是「認知」,英文用的是acknowledge,包含瞭解的意思,與「接受」(accept)一中政策並不一樣。然而中國就是故意在翻譯時進行曲解,久而久之謬種流傳,其他美國總統也相信了。而舊白宮的一些官員更是恐嚇挑戰一中會觸怒中國,就像八十年前英國首相張伯倫不敢觸怒希特勒一樣,結果聽任希特勒吞併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地區。

  不過奧巴馬卸任前也做了一件好事,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奧巴馬正式簽署《二○一七年國防授權法案》,打破了美國一九七九年與中華民國斷交以來的軍事交流門檻,未來美國助理部長以上層級的資深官員及現役將官都可以訪問台灣,而台灣國防部長也可望突破不能訪問華府的限制。

  奧巴馬的白宮發言人還表示,台灣是美國關係深厚的親密夥伴,將台灣當成籌碼,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這是因為特朗普在挑戰一中政策時也表示:除非北京在貿易與其他議題上對美國讓步,否則他對於美國是否應被「一個中國政策」綁住抱持質疑。

  這個「籌碼論」也引發台灣的不安。國民黨當然趁機追隨中國挑撥台灣與特朗普的關係來取悅北京。台灣雖然可以成為美國的籌碼,美國不也可以成為台灣對中國的籌碼,制約中國對台灣的威脅嗎?問題是台美如何合作善用彼此的籌碼來制約中國,而不被中國離間分化。

  中國揚言「一中」不能談判,然而中國方面與投共的國民黨人士又一直強調特朗普的商人形象,在談判取得足夠利益後會出賣台灣。然而中國是否會滿足美國的利益?即使特朗普回到奧巴馬的一中政策,仍然受到《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框架的約束,因此也只是回到「維持現狀」而已。除非美國不再與中國爭霸,承認中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這個可能嗎?

  台灣對中美經貿大戰的不安

  然而台灣對特朗普的不安,還表現在他的貿易保護主義,可能會傷害到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經濟,也擔心中美爆發經貿大戰,也會傷害到在中國的台商,因為馬英九的傾中讓台灣的出口有四成以上依賴中國。然而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以後,轉為國與國之間的雙邊會談,以台美的特殊關係,應該還可以為台灣爭取較好的條件。

  為了適應特朗普的新政策,台灣政府除了解釋沒有操控匯率(這是特朗普競選期間唯一對台灣的指摘),並且對美國經濟所作出的貢獻,也加強新南向政策。而在中國有許多投資的富士康集團郭台銘則表示也要在美國投資,特朗普還邀請他出席一月二十日的登基大典,然而因為中國政府對郭台銘的「關切」,他不敢去參與盛事。

  二月初,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已經訪問韓國與日本。在韓國表示了薩斯導彈防禦系統將在今年部署完成;在日本則承諾美國「百分百」、「肩並肩」與日本人民站在一起,並確認釣魚台列嶼乃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共同防衛適用範圍。雖然馬蒂斯未提及台灣,然而以台灣的重要戰略地位,且在美日安保條約框架裡,其重要性絕對不會比釣魚台低,而特朗普本人也表示過對台軍售的興趣。

  綜上所述,特朗普上台後的台美關係,應該比以往有新的發展,乃至突破性的發展。然而台灣仍應謹慎從事,因為流氓國家就在身邊,並且滲透全台灣。
《動向》雜誌 2017年2~3月號

作者: 博讯螺杆 冯学荣:一条危险的回头路 2017-02-27 01:28:44 [点击:101]
我们许多的知识青年都有这样的说法:在清末民初的中国,外资大量涌入,使中国的小农经济破产,在外资压迫之下,民族资产阶级受到严重压抑,始终无法抬头,中国老百姓陷入了任人宰割的贫困泥潭当中。

尽管这种说法很符合我们一些青年读者的口味,然而很遗憾,这个说法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经济学常识上,都是很难成立的。

首先,并不是因为外资涌入导致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清末民初时期无法抬头,事实上,在中国所谓的五千年历史长河里,民族资产阶级从来就没有抬头过,也就是说,就算清末民初时期外资不涌入,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也无法产生和壮大。为什么?因为中国是个农耕社会,根本就没有经济自由的土壤。

其次,中国老百姓也不仅仅是在清末民初时期才贫穷,事实上在中国号称五千年的历史里,百姓从来就没富过,一直都是穷人,哪怕是在所谓的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绝大多数中国人,也都是叮当响的穷人。

最后,清末民初时期的外资涌入,确实在短期内、在一定地域内,造成部分中国的穷人失业和导致了他们贫困,然而,这仅仅是十分表面的现象。为什么说是一个十分表面的现象呢?因为在另一面,外资涌入给清末民初的中国人带来了海量的新工作,解决了许多人的温饱问题!

