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为什么不出版《资本论》第2、3、4卷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作者:侯工 于 December 07, 2017 17:08:42:

马克思为什么不出版《资本论》第2、3、4卷

作者:侯工

马克思从1843年就开始写作《资本论》,在1859年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题发表,到1867年已经基本完成写作,并且于1867年9月由马克思在德国汉堡出版了《资本论》第1卷。出版后反应热烈,受到工人阶级以及工运人士的欢迎,并且热切希望马克思继续出版《资本论》以后各卷,可是马克思在人们的热盼中却戛然而止,一直到马克思去世,人们也没有看到第《资本论》第2、3、4卷的影子,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要解开这个疑惑,首先要了解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时代背景。1843~1848年马克思在构思和写作《资本论》第1卷的时期,正好是资本主义处于初级阶段,也就是被称为“血汗工厂”阶段。工厂的机器落后简陋,蒸汽机刚开始应用,工厂还没有电力,工人的劳动以繁重的体力为主,资本家为了增加利润,还经常要工人加班加点,工人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
自从1825年第一次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差不多每隔十年就要出轨一次。1847年发生了第三次经济危机,1848年法国发生了六月起义。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危机引起革命是必然的逻辑。他们期待着六月起义的续篇和高潮。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序言所描述的那样:

“ 除了现代的灾难而外,压迫着我们的还有许多遗留下来的灾难,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 不仅活人使我们受苦,而且死人也使我们受苦。死人抓住活人!”

“活人”是指新生的资产阶级,“死人”是指刚逝去的封建体制。当时的欧洲处于大变革时代:世代贫困的农民进城当了工人,虽然在经济收入上比在农村好些,但是失去了农民的自由自在的生活,还要遭受工头的吆喝和咒骂。于是,各种暴力斗争就层出不穷。马克思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写道:

“无产阶级经历了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它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和它的存在同时开始的。  
“最初是单个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工厂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地方的某一劳动部门的工人,同直接剥削他们的单个资产者作斗争。他们不仅仅攻击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而且攻击生产工具本身;他们毁坏那些来竞争的外国商品,捣毁机器,烧毁工厂,力图恢复已经失去的中世纪工人的地位。”

根据当时的情况,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揭示了“剩余价值”的“秘密”,认为资本家之所以发财,是因为他们掠夺了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并且,马克思发现了工厂生产的社会化与资本家私人占有生产资料的矛盾,认为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马克思以《资本论》里的这些理论为依据,在《共产党宣言》里提出了这样的主张: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可是,1848年以后,资本主义上升到了中级阶段,也就是经济上工业革命阶段,政治上民主制阶段。在这个阶段,蒸汽机得到了普及,生产效率得到极大的提高。工人劳动强度降低了,资本家的利润反而提高了。各种大型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工人显得奇货可居了,资本家如果不提高工资就请不到工人了。工人阶级从困顿中解放出来了;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缓和了;阶级斗争的烈火熄灭了。
对于马克思在1848年的预期,1849年并没有发生革命和战争,1850年也没有。越往后,情况越远离他的预期。由于资产阶级采取了开明的让步政策,工人阶级的境遇有了改善;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生产力有了发展,危机过后,不是革命和战争,而是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繁荣。这段时期正好是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时间。客观现实引起马克思的反思。使他对《资本论》产生了怀疑,他私底下对恩格斯说:

“我自己都怀疑《资本论》里说的能否实现。”

1858年10月7日恩格斯在曼彻斯特给马克思写了一封信,说英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没有希望了,因为“英国无产阶级实际上日益资产阶级化了”。

由于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资本主义不可能在短期内灭亡,欧洲不存在革命形势,根据客观形势的转变,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雾月18日政变》一书中,以“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对《共产党宣言》的﹕“迄今为止,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进行了修正。
1859年马克思在《序言》中说: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

马克思又以这个理论修正了《共产党宣言》里的暴力革命推翻私有制的观点。马克思在1850年1月至11月写成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简称《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中,分析了1848年8月无产阶级起义失败的历史,总结了这次起义的经验教训,阐明无产阶级革命应该因应客观形势的改变而提出经济改造和策略转变的要求。
针对此书,恩格斯有这样的说明:

“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引者注:指《共产党宣言》的消灭私有制]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引者注:指《共产党宣言》中说的暴力革命],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的。
“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袭来达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旧式的起义,在1848年以前到处都起决定作用的筑垒的巷战,现在大都陈旧了。
“由于这样有成效地利用选举权,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就开始被采用,并且迅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原来,在资产阶级借以组织其统治的国家机构中,也有许多东西是工人阶级可能利用来对这些机构本身作斗争的。工人开始参加各邦议会、市镇委员会以及工商业仲裁法庭的选举;他们开始同资产阶级争夺每一个由选举产生的职位,只要在该职位换
人时有足够的工人票数参加表决。结果,资产阶级和政府害怕工人政党的合法活动更甚于害怕它的不合法活动,害怕选举成就更甚于害怕起义成就。”[恩格斯:《“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603页。]

正如恩格斯指出的那样,马克思在吸取了暴力革命失败教训以后,从1850年开始,就逐渐转变了工人运动的方向,抛弃了暴力革命转而提倡和平合法的议会竞选方式。
马克思在出版了《资本论》第1卷以后,本来准备在1868年出版后两卷,由于19世纪70年代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使他改变了主意。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
“在英国目前的工业危机还没有达到顶峰之前,我决不出版第2卷。
“仔细观察这次危机,对资本主义生产的研究者和职业理论家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因此必须注视事件的目前进程,直到它们完全成熟,然后才能把它们‘消费’到‘生产上’,我的意思是理论上。” [《马克思致尼·弗·丹尼尔逊(1879年4月10日)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第345、346页。]

1866年第四次世界经济危机过后,资本集中有了惊人的发展。大规模投资银行和股份公司的出现改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结构。随着一个新的银行制度的出现,资本积累不再依靠企业家个人的节俭、储蓄来自我筹集资金了,而是依靠全社会的储蓄。吸收社会资金办企业,股份公司就应运而生了。股份制的出现改变了马克思原来对资本的看法,使他意识到《资本论》的观点已经不符合飞速发展的客观实际,马克思对那本宣扬暴力革命的被列宁奉为共产主义经典著作的《共产党宣言》斥为“粪,污秽之书。”因此,马克思停止了出版《资本论》第2、3、4卷,一直到他逝世。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马克思发现了剩余价值理论的缺陷。马克思越研究资本,就越发现资本在创造剩余价值中的重要作用。资本不是凭空产生的,资本本身就是劳动的产品,是劳动的结晶。当资本运用到生产中时,也就是劳动在发挥作用,因此,资本参与剩余价值的分配是合情合理的。如果打击资本,也就是打击生产力。同时,随着先进机器的应用和普及,马克思又发现机器生产本身也是劳动,机器参与生产,是人类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延伸,是比单纯的人类自身还要高效的劳动,因此,机器也应该参与剩余价值的分配,也就是说,机器的发明者应该参与剩余价值的分配;马克思认为机器的不断改革是科学技术在转化为生产力的体现,指出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马克思还发现了商品的价值必须通过交换才能实现,因此商品营销也是劳动,那么营销人员也应该参与剩余价值的分配;而资本家作为生产经营管理者,理所当然也是个劳动者,而且是个更加重要的劳动者,那么他们如果不参与剩余价值的分配,行吗?显然,马克思的单纯无产阶级创造剩余价值论已经不能自圆其说;而生产的社会化与资本家私人占有生产资料的矛盾也由于股份制得到解决。这样,《资本论》作为《共产党宣言》里暴力革命的理论依据即告破灭。想到这些,马克思还有理由继续出版《资本论》的第2、3卷吗?
形势总是比人强,马克思所处的年代,正是资本主义突飞猛进的时代,稍不留神思想就会落后。而人类犯错误的原因恰恰就在于思想落后于客观形势的发展和变化,如果不能及时修正,不啻于刻舟求剑。当然,马克思也不例外。好在他能够及时发现错误,当他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以后,就知道自己的观点已经远远落后于客观形势,意识到如再出版就是出丑,而且不宜修改,对这样的长篇巨制进行重写也是不可能的了,于是马上决定取消出版其它各卷,从此对此书感到心灰意懒,遂将书稿束之高阁,决然地转到研究人类学和古代史去了。至于在马克思去世以后出版《资本论》并非马克思的本意。多年以后,恩格斯花费巨大精力将杂乱无章的书稿整理出版,也只是出于保护历史文献资料的目的,仅供学术参考,并没有理论指导作用。然而,资本家却从中发现了资本主义的病根,对资本主义实施全面的改良,使资本主义重新焕发生机,最经典的例子就是1929年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改进工人福利的经济改革,从根本上挽救了美国的经济危机。现在的人不明了马克思当时的心意,将《资本论》当成马克思的经济学观点来批判,马克思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滑稽可笑的。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