例如民国时期英国资本进入汉口经营公共汽车,短期内迫使部分黄包车夫失业,然而公共汽车促进了经济发展,创造了大量新就业,例如司机、售票员、公共汽车公司职员、铁轨维护员等等,而就算这些人,也只是“看得见”的那部分,还有公共汽车繁荣了城市,拉动了小贩、制衣、副食、农产品销售……几乎拉动了各行各业,间接创造了大量的工作机会。

如果一个知识分子此时只盯住失业的黄包车夫,那么就会得出“英资公共汽车使中国人致贫”的狭隘认识,因为他只看到“看得见”的,而没有看到“看不见”的。世上从来没有因为交通发达导致国家贫困的先例。

民国时期上海的公共汽车

同理,清末民初时代涌入中国的外国火油灯,迫使中国部分的蜡烛厂破产,蜡烛厂工人失业,然而与此同时,物美价廉的火油灯延长了工厂、商店以及各家各户的照明时间,使各行各业延长了营业时间,这无疑大力促进了经济发展,也在“看不见”的各行各业里,催生了大量的工作机会。

只要不偷不抢,只要是自愿贸易,就一定是造福双方。世上没有单方受益的自愿贸易,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因为市场上的资本过多而变穷。

只要有经济自由、私产保护和基本法治,社会就一定能富。人民勤劳、地大物博,都不能使一个国家致富,而资本和人力的自由流动,能使一个国家致富。清末民初涌入中国的外资,贷款利率普遍在5%左右,低得出奇,这样的低廉资本,谁不利用谁就是傻子。

中国人自古以来之所以贫穷,关键在于人的三观出了问题,缺乏最基本的经济常识,古代中国人不认为商人能创造财富,他们以农为本,自给自足,这种经济发展显然欠缺动力。此外商人受歧视,政府和社会都打击商业,例如什么禁海、闭关锁国、厘金苦役、苛捐杂税,都是在打压贸易。没有贸易,就没有国家的富裕;没有国际贸易,就没有全人类的富裕。

康熙禁海

此外还有金融的创新,例如有限公司制度,也是英国当年强盛的制度原因之一,而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之上,这个基础,就是经济自由。

从来没有闭关锁国能富强的先例。英国在近代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对绝大部分进口商品都不征收关税,然而这并不妨碍英国走向繁荣,涌入英国的外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如果不是全部的话),最终都转化为促进英国经济发展的一股股动力。无独有偶,欧盟当年取消国与国之间的关税,也不见欧盟的穷国越来越穷。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是依靠征收关税而走向富强。取消关税而致富的反而有先例,例如香港。

没有国家会因为外资的输入而致贫,同理,今天中国输出到非洲的资本,也不是致使非洲贫困的原因。“输入资本致贫”的历史故事,并不存在于真实的人类社会,而只存在于一些缺乏基本经济常识的劣质读物之中。
close全部跟贴

林榮基訪台正視中共「第五縱隊」
凌 鋒

  香港銅鑼灣書店綁架案的前店長林榮基在香港爆出被綁架內幕後,震驚全球,令中共大失顏面。最近應台灣唐山書店之邀,來台灣出席書展,引發一陣旋風。不過這是怪異的旋風,因為政府謹慎對待,同行也有所恐懼。

  引發一陣怪異的旋風

  政府之所以謹慎對待,乃是因為台灣的外省掛黑幫聽命於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前一陣香港民主鬥士訪台,不論是「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還是「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都被他們毆打,長期聽命於國民黨的警檢高層無動於衷,引發民憤後被迫出手,才發現過去對立的兩幫外省掛黑幫,居然在對付香港民主鬥士方面「團結起來,共同對敵」,顯見中共滲透黑幫的功夫為國民黨所望塵莫及。

  林榮基在香港出事,全球都知道這是中共幹的好事,然而如果在台灣出事,責任就由民進黨政府負責。台灣政府既要體現台灣的自由開放,又要防止因為老共的破壞而在安全上出問題,因而在歡迎林榮基來訪的同時,也出動警方嚴密戒備,也不希望林榮基太過高調,避免引發中共的歇斯底里大發作。

  台灣的出版社也有不同政治光譜,即使不明顯,面對中共惡霸,他們也採取不同立場。例如林榮基此行在台北國際書展舉辦兩場講座,有些出版商認為若介入或參與接待,會影響他們可能的讀者群或成為進入中國市場的障礙而不肯借出場地舉辦講座,最後是透過也有該場地使用權的台權會協助,才借到場地。類似的「阻礙」還有不少。這也可見中共在台灣各界滲透的影響力,按照前國防部長林中斌所言,中共在台灣的第五縱隊已經「佈局成功」。

  台灣人缺乏香港人的拼搏精神

  林榮基在台灣回答記者問題時,仍保持他的誠懇與直率性格。他認為警方的保安規模太大(每到一處,有十幾人保駕、警車保護),那是他不瞭解當局的苦心。如果不是前一陣抓了幾個幫派頭目,這次他們絕對會出來為老共效命。

  在出版界工作了幾十年的林榮基,也對台灣的出版事業寄予厚望,因為他說,現在香港雖然還繼續出版中國的禁書,但是數量明顯變少了。台灣將來能否取代香港的這個地位呢?我並不太樂觀,因為台灣人缺乏香港人的拼搏精神,且不論中華奴性文化對台灣人的毒害。

  林榮基到達台北當晚,我們與他在台北的國際藝術村見面,在場的除了長期旅居國外的貝嶺與孟浪兩位中國詩人之外,還有最近訪問台灣的中國旅德作家廖亦武。廖亦武為他吹簫演唱,除了自己創作的,還有阮籍的《酒狂》。林榮基也與他討論起中華文化。林榮基推介李劼的《中國文化冷風景》,然而廖亦武認為李劼對中華文化態度偏激,雖然欽佩他的才華,他本人對中華文化頗為肯定。林榮基對此頗不以為然,因為中華文化雖然不必全部否定,但是本來多元的中華文化確實被主流的儒家文化所霸凌。對中共如何利用中國傳統文化來為其統治服務,顯然兩人看法也不盡相同。可惜那晚陸續來了不少人,包括記者,這個問題無法討論下去了。
《動向》雜誌 2017年2~3月號

五年前,由于当年插队时也走向这条不归路的朋友认为,北岛〇九年编辑出版的那本《七十年代》竟然在四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沉浸在红卫兵时代的革命豪情,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中,希望我能够写篇书评。我没有时间撰写,但是突然想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它和六十年前,一九四九年出版的,奥威尔写的《一九八四》做一个对比。因为二者都是以年代为书名,并且都是涉及极权主义社会问题的书。为此,我重读了奥威尔的《一九八四》。


第一次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是在七十年代末期,是外文局出版的内部翻译读物。我留下的印象是一本政治小说,尖锐地讽刺了共产党社会的那类专制。由于我觉得自己已经身临其境,没有觉得那体会陌生到哪里去。因此我居然没感到深刻到哪里去。现在,时过三十年,我自己的思想已经彻底地脱去了那个社会给我的桎梏,完成了变化,然而再读《一九八四》,我却真的没料到,这才读出它的真谛。它的深刻,入木三分,甚至可说是刺破星空的远见,无论就思想还是文学性都让我瞠目结舌。

四十七岁就去世的奥威尔让我叹服,惊为天人!他没有和我一样在这样一个极权社会生活过,但是对于极权主义社会对于人性的彻底改变,对于思想结构的彻底扭曲,对于社会及世界秩序的重构,竟然能够如此深刻,且有远见地描述出来。真的只能够说是天才!

天才用感觉和思维就能够洞穿一切,干才用自己的勤奋,在人家的启发下,能够逐渐认识到这些,庸才或者说无才的人,则就是在人家都已经牙白口清地讲明的时候,还是一盆浆糊地在那里喃喃自语。当然共产党极权主义社会的知识界、精神界的问题不只是一个智力问题,还有更让人沮丧的道德问题、品质问题。很多人拒不认识基本的道理和事实,只因为名利,只因为趋炎附势、沽名钓誉、为虎作伥,以及这个社会中固有的二者的混杂,假作真来真亦假。

其实天才揭示的问题一般都不是复杂的问题,而是基本问题,任何人都能够体会到、认识到。而对此,一旦觉悟它经常让人立即产生的反应是,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怎么没想到。这样的问题近如生活问题、社会问题,远如艰深的物理问题,如量子论、相对论的创生,莫不如此。

我的觉悟可以充分说明这点。因为成年之前,我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一个世俗的神学教义的教育和禁锢,即把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误认为、甚至可说是信仰为是所谓哲学和学术,而在走向成年,有了一些自己的感觉的时候,我有了不断追问的能力、思维能力,就逐渐解脱了它们,步入正途,或者说回到了人类正常追求的道路,我对此的体会真的是太深了,在稍后闲暇的时候,我一定会写文章专门谈,“为什么马克思主义问题既不是哲学问题,也不是学术问题”。

它真的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因为马克思主义及共产党专制思想,在最基本的人的感觉和思想上都是经不住追问和推敲的。我作为一个完全是在共产党蒙蔽教育下的中学生,只因为有了阅读、认字的能力,就能从缝隙中逐渐摸索到这一切。这一点前辈知识分子更是为我们提供了证明。

奥威尔只经历了三十年代的西班牙内战,二次大战,就能够从外面从根本上、入木三分地揭示它、预言它。弗格林和波普则作为高中毕业生,只在短暂的被它迷惑了几个月后就看到,在知识领域,马克思是个骗子,因为他把怀有个人政治目的的“观念论”,一个政治团体的意识形态拿到知识和精神领域,作为“知识”和“精神”的替代品,作为一种世俗宗教来误导并且左右民众,而由此,这种马克思主义的观念论,这种世俗化的神学就一定导致极权主义专制。所以,阿隆才语重心长地说出:

“任何一个严肃的人,一个学者都不会对已经变成马列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感兴趣。在什么样情况下,一个人才能既是马列主义者,又拥有才智和为人正直呢?用我的朋友乔恩•埃尔斯特的话说,一个人可能成为马列主义者,并且拥有才智,但是他不会是正直的。也有不缺乏真诚正直的马列主义者,然而这类人却都缺乏才智。”(笔者根据阿隆回忆录的英文本,468页,德文本,483页,订正了中文本,922页的译文)

而就为此,我在谈到大陆的一些知识精英,即便在遭受到残酷的整肃后,却依然沉迷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问题的时候,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关心的不是“知识”和“精神”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他们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一般社会中的知识分子,而是一些意识形态化的人,政治化、党派化了的人。

任何一个党派“化”的人都不可能再具有正常的求知和研究能力。

在我过去半生对于共产党文化思想的研究过程中,就为此,在二〇一三年重读《一九八四》的时候,我深感惭愧,我已经比只有四十七岁寿命的奥威尔活的更长,可我还是没有达到他的深度和高度。为此,在这第二次阅读中,我几乎是一行一行,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重读了《一九八四》,尤其是这本书的附录,那些个对于双重思想、双重人格,对于再造语言和思维,让人们忘记历史和传统,让人们忘记自己正常的人性的《真理部》的存在的描述,每一个字都打在了我灵魂深处,思想深处。为了准确理解,我甚至只好找来英文原文,及德文本。为此,和北岛们不同,回顾七十年代末期,我深感惭愧,在我三十岁的时候,我自以为已经从那个社会中反叛,并且走出很远的距离的时候,居然还是远远没有读懂奥威尔,如果我那时读懂了奥威尔,那么我后来的文字就会更迅速地走向成熟。

就为此,北岛编辑的《七十年代》就不用评述了,因为它甚至没有感到极权主义的恶臭,没有感到六十年前,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揭示的氛围,更没有厌恶和反省,当然更没有感到我们这代人身上显示出来的活生生的“变形记”。

我们这一代人,或者说这两三代人都是真理部的后代,任何人都能够、也应该感到,你说的话,你唱的歌,你呵出的气,你的知识结构都是这个真理部给你的。如果你没有自觉地、有意识地感到这些,改变这些,就是出国留学了,所谓反共了,也依然如此,依然是侏儒……你呵出的还是红卫兵时代的气,还是真理部灌输给你的所谓历史感、所谓革命气息、所谓学术。

为此,奥威尔的文字、阿隆的论断对我们来说是一面镜子,一把准尺,而你如果不但不想对着它照照自己、反省自己,反而想回避它、涂抹自己,那就双倍地证明了你要么智力出了问题,要么道德出了问题。

当然一三年的这次阅读给我的不仅是对以往的反省,它还给了我更为深远的启示。

《一九八四》,奥威尔的深刻之处还远不在一九八四,而是在他对此后的五十年的预言和设想,即《一九八四》绝对不仅是对共产党社会、极权主义社会的认识。

奥威尔不只是反对共产党专制,而是更广泛,更根本的对于人类在二十世纪不断发生的灾难、人类未来的关注,对于现代化,即所谓西化的根本性问题的思索和担心。在这个意义上,他,以及波普、阿隆等思想家之所以对共产党问题如此深究,其实也都是出于这个根本的对于人类未来的关心。

一次世界性的战争、一个专制甚至几个专制国家乃至集团,人们可能在对抗中取得胜利,可是它是否会反复出现,是否会不断地让几千万人付出生命,是否不断有人会公然用枪炮在东柏林、在布达佩斯、在拉萨、在布拉格,在北京的街头和广场屠杀民众?——它是否会成为一种趋势,威胁到人类的未来,威胁到人类的存在根本?这才是奥威尔《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最根本的关切。

西方政教分离,近代化以后带来的问题已经困扰这个世界一百多年了。不仅是因为他们带来了两个极权主义,两次世界大战,带来永远不断的各种类型的族群问题、信仰问题、文化问题的对抗,乃至征战、屠杀,带来自由经济名义下的毫无道德的勾结和扩张,而且还因为在他们自己的身体中也已经渗透了这类问题,渗透了不断蘖生这些病毒的病原。

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所担心的已经不只是东亚国和欧亚国,而是大洋国问题。他感到,最危险的未来是:英国和美国的发展走向!大洋国的孤立主义、实用主义、对人的统治监视手段,对人性的蔑视,大洋国为了权力的彻底的物质主义,也就是和共产党极权主义社会对称的、又一个西方文化中的彻底的物质主义——即唯物主义的社会,是人类社会今天最大的危险。在面对二〇一七年的世界现实的时候,阅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让你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此时在何处!

在奥威尔去世六十六年后,难道我们正在从另外一个侧面复制三十年代,重新面对那个时代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百年前,由于政治和经济危机,欧洲人为了维护各自的利益,各类意识形态及其以它为武器的党团风起、保守主义风起,民族主义风起,基督教教会救世说风起……。在这样的飓风中,欧洲曾经从一九一九年几十个民主国家到一九四〇年只剩下五个民主国家,百年后,现在,我们再次由于经济问题、政治问题,及难民问题重新陷于动荡的浪涛中。毫无疑问,孤立主义,白人优先、基督教优先、文化优越主义是民主及普适人权问题的死敌,是世界动乱和灾难的根源。如果人们现在任其泛滥,不断任其随意地碰撞价值底线,民主制及这个世界肯定会走向又一次危机!

现代化走向,西方近代带来的价值及文明能够解救自己,走出这个悖谬境地吗?至少眼下的答案还不能够肯定地说能。为此,在这个意义上,在已经远远超过直接的反对极权主义的意义上,即在为什么会产生极权主义,会不断产生类似的威胁的意义上,我推荐有思想、有感觉的人重新阅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

没了《一九八四》一书更广阔地对根本的价值问题关怀和思想基础的反共,将会再次成为党同伐异、政治性、工具性的反共,唯有政治的反共不过是饮鸩止渴,因为希特勒也曾进攻过苏联,可它没有为世界带来和平及幸福,更何况希特勒首先是和苏联签订了合约。

人类有着不可触犯的底线和自己的尊严。那就是任何人、任何族群、任何文化都是平权的。和谐幸福的生活需要开放,而不是封闭!人类需要任何人都不得碰撞、亵渎的伦理!

2017.1.27,德国·埃森

【(川习会),习近平美国之行的真正目的!】
-------------------------------------------------------------------------------
习近平将在四月赴美与川普“庄园会议”期间大肆撒币贿赂!

1 亿美金,给非盟无偿的援助;

10 亿美金,给联合国和平发展基金;

20 亿美金,给南非援助基金;

1000 万美金,给联合国妇女能力建设;

120 亿美金给世界各国不发达投资;

重点之一:500 亿美元贿赂川普!

重点之二:500 亿美元贿赂联合国官员和常任理事!

目的:让川普放弃对朝鲜的制裁和正义打击!

习近平在2017年3月前就已经让混在美国政界的共特线人高官,以各种理由和方法干扰和阻挠川普总统的打击朝鲜计划。

川普应该在即日起立刻展开对朝鲜金三胖的定点清除。在美韩军演期间出其不意的快速斩首金正恩!展开行动只需要一到两周时间就能解决掉金正恩。否则夜长梦多,朝鲜金正恩会带给你无尽的麻烦。川普总统的正义清除金正恩得到世界人民的拥护!

中共方面根本就是纸老虎,习近平撒币的真实目的还是要维稳中共政府的统治权力。他怕一旦开战,中国国内的人民就会趁机推翻中共独裁!而中共也根本不具备和美、日、韩、台、开展的真正能力。中共的死穴都在东南沿海的各个城市,如若中共阻挠,可立即摧毁中共东南沿海的若干城市,包括北京!所以中共近来怕的要死、习近平怕的要死,他只能去撒币!习近平如若赴美撒币,你川普总统就会名声狼藉。落得个和奥巴马一样的臭名声!川普总统真的要等习近平贿赂你,收买你吗?

朝鲜和中共要耍流氓动用它们落后的核武进行恐吓,美国就应该先发制人!出其不意,速战必胜!

还等什么???

中国联合政府/2017年3月31日


余志堅兄弟英魂永垂不朽!


余志堅兄弟英魂永垂不朽!有的人死了却獲得了永生, 余君是也;有的人活着却早已下地獄,习近平当之無愧!怀念英雄的最好方式: 反共志士仁人攜手並肩,爲早日徹底终結中共極權專制流氓暴政而共同努力奮鬥!

郭國汀


政治遗言——六四英烈余志堅專集


原題:空言,給一位網友

很少有網友像你一樣,表示有興趣了解我,也自稱了解我。其實,你所從互聯網上了解我的那些信息,信息量並不是很大,我都讀過,都是空幻和虛假的。

我是一個真實的人,真實的活在這個世界。同時,我也是一個孤單的人,害怕說話和非常害羞的人,一個與人交往不多的人。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人了解真實的我,這個人就是我自己。很長時間裡,我只要一想起「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話,就羞愧和自卑,因為我半個知己也沒有。


我是一位詩人,卻從沒有寫過詩。我是一位思想家,卻從沒有寫過哲學著作。我是一位文學家,卻從沒有寫過小說。廖亦武說我是一位行為藝術家,他倒是沒有說錯,我曾經是一位用鮮血寫詩的行為藝術家。但我非常的不甘心,因為中國人最不懂的就是行為藝術。他們過去不懂,現在也不懂。

我在大學時期幾乎讀遍了所有有中文譯本的西方文學名著。讀書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就像普希金說的:「讓自由的智慧,引導你走向自由的道路」,我的自由主義思想也在這些名著的閱讀中熊熊燃燒。那時候,鄧小平在為彭德懷、劉少奇等人平反,在審判江青等人,但我恨透了這些人,也恨透了毛澤東和鄧小平。我極端仇視共產主義,極端仇恨中國共產黨的專制和暴政。

1989年北京天安門運動,我帶著兩位朋友砸了那幅毛澤東畫像,這於我是很自然也很快樂的事情。雖然我為此被判處無期徒刑,並付出了人生的極大代價。在生命中應該有著最豐盛的積澱的青春日子裡,我只是在監獄裡面默默的熬著,一無所獲。

從我出獄後,到現在,我的心總是空空蕩蕩,叮叮噹噹。就像一首歌唱的,「我那顆叮叮噹噹的心啊,總是無法安放」。我在現實的痛苦與無聊中常常這樣想道,1989年的5月23號,我應該忍住那口氣,別去砸什麼老毛像,繼續在廣場上堅持十一天,然後在六四那天死在北京街頭,這樣就一切好了。

在剛出獄的時間裡,我的心情相當的失落,相當的痛苦。然而,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走遍了湖南各地,四處尋找民運朋友,想把大家再次組織起來,重燃六四的自由聖火。由於這一切都是在中共的眼鼻子底下進行的,也由於大家共有的恐懼和顧慮一時難以消散,我失敗了。像1989年一樣,我再次被刑事拘留,不過這次他們沒有判我的刑期,而是在關押了三十七天後,被掛以所謂取保候審的名義,我再次重獲自由。

那是2006年的春天,我對中國民運的現實和將來思考了很多,我看不到將來,我有些失落,有些消極,變得不那麼執著。在一種軟弱和庸俗的想法主宰下,我甚至結婚了,明知道婚姻是一個圍牆和陷阱,我還是毅然的跳了進去。我發誓要對我的婚姻負責,我這樣對我的新婚妻子說道:「即使是一堆狗屎,我也把它吃了」。

我想繼續搞民運,又想迴避坐牢,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於是,我選擇了逃離中國,成為了一位民運逃兵,可恥的民運逃兵,我的心到現在都為此感到羞愧不止。我們從雲南偷渡到曼谷,用了一年的時間,吃了萬般苦,受了千般累,才最後到達美國定居。

有人形容來到了美國的中國民運人士是,失卻了大地,得到了天空。其實是,沒有了大地,更談不上天空。美國不是天堂,遠沒有中國的異議人士想像的那麼美好。海外民運也是一團漆黑,早已走向了歧途。我只參加過幾次悼念六四的活動,卻在幾個民運組織裡掛了名。我為什麼要去掛名呢?我真是糊塗啊!我現在已經公開宣布退出了,但我退出的是組織,而不是我認可的民運活動。

有人問我在美國都做了什麼?是的,我什麼也沒做,但我也沒拿美國政府或者什麼基金會什麼組織的一分錢。我和我妻子兩人一口氣幹了七年多的清潔工,薪水雖低,卻為之自豪,加班加點,老實繳稅,購房買車,精打細算。我們一個白班,一個黑班,自己帶兒子,也一起照顧著我的兄弟喻東嶽,那位有著最嚴重的精神病,卻被所有人拋棄的可憐人。

你和我說了你的情況和你的決心,我理解你的驕傲,並為你自豪。你我最大的分歧,是你不同意我所說的「中共至少還有一百年的鐵打江山」的預言。其實這不需要過多爭論,你我各自保留意見好了。我的意見不過是發自內心的真心話,而人人都說真話,這一點是極其重要的。我希望大家至少明白一點,我一直熱切的關心中國民運,我的話不是對中國民運的咒語,而是在無奈中對中國民運的一種鞭策。

謝謝你對我的信任,你還向我請教我對中國民運方向和路線問題的看法。我曾經說過這個問題,在這裡我很願意重提一下我的看法。我最近敢于确切的相信,当下中國相信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的異議人士群體,已是蔚爲壮觀,浩如大海。這一群體的比例,應在10%以上,也就是说,中國的普世派群體,人數之衆,不少于一億多人。隱性而言,它当是中國的第一力量,顯性而言,它是任誰也無法忽視無法滅掉的政治存在。它在現实生活中,即便只是跟跟風,發發燒,唾沫吐向一個方向,任何獨裁者也難免不發抖,難免不寢食難安。

我殷切的期望,中國的異議群體在未来的日子裏,能夠改變目前這樣的一盤散沙,各自爲战,能忍則忍,不能忍也能忍的状態,能夠堅定起来擔当責任,勇敢的向獨裁者的監獄方向挺進,向群體的組織化方向挺進,必要的話,也應該考慮如何盡快的轉入地下。

我不諱言,我是一個有著極高政治天賦的人,可惜時不與我,機會與我擦肩而過。我在八九民運的時候,明確提出一定要在廣場上成立自己的人民政府,以反對和取代鄧小平的偽政府。可惜,那時候沒有人聽我的,所以八九民運失敗了。

我不是大言不慚的狂人,當然你也可以理解成是我的一種自負,一種空言,我無所謂。我現在敢於這樣說:「1989年,中國民運沒有遵循我的指導,所以它失敗了。二十八年來,中國民運還是沒有遵循我的指導,所以它到現在還是看不到勝利的曙光。從今往後,如果中國民運依然不能遵循我為它指出的方向和路線,那麼它就永無成功的可能。至於中國民運如何才有可能遵循我的指導,我不知道,或許只有老天爺才知道。」

2017-2-9 於Indianapolis


我殷切的期望,中國的異議群體在未来的日子裏,能夠改變目前這樣的一盤散沙,各自爲战,能忍則忍,不能忍也能忍的状態,能夠堅定起来擔当責任,勇敢的向獨裁者的監獄方向挺進,向群體的組織化方向挺進。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最近由於長期休病假,清閒過度,所以很是忙於滑手機,刷存在感。

本來的,我對異議人士一詞是頗有好感,因為我知道異議人士即持不同政見者,關鍵在於政見。然而我發現,有那麼多貌似異議人士的人,喜歡傳送和評論一些狗屁不值的事情,還真像是吃錯了藥沒事幹。比喻,什麼一個姓習的不認識 農 字,還有一個姓什麼的不認識 滇字。我不禁想問,這算什麼事?這關你什麼政見?難道姓習的認識 農 字就不是一個獨裁者了?難道你宣傳得有十億中國人知道了這件事,共產黨就垮了?真真莫名其妙,也真是無事可為。

須知,獨裁政權一直在殺人和吸血,這才是問題的所在。如果你自以為是位異議人士,建議你還是自己好好的多多的思考,然後選擇去做一些力所能及而又確有效果的事情吧!

2016-12-27 於Indianapolis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1、光陰如梭,晚年將至,未名未祿,又心餘力欠,憂鬱的要死!

2、賀拉斯言:「為上帝所愛的人死的年輕」,我已經活過了五十三個年頭,難道我還要這樣繼續可恥的活到壽終正寢嗎?
3、想到即便是我就去買樂透,立刻中了十億美元的大獎,也活不出別人沒活過的花樣,不免憂鬱的要死!

4、天天看著喻東嶽,這個天下第一號嚴重的精神病人,我就想死!

5、家有黃臉婆,寡然無味,偶爾河東獅吼,不想死還不行!

6、周圍平靜,萬籟無聲,沒有靈感,也無人交心交肺,寂寞的要死!

7、每思讀書,又無好書,天下書如同白開水,思之若渴,讀之無味。不亦悲乎?不想死乎?

8、每想喝酒,亦無酒友,友不能至,性不能發,鬱鬱在心,悶悶不樂,能不想死?

9、中年晚期,萬事堪哀,最可哀者,疾之加身,病痛交集之時,真想一死了之!

10、平生願,「飲彈、絞死或受封!」想當年,沒能死在天安門廣場,現如今,無處飲彈也無處受封,英雄暮年,死又何惜?

附:本人不會自殺的兩大原因

一、共黨未滅,心有不甘,大仇未報,豈能去死!

二、小兒八歲,形如白癡,愛之所在,快樂源泉!豈敢言死?豈敢赴死?

2016-12-12 於indianapolis


寄語中國的異議人士


我最近敢于确切的相信,当下中國相信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的異議人士群體,已是蔚爲壮觀,浩如大海。這一群體的比例,應在10%以上,也就是说,中國的普世派群體,人數之衆,不少于一億多人。隱性而言,它当是中國的第一力量,顯性而言,它是任誰也無法忽視無法滅掉的政治存在。它在現实生活中,即便只是跟跟風,發發燒,唾沫吐向一個方向,任何獨裁者也難免不發抖,難免不寢食難安。

那么问題来了,一個很大的问題来了。中國的異議群體在未来的日子裏,是繼續保持現在這樣的一盤散沙,各自爲战,能忍則忍,不能忍也能忍的状態,还是能夠起来擔当責任,勇敢的向群體的組織化方向挺進,向獨裁者的監獄方向挺進?可以说,這是一個決定未来中國民主化前途的很大问題,一個關鍵所在。

我在多個地方说過,我雖然是個普世派,却一點也不看好普世價值在中國的前途。我不諱言,我可能是一個判斷有誤的人,一個過于自負的人,一個憤世嫉俗的人,一個消極厭世的人,一個羨慕嫉妒恨情緒很重的人。我的言辭或許對中國的普世派嘲諷有加,但其中也寄托了我的一丝希望。

跟風,跟風,跟風,一切都是跟風!發燒,發燒,發燒,一切都是發燒!楊佳案,你們跟風發燒,劉曉波案,你們跟風發燒,雷洋案,你們跟風發燒,还一副了不得的君子或大侠風范,誰受得了啊!你們有几人在死磕?有几人在堅守?有几人在反抗?

你們有没有想過,二十七年前的六四,是不是一場最大的跟風运動?一場發燒运動?所以,到最後一陣枪響,一切便只能作鳥獸散?!

2016-12-11 于indianapolis

魔鬼的詛咒


魔鬼曰:“我詛咒信仰,
詛咒希望,  


詛咒將来,
更詛咒什么耐心!”    
  
第一個叫信仰的氣球爆了:
眼淚和鲜血四處迸裂,
一份邪惡,
甚過百萬的善良。

第二個叫希望的氣球爆了:
昙花只能一現,
你本是塵土,
仍要歸于塵土。

第三個叫將来的氣球爆了:
花朵业己凋零,
死一般的沈寂,
墳一般的虛空。

hit tracker


所有跟贴:


送交者: 送全世界反共大同盟 于 June 12, 2017 04:06:20:

【 川 普 · 为 什 么 总 是 走 错 ? ? 】
自川普总统上台以来,为什么怎么做都是错误的?美国各大媒体竞相报道川普总统的种种错误决策,他似乎往左走是错的、往右走是错的、往前走是错的、停滞不走还是错的!为什么呢?
答案就是奥巴马,希拉里,为首的民主党控制了美国的多数主流新闻媒体,以及操纵着美国的政府要员。
一些奥巴马、希拉里的走狗们,专门和你川普作对,直到把你川普整死、气死!民主党人渣再从新掌权。这就是奥巴马、希拉里的终极目的。
奥巴马、希拉里这些美国民主党人渣在位期间享受着特级权力,私底下和中共勾结,干下了多少黑暗的交易、获取无数黑金!如今你川普断了人家财路,奥巴马、希拉里等民主党流氓头子们,自然要致你于死地!
川普要想得到人民的认可和尊重,要想走一条上帝指引的光明大路,唯有把奥巴马、希拉里这样的老牌流氓头子送进监狱,绳之以法!
奥巴马、希拉里,一旦被绳之以法,大树倒了猢狲散,他们的那些走卒也就自然地弃暗投明。媒体也不敢再胡说八道,歪曲事实了。因为走狗们没了奥巴马、希拉里这样的主子撑腰,鸟兽散。
速速将奥巴马、希拉里抓捕,自然云消雾散见晴天!

全世界反共大同盟2017/6/11

【川普害怕吗?习近平,有了普京授予的狗链子!打狗看主人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由全世界反共大同盟 于 July 09, 2017 04:14:42:

回答: 【 看 ‘ 郭 文 贵’ 曝 料 有 感···!】 由 2017中共灭亡! 于 July 09, 2017 04:12:41:

【 ‘ 习 近 平 ’ 七·一 24 小 时 从 香 港 到 俄 罗 斯 的 弄了一条狗链子!】

送交者:由全世界反共大同盟2017年7月4日

习近平,七一匆匆忙忙赶到香港,给港人四条底裤。并大放厥词,告知香港人走向民主,是中共独裁政权绝对不允许的!习近平,你爹操你妈被允许了吗?你Y的卖国老百姓允许了吗?你Y向全世界撒币,老百姓允许了吗?我告诉你,老百姓就是你习近平的爹!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习近平都不懂!习近平你爹操你妈要经过你这贼子的允许吗?
习近平在香港放完屁,回北京睡了一觉,第2天便跑到习干爹‘普京’的帐下,目的是让干爹‘普京’赏个脸,想借普京接机一幕大做文章,大肆宣传,以此吓唬吓唬川普,意思是看一看、瞧一瞧,中俄联合啦!!!
习近平自导自演一出戏,他要求他干爹普京亲自到机场去接他,以向川普示威,并要求安排俄罗斯国宴款待他,以此让媒体告知“川普”中俄联手啦,你川普如若解放朝鲜,我习近平和干爹普京就会第二次抗美援朝!以此来吓走川普。川普还看不明白吗?
而普京知道习近平的用心,金肥三就算真的被美国给正法了。普京还是普京,没毛的关系!
自古以来就没有儿子指挥老子的,普京不喜欢被习近平这干儿子摆弄,就没去机场接他,并且明确的告诉习近平,你做儿子的要有个低眉顺眼、低三下四的样!普京只派了个俄罗斯外交部的副部长到机场去恶心习近平。并且告诉习近平,我普京不会用俄罗斯国宴招待儿子的,你要想吃可以有苏联黑面包,和小酸黄瓜,让你管够!这是习近平的干爹给干儿子习近平上的一课!
习近平糗了个老B朝天、颜面扫地!还他妈中共国的国家主席,简直是丢人现眼!给中共国丢人!这就是大国崛起的领导人,让世界人民笑掉大牙,成了左邻右舍茶余饭后的笑料啦!
过两天看你习近平在G20峰会的时候耍宝吧!习近平还是一招【撒币】!利用你习近平傻逼的撒币手段让你干爹普京屈服!可普京未必会被你拉下水!
2017年了,中共流氓政权的大限就到了!你习近平也深知自己快死了!习近平还是弄到了一条狗链子!

所有跟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